路璐第一次见凌嘉,就觉得这个女人不对眼,为什么?因为妆容精致一身名牌的凌嘉,身板老是端着,眼皮老是吊着,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看不起人的模样,有钱了不起啊?这么年轻当总编,指不定是怎么混上来的呢,俗话说的好,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站着一个成功的女人,一个成功女人的背后都站着一排成功的男人,相见不过十秒,路璐已经在心里把凌嘉有的没的损了一个透彻,路璐这样想,也不是她心理不正常,而是太正常,首先国情确实如此,再者路璐在凌嘉跟前,可算是穷人,党国底下的年轻穷人,多犯一个毛病:仇富。没错,路璐仇富,跟桑榆分手后的路璐更是仇富。

凌嘉第一次见到路璐,也觉得这个女人不顺眼,为什么?因为跟秦浩梅馨的兴奋比起来,路璐的表情太冷然,按说这么大一个活让他们一个小小的工作室来做,路璐该是前后鞠躬表示感激才对,即使她有骨气的不溜须拍马屁,也该适中表达一句感谢吧,可路璐这幅模样算是什么?也太傲了点吧?有什么可值得傲的?凌嘉看了不舒服,再看路璐不懂得打扮自己,素面朝天一身休闲的样子,真是白瞎了那张清秀脸蛋,看她旁边那位女生打扮的就很入眼,对比之下,这让凌嘉看了更不舒服,来这种场合总该把自己先收拾利索吧?搞艺术的果然没一个正常人。

凌嘉似乎忘了路璐旁边那位打扮入她眼的梅馨也是个搞艺术的,真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

不懂打扮不能怪路璐,说起来,路璐还是很爱美的,跟桑榆在一起的时候,路璐天天把自己弄的跟朵花似的,女为悦己者容嘛,桑榆一走,路璐没了悦己者,再加上还没完全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对自己的打扮问题也就不再上心了。

二人面对面呲牙咧嘴的装着笑站起来握手相识,不站不知道,一站吓一跳,路璐本以为自己170公分的海拔已经够可以了,没想到凌嘉竟然比她还高一头,足足一米八有余,虽说她穿着一双足底尖尖细细的高跟鞋,可实际身高怎么也得比她长出三四厘米,女人身形一苗条,本就显的高,何况凌嘉还穿了一双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路璐胸闷,已经够高了,还穿什么高跟鞋?即使穿也不至于穿这么高的跟吧?说她不烧包谁会信?

而凌嘉这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路璐,相当威风,一双水波大眼里透着你也不过如此的揶揄,就这么大小的人你还拽,拽什么拽?到时要是你的水平没你的模样这么拽才给你小样的好看。

于是,路凌二人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坏,就这么成形了。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蒋经国和凌嘉带着路璐三人环视公司,好让他们按环境构思,路璐有意不跟凌嘉走在一起,她觉得那样的身高混着高跟鞋跺地“嗒嗒嗒”的声音太压迫人了,凌嘉似乎看准了这一点,有意无意的就往路璐身边凑,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板着脸低低头,惹的路璐有怒不敢言,凌嘉是瑞风的二当家,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路璐接了人家的活,不管人家态度好坏,她都得受着。

等看完了,又回到办公室,你一言我一语的算计该怎么装饰了,凌嘉和蒋建国对路璐他们说的那些术语理解不透彻,简单些的适合纹样,四方连续之类还能听得懂,可对那些穿枝花,瑞锦纹,八搭韵等等的名词就不明所以了,路璐只能在随身带的包里掏出纸和笔,一边说一边画,来回说了两三个钟头,大体上总算遂了蒋建国的意。

凌嘉看着路璐一双手在纸上线条流畅的画来画去,几笔就勾出一个图形,不由的感叹会画画真好,只是在纸上画和在墙上画是两码事,她多少也对年轻的路璐有些不放心,就怕路璐三个人一个不小心把公司给涂的不伦不类。

路璐似是看出了凌嘉的担忧,挑起眉,看看正和蒋建国说的热火朝天的秦浩梅馨,一个人悄悄站起来,自言自语一般的说:“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既然揽了你们的活,我们就能做好。”

路璐不可一世的口气让凌嘉怎么听怎么不顺耳,她瞥一眼路璐,不暖不冷的说:“但愿吧,金刚钻到底有没有,等活做好才能知道。”

论口才,路璐并不差,可现在她却让凌嘉噎的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不由再次胸闷,你想知道金刚钻到底有没有么?路璐仔细打量凌嘉,诡笑,小声说道:“33,24,34.5。”

“什么?”

“你的三围,前后不会超过两公分误差,模特身材,很棒”,路璐人体画了无数,估测一个人的三围还是很有水平的。

这个人太混账了路璐若不是个女人,若不是后边加了六个字“模特身材,很棒”,凌嘉真的会一拳揍过去。

凌嘉一时不知该怒还是该骂,她翻着眼皮看向路璐,路璐也正拿白眼看她,一束火花在两人视线相交的那一刻摩擦点燃,一个拉着导火索,一个磨刀霍霍,不明就里的,还以为两人有仇。

蒋建国没有注意到路璐和凌嘉暗地里的较量,他这个商场老油条,这会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头,可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头,只能把心思先转到正事上,问:“你们打算用什么材料?”

秦浩起身摸摸办公室的墙壁,说:“一般是用丙烯,它持久性强,对身体也无害,我想等给你们做工时,再适当使用一些油画颜料,你看怎样?”

“好,好,你们看着怎么好怎么来吧,老丁把你们介绍给我,我信任你们能做好。”

凌嘉问:“价格方面有什么要求吗?”

梅馨说:“你们要做的图形纹样要复杂些,我们以往做墙画,都是按平方收钱,这次也不例外了吧,蒋经理和丁老师熟识,丁老师给我们推荐的价格是一平方五百,你们看怎样?”

“五百?”凌嘉扬眉,“据我所知,墙画多是在200到450不等吧?”

“那要分情况的,家居和公司性质不同,墙画要价也按简易程度,应该大都是在100到3000不等才对”,路璐把笔和纸收起来,说:“墙画绘制要求都很高,过程也复杂,所以专做墙画的工作室并不多,你们要的图案有些也很繁琐,墙壁到时也要重新打磨,平均500块钱一平方,已经是很低了,我们没有要谎,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询问一下其他绘制墙画的工作室。”

凌嘉被路璐一番话堵住了嘴,心里有些不爽,可也无话反驳,对墙画这件东西,凌嘉还是懂得一些的,当初她买房子的时候就打算做点墙画,也查过有关资料,不过一直忙于工作,也就没做成。

最后拍板定下来,路璐三人先把构想拿回去做个电脑草图,等修改好后即可着手做工,一平方500块钱,三个月内完成。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