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一宗大买卖,路璐三人组开始了不分昼夜的忙碌,秦浩收集资料设计纹样,梅馨收拾用具组合颜料,路璐抱着手写板绘图,三人一边忙活一边调笑。

秦浩说:“等丁老从宏村回来,咱们三个得抽空去看看他。”

路璐说:“一定得去,为了钱途,丁老的马屁还是要不时拍一下的。”

梅馨说:“是啊,这次丁老把我们推荐给瑞风,真是给足了我们面子,话说回来,瑞风真是家大公司,看看里面的人都趾高气昂的,真让人受不了。”

秦浩说:“可不是么,不过里面美女挺多的,看了真养眼,等哪天我要当了老总,我也招些美女进来,不为别的,就为省点饭钱,秀色可餐么。”

“我和梅馨还不够美么?”路璐打趣。

“美老美”秦浩哈哈笑着,转而道:“就是跟凌嘉那样的美不一样。”

乍听到凌嘉,路璐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梅馨白了秦浩一眼,又八卦道:“凌嘉这么年轻当瑞风总编,你们说她是不是有什么后台?比如有一个讲话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实用型爹爹或地下情人?”

路璐一副严肃状,说:“有可能吧,初次见面不知道底细,以后让秦浩摸摸底好让咱们继续八卦。”

秦浩笑骂:“每次都让我一个纯情少男去收集八卦资料,你可真够朋友”

“谁让你长的这么可喜可贺,上达80下至40的中老年妇女都爱跟你讲八卦了?”

“你说的年龄段能否再小些?”秦浩很无奈,“好吧,好吧,为了让你们两个有卦可八,小生只能秉承先祖传统:活到老,八到老,八卦精神不可抛”

“梅馨,你们家秦浩乃真男人,好样的”

“路璐你这人,总爱说反话”,秦浩不满,“我可很明白你的意思。”

“啊,秦浩,被你误解我真不好意思”,路璐放下笔,颇认真的侃道:“其实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意思意思。”

“我明白路璐的意思”,梅馨大笑着对秦浩说:“路璐的意思是你不要不好意思,否则真没意思。”

“嗨”,秦浩耸耸肩,“你俩的意思真有意思。”

夜幕降临,第一批暗淡的星星已经开始在天边闪烁。

小小工作室里的欢声笑语不时传出窗外,惹的行人不禁驻足,想听一听如此张扬的笑语究竟传自何方。

三天后,图样出来,来不及休息,路璐三人便赶去了瑞风请蒋建国等人挑毛病。

蒋建国对彩印出来的效果图很满意,再看看三个带着艺术气息年轻人,心下对老丁荐人之准多了一层佩服。

凌嘉看着那一张张堪称完美的图形也无话可说,只稍显忧疑的问:“墙绘的效果能与电脑效果一样么?”

路璐听到这句问话扭了头,不看凌嘉,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么简单的道理凌嘉都不懂,真不晓得她是怎么混成的总编。

凌嘉看到路璐不屑的样子很窝火,这是什么态度?简直让人无法忍受她戳一下路璐的胳膊,不善的说:“问你呢”

梅馨闻到了火药味,赶紧出来泼水灭火,“不能说百分百完全一样,但我们能保证墙绘效果会比电脑效果更近一层。”

凌嘉得到满意答复,也就懒得再跟路璐计较,吩咐几句后去了自己办公室忙工作,而路璐三人,在当天下午也开始动起了工,时间紧迫啊,一百多平方米的墙绘,要在三个月内完成,怎么算,时间怎么紧。

展厅和会议室那边的绘制需要三个人一起合作,秦浩建议三人分散开来,把小面积的先做好,复杂的留到最后来做,路璐梅馨无异议,收拾好工具,各忙各的。

秦浩负责绘制蒋建国的办公室,梅馨负责十二楼高层员工办公区,路璐负责凌嘉的办公室。

凌嘉为了配合三人的工作,一早便吩咐手下将桌椅等物往里撤入两米有余,好留出空间让他们施展手脚。

说一点也不影响工作,是不可能的,且不说由于空间缩小来回出入不便,只说路璐等人不时弯腰昂头的往墙上泼墨,也容易让人感到新鲜好奇。凌嘉其实很不满蒋建国的这次头脑发热,好好的办公室要什么墙绘搞什么面子工程?真是吃饱了撑的。

路璐来到凌嘉办公室,先打量一下,办公室比较大,除了办公桌办公椅沙发电脑文件,四壁空空如也,看样子凌嘉为迎接她的到来,已经将办公室整理利索。落地窗前摆放着一株育着仙客来的中型盆栽,粉嫩带紫,含苞待放的小花映着窗外的蓝天,颜色显得格外夸张。

明明没有风,仙客来的叶子却一直在颤微微,慢悠悠的晃,停不下来,似是带着一种哀怨。

路璐将折叠梯等物具搬进来,又将事先准备好的牛皮纸铺到凌嘉专门留出来的空地上,凌嘉见她往地上铺纸,很不解,便问:“你铺纸做什么?”

路璐头也不回的说:“防止颜料滴下来弄脏地板。”

这人还挺心细,凌嘉瞟她一眼,也没再多说什么,低头工作。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