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凌嘉的要求,路璐转为她设计了两枝交缠的梅花,细枝分散开来,梅花疏密有序,且清淡雅致,玉瘦香浓,檀深雪散,颇有“清风自有神仙骨,冷艳偏宜到玉堂”的味道,倒也符合凌嘉的外表。

凌嘉当时看到梅花图样时也讶异,她原以为路璐会给她一副千篇一律的梅花图形,没想到路璐竟会有如此创意,多少也有些期待路璐赶快把梅花画到她的办公室里。

路璐从工具箱里掏出800和1200号的砂纸各一张,找到不平的地方,仔细打磨墙壁,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唦唦的打磨声与凌嘉敲击键盘的啪啪声显得格外响亮,却也并不突兀。

路璐打磨累了,便放下胳膊稍事休息,她这会正站在折叠梯上,一低头,一抬眼,便看到了凌嘉摆在办公桌上的一幅相框,照片上是凌嘉和向云天的合影,两人中规中矩的站着,看不出有多亲密,不像恋人,那男人年龄看起来不老,也不像凌嘉的父亲,但能把一个男人摆在自己办公桌上的,除了恋人,路璐也想不出其他关系,再看那虎背熊腰的男人站在苗条纤细凌嘉旁边,格外像个笨笨的大狗熊,路璐不禁偷笑,美女啊,何苦委屈自己跟个丑男?还不如再找个美女过日子,真是想不开啊。

那相框,是凌嘉在向云天的要求下放到桌上的,那日向云天来找凌嘉,看到凌嘉桌上竟没有他的照片,莫名的有了一种恐慌感,向云天的钱包里可是一直放着凌嘉的照片的。

看看人家谈恋爱都是没事就抱着对方的照片看好不甜腻,再看看自己,两人恋爱两年半了,马上就该谈婚论嫁了,凌嘉却从来没表现过对他的依恋,这让他感到有些紧张,紧张的他当天下午拉着凌嘉拍了一张合影,劝说了千言万语后总算让凌嘉把两人的合影摆上了堂堂办公桌。

凌嘉本不想摆,一来是向云天的长相实在只能算是勉强可以拿出门,二来她对向云天也确实没恋到非你不可的地步,两人说好听了是恋人,说难听了是周末床伴,且她这个床伴还很不负责,脑袋一着枕头就呼呼睡,可向云天对她实在是好,明知道自己难受还是咬牙忍着,就差买个芭比娃娃泄愤了。

许是出于弥补的心态,凌嘉最后总算让自己当了一回观世音,满足了向云天请她在桌上放合照的要求。

路璐趴在折叠梯上看着照片,浮想联翩,凌嘉自是没得说,不管放哪都算是美女一个,可她身边的男人,怎么看怎么像狗熊,这样对比强烈的组合可真是夺人眼球,路璐真想劝劝凌嘉,别再刺激人了,赶快找个跟你搭调的吧

可她跟凌嘉刚认识几天,实在是不熟,没法劝,算了,王八看绿豆对眼了,她一个局外人除了看个热闹,别的也管不了什么。

似是感觉到有人偷窥,凌嘉扭头看向路璐,顺着路璐的视线看到了那个相框,再看路璐笑的像鬼一样的脸,就知道她心里没琢磨好事。

凌嘉轻咳一声,“别忘了三个月内完工”

路璐正全神贯注的腹诽凌嘉,被凌嘉突如其来的话刺了一个激灵,吓了一跳,差点从梯子上跌下来,她略带不满的说:“我知道。”

凌嘉轻哼一声,没再说话,只随手把相框放到抽屉里,继续工作。

路璐甩甩胳膊,继续打磨,心里寻思着又有题材可八卦了。

平静的两人各忙各的,一整个下午,除了凌嘉接几个电话,谁也没跟谁说过一句话。

夕阳透过落地窗斜照进来,映在一站一坐一动一静的二人身上,拉出一长一短的背影。

不觉的,下班时间到了,凌嘉起身收拾东西,路璐也打磨好了墙壁。

凌嘉看着路璐没有想走的意思,便问:“我们下班了,你还不回去么?”

“哦,你们下班了啊?这么快,听说你们9点才上班,我们来的早,你办公室的门……”

凌嘉想了想,拿出钥匙递给路璐,说:“我来之前,除了你,不能让别人进来。”

路璐接过钥匙,说:“好。”

“你进来之后,东西不能乱动。”

“好”,路璐口头应着,心里撇嘴,跟防贼似的,我稀罕动你的东西啊?她指指随身带来的工具箱,问:“这些……我的这些东西,能不能先放在你这里?来回带着太麻烦了。”

路璐难得用请求的口气对凌嘉说话,这让凌嘉好是一愣,想到路璐上午对她的不屑,忽地又坏心眼的笑,姿态一摆,凉凉的说:“我办公室里从不放别人的东西。”

路璐想抓狂,这个该死的小气女人,从一见面起她就没给过自己好脸,真是天生就是跟她对着干的好吧,我忍,忍下这三个月,等拿到钱,我发誓绝不再看你那张臭脸

路璐暗自骂着凌嘉,扛起折叠梯,拎起工具箱和小水桶,甩开大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凌嘉看着路璐咬牙红眼的样子,心情格外舒畅,或许,老总这次头脑发热搞墙绘,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现在让自己觉得挺有乐趣。

从办公室出来,路璐正好碰到了两手空空的秦浩,她问秦浩:“你工具呢?都放哪了?”

“经理办公室啊,你怎么把东西又抗出来了?”

路璐二话不说把用具全部丢给秦浩,牢骚道:“把我的找个地方放一放,凌嘉那个混账女人不让放,我只能再抗出来,可累死我了,天下怎么还会有那么小气的女人啊?真要命难怪她找个男朋友像狗熊活该”

秦浩眼尖的看到凌嘉正越走越近,站在路璐身后停了脚,似笑非笑的盯着路璐的后脑勺,秦浩赶紧使劲咳嗽让路璐住嘴,可路璐正牢骚的过瘾,哪能想到背后会有人?她嘴皮不停的继续牢骚:“我咒她出门被人撞走路被砖绊吃饭被米噎喝水被水呛”

“谢谢你还没咒我死”,凌嘉青着脸,适时补了一句。

“我跟你又没仇,干吗咒你死?”

路璐一点也没意识到凌嘉的存在,只一股脑的顺着话接了下来,后又感觉不对,猛然180度的大转身大回头,直愣愣的跟凌嘉撞到一起,脑袋碰脑袋,火星撞地球,撞出一片火花飞扬。

凌嘉捂着鼻子一脸痛苦,路璐的第一个咒语:出门被人撞,即刻生效。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