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撞到凌嘉,也顾不得自己生疼的脑袋,赶紧扶着凌嘉的胳膊,问:“你没事吧?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凌嘉疼的说不出话,狠狠瞪了路璐一眼,什么也没说,捂着鼻子走了,从小娇生惯养的,长这么大凌嘉还没这么疼过,凌嘉发誓,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凌嘉一边想着复仇计划,一边走出公司,去停车场取车,走路精神不集中的后果,是下坡的时候被围着花草的路沿绊了一下,扭到了脚,凌嘉顾不得形象,蹲下来捂住脚腕痛声连连。

路璐的第二个咒语,走路被砖绊,当天生效。

过了好一会,凌嘉感觉脚不痛了,才慢慢站起来,一步步再向自己的爱车进军,她再次发誓,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秦浩见凌嘉走远,才敢大笑出声,刚才的镜头实在太有喜感,他不能不笑出来,要不会把肺憋坏。

路璐没好气的说:“笑什么笑,叫上梅馨,走人了”

“这下你可把凌嘉惹了,我今天听别人说凌嘉这人脾气可不太好,以后你可怎么办?”

“能怎么办?我又不是故意说她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

其实路璐心里也发毛,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那些牢骚能被凌嘉听个正着,还好她不是凌嘉手下的员工,要不一准得收拾东西等待被辞职了,可路璐也想不出什么弥补方案来,只能豪情万丈的破罐子破摔。

这时梅馨过来了,秦浩有声有色的对她讲了刚才那精彩一幕,这几年,路璐虽然开起玩笑的时候常常口不留德,但做事一向稳重,跟桑榆分手后的她做事更是稳上加稳,难得见她狼狈一回,小两口都看着路璐笑的直不起腰,路璐懒得理他们,自顾自的调头先走。

秦浩梅馨把路璐的用具放好后,也赶快随上了她的脚步。

路上,秦浩见路璐郁闷,便随意找了点话题,“你们看新闻了没有,日本想入常任理事国,被否决了。”

“看了,岂止日本想入常,德国印度巴西也想入”,路璐忽然笑了起来,说:“前些日子我在咱们同学群里看到这么一句话:美国说我想打谁就打谁;英国说美国打谁我打谁;俄罗斯说谁骂我我打谁;法国说谁打我我不理谁;中国说谁打我我骂谁想想挺有意思,现有的五个常任理事国,堪称全球五大黑帮,个个都有自己的流氓本钱,美国财大气粗,有钱又能打,现在还经常到处揍他看不顺眼的小混混;俄罗斯钱不算多,可人家很横,家里藏着好几块板砖,砸起人来从不含糊;咱们中国虽然看起老实巴交,可也不能小觑,在朝鲜战场给了美军一闷棍不说,竟然还敢单挑联合国军,可惜这种光荣史只存在于**时代;英国虽说现在当了美国的狗腿子,但日不落帝国好歹曾是一把手,真要打起仗来也没怕过谁;就是法国差一点,除了打架意志不坚定总走投降路线,其他的还能说得过去。这五个黑帮身后都有一票小兄弟跟随,美国有北约,俄罗斯曾经有华约,法国英国有欧盟,中国后边有一群非洲黑兄弟,看看他们,多像流氓世家。”

“是啊,还真像”,梅馨大笑着说:“我前两天在凯迪论坛还看到一个笑话,想入常,你够格么?美国说老子二战出了多少力俄国说没老子德日陆军早就灭世界了英国说没老子谁能顶的住德国空军?法国说没敦克尔刻大撤退你们还能剩几个人?中国说妈的,你们那个敢单挑联合国军?入常可没那么容易,要有资本才行,再说现有的五国为了自身利益能让他们入才怪。”

“可不是么”,秦浩头头是道的分析:“二战刚过去没多少时间,史仇可都记着呢,所以日本要进,中美俄会否决;德国要进,英法俄会否决;巴西要进,美英法会否决;印度要进,中美俄英法都会否决。在国家问题上只有流氓意识才能真正维护国家利益,所以五国商议后的结果是你们爱闹腾就闹腾,我们谁也不让你们进,就让你们干看着眼馋。”

“唉,流氓意识岂止是对外才有?对内更是如此啊,政治政客这东西,不管放到哪国都一样的黑,中国有八九学潮,美国有水门事件,法国有银行丑闻,俄国有杜马被刺,英国有皇室头条,将经济忽略,只看政治,不见得谁比谁更好或谁比谁更坏”,路璐扼腕感叹:“问世间谁最流氓,请看联合国五常。”

一路说笑聊天下来,路璐心情少了郁闷,好了很多。

回到租住的小屋,路璐躺在床上想想一日所做,又难免自我忧虑,她得打算打算以后见了凌嘉该怎么办,可她实在也打算不出好法子来,只能作罢。

风吹进来,窗边的风铃开始叮叮当当的响,像是在唱一曲童谣,路璐苦笑,这个风铃还是桑榆买来挂上的,人走了,却把她的气息留了下来。

这个小屋桑榆住了半年,当时得知桑榆马上回国,路璐特意选租了一所环境比较好的房子来住,一室一厅,不大,空间却也足够容纳两个人,桑榆回来前,路璐把小屋重新打扫重新装饰,也学着炒菜做饭,弄的很像一个家,只是这些不足以留下一个人的心。

路璐胡乱想着,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凌嘉车开到半路,向云天来了电话,想和她一起吃晚饭,凌嘉想想今天一天也真是晦气,找个人诉诉苦也好,便答应下来。

到了向云天家里,天已经黑透彻了,向云天早已做好了饭等她,说起来,向云天还真算是个好男人,对凌嘉体贴不说,还会做饭,事业还有成,总之除了他长的有些差强人意,其他一切都很完美,这也是凌嘉为什么会选择他的原因之一,毕竟对一个成熟女人来说,找对象专找长的帅的,已经不再适用了。

凌嘉把包放下,洗完手后端起碗来吃饭,刚想对向云天诉诉苦,可一见向云天的模样,不知怎的就想到路璐说的那两个字:狗熊,路璐嘴巴虽损,可她形容的还真有点贴切,向云天皮肤本来就不白,再加上这么大的块头,大鼻子大嘴的,简直和狗熊如出一辙,凌嘉想到这就想笑,这一笑不要紧,却没让饭咽顺畅,一下卡到嗓子眼里,堵住了,噎的凌嘉直咳嗽,向云天赶紧起身给她端水,凌嘉抓过水来就猛灌,由于灌得太猛,饭下去了,可她又被水呛到了,咳嗽的愈发厉害,连泪都咳了出来。

到此为止,路璐的第三第四个咒语:吃饭被米噎,喝水被水呛,当晚实现。

凌嘉上气不接下气的一边咳嗽一边第三次发誓,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咳嗽完了,凌嘉也没食欲了,向云天想让凌嘉今晚在他这里过夜,凌嘉凝视向云天,“狗熊”二字又毫无缘由的冒在她的眼前,莫名其妙的,凌嘉眼睁睁的看着向云天的脸上慢慢浮现出狗熊的面孔,这个视觉错位,一下冲击了凌嘉的大脑,受不了了

凌嘉以身体不适为由,赶快撤出了向云天的家,疾步如飞。

向云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凌嘉刚刚回来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咳嗽了两声就变脸了?果然女人心海底针啊

城市的夜景在这个春天显得格外漂亮,凌嘉却没有一点欣赏风景的心情,她握着方向盘,第一次心无旁骛专心致志的开车,就怕一个大意再来个什么闪失。

等回到家,凌嘉把自己一下甩到床上,无力的摸着额头,一向以讲粗话为耻的凌嘉破天荒的爆了一句shit

中邪了,真是中邪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