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周走后,路璐看着凌嘉有些尴尬,也是,她的手和脸同时放在那种敏感部位,想不尴尬还真有些困难。

凌嘉反倒表现的无动于衷,像没事人一样,也不理路璐,拉过转椅继续低头工作。

路璐觉得她总该说些什么,便犹犹豫豫的开口:“刚才我……”

“画你的画”

路璐一句话刚吐出三个字就被凌嘉冷冷的打断,心下不满,自知理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拿起调色盘继续忙活。

接下来的时间,相安无事。

午休时间到了,助理小周给凌嘉送来了盒饭,盒饭是为凌嘉专门订做的,青菜肉类搭配的很营养,凌嘉放下手头的工作,摸起筷子吃午餐,看看路璐,她还在墙上东一笔西一笔的画画,这个人不知道饿么?凌嘉也懒得管她,自顾自的吃自己的饭。

路璐闻到菜香,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响,看看窗外,太阳站在正中央,原来是中午了,该吃午饭了。

从折叠梯上下来,放下笔和调色盘,拿起丢在地上的包,从里面掏出面包和牛奶,把它们想象成饕餮大餐,有滋有味的吃。

面包和牛奶是路璐早晨来的时候,从小超市里买的,以往她和秦浩梅馨接了活,为了节省时间,总是提前预备好午饭,无形中,有活的时候吃面包喝牛奶,成了他们三人的习惯。

凌嘉胃口小,吃不一点就饱了,她扭头见路璐站在窗边啃着干巴巴的面包,不免惊讶,这就是她的午饭么?心头闪过一丝不忍。

不过这丝不忍,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

凌嘉看看自己还剩下大半的盒饭,唇角浮起一丝坏笑,她打电话给小周,让小周去买根萝卜,小周一听傻了眼,不知道凌嘉要萝卜干吗,可也不好问,只能听命以最快的速度赶去离瑞风最近的地下菜市场买萝卜,依着凌嘉的嘱托就买一根,卖萝卜的大爷起初见小周一个男人来买菜,还暗夸这个小伙子不错,懂得顾家。可再一看他别的不要就拿一根萝卜,一下无语了,稀奇的不得了,连称也没称,就向他要了五毛钱。

小周拿到萝卜,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公司,洗净后送到凌嘉办公室,退了出来,心里还一直嘀咕难道凌嘉缺少胡萝卜素想大补?

凌嘉见小周出去,干咳一声,说:“喂你过来”

路璐这会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面包,看着窗外的车来车往出神,怎会听到凌嘉的招呼?

凌嘉皱眉,撕一张纸,团成团抬手向路璐的脑袋抛去,被纸团一袭击,路璐这才回过神,转头看凌嘉,问:“你干嘛?”

“你过来”

路璐叼着面包过去,含含糊糊的再问:“干嘛?”

“别吃面包了,没营养,这些东西我吃不了了,剩下的你吃,还有这根萝卜,一起吃掉”凌嘉指指盒饭,一副不容商量的模样,你不是骂我找的男友像狗熊吗?我就让你当喜欢吃萝卜的那个东西凡有志者,皆不食嗟来之食,你不是傲吗?我就灭灭你的傲气。

果然,路璐瞪眼,很不悦,问:“我又不是兔子,干吗吃萝卜?再说我干嘛要吃你的剩饭?”

凌嘉心喜,反问:“昨天你说了什么今天你做了什么你应该都没忘吧?真诚道歉是最基本的礼貌你应该知道吧?”

路璐明白了,凌嘉是在怪自己没能及时道歉,想着法的报复自己,本来路璐还想找个合适时机对凌嘉说声抱歉的,这下好了,她看着凌嘉颐指气使的模样,仇富思想又在作祟,这个混账东西,我就不道歉,偏不让你如意

路璐看看凌嘉没动过几筷子的盒饭,突地扬起了一张阳光笑脸,“没忘,怎么会忘?这么好的饭,扔掉多浪费,你心疼我吃面包没营养,给我饭吃,真是好人,那我不客气了。”

说着,路璐拿起萝卜咬了一口,“嘎嘣”一声下去,路璐立刻就想吐出来,她怒视萝卜,看着外头挺水灵的,里头竟然是糠的,谁买的萝卜啊?这么不长眼这可让人怎么吃啊

凌嘉看着路璐的模样差点笑出来,她努力板起脸,说:“都吃完,不准吐,一点都不能剩,要不你就收拾东西走人。”

“凭什么让我走人?”

“我是主事的,你说凭什么?”

路璐没了言语,鬼都知道凌嘉是瑞风二当家,她得罪了凌嘉,人家若想让她走,她自是得听话走,为了钱,路璐只能忍,她攥着拳头,憋着气三两口把萝卜吃完,再抱起盒饭,故意坐在凌嘉对面,呱唧呱唧吃的津津有味。

凌嘉闪了神,她的剩饭就连向云天也从没吃过,这下被路璐吃的活色生香,她突然觉得有点受不了,受不了里还夹杂一丝莫名的情绪,因为路璐是打她有记忆以来,第一个吃她剩饭的人。

凌嘉本以为路璐会严词拒绝,再说好话给她道歉,但路璐的表现却让她大失所望,她冷哼一声,不屑道:“你也就这点出息”

让路璐吃剩饭没关系,但凌嘉这句话却伤到了路璐。

路璐心想,是啊,我没出息,我要有出息,桑榆就不会走,我要有出息,就不至于落到现在有家不能归的地步。我就是没出息,你能把我怎样?

你不是老仰着脖子看不起人么?我就让你看不起到底,顺你意,路璐冒着火为自己开解,我和你地位不一样高,可人格上绝对平等,这年头谁能看不起谁啊?我吃你的剩饭,就像挤公交,挤车有骨气讲文明么?答案是没骨气不文明,可不挤你就上不了车回不了家,说些别的有用么?有必要让你们开私家车的看得起么?

反正三个月之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奈何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路,谁怕谁?谁在乎谁?茫茫人海不过都是路人而已,谁又真能记得谁?

路璐越想越恼,往嘴里塞的饭越来越多,她低着头,刘海垂落,凌嘉也看不到她的表情,但从路璐鼓着腮帮子狠命嚼饭的状态来看,凌嘉知道,这个浑身傲气的人,被她报复成功了。

可成功的报复却没带给凌嘉多少喜悦,仔细想想,路璐也确实没什么大错,昨天她不让路璐把工具放在办公室,的确是她不对在先,今天这场意外,又确实是谁也没能想到的。

凌嘉不舒服的是路璐对着秦浩在背后说她的那些话,其实凌嘉在办公室呆了这么久,一些员工在背后说她的那些话比起路璐有过之而无不及,她多多少少也听到过一些不堪之语,只是从未太过计较,毕竟人无完人,能让人嫉妒说明她有能力有资本,跟那些不够对手的人去计较,只会掉自己身价。

路璐昨天那些咒语一一应验,完全超出了凌嘉的想象,这才是让她感到最不舒服的地方。以前听到过那么多风言风语都没成真,刚认识没几天的路璐对她的诅咒却变成现实,这让凌嘉不得不对路璐另眼相看。凌嘉不迷信,可这事,也的确是太邪了。凌嘉的直觉告诉她,以后对路璐要提防,能打压就打压。

很快,路璐把盒饭吃了个精光,她一抹嘴,拍拍肚子,大大咧咧的说道:“谢谢,吃饱了。”

凌嘉看着路璐不羁的模样一下又来了气,这人,刚刚想给她一点好脸,她竟又摆出这么一副臭德行,凌嘉咬着牙撕出一张笑脸,说:“既然你这么有出息怕浪费粮食,以后我的剩饭都归你好了。”

接着凌嘉又打电话给小周,让他每次送饭的时候都要附加一根萝卜,小周吸着冷气点头答应,心想看来凌嘉真是缺胡萝卜素了,他以后要多买几根萝卜备着,省得天天往菜市场跑。

路璐气不打一处来,她也知道,凌嘉想要的,其实就是她的一句道歉,可刚刚吃了剩饭的她哪会这么容易屈服?何况她本来就看凌嘉气势凌人的样子不顺眼。

路璐故作不在意的说:“好啊,免费的午餐白吃谁不吃?你还帮我补维生素,阿米豆腐,真是谢谢了。”

两人视线相对,针尖对麦芒,这一回合较量下来,基本上,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

如此二人,连上帝都不忍再看热闹,他悄悄画个十字架,背过脸去。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