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饭过后,凌嘉躺在沙发上合眼小憩,路璐没有午休的习惯,爬到折叠梯上继续做活。

路璐看看闭着眼的凌嘉,有意放轻了自己的动作,尽量不吵到她休息,看她不顺眼是一回事,做人的基本道德是另一回事,这点常识路璐还是有的。

凌嘉听着轻刷刷的调色涂色声,心里突然安静下来,她没想到这些声音听起来还很顺耳,很快的,便进入迷糊状态。

午休是不能睡太死的,半个钟头后,凌嘉睁开眼,看着路璐小心的沾水调色,几乎弄不出什么声响,嘴角含起来一丝连她自己也没察觉的笑意。

下午三点,梅馨来找路璐,她先冲凌嘉笑一笑,又把路璐拉到角落,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苹果放到路璐手里,小声说:“中午我让秦浩出去买了两斤苹果,给你送两个来,总吃面包吃腻了。”

“谢谢啊”,路璐笑问:“你那边的活做的怎样了?”

“刚开始忙,跟你一样只起了个形,对了,丁老刚才给我来电话了。”

“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只是问问咱们在这里忙的怎样,但他也抱怨了几句”,梅馨低声笑笑,“丁老说现在的学生绘画水平越来越低,但对师长越来越没大没小,知道他有同学在八九年去世后,非逼着他要说清八九年是怎么回事,甚至还有学生拿五四与之做对比,丁老有些无奈。”

“呵,八九年那次事故,现在人一般不敢提起,上头禁论嘛”,路璐耸耸肩,瞄一眼凌嘉的背影,话里有话的说:“有不少人私下喜欢拿八九学潮和五四运动作比较,我觉得这个没法比,五四运动背后可有陈独秀和李大钊这两个高参,他们提出的口号和策略都是很有水准的,但八九那次算干嘛的?一群学生凭着一腔热血瞎闹,手无寸铁的小青年想推翻当局者,还嚷嚷着让李某人下台,这不是鸡蛋碰石头么?枪子不射你射谁?中国自古就有攘外必先安内的思想路线,你以为那些原子弹大炮车是闹着玩的么?你以为每隔几年的国庆阅兵只是简单的扬我国威么?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只是可怜了那些丧生在为人民服务招牌下的学子,死了都不能说他们是怎么死的,唉,这就是现实,现实就是在这个有着十三亿人口大国里,谈人权太奢侈,你能做的,只能是争取生存权。”

凌嘉听到路璐含沙射影的话,难免皱眉,但见路璐分析的头头是道,也不由的对她刮目相看。

“你啊,总爱摆道理说现实,但说的没错,确实如此”,梅馨拍拍路璐的头,说:“好了我该回去了,你也赶快忙吧。”

“嗯,好。”

一整个下午,路璐与凌嘉没有过交谈,下班的时候,路璐很自觉的扛起梯子拿起工具走了出去,凌嘉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宁可自己受累也不开口道歉,这个骄傲的女孩,有意思。

路璐把东西放到秦浩那里,然后一个人在街上游荡,秦浩梅馨住在一起,住的地方离她那里也不远,忙了一天,人家两人要回家温存,她不好总当他们的电灯泡蹭饭吃,看看时间还早,索性逛游一番再回家。

路璐去了书店,买了一本《菜根谭》,夜幕降临,霓虹闪烁,走的有些累了,路璐抱着书,买了一杯奶茶,坐在路灯下的长凳上,一页页的翻看,看到有共鸣或有疑问的地方,拿起笔做标注。

许是受家庭熏陶的缘故,路璐从小喜欢读书,路父路母一个教语文一个教英语,都是文科出身,家里的藏书本来就多,再加上读书恰是路璐的兴趣所在,使得她看过的书不计其数,种类的也杂,天文地理,子史经集,畅销,英文原版,凡是能对上路璐的眼的,她都会拿来读一读。

读的书多了,生活体验多了,对这个社会自是会形成自己的一套人生观,路璐不傻不呆也不笨,她虽然傲,可也知道两分钱能逼倒英雄汉,想在世上存活下去,该巴结人的时候就得去巴结,该弯腰的时候就得弯腰,所以她对客户从来都是笑脸相迎,也常常拍恩师老丁的马屁,只要有钱挣,只要不越过她的底线,让她做什么都可以,路璐常常苦笑,在社会上磨练了这四年,从当年的热血青年变成现在的犬儒主义者,算是把读书时的棱角都给磨得差不多了。

只是不知为何,面对凌嘉的时候她就是不想低头,路璐想,凌嘉盛气凌人的让她吃萝卜剩饭,是看不起她的表现,也是对她的一种侮辱,她可以忍受别人的看不起,同时可以吃下侮辱,但头不能低。

仅此而已。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