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嘉下班后与黄蔚然和吕楠约到一起去酒吧,走在路上,凌嘉看到了正蜷在长凳上看书的路璐,凌嘉望着路璐被灯光映衬的侧影,那么安静,周边穿越的人群与车辆似乎与她无关,只一味沉浸在书香的世界里享受她的清宁,这样的画面,唯美又寂寞,是的,寂寞,不知怎的,凌嘉觉得,这一刻的路璐很寂寞。

吕楠也注意到了路璐,她笑着说:“那个女孩这样看书,也不怕坏了眼,看的这么入迷,你们猜她看的是什么?”

黄蔚然哼哼笑道:“看她这么年轻,八成是看的言情吧。”

“一定不是言情”,凌嘉说:“你们看,她不时在书上写些什么,看言情可不用写东西吧?”

黄蔚然抬手看看修的整齐精致的指甲,说:“那就是看考四六级或者考研考公务员的书,嗨,你们吃饱了瞎操心人家看什么干嘛?又不认识,看她穿的都是地摊货,大晚上的跑到街上来看书,不是专门来引人注意的吧?指不定是什么人呢,咱们走吧。”

“蔚然”,凌嘉皱眉,“你怎么能这么说她?”

“这么说她还是轻了”,黄蔚然不屑道:“现在这些女孩,可有心计的很,外表看起来清清纯纯的,里头尽是些算计,你看她坐的是什么地方?前边是五星酒店,后边是高级商场,出出入入的都是些像我们一样有头有脸的人,难保不会有一个金龟子见了她好奇,上去跟她搭话,一来二往的……啊,后边我就不说了,你们自行想象。”

“她不是那种人”,凌嘉不觉的为刚认识没几天的路璐维护,话一出口,才惊觉,她干嘛要维护路璐?

“你又不认识她,你怎么知道她不是那种人?”

路璐若是那种人,在公司就不会处处与她作对了,但凌嘉知道黄蔚然天生有着看不起人的阶级观念,为一个路璐不值得与多年交好的朋友争辩,当下便闭了嘴,一笑而过,不再说话。

“我看她也不像那种人啊”,吕楠来了好奇心,说:“我想知道她看的什么书。”

凌嘉笑道:“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去看看。”

吕楠紧走几步,走到路璐身边停下来,灯光打落下来的阴影落到路璐的书上,路璐抬起头,视线扫过吕楠,也没看她的模样,又低头拿出手机看看时间,再把书合上,将喝完的奶茶杯丢到不远处的垃圾筒里,揉揉眼睛,缓缓向前走去,她一瞥眼,看到了凌嘉,一看到凌嘉她就想到那根糠了的萝卜,心里来了气,理也没理,当没看到,头也没抬的与凌嘉擦肩而过。

凌嘉注意到路璐看她,刚扬起笑脸想同路璐打声招呼,谁知路璐竟把她当透明人一样忽视,笑容来不及收敛僵到那里,一时间心里也来了气,这个人,太混蛋了

吕楠由于相貌可人气质出众,再加上她的穿衣风格颇是大胆,初次与吕楠相识的人,不论男女,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这次被路璐彻底无视,让她煞是不爽,她往前跑一步,追上路璐,问:“你看的什么书?”

路璐停下来,这才开始打量吕楠,说是打量,其实不过就是一眼从头扫到尾,她看吕楠一身衣服价格不菲,当下断定这个年轻女人不是千金就是二奶,问陌生人看什么书,连句“你好,请问”也不会说,这很让路璐不待见,但她还是很礼貌的笑着回了句:“是《菜根谭》。”

说完,路璐没再看吕楠第二眼,抱着书继续走路,吕楠看出了路璐看似礼貌微笑中的轻视,当场傻到那里,也刻意记下了路璐的相貌,她活这么大,这种说不清的味道还真是第一次尝。

凌嘉和黄蔚然走过来,一人一边同时挽住吕楠的胳膊,黄蔚然问:“她看的什么书?”

“《菜根谭》。”

“《菜根谭》?”黄蔚然有些出乎预料,“她看得懂么?”

“不知道,或许能看懂吧。这个女孩有意思,竟然无视我,我应该问她叫什么名字。”

“行了你,没事认识她干嘛?咱们走吧。”

凌嘉听着黄蔚然和吕楠的一问一答又不觉的皱起了眉头,她转身看着路璐越来越朦胧的背影,突地也想回家安安静静的看会书。

第二天凌嘉到的时候,路璐依然已经开始忙碌了,路璐见凌嘉进去,破天荒的开口说了句:“早。”

凌嘉一愣,顺口也说了句:“早。”

路璐脸色凝重又和善,她很认真的说:“我不擅长拐弯抹角,也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不过你和我实在也没什么仇,咱们讲和吧。”

路璐以肯定的口气说完,也不管凌嘉答不答应,更不看凌嘉什么表情,立刻转身画起了画,由此可见,路璐这个所谓的“讲和”,是多么没诚意。

大清早的,凌嘉刚到办公室,路璐这一连串的架势唬的她好是一惊,心想这人是不是又做什么亏心事了?竟然会先开口向她问早安,还主动求和?她那副模样像求和的吗?见鬼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