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之所以向凌嘉主动求和,想的却是,两个人怎么说也要相处三个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干吗非要把关系搞的那么紧张?没必要。于情于理,求和都是件好事,可路璐的态度却与求和二字南辕北辙,路璐在久经商场的凌嘉面前,终究还是太嫩了些,她于“世故”一词尽管有了解也有体会,但还做不倒天人合一的自然。凌嘉自是能一眼看穿路璐的心理,想到凭着路璐傲然的性子能对她说出“求和”两字已实属不易,得饶人处且饶人,当下也没太过计较她的态度问题,怔了一会后,投入工作。路璐忙累了,便想看看凌嘉桌上放的杂志,她问凌嘉:“这些杂志我能看么?”凌嘉抬头,瞟路璐一眼,又低头点头,“看吧。”路璐随手拿起一本,打开来看,看到里面是清一色的赞美人性歌功颂德,不由反感,换一本,里面是时尚化妆,看到这些不由的想到桑榆,不好,再换一本,里面是这家长那家短的小资情爱,继续换,里面是明星八卦,没意思,接着换。凌嘉见她换来换去,不由皱眉,便问:“这些杂志就没一个合你意的?”“啊,还好吧。”“那你换来换去做什么?”“为什么几乎所有杂志……”路璐伸手托腮,“总爱说些有钱人的事?”“市场需求而已。”这时小周又拿文件过来请凌嘉签字,看到路璐,便问:“你的腰好点了吧?”“啊,好多了,谢谢”,没想到这个没说过几句话的小周竟然还能记得她那经典一“摔”,路璐心下感动,甜甜笑着道谢。凌嘉见路璐这模样又觉得好笑,因为她觉得路璐笑的太虚伪了。小周走后,路璐天生的八卦基因又涌现出来,再加上凌嘉今天对她也没冷言冷语,胆从心生,她鬼鬼祟祟的往前凑一凑,凑到凌嘉眼皮底下,逼得凌嘉不得不看她,凌嘉警觉的往后靠靠身子,问:“有事?”“没事,你的……助理小周,喜欢你啊?”“干你什么事?”“没事,只是问问,听说助理跟秘书的性质差不多,一般该是女的吧,你怎么找个男助理啊?”“你有意见?”“哪敢,男的也好,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小周长的挺俊啊”,路璐得寸进尺,她想拿小周和凌嘉的男友比较一下,便眼扫桌面,却不见了那个相框,便问:“照片呢?”“什么照片?”“你和狗熊的照片,啊,不对,是你和你男朋友的照片,对不起啊,说顺嘴了,我也不知道你男朋友叫什么,只能给他……呃……起个外号……”,路璐想扇自己嘴巴,昨晚回去在网上跟秦浩他们八卦了一晚凌嘉和狗熊,没想到现在一顺竟顺出来了。凌嘉脸色铁青,她发现路璐这个人,真是一丁点的好脸也不能给,她倒不计较路璐把向云天比喻成狗熊,她不爽的是路璐怎么这么没礼貌,背后说说也就算了,现在竟当面给说出来,是可忍孰不可忍,凌嘉生平第一次动用了肢体语言,伸手捏住了路璐的脸,狠狠的捏。凌嘉边捏边算计,虽说咱俩现在不算熟,可并不妨碍我对你忍无可忍后施用暴力!再说是你先凑到我身前嬉皮笑脸跟我说的话,理站在我这一边,我有理,什么是有理?有理就是老娘不放第一枪!你先招惹的我,所以我用暴力也属于正当防卫,纯属合法!路璐吃痛,挣扎着逃出魔掌,揉揉脸,心下不满的嘀咕,不就说了句你男朋友像狗熊么?至于这么护短么?长了一副熊样还不能让别人说说了?凌嘉捏完了,冷瞟路璐一眼没再说话,路璐被捏完了,腹诽几句后也没再说话,她休息够了,也该继续忙活了。中午时分小周依然按时送来盒饭,附带一根萝卜,凌嘉吃饱后又像唤小狗一样把路璐叫来让她吃萝卜和剩饭,路璐也没客气,依然抱着饭盒吃的津津有味,只是那根萝卜,实在难以下咽,路璐长了个心眼,拿出随身带的小刀把萝卜切成几块,绊倒饭里沾着菜汤混着吃,这样一来,味道可就好多了。凌嘉看着路璐的动作,也不得不佩服路璐的创意,一根萝卜还能让她吃出这么多花样,说她不是兔子谁会信?就这样,四天过去了,这四天里,路璐一直吃凌嘉的萝卜剩饭,休息的时候找些话和凌嘉打趣,还转找些狗熊的话题,什么狗熊掰棒子,三只小熊,熊妈妈熊爸爸,反正只要是关于熊的,都被路璐说了个遍。路璐之所以这么大胆,原因很简单,她和凌嘉不是上下属,她不怕凌嘉,墙画都是签好约的,他们的专业水平摆在那里,还有老丁这个人情关系,凌嘉也不可能说不让他们在这干就不让他们在这干,何况她也没打算跟凌嘉之间能结下什么友谊的果实,再加上她跟桑榆分手后多少受了打击,天性里不羁的个性愈发凸显,自是觉得什么好玩就说什么,一个人休息的时候难免会想到桑榆,正好旁边有凌嘉“陪伴”,为了让自己少伤春悲秋,她只能合理利用资源,不管凌嘉爱不爱听,一厢情愿的厚着脸皮对凌嘉讲熊的故事。路璐跟凌嘉认识的商场精英都不一样,她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凌嘉面对无赖一般的路璐,全然没了招数,路璐和风细雨的对她讲熊的故事,表情看起来那么无害,伸手不打笑脸人,凌嘉心里虽有气,可也总不能老捏她;若让她住嘴,也说不过去,路璐的故事都是在休息的时候讲,午饭之后午休之前,不多一秒不少一分,时间掐的刚刚好,还一副自言自语的模样,根本不在意她是否在听,她也总不能去剥夺人家的言论自由权。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凌嘉不够无赖,因为你若想胜过无赖,只能比无赖更无赖。总之,凌嘉面对路璐,理她不是,不理她也不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最后一拍桌子,由着她吧,她跟路璐之间的“仇”也不报了,反正过了这三个月后,她也不会再看到路璐那张欠揍的脸,她大人何必跟小人过?生平第一次,凌嘉对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有了我佛慈悲的想法。难道真的就这样算了?凌嘉很憋屈。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