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画进行到第五天上午10点,凌嘉办公室里的那副梅花图已经基本完工了,路璐退到对面墙角,眯起眼来远远的看,找到几处不太如意的地方,再上前修整。这时袁圆给路璐来了电话,慰问路璐最近过的如何,路璐拿着手机走到窗边小声与之交谈。袁圆和路璐是老乡,也是路璐的高中同学,路璐交往的朋友,多是与她一样的艺术份子,袁圆算是个例外,她主修英语,选修德语,四年本科毕业后直接保送了北外的研究生,袁圆的父母也是教师,她和路璐两家离得不远,读大学时两人常约到一起回家,后来路璐被路父赶出家门,这才不再同路。第一年春节袁圆问路璐为何不回家,路璐不好说明,只含糊着以工作忙为由给糊弄过去,第二年春节袁圆旧问重提,路璐以同样的理由回答,第三年依然如此,到了第四年,袁圆有了经验,索性不再问了,自己直接打包回家。袁圆就像她的名字,整个人都很圆,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嘴巴,圆圆的身材,为此路璐给她起了一个绰号“小皮球”,弄的袁圆每次听到“球”这个字都恨路璐恨的咬牙,本来袁圆很喜欢打乒乓球的,正因这个绰号,袁圆抛弃了一切球类运动,当然,羽毛球除外。袁圆也曾试过减肥,甚至用过极端的方法——饿肚子,但效果甚微,袁圆自嘲说自己是连喝口凉水也能长肉的货,所以她每次和路璐在一起见路璐大吃大喝就是不胖很是郁闷,其实袁圆的不算很胖,只算丰满,放到唐朝说不定还能有机会当个祸国殃民的美人,但时代在变迁,人们的审美观也在变迁,现在满大街都是以“骨感”为奋斗目标的女同胞,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袁圆自是也不会免俗,只是这个身形,“S”状是有了,可就是把“S”给扩充了两倍,不管用什么方法就是缩不回去,她也总不能去埋怨父母怎么给她生出这样一幅体魄,这真让袁圆无可奈何。路母知道袁圆与路璐是好友,平日联系也不算少,因此每次见到袁圆回家,总会旁敲侧击的问路璐的情况,女儿再离经叛道,也终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从小捧在手心里疼,哪有当妈的不会记挂自己的孩子?当从袁圆那里得知路璐一切不错时,路母总会露出一丝带着辛酸的笑,然后在路父面前有意无意的说起路璐最近在做些什么,希望这倔强的父女俩能和好。可性格这东西,是会遗传的,路璐有多傲,就容易得知路父有多傲,路父心里虽然天天想路璐,但一回忆起路璐为了一个女人不惜跟自己的老爹翻脸,再多的想念也转成了愤怒,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路父现在的愤怒少了,但哀怨多了,当一波又一波夹杂着思念的哀怨涌上心头,逼得路父钻进了牛角尖,路父放话说只要路璐喜欢女人一天,他就一天不认路璐。路母无奈,只能把所有的苦闷放到心里,人家过春节都是一家能团圆就团圆,自家过春节却是能团圆不团圆,路母唉声叹气的盼着某天这父女俩不要再这样,这哪里像个家啊。俗话说老天是公平的,身材不得意的袁圆,在学业与事业上很得意,袁圆三年研究生读下来,曾去新东方应聘老师,经过一番英语自我介绍个性展示团队讨论以及面试官的层层刁难后,她左劈精英右砍海龟,总算在新东方讨了一个助教的职位,好事成双,袁圆工作刚定下来,没想到考博的成绩也跟着通过了,更加庆幸的是袁圆的导师正好把名额放到了她头上,这让袁圆兴奋不已。袁圆对路璐说她前两天回了家一趟,见到了路璐的父母,路璐听到父母,赶快问袁圆他们好不好,袁圆说好,路璐放下了心,但想家的念头却涌了上来,怎么也挥不掉。路璐又和袁圆闲扯几句后,岔开了话题,问她:“你的博士生涯过的怎样?”袁圆说:“还那样,就那样,没别样。”路璐调侃道:“人家都说女学士是小龙女,女硕士是黄蓉,女博士是灭绝师太,你还在新东方当过助教,整个一个东方不败加灭绝师太的综合体,以后怎么找婆家啊?”袁圆一听,气得哇哇叫,对着路璐便是一番炮火攻击。凌嘉听到路璐的话,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想这个人的嘴可真是欠撕,但说出来的话倒也有趣。路璐看到凌嘉笑,忽然间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咳嗽一声压低声音又和袁圆扯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接着继续调整墙画。小周通过内线给凌嘉打来电话,凌嘉按下免提,小周说:“桑小姐已经到了。”凌嘉说:“请她进来吧。”敲门,进人,人是桑榆。ST广告公司与瑞风一直保持着合作关系,桑榆进入ST公司以后,和瑞风的合作便由她接手。虽然桑榆在经验方面还略显不足,但她聪明好学,也有创意,所以凌嘉对桑榆的印象不错。桑榆看到正绘画的路璐,先是一愣,接着调整好状态,向凌嘉伸出手,“凌小姐你好。”凌嘉也起身礼貌的握手,说:“你好。”桑榆拿出文件夹,说:“贵公司和我们合作的广告规划已经出来了,请你先过目。”“好的,你先请坐”,凌嘉接过文件,低头看。路璐听到熟悉的声音,不由回头,看到桑榆,一下直愣到那里。半年了,她和桑榆分手已经半年了,也已经有半年没再见过面了,乍看到美丽依旧的桑榆,路璐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桑榆早就通过梅馨得知他们三个在瑞风做墙画,这次来瑞风,她也事先做好了可能会与路璐见面的准备,可她没想到路璐恰好在凌嘉办公室里,看着路璐现在清瘦的身形,想到两人过去甜蜜的种种,丝丝心疼涌上了心头。两人就这样互相对视着,世间的一切似乎已经不复存在,已经分手的两个人,纵有千言万语,在这样突然的相逢中,也唯有化为沉默。凌嘉看完文件,刚要对桑榆说话,却发现桑榆的视线直直的落在路璐身上,而离她不远的路璐,也正失魂落魄的凝望着桑榆。这两个人认识?看样子应该是认识,凌嘉起了疑问,可认识的两人为什么不说话?她们是朋友?看着不太像,情敌?可哪有情敌能脉脉相望的?难道……是情人?可若是情人,她们眼里干吗都含着泪花?再说这也太扯了。凌嘉对拉拉一点也不陌生,她这个做总编的,必须对各行各业各类人等都有了解,对同性感情自是也有了解,凌嘉从小身处社会上层,她对这个圈子里的黑暗龌龊也颇有了解,上流社会看起来风光无限,可风光背后的人性扭曲也不少,什么滥交性虐待家庭暴力这个包一打情妇那个养一堆小白脸是常有的事,女人和女人一起背地里搞搞暧昧很常见,也算是时髦的一种表现,只是凌父凌母对她的教育一直很严格,她自己也洁身自爱,所以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她从没沾过边,仅仅只是有了解。说起来,凌嘉对LES并无反感,她上大学时也曾被一位叫周静女同学追求过,周静是凌嘉的师姐,比她高一届,大她三岁,两人因同在学生会而相识,周静就像她的名字,看起来很文静,可凌嘉知道,周静所谓的文静不过只是外表,内心还是很火热的,至少追求她的时候是很火热的。只是凌嘉那会正和初恋男友热恋,再说她对女人也确实没什么兴趣,便一口拒绝下来,周静也很理性,没有对凌嘉死缠烂打,只淡淡的和她保持朋友关系。时过境迁,喜欢女人的周静在两年前迫于压力结了婚,凌嘉还去参加了她的婚礼,这让凌嘉不得不感叹自己幸好喜欢的是男人,要不违背心意结了婚,那该有多痛苦?只是她看看桑榆,再看看路璐,这么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看起来都挺正常,根本不像她印象里的该有的拉拉形象。既然不像,那她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凌嘉对此有了兴趣。不过是在工作时间,容不得凌嘉胡思乱想,她轻轻咳上一声,这让桑榆回了神,赶紧调整好情绪,等凌嘉说话。凌嘉带着职业笑,说:“我们两家公司合作时间不短了,这次规划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只是近期由于出版署在一些条款上的调整,在细节上我需要稍微做些改动,到时又要有劳桑小姐辛苦了。”“呵呵,应该的。”凌嘉起身,说:“你跟我来,我们去广告信息部和那边的负责人一起商讨有关情况。”“好的。”凌嘉和桑榆走了好一会,路璐才慢慢找回状态,看桑榆的样子,她过的应该很好,既然好,就能放心了。路璐苦笑,这个世界,原来不管少了谁,都一样精彩。窗外阳光灿烂,白花花的光线晃着人眼。青春是一道明媚的伤,路璐没哭,可有一滴眼泪,却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