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凌嘉按时上班,推办公室的大门,门没动,这才想起路璐已经去会议室那边了,她掏出钥匙自己开门,屋里静悄悄的,没像往常一样看到路璐的身影,心里竟有一丝空荡。凌嘉打开电脑,工作,总觉的少了些什么,想来想去,才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原来五天时间,足够让一个人习惯另一个人的存在。午休时分,小周一如既往的送来盒饭和萝卜,凌嘉吃完饭,百无聊赖的敲着桌子,之前有路璐在身边聒噪,她的午休总是很“充实”,现下竟稍微有些难以适应这方安静的空间。想到路璐,凌嘉二话不说给路璐打了电话,让她过来。路璐不情不愿的叼着面包来到凌嘉身前,问:“有事?”凌嘉指着盒饭,说:“吃。”路璐想揍人,以前在一间房子里,为了和气生财,凌嘉让她吃萝卜剩饭她忍忍就吃了,可现在她们离得老远,还让她过来专门吃凌嘉的剩饭,这怎能让人忍受?路璐想打人,但又一想到桑榆,她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路璐为了反报复,吃饭的时候又开始讲熊的故事,还变着花样的讲,路璐口才好,每每都能把故事讲得妙笔生花活色生香,也格外有创意,她还特地把大灰狼的故事改一改,冠以熊名。凌嘉原本的好心情,在“熊”的刺激下也慢慢变了质,凌嘉气恼,你讲吧,有本事你就讲三个月的熊,我等着看你江郎才尽的那一刻!凌嘉失算了,江郎会才尽,可路璐不会,天下故事何其之多,只要稍微一改,都能变成熊的故事,她甚至把《白雪公主》里的后妈改成了熊妈,把《白蛇传》里的法海改成了熊海,还有什么是不能改的?日子一天接着一天的往前移,凌嘉和路璐也一天比一天“熟络”。这天中午,路璐刚来到凌嘉的办公室,袁圆便打来了电话,袁圆正帮导师翻译一本有关美术方面的书籍,苦于专业知识所限,对一些美术术语了解不透,她翻译起来有些费劲,于是请路璐推荐几本参考资料,顺便将西方设计史整理出一条线路,以便备用。路璐应了下来,挂了电话后,看看现在也没什么事,就想趁着这个间隙赶快把袁圆交给她的“任务”完成,省得一回头就忘掉。路璐看看凌嘉的电脑,带着试探问:“我用用你的电脑可以么?”凌嘉问:“做什么用?”“我想给朋友发点东西,最多用半个小时,不会耽误你工作。”“用吧。”凌嘉说着便起了身,刚才路璐和袁圆的通话她听到了,午休时间,电脑闲着也是闲着,让路璐用一下也没什么。路璐倒没想到凌嘉会答应的这么痛快,心里一阵诧异,可能是出于感动,她对凌嘉笑了笑,很真诚。凌嘉看着路璐的笑,心里也是一阵诧异,原来只要对这个人稍微施点恩,她就会放下所有的刺,对你感恩戴德。路璐坐到凌嘉的位子上,一阵阵的感叹,这椅子坐着真舒服啊,坐在这里真像个腕儿啊,难怪那么多人都挣着抢着往上爬,难怪凌嘉总一副高高在上的德行,看来都是这个坐骑惹的祸。路璐坐在那儿,颇有睥睨天下的风范,她笑嘻嘻的对凌嘉说:“坐在这里真像个官爷。”“怎么像了?”“我对你学学”,路璐心里发痒,手一挥,学着□□阅兵的样子,不怀好意的瞧一眼凌嘉,一语双关,自问自答:“同志们辛苦了!领导更辛苦!同志们晒黑了!领导更黑!”凌嘉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个人,思维太发散了,但转念一想,又不由气愤,什么叫领导更黑?这是她坐的地方,路璐这么说,纯粹是拐着弯的骂她黑,这么看来,该是路璐更黑才对。凌嘉没好气的说:“你到底还用不用电脑?”“用,用。”路璐没敢感叹太久,时间有限,她打开邮箱,迅速把袁圆需要的参考书写了上去,又快速把从英国工艺美术运动到后现代主义设计的历史简单的串出一条线,然后点了发送,任务完成,前后用了不到20分钟。凌嘉电脑里有些文件是不能被别人碰的,许是出于警惕的心态,她一直站在路璐旁边看着,她见路璐两只爪子在键盘上马不停蹄的打着字,速度快的不像话,难免惊讶,等路璐用完电脑,她问:“难得你用拼音打字还这么快,练了很久吧?”“以前常和同学聊天,聊着聊着打字速度便练出来了”,路璐带着小得意,又补了一句:“用五笔的也不见得有我打字快。”凌嘉白她一眼,不冷不热的说:“没想到你还有做文秘的潜质,难怪你看起来这么像个打字专用秘书。”路璐憋闷,一时找不到话拿来反驳,正好肚子也饿了,她索性抱起饭盒,又开始一边吃一边讲熊的故事。凌嘉看着路璐上下两张嘴皮不住的翻弄,恨得直想往她嘴里塞双袜子。凌嘉许是受了路璐的影响,这些日子,她一想到向云天,印入脑海的总是狗熊的脸,这让凌嘉有股想要歇斯底里的冲动。但路璐和凌嘉在一起,除了熊的话题,路璐也会说些别的,比如路璐会问凌嘉:凌父贵庚,尚能饭否?凌母贵姓,体安康否?凌哥吉祥,入过局子否?凌嫂万岁,带过绿帽否?路璐问的那些问题,让谁听了谁都会生气,所以每次面对面的“聊天”,路璐总能很成功的撩起凌嘉的怒意,路璐性格里虽或多或少带些不羁,但在社会上混了这些年,识人的本事还是有的,她认准了凌嘉不是坏人,所以才敢惹一惹。凌嘉要是坏人,她和桑榆那点事早就得弄的满城风雨了,可凌嘉除了拿桑榆威胁她之外,其他一切都很正常,凌嘉跟她没什么交情,却能帮她守得住秘密,这么看来,凌嘉确是不错的。不过看起来,除了凌嘉因公务或周末休息的时候午饭不在公司吃,其他时间,只要路璐在瑞风做一天工,这个萝卜剩饭就要跟着吃一天,路璐现在见了萝卜就想吐,她发誓等一拿到钱,打死也不要再看凌嘉那张跟萝卜一样的臭脸。路璐见萝卜糠的一天比一天厉害,逼不得已,她呆个空子,趁着凌嘉去洗手间的功夫找到了小周,她问小周:“周啊,凌嘉的萝卜是你买的吧?”小周对路璐印象相当好,他挺喜欢这个女孩子,再加上路璐每天都往凌嘉这里跑,就直以为凌嘉和路璐应该算是好朋友,小周点头说:“是啊,也不知道凌总怎么了,最近这些日子格外偏爱萝卜。”路璐撅嘴,凌嘉哪是偏爱萝卜?是偏爱让她吃萝卜才对,可吃人剩饭这么丢人的事路璐可不愿说,她拍拍小周的肩,说:“小周,以后买萝卜要买点新鲜的,你要不会挑,就让别人帮你挑,你看到你们凌总去洗手间了吧?她可就是吃你萝卜吃的闹肚子。”凌嘉吃萝卜吃坏了肚子,这个罪过可不小,小周一惊,忙问:“她对我没什么看法吧?”“没有没有,你以后买萝卜买的新鲜些就是了,你要不会挑,就让卖菜的大叔大妈或大爷大婶帮你挑。”“好好,一定一定。”“还有,一定要挑小点的萝卜,越小越好,最好有拇指那般大的最好。”小周犯了难,“萝卜有那么点大的么?”“嗨,算了,反正你记住越小越好就是了。”“好好,一定一定。”等路璐转身走掉,小周赶紧把抽屉里存下的几根萝卜丢到垃圾筒,看样子以后要天天跑菜市场了,他哀叹凌嘉这个嗜好可真不好。秦浩梅馨起初见路璐跑到凌嘉那边吃饭觉得怪异,便一再追问她和凌嘉究竟是什么情况,路璐知道她若说她和凌嘉没什么情况,秦浩梅馨一定会告诉桑榆,又转念一想这种事情不好作假,只能说了实话,顺带把她为何去吃萝卜剩饭的由来告诉他们。秦浩二人知道了路璐是受制于人,除了表示同情别的也表示不出什么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