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从晚春到初夏,树叶变的越发茂盛了,鸟儿叫的越发欢快了,人们换上夏装,五颜六色的服饰映着花红柳绿的街景,天地间皆是一片生机盎然。这段时间,除了周末凌嘉休息,其余日子里路璐每天都要被强迫吃凌嘉的剩饭,而凌嘉每天也都要被迫听熊的故事,两个人互相忍耐着,不服输又彼此看不顺眼的两人碰到一起,也不知是天意还是孽缘。在“熊”的刺激下,凌嘉找向云天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两人即使在一起,也极少亲热,甚至连拥抱也变得奢侈起来,向云天眼睁睁地看着凌嘉对他越来越冷淡,苦恼不已,他招谁惹谁了?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主子?可这也着实怪不得凌嘉,她每次面对向云天,总是容易将他与熊的身影重叠,毕竟一般人若想接受人兽恋,还是很为难的。凌嘉想,也许过了这三个月后,不再跟路璐见面,不再听她扯得那些鬼话,她和向云天的关系就会慢慢变好了吧。但已经成行的思维模式,又怎能是说好就好?为了避免看到向云天那张似熊的脸,凌嘉自动加起了班,常常以工作忙为由不去向云天那边过夜。周五那天,凌嘉有饭局,喝了一些酒,脑袋晕晕乎乎,向云天体贴的打来电话,问她是不是需要自己接一下,听着向云天嗡嗡的声音,凌嘉一下清醒不少,立刻说不用了,我还得赶去公司,处理一些文件。凌嘉强打精神回到公司,路过展厅,正碰到路璐,一个多月了,会议室那边的墙画早就完工了,她们三个开始忙展厅这边面积最大的这块,路璐见到走路有些摇晃的凌嘉,出于好心,赶紧上前扶她一把,凌嘉也让她扶着,问:“怎么就你自己?那俩呢?”“梅馨肚子痛,秦浩送她回去了。”“你们周末也不稍稍休息一会,不累啊?”“我们哪有周末啊?有活的时候没周末,没活的时候天天是周末,再说能挣钱累也乐意啊。”“呵,也对,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去?”“这边墙壁有些地方需要重新打磨粉刷,时间紧,只能加班”,路璐把凌嘉扶到她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下,帮她倒杯水,顺便坐在她身边,问:“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浑身酒味。”“没办法啊,该应付的总要应付。”“你爸爸和哥哥不是很厉害吗?有他们帮你撑腰,还需要你应付什么?”“你以为稍微有点背景就能一手遮天啊?即使美国总统想做点事,也得看看欧盟俄罗斯的脸色,有权有势的多了去了,何况中间还要来回牵扯。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我爸他们也不过是个小喽啰而已,女人出来做事,哪有那么容易啊,你不也是一样么?大家其实都一样的”,凌嘉许是喝多了酒,第一次耐心的跟路璐说话。“咱们可不一样。”“哪不一样?”“这可多了,父母不一样,亲戚不一样,朋友不一样,长的不一样,性格不一样,挣钱不一样,生活也不一样。”“呵,说到最后才说出重点,你真能啰嗦。”“谢谢,过讲了,你喝成这样,狗熊怎么不来接你?”路璐在凌嘉面前,常把向云天比喻成狗熊,凌嘉早已见怪不怪。“我没让他来”,凌嘉斜眼看路璐,问:“你和桑榆呢?和好了没有?”“没有”,听到桑榆的名字,路璐心里一阵阵的失落,“她有了新朋友,我们和不了了。”“唉,感情啊,分分合合是常有的事,想开点吧”,凌嘉看着路璐粉嫩嫩的嘴唇,突然升起好奇心,“你们两个女孩子……女人和女人接吻……是什么感觉?”路璐打趣:“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试试就知道了?凌嘉直直的望着路璐,借着酒劲,手一勾,将路璐一下勾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把唇贴到路璐嘴上。凌嘉是新世纪大都市里的现代女性,三从四德九贞五烈那些东西,离她一向很遥远,所以她勾过路璐来,心里一点对向云天的愧疚也没有,何况这会她根本没有想过向云天,只想体验体验女人和女人接吻是什么滋味。路璐傻了,她让凌嘉去试试,可没让凌嘉去试她啊!凌嘉傻了,因为在贴到路璐嘴唇的那一刻,她的心脏竟崩崩跳了起来,难道是酒喝多了,所以才跳的厉害?可那两片东西,可真软啊,还香香的,让人舍不得松口。路璐怔愣片刻后,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凌嘉非礼了,好你个凌嘉,喝了点酒就能色胆包天了么?不行,我要非礼过来!想到此,路璐怀着做恶作剧的心思,撬开了凌嘉的牙关,寻着她的小舌,绕住,松开,再绕住,恣意嬉戏。凌嘉被路璐的举动冲昏了头脑,明明是我吻她,怎么被她反击了?凌嘉不服气,环住路璐的脖子加深这个吻,有意要取得主动。论吻技,二人旗鼓相当,平分秋色;论骄傲,二人分庭抗礼,半斤八两。两人各怀鬼胎,你来我往的吻着,时间一久,二人似乎都忘了初衷,衣衫渐渐松散,肌肤渐渐敞露,呼吸愈加紊乱,热吻愈发缠绵。直到凌嘉一声撩人的□□脱口而出,路璐才算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竟一路向下,吻到了凌嘉的锁骨上,一只手还握着她胸前的浑圆轻轻揉捏。凌嘉也没吃亏,她盘坐在路璐的腿上,两只手都伸到了她的衣服里,左手挠着背,右手抓着胸,惹得路璐浑身燥热。五月底,天气已热,凌嘉本就穿的少,又被酒精热吻一刺激,模样更是越发动人妖冶。路璐心跳如鼓,她推开凌嘉,急忙站起来,规矩站好,深呼吸两口,不时偷偷瞟一眼凌嘉,看着凌嘉那张被她吻过的唇,心跳又是一阵加速。凌嘉也已回过神,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稳稳当当的站起来,喝口水,似笑非笑,“我果然是喝多了。”“啊!是喝多了!你……你忙,我走了。”说完,路璐逃命似的跑出办公室,倚在墙壁,拍拍胸口,难道是禁欲太久所以饥不择食?妈呀,刚才差点犯错误!凌嘉看着路璐逃出去的背景,有股莫名的愁闷,刚刚的心跳不是假的,多少年没有过心跳的感觉了?似乎除了初恋,以后再也没有过,可她竟对路璐的吻有感觉,妈呀,这也太荒唐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