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周末,本想加班的凌嘉取消了原定计划,因为她一想到和路璐的那个热吻,就浑身不自在,黄蔚然和吕楠约凌嘉一起出去玩,凌嘉婉拒,她觉得自己可能生病了,干脆让自己放空,一个人跑到山上玩了两天。凌嘉喜欢爬山,喜欢站在山顶俯瞰脚下的景色,在纷扰的世俗生活里见惯了尔虞我诈,只有独自站在山顶,被呼呼的山风吹过,她才会觉得自己的灵魂还是干净的。当代都市里的大小白领,有不少人喜欢拜个佛放个生,每到周末或特定节日,寺庙周围前来赶时髦的年轻人并不少见,凌嘉也很应景的参与进去,她不信佛,但她喜欢放生,每到心情烦躁时,买只动物将它们放归山林,那种予物以自由的佛陀心情还是很不错的。凌嘉买了一尾鱼,走到池边将它放入水里,鱼儿遇水后就像马上窒息的人寻到了新鲜氧气,欢快的扑腾了几下,溅起几朵水花,缓缓往水底深处游去。凌嘉嘴角浮起微笑的弧度,挥手向鱼说再见,还未等手放下来,路璐的脸便毫无预警的蹿入她的脑海,凌嘉摇头甩掉,自叹自己一定是中邪了。路璐心下庆幸,幸亏是周末,这两天不用看到凌嘉的脸,否则见了她还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画画的时候她和凌嘉的那次激吻总不时溜入她的眼帘,路璐使劲闭闭眼,暗叹自己一定是被鬼附身了。周末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两天休息一到头,凌嘉又开始上班了。中午凌嘉心不在焉的吃完饭,看着萝卜和饭盒开始发呆,还要不要叫路璐过来吃饭?若叫她过来,真是有点尴尬,那晚是我先主动的,我该怎么解释那不靠谱的意外?若不叫她过来,会不会显得自己有些心虚?思量了好一会,凌嘉才下定决心,叫!要同平时一样对她,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凌嘉叫路璐过来的时候,路璐早已啃完了面包,她本以为凌嘉在经过那晚的热吻之后会对她避而不见,所以凌嘉的这个电话,让她有些惊讶。两人见面,起初五秒,相视无语。凌嘉看着路璐的唇,不由的又想到她那里的味道;路璐盯着凌嘉的脸,不由得又想到她那晚的妖娆。五秒之后,凌嘉先开口:“吃吧。”“我吃饱了。”“吃饱了也得吃!”“吃不下了!”路璐有点生气,刚刚啃了那么大一个面包,胃里哪还有空地再盛她的剩饭?“吃不下也得吃!”凌嘉也有点生气,做了那么大的思想斗争才让你过来,你不吃下去我这面子还往哪放?一个不想吃,一个非让吃,二人仇敌似的对望。十秒后,路璐败下阵来,毕竟凌嘉手里还抓着她的小辫子,为了桑榆,吃就吃吧。凌嘉见路璐一点点的蚕食她的剩饭,心下很是高兴,却也并不表现出来,犹豫一会,凉凉的说:“那晚是我喝多了,你别当真。”“呀!你不说那晚我都忘了,你可别当真!”路璐反唇相讥。凌嘉眯眼,说:“忘了都能想起来,可见你有多当真!”路璐眯眼,说:“明明没醉还说喝多,足见你也没有多不当真!”“我只是好奇!”凌嘉这句话说给路璐听,也是说给自己听,对,好奇,仅仅好奇而已,再无其他。路璐诡笑,胆子上来,趴到凌嘉耳边,暧昧的问:“女人做的爱你是不是也好奇?要不要我教你?”凌嘉大怒:“你无耻!”路璐反驳:“你无聊!”“你无赖!”“你无知!”“你怙恶不悛!”“你擢发难数!”“你如狼牧羊!”“你狼奔豕突!”“你小肚鸡肠!”“你丧心病狂!”“你是二十一天不出鸡,坏蛋一个!”“你是三伏天买不掉的肉,臭货一堆!”“你骆驼生驴子,怪种!”“你种地不出苗,坏种!”……路璐爱看书,凌嘉搞文学,两人肚子里储藏的词汇都可以用海量来形容,这下吵起了嘴,二人平日很少用到的那些贬人的存货总算有了用武之地,都一个个的如洪水般往外喷涌,弄的如来佛祖都忘了宗教界限,直呼哈利路亚。路璐一边和凌嘉噼里啪啦的斗着嘴,一边死命往嘴里扒饭,等她吃完了,两人的嘴仗也总算可以告一段落了。路璐揉着撑的鼓囊囊的胃,差点直不起腰,真是撑死人不偿命啊!这个女人,太可恶了!凌嘉看着路璐难受的样子,心里多少也有些内疚,她从抽屉里拿出消食片,丢给路璐,路璐也没客气,抓过来横了凌嘉一眼捂着胃走了。路璐含着消食片,想到凌嘉趾高气昂的德行,恨得咬牙。凌嘉坐在转椅上,看着路璐狼狈而走的样子,笑了出来。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