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夜晚,凌嘉失眠了,路璐也失眠了。凌嘉想到她和路璐的吻,心头划过丝丝带着罪恶感的甜蜜。路璐想到她和凌嘉的吻,心头掠过缕缕带着空虚感的充实。凌嘉摸起手机,翻到路璐的号码,发怔。路璐拿起手机,把玩一颗颗按键,出神。凌嘉把手机放下,又摸起,再放下,再摸起,思量片刻,终于发出一条短信:“为什么说女人是毒药?”路璐看着手机屏幕,沉思一二,快速回:“你不是已经轻微中毒了么?还问我。”凌嘉恼,回:“你不会以为我看上你了吧?”路璐笑,回:“哪敢,你这么厉害,兽中之王,怎么可能看上我?”“混蛋,你骂我!”“不服气?有本事你咬我啊!”“我嫌你脏,沾污了我的嘴!”“咦,那刚才是谁不嫌脏的跟我接吻?难道是我幻觉?”“混蛋!我早晚跟你算总账!”“随时恭候!”……两人打情骂俏一般的来回发着短信,直到东方出了鱼肚白才昏昏睡去,凌嘉握着手机,在临睡前一刻还想该怎么找路璐算账,路璐抓着手机,在临睡前一刻在想凌嘉这个巫婆又想怎么找我算账了?夏天的闷热,常常伴随着阴雨天气,下雨了,水流倾盆而下,一个小时后,倾盆大雨又变成了毛毛细雨,丝丝雨滴挠的人心发痒,让人忍不住想冲出门去,沐浴一番大自然的恩露。路璐三人在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走出瑞风,没有撑伞,一边享受着细雨扑面的惬意,一边在街上慢慢游荡着,路过一家琴行,秦浩提议进去看一看,路璐和梅馨自是没有异议。琴行店面很大,装修也很精致,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乐器,吉它,提琴,贝斯,长笛,小号,古筝,扬琴,琵琶……商品琳琅满目,价格高低不一,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路璐三人一边说笑一边环顾着,店主见到三个带着艺术风的年轻人,敏锐的捕捉到今天有生意可做,便极力推销自己的商品,秦浩一时心动,想买一支笛子,他伸手给梅馨要钱,并玩笑道:“以后我要学着吹笛,笑傲江湖。”秦浩梅馨二人之间,掌财权的一直是梅馨,秦浩立誓要做一个好男人,好男人的其中一个定义就是老婆奴,所以自打毕业工作独立后,秦浩总会把自己挣来的钱分毫不差的交给梅馨来保管。梅馨掏出钱递给秦浩,翻着白眼,小声损道:“大三那年你买过一把贝斯,信誓旦旦的说要当个摇滚歌手,好几年过去了,贝斯都长毛了,你却连乐谱还不认识,我真是对你的好学精神佩服万分。”秦浩嘻嘻笑道:“我这次一定要学好,专门吹给你听。”秦浩的马屁拍的恰到好处,梅馨一阵心花怒放,转而兴致勃勃的帮秦浩挑起了笛子。路璐走到吉它区,在一把YAMAHA木制吉它前立住了脚,吉它看上去有些旧,拨弄一下琴弦,音色还算纯正,一边的店员对路璐介绍说:“这把民谣木吉它是朋友放到这里代卖的,以前用过,但它是纯手工制作,质量很好,原价4000多,你若有兴趣,我们可以按低价卖给你。”路璐问:“最低多少钱?”“一千八。”“呵,这把吉它是二手,你看琴面漆色也有些破损,再便宜些吧。”“一千六,不能再少了。”“一千六?不是吧”,路璐胡扯道:“我常买吉他,对这些东西了解的并不比你差,你说个实在价,如果合理,我立刻拿吉他走人。”店员开始为难起来,他毕竟作不了主,只能叫来店主,店主又对这把吉他一番夸,然后说:“一千五,真的不能再低了。”“别说的这么绝”,路璐笑着说:“我们是学音乐的,经常买乐器,你再便宜些,到时我也让同学老师的来你这里买,你看我免费为你打广告,价格上一定好商量,对不对?”秦浩梅馨也帮衬道:“就是啊,老板,你看我们第一次来就买了你的笛子,这位同学还想买你的吉他,再便宜些吧,等明天后天的我们再叫几个同学过来买你的乐器,你利润可能少了点,但商品可卖多了,合计起来,一样不吃亏。”店主看着三个人的确挺像搞音乐的,也没怎么怀疑他们的话,再说这把吉它是二手货,一般人不会对它觊觎,何况路璐他们说的也有道理,价格低点,多叫几个人来买,照样挣钱。一番讨价还价后,路璐以1200的价格拿走了吉他,临走前店主给了他们一张优惠卡,还热情的嘱咐:“可别忘了把你们同学带来啊。”三人齐声应道:“一定一定。”等出了店门,雨已经停了,几个人走到广场,由于刚刚下过雨,广场上的人并不多,找个干净的台阶坐下来,一边嬉笑一边摆弄刚买来的乐器,秦浩拿着笛子放到嘴边有模有样的吹,可惜,无论他动作看起来如何标准,吹出来的却都是直音,梅馨忍受了三分钟后,不得已的捂住耳朵,说:“就是老鸹叫的呱呱声也比你吹的好听,我能不能求你一个人的时候再吹?”秦浩见状,只好先收起笛子,心里盘算着等有空了是否要报个班好好学习一下,至少要把调子吹的弯一弯才方便见人显摆。路璐对刚买来的吉他爱不释手,她上学时曾和桑榆一起学过吉它,可惜桑榆在被指法弄的晕头转向后,放弃了学习,反倒路璐一直坚持了下来,弹得虽称不上专业,但总体说来还是不错的。调好音后,路璐清了清嗓子,抱着吉他边弹边唱,秦浩和梅馨在一边静静的听,兴头一来,也跟着小声唱,路璐弹得曲子很欢快,三人跟着唱的也很欢快,不觉得,天色慢慢暗了下来。这时凌嘉和黄蔚然正好路过广场,她们顺着音乐望去,远远的,看到了路璐三人。黄蔚然望着路璐三人身上穿的在她看来颇为廉价的衣服,撇嘴道:“现在这群年轻人,就爱搞个性,生活都落魄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唱歌。”凌嘉笑道:“蔚然,生活好坏与是否快乐无关。”“怎能无关?这年头,钱财多少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快乐程度。”凌嘉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黄蔚然辩论,索性住了嘴。黄蔚然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接过电话后,对凌嘉说:“凌嘉,我爸让我晚上过去吃饭,我得先走了。”“好的,你先回去吧。”“拜拜。”“拜拜。”黄蔚然走后,凌嘉走到了路璐三人身边,秦浩梅馨见到她,热情的起身招呼,路璐起初见到凌嘉,先是一喜,她不想否认,她喜欢看到凌嘉,但这股喜悦却即刻被莫名涌入心头的缕缕忧郁替代,她不愠不火的向凌嘉点点头,继续抱着吉他目不斜视的挑弄琴弦。凌嘉对路璐的这种态度很不满,可也不好发作,只能发扬大人有大量的风格,她问路璐:“你会弹吉他?”“嗯。”“弹一曲来听吧。”“好。”路璐抱着吉他,弹了起来,弹得是《轻舞飞扬》。纤细灵活的十指在柔韧的弦上舞蹈着,跳跃着,曲子似潺潺溪水般流淌出来。弹着弹着,路璐陷入了旋律,撩起了伤感,自然而然的,随着指抚琴弦的律动,幽幽地轻声唱了起来。“我曾经深爱过一个姑娘,她温柔地依偎在我肩上,那晚屋里洒满了月光,我的心儿轻轻为她绽放,轻轻飞舞吧,轻轻飞舞吧,青春随着歌声在飞扬,我忍不住把爱恋对她讲……”“我以为她会一直在我身旁,我以为爱像永远那么长,在一个月光淡淡的晚上,她去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轻轻飞舞吧,轻轻飞舞吧,忧伤随着歌声在飞扬,我忍不住想把思念对她讲……”“我是爱你的孩子静静成长,直到脸上写满了沧桑,每当夜空洒满了月光,我的心儿在灰色中飘荡,轻轻飞舞吧,轻轻飞舞吧,生命随着歌声在飞扬,你永远在我柔软的心房。”唱着歌的路璐,声音里带着些许低沉的磁性,凌嘉听着歌词,敏感的意识到,路璐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想到了桑榆。路璐的确想到了桑榆,她有心选择这首曲子来弹,本意是想提醒自己,爱过一次,此生足矣,不要再被外物所惑。谁知弹到半路,却旋起了对桑榆深深的思念,路璐不想这样,至少不想对着凌嘉这样,可那如潮水般的思念一旦袭来,她和桑榆从相识,相交,相爱,到分手的种种快乐或沉郁的过往浮现在眼前,已由不得她去控制了。凌嘉凝视着发丝低垂的路璐,目光锁定于她带着忧伤的侧脸,心底深处升起了一抹似有似无,又似懂非懂的酸涩。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