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日子,路璐继续吃着凌嘉的剩饭,讲着熊的故事,凌嘉继续忍受聒噪,不时找点路璐的小茬儿。夜晚孤枕难眠时,给对方发个短信,找点事做。沉默的时候,两人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却总能在唇马上贴到一起的那一刻刹住车,及时分开,然后都像没事人一样,讲故事的讲故事,找茬的找茬。路璐和凌嘉一边斗着嘴,一边故意忽视着两人之间已渐趋明了的暧昧,凌嘉想,等路璐走了以后,她就能恢复正常,以前怎么过的,以后还是会怎么过。路璐想,女人和女人之间太容易暧昧,只要别往深处想,都能得过且过,干吗无端给自己找不自在。两人看似平常又微妙的相处着,两人隐藏的情绪宛如天气,时而放晴,时而阴晦,起伏波动似是波涛汹涌的海浪,但浮现于脸上的,却是浩荡平原般的一马平川,谁也琢磨不透对方到底在想什么,谁也琢磨不透对方到底如何看待自己,谁也琢磨不透彼此的份量在对方心里到底有多重。不断的猜测与置疑,使得两人的交流渐渐多了起来,斗嘴之余,路璐和凌嘉也会偶尔心平气和的聊一下彼此的生活,路璐从凌嘉那里了解了杂志界的一些潜规则,懂得了凌嘉能坐到这个位子,着实难得;凌嘉从路璐那里知道了很多她创业初期的心酸趣事,明白了路璐三人能混到今天,实属不易。孤独,是现代人常有的通病,楼层越来越高,科技越来越发达,但人与人之间推心置腹的交流却越来越少,就像那些摩天高楼的内外,吊在半空中做清洁工作的蜘蛛人与蹙起眉头敲打文件的小白领一样,他们看起来是那么靠近,可伸手一摸,中间分明隔着一层玻璃。凌嘉和路璐二人,皆是防人之心颇重者,一个是为了工作不得不去提防明枪暗箭,一个是为了隐私不得不将心筑起高墙,所以即使她们在与各自的朋友极为热闹的把酒言欢之际,孤独的痕迹也会如粼粼波纹般从看似平静的心湖里掠起涟漪。孤独啊,怎能不孤独?人站的越高,朋友越稀少,比如凌嘉。人心思越深,知己越罕见,比如路璐。孤独是一种凝固的美,它宛如一座高耸入云霄的峭崖,但看深处其中的人,能否有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的智慧。越是孤独的时刻,头脑越是清醒,凡为智者,皆懂如何去利用孤独,享受孤独。当落寂惆怅的孤独感袭来时,凌嘉会在其中反思自己,写下一段又一段淡雅的文字,记录心情,无数对生活或事业的判断就在这字里行间成了形;路璐会在其中拿起画笔,画下一张又一张抽象的图形,聊以慰藉,无数工作中需要的创意就在这描描涂涂中有了样。她们不会沉浸在孤独的情绪里不可自拔,她们无疑都是聪明的孤独者。而孤独的女人与女人之间,是很容易惺惺相惜的。越来越多的交流,让路璐凌嘉这两个拿斗嘴斗智当家常便饭来吃的人,开始慢慢从相识之初的不屑一顾,转为熟识你我后的互相欣赏。只是这层欣赏,从没在二人的交谈中流露过,只隐藏于你吵我嚷的宏观针对下。四月维夏,六月徂暑。转眼,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盛夏,蝉鸣。炎炎赤日毫无保留的散发着炽热,照的树叶也慵倦无力的垂下了脑袋,神采皆无的叹出一缕缕暑气。这天凌嘉加班,路璐等人因为赶工也加班,晚上9点多,凌嘉觉得饿了,便下楼去找点东西吃,刚打开电梯门,路璐三人也跟了进去,这个时间还没吃饭,他们三个也饿了。路璐三人手里一人拿着一瓶矿泉水,天气热,他们三个做的活又消耗体力,不时就感到口渴,时刻准备一瓶水,还是很有必要的。四个人都互相认识,这会一起站在电梯里,总要说点话。路璐看看凌嘉,嘴唇动了动,却没出声,她怕自己一张口就是揶揄,破坏了此刻难得的安宁。梅馨看看路璐和凌嘉,开了开口,也没出声,她知道这两人是死对头,她一时拿不定主意该说些什么才好。于是秦浩打了头阵,他问凌嘉:“你要回家啊?”凌嘉说:“有些饿了,先吃点东西再回家。”“我们也要去吃东西,咱们一起吧。”凌嘉看着秦浩热情邀请的脸,不好拒绝,瞥一眼正喝矿泉水的路璐,点头答应。梅馨看着秦浩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一阵胃疼,一起吃饭没什么,但把路璐和凌嘉这两个对头弄到一起吃饭,万一她们又像刺猬一样抱着对扎起来……啊,这下又要浪费脑细胞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