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走了,凌嘉总觉的心里空落落的,午休时分,小周按以往的习惯,拿着盒饭和萝卜送到了凌嘉的办公室,凌嘉看着萝卜盒饭发呆良久,终是拿起萝卜,吃了一口。干吃萝卜,味道并不好,学着路璐的样子,把萝卜掰成小块,绊倒菜里,再夹起来吃,味道依然不怎么样,凌嘉不知道路璐是怎么忍受下来,将萝卜吃下去的,路璐是独生女,从小也是娇生惯养,可她竟能将干巴巴的萝卜一下就吃三个月,由此看来,这个女孩的忍耐力是何其之大。凌嘉一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萝卜,一边一点点一点点的想着路璐,不觉得,眼角竟有了些湿润。吃完饭,凌嘉嘱咐小周以后不要再买萝卜了,小周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被凌嘉看到眼里,又想到了路璐,买萝卜的人都如此为难,那吃萝卜的呢?罢了,罢了,一切又回归到原点,一切也该回归到原点了。只是,路已经走过,花儿已经赏过,真的能忘记那些已留于眼底的美景,自然的回归到原点么?路璐离开瑞风已经半个月了,这十五天里,路璐和凌嘉没有再联系过。以往夜里给彼此发短信的习惯,也在路璐离开的那一刻中断,两人相处的那三个月,就像一场梦幻,却在各自的心湖搅起了波波水浪,那溅起的水花,总是在你不经意的时刻,拍打一下看似平静的湖面,痒痒的,难耐的,控制不得,克制不了。路璐觉得,凌嘉就像一片云,能看的见,伸手却抓不到,偶尔在她头顶驻足,但接着会飘向她不知道的地方。凌嘉觉得,路璐就像一阵风,来去无踪,却能感受的到,偶尔绕过她的身,撩乱她的发,再继续吹向她不明了的远方。云和风,本就是两样无法掌握在手心的东西,她们也同样是两个世界的人,偶然的擦肩,永远的别过,云在云的世界里飘荡,风在风的天地里游移,互不相犯,各不相干。可凌嘉和路璐却忘了,即便是独自在海岛漂流的鲁滨逊,也少不得借助他曾学过的常识与智慧来维持生计,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被一条条明朗又看不到的细线互相联系起来的一个整体,人与人之间又怎会有太过泾渭分明的界限?风会在云里生,云会随风儿飘。如此而已。这些日子,每到寂静时分,路璐想桑榆的次数越来越少了,想凌嘉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每想到她曾把凌嘉惹怒的模样,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微笑,路璐想,她现在和狗熊的关系已经恢复正常了吧?她会不会偶尔想到我一下?路璐拿起莎士比亚的作品一页页翻看,凌嘉曾经说过的戏剧戏曲之别跃然纸上,路璐合上书,凌嘉的影子却怎么也合不上。而凌嘉这边,能想起向云天的次数越发少的可怜,每到办公室看到壁上的梅花,总是难免的想到路璐,每每想到路璐心不甘情不愿的吃她剩饭的模样,凌嘉不禁莞尔,她常想,路璐和桑榆是否已经和好?还是又有了新欢?她还记不记得我?凌嘉起身用手描着墙上梅花的轮廓,路璐做工时的窈窕身影浮于壁端,凌嘉放下手,路璐的背影却怎么也放不下。人心在游离,天气也跟着纠结,一会天晴,一会雨落,反复无常。凌嘉依然按着她的日程表忙碌着工作,忙碌着应酬,若不是向云天隔三差五的给她来个电话,她几乎已经忘记她还有一个他。凌嘉原以为路璐走后,他和向云天就能按以往的轨迹相处下去,谁知路璐一走,她对路璐的思念越来越浓,对向云天的感觉却变得越来越淡,这半个月,两人只在西餐厅吃过一次饭,其他时间并无见面,更不曾亲热,向云天这个仁厚的男人,对凌嘉也真的是宠爱到了极点,只要见凌嘉没那个意思,他就压下心里的躁动,不去强求,可这种生活,简直比苦行僧还苦,向云天着实怨念了一番,只盼凌嘉能开开恩,别让他总像和尚一样念佛吃斋。一般说来,薪水高低决定忙碌程度,凌嘉忙,向云天也忙,两个忙人凑到一起,不常见面倒也正常,可以前大家也都很忙,为什么以前能忙里偷闲,现在却不行了呢?凌嘉很无奈,她现在即使想起向云天,前提也是要先想到路璐讲的那些熊的故事,凌嘉有时真的很想抓狂,路璐这个该死的家伙,这下可把她给熊住了!路璐等人自离开瑞风后,又接了不少活,袁圆导师的儿子为结婚买了新房,时尚新人总喜欢弄些时尚装饰,袁圆正好把路璐他们推荐给了导师,这么一传二,二传三,路璐三人接的活越来越多,忙的不亦乐乎。同时老丁也交给了他们一些活,三个人忙不过来,只能再向老丁要人手,老丁把一个正读研二的女孩推荐给了他们,女孩叫牛程程,24岁,身材娇小,活泼可爱,性格奔放,手绘功夫很棒,路璐他们喜欢叫她“小牛”,牛程程起初听着不顺耳,但听来听去的也就习惯了。小牛有个男朋友,是位大她一届的不同系的师哥,叫王政,中等个头,模样憨厚,放到大街上不用担心他会被谁觊觎,是属于那种让女人比较放心的一个男人,小牛有课业的时候就去忙课业,没课业的时候就过来帮路璐他们,空闲了就拉着男友压马路,同时也把王政介绍给了路璐他们认识,路璐三人对王政印象很好,对小牛印象也很好,完工后的交到她手里的薪水自然也是不薄,几个年轻人凑到一起,不时说些孩子话,总体上,日子过得倒也算是惬意。男人凑到一起喜欢说说女人,女人凑到一起也喜欢说说男人。小牛喜欢对路璐和梅馨讲讲她和王政的一些趣事,梅馨也喜欢讲讲她和秦浩的一些趣事,唯独路璐什么也不讲,只静静地笑着听。是啊,她能讲什么?自打和桑榆交往以后,同男人谈恋爱,是她从没想过的事,她总不能去谈桑榆吧?现在她对桑榆好不容易能坦然下来,她又怎愿再去触及往事?谈凌嘉,也更是不可能,她和凌嘉除了有两次亲吻,一段暧昧,还能有什么?她们又算什么?何况她可不想把自己的隐私弄的全世界的人都来知道,无端受别人的指责辱骂或鄙视,这是很难让人去承受的事,自己的亲爹在得知自己的隐私后都能扇她两巴掌,别人知道后那些唾沫星子不得更厉害?想到这里,路璐又念起了凌嘉,凌嘉在得知自己的秘密后能以平常待之,果真是个不错的人啊,可惜,这么好的人却找了一个狗熊,路璐心里酸酸涩涩的。渐渐的,小牛发现了路璐的沉默,她问路璐:“你没男朋友啊?”路璐笑着应付:“没,我是独身主义者。”“虽然我比你小,可我也知道,一直独身下去是不太现实的,等你再大点,就会想有个孩子,有个伴了。”“孩子啊……”路璐故作严肃状,“真不凑巧,我不喜欢小孩呢,你很喜欢孩子吧?”“是啊,看他们小小的,软软的,真是可爱,等我毕业后结了婚,一定先要个小孩,我就喜欢那种眼睛大大的,肉嘟嘟的漂亮小孩”,小牛说的手舞足蹈,转而又垂头丧气,“唉,可惜王政长的不怎么样,也不知道以后孩子随他还是随我。”路璐笑了起来,她像长辈一样拍拍小牛的头,安慰道:“人家王政长的哪里差了?不缺鼻子不少眼的,两排牙齿也是白刷刷的晶晶亮,那小模样多朴素自然啊,再说了,要那么帅的干吗?长的帅能刷卡吗?”“对呀!长的帅又不能刷卡!”小牛立时又趾高气昂起来,“这么一想,我们家王政还是挺好的,至少保险!”是啊,长得帅不能当卡刷,看样子,狗熊也是有过人之处的吧,否则依着凌嘉的脾性,又怎能会中意他?带着忧郁,含着微笑,路璐转头望向窗外,西天边,凝眸处晚霞掩映,光影变化万千,那一道道淡淡的绿蓝青紫,来回穿梭交叉,织成了一张五彩大网,分不清究竟是网在缚着人,还是人在绕着网。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