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针依然在滴滴答答的响,分针依然在一圈一圈的转,时针依然在一格一格的蹦。路璐与凌嘉,分离已有一个月了,一个月的时间,对整个人生来说很短很短,对相思的人来说,很长很长。凌嘉以为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会将路璐渐渐淡忘,可谁知路璐的笑脸在脑海中却越来越清晰。路璐以为随着岁月的推移,她会将凌嘉慢慢忽略,可谁知凌嘉的背影在心头尖却越来越深刻。茫茫人海,川流过客,于很多很多的人来说,相识不用一秒,相忘却需一生。这天完工后,小牛提议去酒吧玩玩,路璐三人已经与酒吧隔绝好些日子了,一是好点的酒吧消费太贵,差点的酒吧他们又不爱去,毕业工作以来,几个年轻人知道了钱难挣,冤枉钱自是不会轻易去花;二是他们人越大,越是不太喜欢酒吧的嘈杂环境,所以酒吧于他们,与陌生人无异。但这会他们正好也想放松一下,便换好衣服,在小牛的带领下,去了一家比较大的酒吧。晚上9点半,酒吧里正热闹,有饮酒的,有跳舞的,有调情的,人物形形□□,但清一色的几乎都是年轻人。四个人每人手里拿着一瓶啤酒,来回张望,秦浩梅馨看了一会,受不住诱惑,二人齐齐跳入舞池,路璐看着秦浩梅馨的舞蹈,不由伤感,想当年,她和桑榆也是常去酒吧跳舞的啊。路璐问小牛:“这里你常来么?”“还行,有时会和同学一起来玩玩。”“这里消费可不低,一瓶啤酒都好几十。”“放松一下嘛,又不常来,我们去跳舞吧”,小牛拉起路璐,带着调皮的挑衅,问:“你会跳舞吧?”“当然会”,路璐被小牛激了一下,放下啤酒,随着小牛滑入舞池。路璐从小就学舞蹈,以前与桑榆在一起时,两个女孩子还专门学过《雨中曲》里的舞蹈片段,《雨中曲》是她们最喜欢的影片之一,二人常常随着里面的男女主角们一起唱歌,一起跳舞,悠扬的旋律,活泼的舞姿,好不欢乐,想想那时的无忧浪漫岁月,又怎能不叫人心生感叹?虽说自从和桑榆分手后,路璐就没再跳过舞,可底子还是很棒的,随着音乐的节拍,路璐放松身体,舞了起来,相比之下,小牛就差了些,小牛是上了大学之后才开始接触舞蹈,身体远没路璐来的柔韧,她随着路璐的舞步,竟有些跟不上趟。小牛笑道:“真没想到你跳舞这么好。”“呵,我们一起来,你跟着我踩点。”“好。”无巧不成书,正当路璐舞在兴头上的时候,凌嘉和黄蔚然还有吕楠也来到了这家酒吧,三人入座后,吕楠眼尖的看到了路璐,她指着路璐说:“那个女孩子跳舞可真不错,我好像从哪儿见过她,啊,她不是看《菜根谭》的那个女孩么。”吕楠整日在商场上打滚,对人的样貌自然要比一般人多些记性,由于那次在马路上,路璐对吕楠无视的很彻底,所以吕楠对路璐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凌嘉随着吕楠的视线望去,一下愣了神,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路璐,望着身穿短裤吊带一身简易便装打扮的路璐,看着她摇曳的身躯,扬起的长发,还有嘴角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就像一个舞动的精灵,凌嘉的目光定到了她身上,挪不开眼。黄蔚然看到路璐的舞姿,心里掠过一丝嫉妒,年轻就是好啊,连跳个舞都能这么引人注意,她现在可巴不得让自己再回归到20多岁,黄蔚然撇嘴道:“跳的是不错,沾了年轻的光。”凌嘉明白黄蔚然的心理,她笑一笑,说:“我也去跳舞,你们要不要来?”吕楠说:“你先去吧,我等会过去。”凌嘉走入舞池,也随着音乐跳动起来,有意无意的向路璐靠近,不多时,便跳到了路璐身边,路璐转身,看到凌嘉,或明或暗的灯光打在凌嘉的脸上,朦胧又妖冶,路璐愣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身着露肩裙装的凌嘉,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凌嘉一边跳舞一边笑着说:“好久不见了,一起跳吧。”隔了这么多日子不见,路璐初见凌嘉,有些拘束,凌嘉拉住路璐的手,贴到她身上,挑逗一般在她耳边问:“你怕跟我一起跳舞?”“怕?我是被吓大的好不好!”路璐放下拘谨,先撇开小牛,和凌嘉一起跳了起来,小牛见路璐不再理她,直以为是自己跳的不够好,路璐不愿再管她了,自尊心受了不大不小的一个打击,悻悻的走出了舞池。凌嘉的舞蹈也是从小起便学的,她对自己的“舞功”一向很自信,这次与路璐对着跳,竟不分伯仲,不由的再次对路璐刮目相看。路璐凌嘉两人对着跳舞,经过两分钟的彼此适应后,慢慢找到了感觉,热辣的贴面舞里加了些钢管舞及踢踏舞的技巧,脚步你随着我,我追着你,身体不时绕到一起,又藕断丝连的分开,再胸背相贴,配合默契至极。凌嘉的唇角擦过路璐的耳廓,惹来路璐心头一阵砰跳;路璐的双手绕过凌嘉裸露的肩,招来凌嘉心里一片荡漾。发香在鼻端飘过,凌嘉大声问:“你用的什么洗发水?”路璐大声答:“现在用潘婷。”凌嘉笑,路璐也笑,两位风格不同激情四溢舞姿暧昧又飒爽的美丽女人在舞池中央舞的畅快淋漓,一时间竟抢了台上领舞者的风头。两个身段出众的长发美女一起共跳热舞,要远比一男一女来的引人视线,人们不觉的放慢了动作,眼里带着羡慕或嫉妒的神情,来观赏两支奇葩的绽放。直到一曲完毕,人群里响起了口哨和零落的掌声,路璐和凌嘉这才从舞蹈的旋律中回味过来,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中。曲子又响了起来,人们又开始各舞各的,不少人前来与她们搭讪,凌嘉摇头躲过,拉着路璐走出舞池,凌嘉赞道:“没想到你还会跳舞,跳的真不错,快超越我了。”这人不自恋会死啊?路璐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过讲了,跟你可没法比。”“跟谁学的跳舞?”“小时候在少年宫,大点以后跟音乐学院舞蹈系的同学学的,你呢?”“跟你差不多,不过我上大学的时候专门上过舞蹈班,你常来这儿么?”“偶尔吧,不常来,你常来?”“还好,有时会来这里放松放松。”“顺便沾花惹草?”路璐看看四周的男男女女,看似玩笑般的问。凌嘉看似玩笑般的反问:“你算花还是算草?”路璐翻翻眼皮,没了话,心里却升起一股股的甜。“呵”,凌嘉将路璐的表情纳入眼底,阵阵开心,她问:“最近在忙什么?”“还是画墙画,你呢?”凌嘉刚想说话,小牛跑了过来,亲昵的挽住路璐的胳膊,将下巴抵到路璐的肩上,撒娇一样的夸道:“路璐你跳的太好了,你要教我,我认你当师父。”凌嘉看着小牛与路璐的亲密,突然觉得有些刺眼,她想知道这个女孩是谁,也想知道她和路璐是什么关系,于是便问:“这位是?”“小牛”,路璐想了想,又加了两个字:“朋友。”听到朋友二字,凌嘉松了口气,可立时又不愉快的紧张起来,朋友用得着这么亲密么?这会秦浩梅馨也走了过来,见到凌嘉,打过招呼后,对路璐说:“快11点了,明天一大早还要去画画,咱们该回去了。”“嗯,好吧。”路璐看着凌嘉,欲言又止,看到凌嘉额角上的汗珠,路璐很自然的抬手为她抿去,凌嘉感受着路璐的动作,拳头大的心脏一阵乱跳,她凝视着路璐,想从她的眼睛里找到些不一样的东西,可路璐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的突兀,不着痕迹收回了手,低下头,发丝垂落,遮住了眼。路璐复又抬起头,冲凌嘉一笑,说道:“我们该回去了,你明天也要上班吧?不要玩的太晚。”“嗯,路上小心些。”“呵,拜拜。”“拜拜。”二人挥手再见,不约而同的想,此次再见之后,何时会再次相见?黄蔚然和吕楠走到凌嘉身边,吕楠疑惑的问:“你认识那个女孩子?”“是啊。”黄蔚然问:“她是做什么的?”“墙画,和她同学一起有一个小工作室,以前也在我们公司做了三个月的墙画。”“个体户啊”,黄蔚然似是很了然。凌嘉看了黄蔚然一眼,没再说话。吕楠问:“那女孩叫什么?”“叫路璐”,凌嘉想到路璐临走前嘱咐她要早些回去,便对黄蔚然和吕楠说:“蔚然,楠楠,你们先玩着,我得赶快回去了,明天上班得早点去,不能玩的太晚。”黄蔚然不满道:“才来了这么一会就走啊。”“你们今天的消费算我账上,就这样了,走了啊。”凌嘉冲二位朋友抛个媚眼,转身翩然离去。回到家,凌嘉走入浴室,脱下衣衫,望着浴缸上方的壁架上,那一排整齐的洗发水,几乎未经犹豫,随手拿下了潘婷。凌嘉一边冲着澡,一边想着今晚与路璐的共舞,心情格外愉悦。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