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吻,吻的缠绵,吻的悠长,路璐和凌嘉都深陷在这个吻里,不能自拔,也不想自拔。雨滴拍打着地面,嘀嘀嗒嗒的响,雨滴落入水洼,冒起水泡,又被随之而来的雨点打撒,裂成碎片,与水融和。“你想过我么?”凌嘉稍稍离开,轻声问着,眼神带着迷离。“想过,你呢?”“我也想过。”只是想过,无关爱。路璐伸手描绘着凌嘉的唇线,小声说:“我只吻过两个人,你和桑榆,两个女人,凌嘉,好奇之后,不要再好奇了。”是好奇么?凌嘉直起身,望着洞外黑黑的天,低声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路璐,我们做朋友吧,好朋友。”路璐了然一笑,带些苦涩,说道:“你有你的世界,我有我的天地,互不相干的我们,做不成朋友的,再说,我的存在,也一定会给你带去困扰。”凌嘉长这么大,都是人家求着她做朋友,她第一次想跟别人做朋友却被拒绝,这让她如何甘心?她有些任性的说:“我说我们做朋友,就要做朋友,你哪来那么多废话!”路璐来了气,她一心为凌嘉着想,凌嘉却不识抬举,她气鼓鼓的说:“你见过谁家朋友没事就亲着玩啊!”“我家朋友就能亲着玩!”凌嘉一赌气,又冲着路璐的嘴亲了下去。路璐无奈了,她无话可说了,转而又被凌嘉的吻冲的头昏脑涨,为了不让自己沉沦,她努力控制住情绪,违心的推开凌嘉,说:“好吧好吧,我们做朋友,但不能这么亲下去了,我是没事,一个人无牵无挂的,你可还有狗熊呢。”这个当口提到狗熊向云天,无疑等于给凌嘉泼了一头冷水,凌嘉也感到不可思议,一向做事十拿九稳的自己,刚才怎么会那么冲动。凌嘉心情很郁闷,她拿过路璐的包,从里面找出香烟和打火机,点燃,深深吸一口,缓缓吐出来,不多时,薄荷清香溢满了整个山洞。路璐惊讶的看着凌嘉,问:“你也吸烟?”“偶尔吸。”学我说话,路璐撇嘴,瞄瞄凌嘉,说:“吸烟对身体不好,以后少吸点。”“是啊”,凌嘉话里有话的说:“烟这东西,明知道对身体不好,可有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吸一支,你不也是一样么?”是吧,有些人吸烟,就如同有些人对待感情,明知道可能是飞蛾扑火,可还是忍不住去扑一扑。路璐笑笑,问:“你平时吸什么牌子的烟?”“我吸的烟不多,也吸不出好坏,但牌子有些杂,像是Sobranie,More,Davidoff,都有,起初觉得烟盒漂亮便将它们买来,工作压力大或心情不好时才会吸一根,你呢?”“呵,以前是ESSE,后来一直只吸一个牌子,520。”“为什么不再吸ESSE?”“讨厌韩国而已。”“从什么时候开始吸烟的?说说你的烟史吧。”“高中,那时在考前班画画,常常通宵,我想考央美,要和几乎全国的绘画高手去竞争,有多少人考了四五年都考不上,压力可想而知,从那时起我开始吸的烟,一开始是男士烟,可味道太大,不喜欢,买了一盒吸了两口呛得半死,想也没想就把它们扔掉了,后来有位央美附中的同学递给我一支ESSE,绿色的,薄荷味,我从那时起开始了烟史,上大学以后对韩国越来越厌恶,便换了牌子,一直到现在,从没换过,你呢?怎么开始吸烟的?”“是和初恋分手以后的事了,那时在咖啡厅,看到一个美丽的中年女人独自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手里夹着一根细细长长的烟,很漂亮,也很孤独,我突然想原来烟是这么像我,它就那么安静的等在那里,等着懂它的人去将它点燃,让它绽放。呵,520……”凌嘉拿起树枝,在地上画着圈,“是你认识桑榆后才开始吸的吧?”“嗯”,路璐低头,小声说道:“你吸烟可能只为一时好奇或抒发郁结,烟的味道于你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事,我却是习惯了一种烟,习惯了一种味道,从没想过要去换别的牌子,你看我们还是不一样的。”凌嘉望着袅袅上升的烟雾,沉默,过会儿,她问:“你能戒掉么?”“我没烟瘾,想戒的话自是能戒掉,但你必须戒掉。”“为什么?”路璐若有所思的看着凌嘉,说:“在你习惯一种烟的味道之前戒掉,要比习惯之后容易的多,凌嘉,别玩火。”路璐低头沉思,别玩火,至少,别对着我玩火,我的心里已经有了你的存在,不想再陷入,也不想再心伤,真的陪你玩不起。路璐拿过凌嘉手里还剩的半只香烟,掐灭,又往火堆里添些柴,对凌嘉说:“半夜了,你眯一会吧,等天一亮,我们就下山。”“嗯。”凌嘉靠着路璐,心情复杂的合上眼睛,路璐也着实累了,她靠着凌嘉,也合上了眼睛。两人在山洞里相互依偎着入睡,不多时,雨停了,星星冒出来,点缀着蓝色天幕,多么祥和的夜晚。清晨五点,天已经亮了。路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揉一揉,看到身边的凌嘉还在沉沉睡着,那睡颜,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让路璐移不开眼。路璐轻轻推一推凌嘉,说:“凌嘉,醒醒,雨停了,可以回去了。”凌嘉朦朦胧胧的张开眼睛,看着路璐清秀的脸越来越清晰,竟毫无由来的有了一种幸福感,她含含糊糊的说:“能看到你真好。”路璐心神一荡,不能自控的心跳,她圈住凌嘉,轻轻说:“若还困,就再睡一会吧。”“嗯”,凌嘉在路璐怀里蹭一蹭,听着路璐的心跳,却没了睡意,可还是合了眼,只是贪恋这一刻的温柔,那一方的柔软。一个小时后,路璐拍拍凌嘉,说:“我们该走了。”“好吧”,凌嘉站起身,整理一下衣服,说:“有生以来我第一这么过夜。”“呵,我也是,走吧。”两人相互扶持着下山,清晨的山景是迷人的,山路连绵不断,阳光透过淡淡的朝霞洒落在葱翠的草地上,远处奇峰突兀,怪石嶙峋,凌嘉突然就想在这里过一辈子,不再理会世俗纷扰,不再提防明枪暗箭。下山后已经快7点了,卖早餐的小贩们早已开始了忙碌,路璐饿的肚子直叫,见到早餐点,二话不说拉着凌嘉跑了过去。路璐要了两份豆腐脑和两块钱的油条,找个位子坐下来,回头见凌嘉还一直站着,便问:“你怎么不坐?”“这里……”凌嘉看着油腻腻的桌凳,有洁癖的她实在坐不下去。路璐会意,拿张画纸铺到凳子上,说:“坐吧。”凌嘉这才坐下,看看盛着豆腐脑的碗还有一个豁口,怎么也吃不下去。路璐见她不吃饭,皱眉,问:“你不饿?”“饿,可……这饭怎么吃啊?这碗被多少人用过啊?”这个女人可真是要命,路璐不耐,“要饭吃还嫌饭凉,你怎么这么多臭毛病。”凌嘉见路璐不耐烦,也耍起了小脾气,“我乐意!你管着啊!”“好好好,我管不着,你乐意饿着你就饿着吧”,饿死你算了!路璐在心里又补了一句。路璐不再管凌嘉,自顾自的吃早饭,凌嘉本来就饿,现在又见路璐吃的这么香,更饿了,她点点路璐的胳膊,说:“把你那份豆腐脑给我。”“干吗?”“我觉得你那份干净不行啊!”路璐真想端起碗来扣到她头上,可打碎了碗还要赔钱,不合算,忍一忍,就把自己那份推给了她,再拿过凌嘉那份,继续吃。凌嘉不喜欢吃油条,这个早上,她只吃了路璐的小半份豆腐脑,路璐知道她有洁癖,可没想到她竟洁癖到宁可饿着也不吃饭的地步,抬头看看远处正有家麦当劳,心下便有了打算,她对凌嘉说:“你在这等着。”说完,路璐拔腿就跑了,凌嘉心里有些慌,路璐这是干什么去了?昨天出门的时候她只拿了一张卡,浑身上下没带一分钱,等会要付账了她可怎么办?等了好一会,路璐才提着一个纸袋从远处跑过来,她从袋子里拿出从麦当劳买来的吉士蛋堡和咖啡,说:“吃吧。”凌嘉讶异,问:“你刚才是给我买这个去了?”路璐没好气的说:“总不能饿死你吧!”凌嘉心里感动,却并不表现出来,只说:“没想到你还有做保姆的潜质。”路璐白她一眼,懒得搭话,摸过油条继续吃,凌嘉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把路璐买来的早餐都吃光了。于是这个早晨,卖早餐的小贩们见到如此怪异的一幕:两个漂亮的女孩,一个吃油条豆腐脑,一个吃汉堡咖啡,真是融会贯通中西结合世界大同啊!吃完早餐后,凌嘉找到车子,打开车门让路璐上去。路璐看着这辆崭新的车子,一下撑圆了眼,凌嘉的车子不是奔驰小跑么?怎么又成捷豹XJ了?她问凌嘉:“你新买的车啊?”“不是,我可没奢侈到随便买车的地步”,凌嘉提一口气,侧头看看路璐,见她眼里除了惊讶,并无其他表情,不知怎的心就安稳下来,“这车本来是我叔叔的,买来后他开了两天,觉得太招摇,也不太喜欢这个车型,见我还感兴趣,便送我了。”“你叔叔真阔气,他是大老板吧?”“不是,小小的公务员而已。”路璐低头算计,凌嘉他叔是个“小小的”公务员,可人家送辆车送的眼都不眨,他得贪多少才能送车送的这么大方?可怜我们这些纳税人,都把钱送到狗肚子里了,啊,凌嘉,你开的这辆车,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啊!许是疲惫的缘故,两人都有些无精打采,路璐嘱咐凌嘉:“你开车的时候眼睛瞪大点,千万别走神,你手里可握着两条命呢。”说罢,路璐打个哈欠,脑袋靠着座位就睡了过去。自己送她回家,非但讨不着好,还让人家担心生命问题,这是什么人啊!凌嘉瞪着睡的像猪一样的路璐,直想踢她,忍一忍,强打精神,开车上路。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