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路璐被闹钟吵醒,洗刷后,在楼下的早餐点要了一杯豆浆和一个蛋饼,一边吃一边向凌嘉家里走去。清晨的空气总是格外新鲜的,路璐贪婪的呼吸着,她抬眼笑看淡红色的朝阳与茂盛的绿色枝叶,只觉格外舒畅,整个人在阳光的笼罩下显得生机勃勃,迈出的步子也透露着愉悦。路璐来到凌嘉的家时,凌嘉刚起床不久,正准备吃早餐,见到路璐,便问:“你吃早饭了么?”“吃过了,你等会还要上班么?”“是啊,怎么了?”“我一个人在你家里,你不怕我偷你东西啊?”“你有本事尽管偷,我不怕。”路璐挠挠脸,这会她倒真想当个大盗,把凌嘉家里值钱的东西都给偷出去卖了,这样一来,养老金可就大大的有着落了。凌嘉吃完早饭,整理好妆容,对路璐说:“我晚上再回来,中午你别总吃面包,我帮你叫了外卖,到时会送过来。”路璐心里一暖,说:“谢谢了,嗯……我给你饭钱。”“不用了!到时从你薪水里扣就好!”凌嘉说完摔门就走,脸拉的老长,真没想到路璐连饭钱也要跟她算得这么清,太混账了!凌嘉走后,路璐小心的把客厅里的东西都往里挪,再拿出纸铺到地上,开始画画。一天无语。凌嘉下班后,有些心急的往回赶,她想见到路璐,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她还在不在。等回去了,发现路璐还在,凌嘉松了口气,她见路璐正在画画,也不打扰,只拿出杂志,随便坐在沙发上随意翻看。路璐转身时,看到了凌嘉,她问:“什么时候回来的?”“刚刚不久。”“工作很累吧?”“还好吧,你累不累?”“还好。”凌嘉觉得路璐和她的一问一答,就像两口子在过日子,心里有丝别扭的愉快。路璐看看天色,说:“今天就到这吧,我明天再过来。”凌嘉看路璐一眼,说:“别走了,今晚就住我这里吧。”“这……不好吧。”“没什么不好,走吧,跟我去买菜,回来做饭。”“你会做饭?”“小瞧人!”路璐陪着凌嘉在超市里买了不少菜,路璐问:“你买这么多菜干吗?吃的了么?”“明天周末休息,这是两天的菜。”从超市回来,路璐帮着凌嘉做饭,凌嘉问:“你也会做饭的吧?”“是啊,只是不常做。”“呵,我也是,很少用厨房。”凌嘉的厨艺确是不错的,她一向喜欢追求完美,所以做出的菜,也一定要色香味俱全,路璐看着凌嘉刚做好的那盘散发着浓郁香味的酸甜茄汁虾,忍不住的想先一尝为快,但看看还在忙碌的凌嘉,又觉得不好意思,只能先按下食欲,等凌嘉一起吃。不到一个小时的工夫,凌嘉做好了三菜一汤,把饭菜端上餐桌,两人一起享用。路璐把每样菜都仔细尝了尝,赞道:“你做的……比我差不到哪里去啊!”凌嘉白眼大翻,她也不指望能从路璐嘴里听到什么好话,只说:“好吃就多吃点,你看你瘦的,快没人形了。”“哪有这么恐怖?我不该瘦的地方一点都不瘦好吧,咦,你该不是嫉妒我比你苗条吧?”“我嫉妒你?你身材能有我好吗?你还是哪凉快哪呆着去吧。”路璐无赖道:“你这儿凉快,我呆你这儿。”凌嘉无语,心里却发甜,她扫眼路璐,说:“这么多饭也堵不住你的嘴,要命。”路璐嘿嘿笑了一声,又玩笑道:“这个饭钱也在我薪水里扣吧。”凌嘉一听,脸一下绿了,路璐见状竟有些害怕,她本是一句玩笑,怎会惹来凌嘉这么大反应?真是好无辜啊,女人果然都是敏感动物。路璐吱吱呜呜的说:“我看……我等会还是回去吧,这里也没换洗的衣服……”“你穿我的就好!”路璐心里清楚,她和凌嘉的暧昧已经升级到了一个突破点,彼此都极为敏感,即使是无心的一句话,也容易让对方反复琢磨半天,这样似明不明,似是而非的关系,她和桑榆交往时,曾经经历过,她相信凌嘉也一定曾经经历过。两人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吃着饭,找些不着边际的话题聊着天,吃完后凌嘉找出她的睡衣递给路璐,又打开客房的门,说:“你今晚睡这里吧,里面有浴室,忙了一天,快去冲个澡吧。”凌嘉说完后不再看路璐一眼,直接回了自己卧室,她本来是想让路璐和自己睡一间房,好好聊聊天的,但路璐那句“这个饭钱也在我薪水里扣吧”,却凉了凌嘉本是热乎乎的心,她看的出来路璐对自己有感觉,她也看的出来路璐正在极力克制这种感觉,她只是不想让路璐难做,凌嘉有些赌气的想,既然路璐想与自己维持距离,那就随她的意好了。凌嘉也很明白,她现在等于是在玩火,一不小心就可能会把自己烧的粉身碎骨,可她舍不得将这把火灭掉,等平静下来,凌嘉想,就让我任性一回吧,只这一回,待路璐将墙画绘完,一定要将这把火熄灭。路璐冲完澡后躺在床上,没有头绪的胡思乱想,不多时便睡了过去。周末的时候,凌嘉没有出门,把手机也关了机,在家陪着路璐画画,好奇心一上来,也学着路璐的样子在墙上涂几笔,路璐也有耐心的手把手教她该怎么画,两人的手握到一起,同样的心悸缓缓升起,却同样的去忽略它的存在。客厅里的竹子画完了,再去卧室画兰花,凌嘉和路璐一起把床移开,帮她把工具拿过来,再站在床边,看路璐画画,不时过去捣捣乱,趁路璐不注意,弄点颜色沾到她的鼻尖,路璐发现后,会不甘心的拿起画笔再往她脸上涂颜色,两人这样你追我跑的嬉闹着,不知不觉中,墙画完工了。两人一起把床恢复原位,路璐收拾好东西,沉量一会,才说:“我该走了。”凌嘉凝视路璐良久,方才点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说:“这是你的薪水。”路璐想接过来,凌嘉却缩回了手,把信封放到床头,说:“又到晚饭时间了,吃了饭再走吧。”“好吧,这两天一直是你做饭,这次,我来吧。”路璐答应的很痛快,她想,这或许是两人最后一次吃晚饭了吧?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路璐暗自叹息一声,复又打起精神。罢了,最后就最后吧,明明就没什么的,不是么?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