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走到厨房,系上围裙,带着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心情认真做饭。凌嘉站在门口,望着路璐的窈窕身姿,突然想拥她入怀。想到了,便做了。凌嘉走到路璐身后,贴到她的背上,环住了她的腰,路璐一震,正切菜的手停了下来,她低着头,一言不发。不知过了多久,路璐转过身,抚着凌嘉的脸,小声说:“凌嘉,我们做不了情人,也做不了朋友。”“我知道。”路璐还想说什么,却被凌嘉失落的眼神给逼了回去,路璐感到心疼,心疼着凌嘉,也心疼着自己,放纵一次吧,只这一次。路璐寻到凌嘉的唇,轻轻吻上去,凌嘉尝到熟悉的味道,片刻清醒后,深深迷陷。微月透帘栊,萤光度碧空。不知是何时来到的卧室,不知是何时褪去的衣服,更不知两具同样妖娆的身躯是何时缠绕在一起。如云秀发瀑布般披散下来,分不清你我。凌嘉洁白无暇的肌肤在情欲的催化下,透出了微微淡红,在室内柔和灯光的辉映下,恰如绸缎一样细滑。“凌嘉,女人间的爱,是场持久战,我教你”,路璐贴着凌嘉的身体,一遍遍的亲吻着,抚摸着,爱不释手。凌嘉只觉浑身就像着了火,那火焰,愈烧愈旺,于久久未经床事的她来说,着实是种难耐且诱人的折磨。凌嘉那对挺拔健美的□□,随着身子的挪动而微微颤动,路璐低头,含住,舌尖一点一戳的绕着弧,凌嘉的轻吟顺势而出,仿若天籁。感觉出凌嘉已进入状态,路璐张开眼,含糊说着:“这是攻坚战。”戏调初微拒,柔情已暗通。凌嘉羞红了脸,身体却随着路璐的话越发有了强烈反应。清沁的甘甜,让路璐欲罢不能,反复徘徊,流连忘返,指尖却顺着曲线往下滑去,路璐咬住凌嘉的耳垂,挑逗道:“这是运动战。”你不说我也知道这是运动战,有必要说出来么?混蛋!凌嘉紧紧闭上了眼。路璐的手指滑到那湿漉漉,灼灼热的清澈沼泽里,反复撩拨,“这是阵地战。”感受到凌嘉的热切,路璐停了下来,沙哑的问:“想要么?”这个时候你还问我想不想,找揍是不是!凌嘉星眸半睁半闭,软软的握起拳,捶了路璐的肩膀一下,路璐笑,低下头,找到那颗隐藏在芬芳森林里的红色果实,轻轻噬咬,“这是消耗战。”凌嘉被刺激的弓起了身子,她不喜床事,而不喜床事的人,在这事上,往往一向是保守的,那地方,她从没被谁看过,吻过,凌嘉抓着路璐的头发,欲拒还迎,迎而又拒,矛盾不已。路璐俯起身,吻住凌嘉的唇,呢喃低语:“这是你的味道,爱的味道。”路璐眼睛里的火苗倒影着凌嘉微睁的瞳孔,她不再说话,指在凌嘉的体内翻江倒海,凌嘉紧紧抱着路璐,再也无法思考。黏在路璐背上的汗珠,一闪一闪地,折出了莹润的光,那光,照亮了凌嘉的根根神经,引领着她攀上了一座她从未去过的山巅。山巅上有风,有云,绕在一起,不可抑制的,风随云飘摆,云随风起伏。直到一声绵长的娇吟过后,两人才安静下来。留连时有限,缱绻意难终。路璐吻着凌嘉的唇,一下又一下,她笑着问:“还好奇么?”凌嘉无力回答,她多久没有做过这么激烈又悠长的运动了?她真的太累了,在路璐的亲吻下合上了眼。路璐看着凌嘉,一阵阵的发呆,不知不觉中,也睡着了。恍惚中,路璐感到有人在吻自己,她睁开眼,看到了凌嘉的脸,凌嘉别有他意的笑着说:“我的好奇够了,可我现在很好奇你。”“你不累?”“刚刚休息过了!”“你会吗?”“刚刚你教过了!”“你……”“你闭嘴!”路璐乖乖的闭嘴,顺便闭眼,任凌嘉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路璐的身体如同汉白玉雕成的艺术品,巧夺天工,在昏暗的灯光的映射下散发着朦胧的玉色光泽,凌嘉看的痴了,竟忘了手上的动作。路璐见凌嘉久久没动静,睁开眼来,看到凌嘉的模样,噗嗤笑了出来,“你若不会,不用勉强。”“谁说我不会?”凌嘉第一次要取悦女人,着实一点经验也没有,只能学着路璐的样子,埋在她的胸口,左咬右咬,心里还在想,这两团东西,自己也是有的,可怎么总觉得路璐的要好玩许多?看那俏生生的一点红,真想一口咬下来吃掉啊!路璐被她咬的发痒,又一阵阵的轻笑,凌嘉不满的瞪她,怒喝:“不许笑!”路璐反倒笑的更大声了,凌嘉很气恼,气恼的凌嘉分开路璐的腿,张嘴便向那方迤逦花园冲去,路璐下腹一阵抽搐,这下,她再也笑不出来了。凌嘉得意的抬头,笑道:“这是闪电战。”“你学的真快”,路璐作茧自缚,羞赧道:“别说话。”“不”,凌嘉复又低头,鼻尖蹭过悠悠草地,舌尖滑过湿热温泉,在柔嫩的沟壑边跳来跳去,凌嘉坏笑道:“这是游击战。”路璐紧紧的闭上眼睛,仅存的一点意识提醒着自己:自作孽,不可活!有洁癖的凌嘉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在那种地方乐不思蜀,她含一口春天的凝露,吻住路璐的唇,重复着路璐刚刚说过的话:“这是你的味道,爱的味道。”凌嘉的指,寻到生命的起源,探了进去,她微微弯起身,咬着路璐的脖颈,哑声道:“这是歼灭战。”路璐拥住凌嘉,深深的回吻,这一刻,让我们抛弃一切,这一刻,让我们一起放纵吧。被你歼灭,我情愿。激情过后的两个人儿,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凌嘉一改完事后立刻去洗澡的习惯,慵懒的把玩路璐的头发。“你发质真好”,凌嘉难得的夸赞路璐。“你的也不错”,路璐难得的回夸凌嘉。“我的没你长。”“已经不短了。”“只是刚过肩。”“刚过肩最美。”“这话真虚伪。”“观音要哭了。”“观音哭什么?”“哭你说虚伪。”两人不约而同的抱在一起放声大笑,笑过后,路璐问:“我饿了,你饿了么?”“也饿了”,凌嘉翻身从床头柜子里拿出一盒蛋黄派,说:“先吃点这个吧。”“嗯。”两人半倚在床上,肩抵着肩,腿绕着腿,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吃着东西,不时轻轻亲吻,嬉笑,就像两只恩爱至极的戏水鸳鸯。凌嘉小声说:“女人和女人,你是我的第一次。”路璐犹豫了好一会,问:“你和几个男人……有过关系?”“两个,初恋,还有向云天,你很在意?”“嗯……不会”,路璐想说过去的就过去了,我更在意你的以后,可思量再三,终是没能说出口,路璐自嘲,**,我有什么资格说?“呵,你和几个女人有过关系?”“两个,你和桑榆,你在意?”“不在意吧……”凌嘉想说以后除了我,你不许再跟别人亲热,可张了张嘴,终是没能说出来,凌嘉苦笑,**,我以什么身份说?带着点点忧伤的沉默开始环绕着两人,路璐不喜欢这种沉默,她想调节气氛,便趴到凌嘉身上,孩子一般的问:“凌嘉,我和他们,你的男友,谁好?”凌嘉脸上发烧,嗔道:“你问这话怎么不带脸红的?”“问问而已嘛,跟男人我又没经验。”凌嘉眯起眼,问:“你想要这种经验?”“不想”,路璐舔舔凌嘉的鼻头,嘟着嘴,说:“跟男人做朋友还可以,做情人的话,对我来说是接受不了的,总觉得他们那地方……丑丑的吧……”凌嘉笑了起来,想到那天老丁说过的路璐的趣事,她问:“那你在大一画人体的时候,怎么还能把人家那里画的惟妙惟肖?”“那只是图一时好玩嘛”,路璐孩童一般挠挠头,说:“你知道吧,从小到大,我画过很多人体,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每次画男模特的时候,模特一般会穿着内裤遮住那里,但也有例外,不同的老师有不同的要求,比如丁老就要求男模特要全裸,身材好点的还可以,要是运气不佳,碰个身材坏的,啊!我天呐……简直就是折磨人嘛!”路璐夸张的表情又惹来凌嘉一阵笑,她问:“那你画女模特就不感觉被折磨了?”“女人不一样的,不管身材好坏,总会给人一种欲遮还掩的含蓄美,男的就不行了,太醒目了!那时我每次画到他们那里,总没画女体画起来顺手,反正,我从没想过要跟男人怎样怎样就是了。”“呵”,路璐的话,让凌嘉安下了心,她坐起来,认真回答路璐刚刚的问题:“你好,别的女人感受如何我不知道,至少我觉得,是你好。”路璐得到满意答案,很是高兴,刚要说些什么,“咣咣”的砸门声响了起来。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