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嘉皱眉,这么晚了,会是谁来?她穿上睡袍,走到门口,还没等看看是谁,向云天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凌嘉,开门,我……我醉了。”路璐也穿好衣服跟了出来,凌嘉尴尬的看着路璐,说:“是……云天。”路璐按下心中的难过,了然的点头,“我也该走了。”“你不要走,先去卧室等我,我有话对你说。”“好吧。”路璐黯然的回到卧室,关上了门,她不想看到向云天,这会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小三,尽管她现在的处境与小三确有异曲同工之妙,但路璐不想承认。凌嘉打开门,带着一身酒味的向云天跌跌撞撞的走进来,坐到沙发上,醉醺醺的说:“凌嘉……我想你了……咱们有些日子没见过了吧?你从不去找我……我也没你家钥匙……你说……你倒说……咱俩这是搞对象么?”“你今天和谁喝酒去了?”“和朋友,朋友快结婚了……请客,本来想让你一起去……你一直关机……你这两天,干吗去了……急死我了”,向云天打个酒嗝,继续说:“咱们俩……什么时候办婚事?”路璐在卧室听到向云天提到婚事,心里一抖,颓然的顺着墙壁滑了下来,婚事么?总是要结婚的吧?凌嘉乍听向云天提起婚事,心里也是一颤,婚事这东西,她可是还从没怎么想过的,她说:“这事再说吧,你今晚喝多了,快回去吧。”“不,我不回去,我今晚住你这,咱们有阵子没亲热了吧……一天两天我能忍,一个月两个月我也能忍,可这都快半年了……我知道你不想……可我想啊!”向云天摇晃着站起来,伸手就想抱凌嘉,凌嘉轻巧的闪过,向云天倒也并不固执,只一边脱T恤一边往卧室里走,推开门,也没看到路璐,直挺挺的就往床上坐。路璐第一次见到向云天的真面目,不由仔细的瞅了一瞅,跟照片里的不太一样,这人的模样还是能勉强打个及格的,不过,还是很熊似。路璐看着向云天坐在她刚刚和凌嘉缠绵过的床上,百种滋味涌向心头,向云天这才发现她,问:“你……你谁啊?”“她是我朋友,你今晚喝多了”,凌嘉知道跟酒醉后的向云天没法交谈,她用力拽起向云天,“你去客房睡。”朋友么?路璐苦涩的笑,或许,连朋友都算不上的吧?向云天被凌嘉拖到客房,喝了太多酒的他倒在床上便睡了,凌嘉心里也存有对向云天的愧疚,帮他盖上被子后才离开。回到卧室,凌嘉看看时间,凌晨两点半,她对路璐说:“今晚别回去了。”“你不是有话对我说么?”“我现在很乱,陪我睡会,行么?”路璐点头,环着凌嘉躺在床上,路璐知道,她喜欢凌嘉,或许从第一个吻开始,就喜欢上了,可她不想拉凌嘉下水,自从跟桑榆分手后,她对LES这条路根本一点信心也没有,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孤独终老的打算。她也知道,凌嘉现在既矛盾又困惑还有内疚,放纵过后,自己是该收敛好心神,规规矩矩做人了。凌嘉靠着路璐,心里苦恼,她知道她和向云天是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她对向云天已经没了感觉,是到分手的时候了,她不会在感情上为难自己,可她也知道,LES这条路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走,看看同学周静迫于压力结了婚,再看看路璐和桑榆当年爱的轰轰烈烈也以分手收场,她和路璐能行么?再问自己爱路璐么?凌嘉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喜欢路璐,喜欢看到路璐,喜欢和路璐说话,哪怕斗嘴也是件开心的事,可爱她么?凌嘉迷惑了。凌嘉抱紧路璐,不想失去她,可又一时不知该怎么办,真的很讨厌这种无法掌控的情绪啊。路璐似是察觉到凌嘉的苦恼,她拍着凌嘉的背,说:“别想太多了,睡吧,一觉醒来,你会发现不过是梦一场,睡吧,别为难自己。”路璐的话似乎有安眠的效果,凌嘉在反复的苦恼中,慢慢睡去。待凌嘉睡熟后,路璐抚平她还在皱着的眉,在她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看到床头的那个信封,拿起来,看一看,厚厚的一打,应该是一万元整,或许更多,路璐笑一笑,掏出彩笔,在信封上画下一女孩的个阳光笑脸,写下三个飘逸的字:祝福你,再把它放到凌嘉枕边,凝视一会那张睡颜,蜻蜓点水般亲吻一下她的唇,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凌嘉醒来后,摸着旁边凉凉的枕头,知道路璐已经走了。她拿起那个信封,沉甸甸的重量压疼了她的胳膊。很久以来,早已忘记哭为何物的凌嘉,看着信封上的笑脸,泪如雨下。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