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云天对凌嘉是有爱的,有爱的他不会随着凌嘉一句分手就放手,何况他觉得,男人偶尔的出轨是可以原谅的,放眼全球,有几个男人没动过花花肠子?杨过那样的,只会在小说里才有,孰不见一手把杨过创造出来的金庸大人,也是离过两三次婚的绝世大侠?从一而终,是男人们的梦想;朝秦暮楚,是男人们的现实。而现实中的男人们,又伤过多少女人的心?在面对一段感情时,男人与女人比起来,在死心塌地守身如玉的程度上,终是太弱了些。向云天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了,至少他心里真爱的,只有凌嘉一个,他又像初识凌嘉那样,对凌嘉发起了猛烈追求,凌嘉对这种追求早已见怪不怪,不管向云天如何悔过,她都无动于衷。凌嘉想她和向云天是一点可能也没有了,且不说她心里已经有了路璐的影子,只说向云天在外乱**这事,一想起来就让她觉得恶心,好马不吃回头草,凌嘉做的很决绝。现在的向云天已经不足以对凌嘉造成困扰,但路璐却时常让凌嘉哀叹,凌嘉与初恋分手时没哭过,与向云天分手时也没哭过,可她看着路璐在信封上画下的一个阳光笑脸却哭的伤痛不已,凌嘉明白,路璐在她心里的份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前两任男友。这是爱么?若是爱,为何总在想起她的时候带着犹豫?若是不爱,为何又总在想起她的时候带着心疼?凌嘉从没与女人交往过,她需要时间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再强的女人也总是希望能有个家,有个真正能懂自己爱自己的人陪在身边,凌嘉已经是年近而立了,她不像吕楠那样能玩能疯,岁月催人老,她不会浪费感情,也更耗不起那些青春少年才会有的兜兜转转,所以她现在需要借助时间来弄明白,她对路璐究竟是何种心理,若是不爱,即使再舍不得,她也会即刻放手,若是爱,即使再难,她也不会放过。凌嘉为了测试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女人,她开始把视线往漂亮女人身上放,很可惜,除了觉得她们长得漂亮,实在没什么感觉,凌嘉开始为自己做了总结:除了路璐,我对其他女人没感觉,还算正常。立秋之后,气温渐渐回降,天气越来越凉了。凌嘉和向云天已经分手一个月了,这一个月里,她没和路璐联系过一次,她常常想起路璐,在公司她常看着墙上的梅花发呆,在家里她常看着卧室的兰花出神,她想路璐的笑,想路璐的脸,想路璐的一切,可依然不太清楚是否该去找路璐,两个女人的路有多难走,明眼人都会知晓,两个人的感情,在伊始总是甜腻似蜜,但随着时间的深入会慢慢变平变淡,凌嘉在这三十天里,肯定了自己对路璐有爱,但不敢肯定自己是否真的能和路璐在这条漫漫人生路上走下去。凌嘉对向云天拒绝的决然,向云天这位仁兄,对凌嘉追求的也决然,这段时间凌嘉本来情绪就低落,被向云天一闹,更是烦上加烦。这天向云天又来找凌嘉,凌嘉瞥他一眼,拉着他去了超市,买了一斤萝卜,放到向云天跟前,问:“你能把它们都吃下去么?”向云天不明白凌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看着萝卜很为难,勉强拿起一根,咬一口,马上想吐出来,可守着凌嘉,又不好吐,只能皱着眉头闭着眼努力咽下去,他把萝卜放下,献着笑,说:“这个东西……真不容易吃。”凌嘉挑眉而笑,“可有人一吃就吃了三个月,你能做到么?云天,做朋友,我欢迎,若你还有非份之想,到时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向云天不是傻瓜,他明白了凌嘉让他吃萝卜的意思,那意思就是你快死心吧,你连根萝卜都吃不下去,我还怎么指望你日后能忍受和尚生活?同时向云天也能从凌嘉的话里听出来,凌嘉心里又有人了,而且这个人还为她吃过三个月的萝卜,可追女人用得着吃萝卜吗?向云天很后悔,他刚才干嘛不拼拼命使劲将萝卜吃下去?这么好的悔过机会就被自己错过,真是该遭雷劈啊!向云天也很纳闷,那人是为了吸引凌嘉的注意力才吃的萝卜吧?追女人的方法何止千万种,也真亏他能想的出这种损招,干吃萝卜,简直就是自虐啊!但向云天对自己一向是很自信的,只要你还没结婚,心里有人就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大家公平竞争嘛,这年头狼多肉少,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满大街的光棍来回晃着觅食,好不容易碰到心仪的对象,怎能说放就放?只是追求策略似乎要改一下了。那天以后,向云天来找凌嘉的次数少了,但嘘寒问暖的电话多了,凌嘉接到电话,也只是像对待普通朋友那样对他,凌嘉想,现在让向云天罢手,显然是不可能的,但人也多是熬不过时间的,一天天的下去,向云天自会知难而退。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凌嘉的工作也随着收获了不少成果,这一时期,她的应酬又季节性的多了起来,这个会议那个嘉奖的,使得凌嘉每隔上几天就要跑这飞那,像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围着各大城市来回转。忙碌中的凌嘉也难免时刻想起路璐,她很郁闷为什么路璐就能这么绝情,滚蛋以后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也没有,难道她就真的不想自己?凌嘉不信,她对自己的魅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远在上海的这个晚上,凌嘉忙完应酬后,想散散心,便独自一人在马路上游荡,繁华的街头车水马龙,来自五湖四海,操着不同口音的人们从凌嘉身边掠过,高的矮的,美的丑的,老的少的,比肩叠踵,形形□□。凌嘉冷眼望着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路人,偌大的城市,偌大的人群,竟没有一个能入她的眼,进她的心。如果路璐在的话,看到这些衣袖相接,足迹相叠的人们,她一定又得发出点什么感言来吧?凌嘉想到路璐,想到那次与路璐一起逛夜市时,路璐对她说“要一直这么笑才好啊”,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少了冷然,多了亲切,见惯了冷漠的行人,见了唇角溢着暖的她,也忍不住频频回首,一再相望。凌嘉突然发现,每当她想到路璐的时候,总觉寂寞,这种感觉是凌嘉陌生的。寂寞不同于孤独,往往,孤独是一个人的事,寂寞却要牵扯到其他人。有歌曲飘来,歌词里唱着,不是因为寂寞才想你,只是因为想你才寂寞,当泪落下的时候,所有风景都沉默。凌嘉停了脚,认真听着,直到歌曲重播,她听完第一段后,倏地豁然开朗起来。那歌里的第一段唱的是,相遇在人海,聚散在重逢之外,醒来的窗台,等着月光洒下来,不要太伤怀,相信缘分依然在,让时钟它慢慢摇,滴滴嗒嗒等你来。回到酒店,凌嘉打开笔记本,搜到这首歌,让它循环播放着,又拿出记事本,写下了两句话:若只萍水相逢,即便擦肩而过,又有何值得留恋?若已谊切苔岑,却选背道而驰,又怎不心生遗憾?放下笔,凌嘉做出了决定,等这次回去后,她就要去找路璐,把她拎回家里,守着过日子。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