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路璐首先醒来,朦胧睁眼,发现她和桑榆正互相拥抱着,那姿势,俨然维持着她们相爱时的和谐亲密,路璐竟一时有些不太适应,小心的拿下正环着桑榆纤腰的手,小心的下床,小心的准备穿衣洗漱。桑榆在路璐下床后便醒了,她看着路璐明显带着疏离的举动,一层失落覆住了眼眸。回想当年,每当路璐早早醒来后,总会俏皮的捏捏桑榆的鼻头,或是一遍又一遍的亲吻她的眼睛,直到吻醒她才罢休,回望当下,路璐对她的俏皮已然不再,又如何不叫人去心生失落?总还是需要时间来重新适应彼此的吧?桑榆摇摇头,整理好情绪,穿好衣服走到卫生间,这时路璐刚刚洗漱完毕,见桑榆过来,她犯难的问:“我这没有新牙刷,你的牙可该怎么收拾?”桑榆一笑,暗含他意的说:“用你的就可以,以前我们不也常常混着用么?你不会嫌我吧?”“这是什么话!”怎会嫌她?路璐很不满桑榆说的最后一句话,她拿过牙刷,挤好牙膏,递给桑榆,“你等会还要上班,快点洗刷吧,洗面奶护肤品和化妆品什么的都在这放着,你自己拿,我先下楼去买点早点,小笼蒸包可以么?”“嗯,再买两杯豆浆,你爱喝。”“哦,好。”路璐下楼后,桑榆拿着已挤好牙膏的牙刷,心情立刻明媚起来,那时路璐也总是会先为她挤好牙膏再让她洗刷的啊,现在的路璐,虽显疏离,习惯却没有变,这又怎能不让桑榆愉悦?早饭后桑榆去上班,秦浩梅馨手头工作已经完成,路璐便约他们一起赶去周静的别墅画墙画,秦浩梅馨知道桑榆已经跟秦怡分了手,昨晚她还找过路璐,小两口同心同德的期盼桑榆和路璐能赶快破镜重圆,毕竟她们一起经历了风雨,还有那么多年的感情做基础,怎么看怎么般配的二人,实在没有不复合的理由。在周静的别墅里,三人同往常一样,一边画画一边调侃,周静站在窗边,微笑的看着这三个年轻人热情洋溢的脸,突然觉得已过而立之年的自己,也应该再年轻热情一回。于是,在路璐三人玩笑时,周静也常常加入开开玩笑,秦浩梅馨对周静的印象极好,觉得她不像一般贵妇那样高傲,反倒平易近人,便也拉开话匣子,和周静一起说天道地。时间过的很快,周静别墅里的墙画已经画完了,分别前,周静别有深意的看路璐一眼,又对秦浩梅馨说:“我身边没有你们这么开朗的年轻人,很高兴和你们结识,我有几个朋友也想做墙画,我把你们介绍给了他们,以后我们常联系吧。”秦浩等人欢快的点头答应,有活可接,有钱可赚,自是一件高兴的事。周静见他们开心,自己也很开心,她拿出三个邀请函,一一递给他们,说:“这个周末是我的公司周年庆,你们都去吧。”路璐摇摇头,说:“我们去不太好吧,谁都不认识。”“我们以前不也是不认识的么”,周静玩笑道:“去吧,只去玩玩也好,再说多认识几个人,正好拉业务,省出广告费来买糖吃。”路璐想想也是,接过邀请函,不再拒绝。回到工作室,桑榆正好在,这几天她下班后若没应酬,就会过来找路璐,要不就来工作室坐坐,桑榆很聪明,她知道现在对路璐不能要求太多,一切要从头再来,因此也不刻意和路璐住在一起,只一直跟她保持朋友以上情人以下的暧昧距离。一般普通人对待感情,往往做不到快刀斩乱麻的决绝,拖泥带水反而是常有的事。路璐是普通人,虽然心里有了凌嘉,但若让她对桑榆的示好百分百的心如磐石岿然不动,也是不太可能的,何况她和凌嘉之间,除了有过一夜的性关系,其他一点关系也没有,连朋友都不是。平时想归想,可凌嘉从来没说过喜欢她,她也从来没说过喜欢凌嘉,这么看来,她和凌嘉的关系与419无异。路璐的性格是有些不羁,但她从来不会玩弄感情,她对桑榆是真心的,对凌嘉也是真诚的,路璐想,再一再二不再三,经历过两个女人,已经够了,以后打死也不再喜欢第三个了,太折磨人了!只是路璐心里时刻拉着一根弦,她知道不管有没有凌嘉,她和桑榆都回不去了,至少现在是回不去了。首先是路璐对桑榆和秦怡有过的那段交往一直耿耿于怀,她觉得秦怡一看就是表里不一的花花假公主,根本不配与桑榆站在一起。桑榆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内国外读书,工作不过一年有余,在社会上混的时间短,为人处世上要相对单纯些,社会经验也自是要比路璐少了许多,可社会经验再少,依着桑榆的头脑,识人的能力总该是有的,路璐很生气桑榆的眼光怎么能下跌到那种水平。其次桑榆近日对她实在是太好,这让她有了种无形的压力,若在往常,桑榆对她好,她一定会快乐的舞蹈,可如今不同以往,她心里有了凌嘉,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桑榆的好。再者这些年下来,她也彻底弄明白一件事,不管当初爱的多么死去活来,多数LES最终的选择总是男女婚姻,桑榆是独生女,也不可能像年少时的她一样决然离家,路璐时常皱眉思量,桑榆结婚,应该是迟早的事。但路璐思考了一大把有的没的,唯独忘了去思考桑榆的性格,桑榆尽管现在变的有些爱赶时髦搞时尚,可她骨子里对待爱的态度还是很传统的,她不让秦怡碰,又怎可能去让一个男人碰?这也怪桑榆没把她和秦怡是如何相处的过程告诉路璐,桑榆的骄傲不在路璐之下,她一想到秦怡,就觉得对路璐愧疚不已,她怎么也不好意思从路璐面前提及她与秦怡的那些争吵,孰不知恰是桑榆的不提,才让路璐有了胡思乱想的机会,果真又应了那句老话,一步错,步步错。有些话,是必须要说出来的,有些事,是必须要解释清的。路璐与凌嘉已经有一个月没见过面了,凌嘉也从没给她来过一次电话发过一次短信,路璐直以为凌嘉与狗熊要结婚生小熊了。她对凌嘉再怎么思念,可她现在对凌嘉绝望的很彻底,更是从没想过要和凌嘉携手走一生,反是与桑榆相爱时,路璐常说等我们老了怎样怎样,可见,路璐对桑榆,曾是抱着极大的信任与希望的。桑榆若在此刻把一切都解释清楚,路璐重新回头的机会不会低于百分之九十,可惜桑榆没有,她只极尽可能的用尽全身力气去对路璐好,正是这种似是弥补一般的好,给了路璐压力,也背弃了桑榆的初衷,桑榆错过了一次重新挽回爱情的大好机会。有时爱情这东西,就像做考研英语真题,复习的再好,到了考场上,你也总得蒙上那么一两个,你进步的速度永远比不上命题组整出来的难度。同样的,感情这东西,考虑的再多,也敌不过现实的磨蚀,毕竟,感情是最不受理性把握的,也是最让人受煎熬的,它就像命题组的太上皇们熬断头发精心设置出的那些陷阱,明明看着两个答案都对,他却非指出里面有一个是错的。可错的就真的错了么?说战斗机就是扔炸弹的有错么?可太上皇说错了,因为他们认为战斗机是用来打仗的,飞行员也说错了,因为他们认为战斗机是用来开着玩的。到底谁对谁错?只有战斗机自己才能说的清,可偏偏战斗机不会说话,只会沉默,桑榆不是战斗机,她会说话,但她却对自己与秦怡的交往保持了最不该有的沉默。有些人,有白头偕老的可能,但一着不慎,只会满盘皆输。至于是否还有机会去挽回,是否还有赢的可能,除了看那人的心偏向哪一边,剩下的,也只能看天意了。路璐不知道桑榆与秦怡交往时的痛苦,所以无法站在桑榆的角度去体会她的感受,她只是感觉她和桑榆是不再可能了,跟凌嘉更是不可能,她彻底做好了孤独终老的打算,常常在半夜摸着肚皮自我凄凉,哀伤的不得了。路璐从没想过结婚生子,她觉得这些离她太远,而她一旦与结婚生子沾上边,她也将不再是她了。感情这事,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做人其实也一样。何况路璐为了桑榆,已经与家庭决断,她既然已经迈出了背世弃俗的第一步,依着她的性子,就没有再转身去妥协的道理。路璐寻思,反正人生到头来都是归于尘土,何不在这短短几十年里顺着自己的想法活下去?即使孤独终老又如何?至少我在闭眼长眠的那一刻,可以很欣慰的对自己说,尽管我这辈子辜负了很多人,但我活出了我自己。在工作室,梅馨兴致勃勃的对桑榆说了周静邀请他们的事,桑榆笑笑,从包里也拿出一张同样的邀请函,说:“我们公司的一些员工也被邀请了,真巧,到时我们可以一起去。”“是啊,真巧”,梅馨问:“桑榆,你说我们到时穿什么衣服去才好?”“晚装吧。”“咦,我没晚装礼服什么的”,路璐把胸前的头发拨到身后,说:“要不我不去了,你们去吧。”桑榆说:“要不我陪你去买一件?”“算了吧,一件礼服可不便宜,够我工作好几天了。”“要不你穿我的?”“是啊,你穿桑榆的吧,”梅馨拉着路璐的手来回摇,“你以前不也常穿桑榆的衣服么,一起去嘛,等吃饱了咱们就回来。”路璐被梅馨摇的发晕,一时无奈,唯有点头。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