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榆还是很了解路璐的,她知道什么样的衣服才能显露出路璐的韵味,几乎未经思考,她拿出了自己的一件白色晚装,让路璐穿上。晚装设计独到,又不夸张华丽,上身恰到好处的装点了两层小小褶皱,裙摆飘逸,就像一束盛开的马蹄莲,黑色长发瀑布般垂泄下来,远远望去,路璐就像一朵含羞盛开的白色玫瑰。桑榆为了与路璐相称,挑选了一身海蓝色丝质小礼服,V型领口处蜿蜒攀着一束兰花,与路璐站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赏心悦目。秦浩和梅馨看着她俩,啧啧惊叹,他们一直觉得路璐和桑榆最相配,当下更是肯定了这种想法。周末晚上,路璐四人打扮好,依约来到酒店。酒店的三楼已经被周静包下了,布置的金碧辉煌,一群又一群看起来有头有脸的男人女人在里面慢慢游移着,走动着,挂着分不清是真诚还是虚伪的笑,看似文质彬彬的交谈聊天,这种镜头,冲晕了极少到达这种场合的路璐,让她感到些许不适应。周静见到路璐,不由眼前一亮,以前路璐总是素面朝天,这次被精致的妆容一衬,更突显了她的婉约可人。周静让他们随意玩,她还得去应酬,没说几句,便走了。路璐吐吐舌头,说:“这里的人可真多,还都人模狗样的假笑,真受不了。”桑榆挽住路璐的胳膊,笑着说:“你们做墙画,接触的大多是些中上层人士,偶尔来这样的场合总是难免的,其实我也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但该习惯的总得去习惯,等你以后习惯了就好了。”“咦,我可不想习惯这个”,路璐小皱鼻头,“不过你说的也对,该习惯的总得去习惯,你看我现在就在假笑呢。”桑榆看着路璐假模假样的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些天的用心相处,路璐终于又能像以前一样对她说俏皮话了,这让桑榆很欢喜,她捏捏路璐的鼻子,宠溺道:“你啊,不管怎么笑都是一副赖皮的模样。”“啊,有我这么美丽的赖皮,佛祖也会跟着耍赖的吧?”“呵,时刻不忘自恋的家伙。”秦浩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男人,惊讶的小声喊道:“那个不是市长么?”“不是”,桑榆摇摇头,说:“他是市长的堂弟。”“呵!他们兄弟俩长得可真像”,路璐打趣道:“没想到今晚还能免费看到一个山寨版市长,这次也算是来值了。”“可不是么”,梅馨也随着打趣:“想看活生生的正宗市长,可是要收门票的,尔等草民连想都别想,就这山寨,也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啊,这次确实来值了。”人群中的蒋建国,见到路璐等人,出于礼貌,过来客套了一番,路璐见蒋建国也在,不由的去想凌嘉是否也在,她的眼睛开始带着期盼四处瞟。可惜,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路璐瞟来瞟去好一会儿也没能瞟到凌嘉的身影,有些泄气,转而又自嘲,即使看到她又能怎样?还不是路归路桥归桥各不相干两头跑?桑榆见路璐的眼四处晃,便问:“你在找人么?”“没有”,路璐打起精神,笑道:“看这些人挺有意思,我多看了两眼。”桑榆释然,一笑而过。待蒋建国走后,秦浩背身做个鬼脸,说道:“建国老弟与经国老兄就差一个字,蒋先生还真拿出蒋委员长的架势来了!”“可不怎的,就差那句国骂了”,路璐故意唬着脸,学着中正兄的模样,低吼出三个字:“娘希匹!”桑榆梅馨和秦浩不由哈哈笑,惹得周边的人都把视线投向了他们,路璐赶快装起正经,拍拍秦浩的肩,教训道:“低调!告诉你多少遍了,要低调!快带我们去找吃的!”四个人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来回转悠着找人搭话,都颇有默契的跑到食物区,放开肚子大吃大喝。凌嘉刚从上海回来,本想休息两天后就去找路璐,这下可好,刚下飞机没多久,身为周静老同学的她,就被人家一个电话邀请了来,作为同学,工作上也要接触一二,面子总得给的,凌嘉想,路璐那边不急在这一刻,先应付完这边的事再说吧。同时被邀请的还有黄蔚然和吕楠,同在上流圈子里混,若有什么聚会之类,自是一个也不能少的被邀请。凌嘉穿了一件黑色晚装,欲遮还掩的低胸造型性感撩人,带着神秘,不张扬,不浮华,银色配饰恰到好处的点缀其间,尽显成熟独立女人的风姿卓越。 凌嘉见到周静,先是客气一番,她没有迈入人群,只和周静在角落里说话,也难怪路璐寻不到她。凌嘉随意说:“你看起来面色不错啊,是不是又得了什么好事?”“哪有什么好事,不过,凌嘉”,周静神神秘秘的说:“我最近确实中意了一个人。”“不怕你老公吃醋啊?”“我们现在互不相干。”“怎么?”周静看看凌嘉,思量一小会,说:“凌嘉,我跟你说实话吧,我们夫妻已经分居一年了,你可要帮我保密。”周静做事一向谨慎,她之所以敢对凌嘉说实话,是因为她觉得凌嘉这人可靠,当年她追求凌嘉,凌嘉除了对她说NO之外,没说过一句为难她的话,甚至还一直帮她守着她喜欢女人这个秘密,由此可见,凌嘉确是值得信任。凌嘉一惊,刚结婚两年多就分居,这也太肥皂剧了吧?她问:“你们为什么分居?”“当初结婚的时候我们都是被父母逼得,他不爱我,我也不爱他,有名无实的,又不好离婚,没意思啊,干脆分居算了。”“原来这样,你还是喜欢女人么?”“呵”,周静看看四周没人,童心一起,凑到凌嘉耳边,暧昧的说:“当初在大学我追你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知道了么?”凌嘉了然,轻轻转头,好巧不巧的,正好与周静双唇相抵,她没有及时撤离,而是故意停留了一下,没有心跳,不过一秒,接着自然分开,再次肯定自己的想法:果然,除了路璐,我对其他女人一点感觉也没有,很好,很正常,既然这样,好吧,这辈子,就她了!周静被凌嘉这种没有迅速后撤的举动颇感意外,凌嘉大方的笑笑,说:“不得不说,我对女人间的接触实在没感觉,对我而言,还是异性相吸啊。”周静哪会想到凌嘉在那不足一秒的停顿里还带有那种黑心思,她只把刚刚的亲密接触当成了预料之外的偶然现象,不作他想,何况,刚刚也确实是偶然。周静白凌嘉一眼,说:“不管异性相吸还是同性相恋,都是因人而异吧。”服务生端着托盘过来,凌嘉取过两杯红酒,递给周静一杯,啜一小口,又好似不经意般拿起纸巾轻轻擦了擦嘴,玩笑似的说:“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周静伸出三根手指,说:“加上你,三个半。”“我是那半个?”“感情是两厢情愿的事,当年我一厢情愿的喜欢你那张冷脸,可不就是半个么。”凌嘉一笑,又问:“那三个你在同时交往?”周静不满道:“你别说的我像吕楠一样花心好不好?我可没她那身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那三个,一个是在高中,一个是在大学,一个是在我工作以后,都是过去式了。”凌嘉点点头,想着自己身边的男男女女,不管是谁,总会有那么三四段的感情经历,像吕楠那种的花心大萝卜也大有人在,只有路璐,这辈子就跟桑榆谈过一次恋爱,这么看来,路璐还真是要命的纯啊!凌嘉眉角含着笑,岔开了话题:“你还没说你中意谁了?”“我中意的那个人你应该也认识,我来指给你看”,周静挥手让服务生过来,把她和凌嘉的酒放到托盘,又挽着凌嘉的胳膊在人群里找路璐的身影。凌嘉被周静挽着胳膊有些难受,可碍于多年交情,也只好忍受下来。找了好一会,才从食物区找到那个正吃的欢的人,周静伸手指一指,压低声音说:“是她,叫路璐,听说在你们公司也做过墙画,你该认识她吧?这个女孩很对我的眼,只是我现在还拿捏不准她是否也喜欢女人。”凌嘉在看到路璐的那一刻已经愣神了,再听到周静说她中意的那个人竟然是路璐,立刻血液倒流,好你个路璐,几天不见,长本事了!连有夫之妇也能勾搭了!凌嘉直勾勾的望着路璐,头也不回的对周静说:“静子,我的确认识她,我劝你还是死心吧,她不喜欢女人。”“嗨,不喜欢也可以培养的嘛,走,咱们去她那边”,周静很是乐观,也没察觉出凌嘉的异常,只一味拉着凌嘉走了过去,和路璐等人打招呼。路璐看到凌嘉,也是一愣,手上端的盘子差点掉下来,她看着身有洁癖一向不喜与人靠近的凌嘉,这会儿跟周静亲昵的手挽手,身子几乎要贴到一块,一下醋意大发,好你个凌嘉,为了你和狗熊我自动消失,真没想到啊,你这个正常人竟连已婚妇女都不放过!凌嘉和路璐,眼睛瞪眼睛,视线碰视线,一个带着怒,一个带着气,火花滋啦啦响了一片。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