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缭绕,音乐绵绵,人声窃窃。周静见凌嘉和路璐仇人似的对视,便问:“你们没事吧?”凌嘉回神,这才看到路璐身边的桑榆,桑榆这会正抬手帮路璐擦掉沾到嘴角上的一点奶油,凌嘉不由疑问:难道她们已经和好了?转而又生路璐的气,你把我逼得和向云天分手,你倒好,竟和老情人又和好了,亏我还心心念念的想着你,不是东西!混账一个!周静见到桑榆对路璐的亲昵举动,倒也没太多别的想法,这个国度,女子间的亲密实在是平常的紧,她和凌嘉现在不就挺亲密的嘛,尽管周静凭着直觉,凭着多年在与女人交往中积累下的那些丰富的工作经验,感到路璐有喜欢女子的可能,但凌嘉刚刚那句“她不喜欢女人”,却也没让周静往深处想,她只想以后要逮住机会多与路璐联络,好在培养感情的同时再试探一二。凌嘉没好气的对周静说:“没事!我突然想到和路小姐有笔帐还没算,现在正好碰到了,我先失陪了。”凌嘉说完怒气冲冲的拽着路璐就走了,路璐被凌嘉搞迷糊了,她又是生气又是疑问,你跟我算账?算什么帐?怎么算账?账本在哪?这人怎么这样,想算账也得先等我把盘子放下啊!路璐右手被凌嘉死命拖着,左手捏着盘子,看到服务生,路璐眼疾手快地把盘子塞到人家怀里,好在盘子不大,放到他的胸口正合适,服务生好一会也没反应过来,只低头冲着怀里的瓷器发愣。一向得体大方的凌嘉竟会怒到失控,周静担忧的看着她俩的背影,心想看来这两人真是有仇。她还有客人需要招呼,和桑榆等人聊了几句便走了。桑榆看着路璐被凌嘉拽走竟一丝挣扎也没有,心里起了疑惑,梅馨站到桑榆身边,兔死狐悲一般,叹道:“可怜的路璐,招惹了凌嘉,可有她受的了。”桑榆问:“路璐怎么招惹她了?”“唉,你是不知道,路璐和凌嘉,简直水火不相容!”梅馨添油加醋的把路璐如何诅咒凌嘉,如何被凌嘉逼着吃萝卜剩饭的光荣事迹一一向桑榆诉说,最后感慨:“真是作孽啊!”桑榆听到路璐为了她吃剩饭,心下一甜,要和路璐破镜重圆的想法更加坚定了。梅馨虽然以前曾感觉路璐和凌嘉的相处有点暧昧,但自打离开瑞风后,路璐和凌嘉就失了联系,梅馨也直以为当时的感觉是错觉,一早就忽略过去,只把路璐和凌嘉当对头来看,她对桑榆八卦完,转身又向食物进军,桑榆听完路璐的八卦,心里又是一阵酸楚,路璐能走到今天,到底曾吃过多少苦?当时自己怎么就能这么狠心的跟她提分手?黄蔚然和吕楠在人群里周旋了几圈后,感觉有些饿,也来到了食物区这边,正停在桑榆身边,黄蔚然和桑榆虽不熟识,但彼此认识,客套的打过招呼后,也没多说话。反是吕楠初识桑榆,得知桑父在政府上班,又得知桑榆在ST广告公司的职位不低,为了以后工作上的便利,很为热情的同她聊起天来。桑榆和路璐的性格,在某些方面确有很大的相似之处,比如她骨子里并不喜欢这种社交场合,所以她才会跟路璐秦浩梅馨一起只找吃的不找人说话。但吕楠这次主动热情的跟桑榆聊天,倒让桑榆潜在的社交才能得以全面发挥出来,一番天南地北的胡扯之后,两人对彼此的印象竟还都不错,吕楠挺喜欢桑榆身上散发出来的雅静,桑榆也挺喜欢吕楠性格里自带的直爽。吕楠觉得,社会太浮躁,雅静太难得,桑榆这个朋友,值得一交;桑榆觉得,人心隔肚皮,直爽顶万金,吕楠这个人,值得一处。没多时,二人便交换了名片,留了联系方式,准备日后常相见。黄蔚然与桑榆打过招呼后,一转身,见到了英姿勃发的秦浩,心花不由的一阵阵怒放,这个小伙子长的好啊,说他成熟,还带着点纯净,说他天真,乍一看还挺成熟,且脸上还挂着温和又真诚的笑,看起来阳光又帅气,跟黄蔚然认识的那些所谓事业有成的男人一点都不一样,当下她对秦浩有了好感,颇有一见钟情的味道。她早已忘记很久之前,在那个雨后的广场上,她曾与秦浩有过一面之缘,也曾不屑的说过正弹琴唱歌的秦浩等人“生活都落魄成这样了,还有心情唱歌”,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换身衣服,换个场合,别人待你的态度就能有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是多么戏剧又现实的事。黄蔚然主动与秦浩搭话,两人互相介绍过后,黄蔚然带着与生俱来的官腔,问:“你现在在哪工作?”秦浩答:“和同学弄了间小工作室,主要做墙画,有时也接点其他活。”“你父母呢?在哪工作?”“在电业局。”“电业局还不错,是什么职位啊?”“呵,没什么职位,我爸妈都是普通职工。”黄蔚然本以为秦浩是谁家的贵公子,听到秦浩的回答后难免失望,但失望却远远比不过心动。这时秦浩剥好了一只虾,本想送给梅馨,可梅馨现在离他有些远,正好桑榆在他身边,便顺手把虾放到了桑榆盘里,桑榆笑着拿起来吃,看到秦浩的领带有些歪,就很自然的将它正过来,他们既是同窗好友,又是多年知己,彼此间早已不会去在意那些小节,当然,也不用怕梅馨去误会些什么,桑榆心里只有路璐,人家喜欢的是女人,讲究那么多根本没必要。秦浩傻兮兮的看着桑榆笑,桑榆揶揄的拍拍他的脸,玩笑道:“梅女士是否要感激我一下帮你整理衣冠?”桑榆说完便去找梅馨,她帮秦浩规正了领带,她得去讨点赏赐。黄蔚然看着秦浩和桑榆如此亲密,当下便断定两人正在交往,她带着醋意看一眼桑榆,问秦浩:“她是你女朋友?”秦浩顺着黄蔚然的视线望去,见桑榆和梅馨正站在一起有说有笑,便直以为黄蔚然说的是梅馨,他带着骄傲点点头,说:“是啊。”黄蔚然见秦浩点头,更是有了醋意,她努力带上羡慕的神情,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好几年了,我们是大学同学,一直在一起。”“呵,青梅竹马啊”,黄蔚然心里很不是个味,青梅竹马又如何?她想要的男人还没有到不了手的,桑榆家庭不错,黄蔚然便直觉认为秦浩跟桑榆在一起,多少也应该有些攀高枝的动机,她发神经似的一笑,说道:“我也想弄点墙画,到时你来帮我做吧。”秦浩见有生意可接,自是高兴的点头应允,又见黄蔚然气质不凡,该是个富婆,为了多接点活多挣点钱,好去结婚生孩子,跟她说话时多多少少带了些拍马屁的味道,黄蔚然对秦浩的这种态度极为受用,交换名片后,风情万种的离去,心里还不时盘算应该怎么把这个小白脸拿下。秦浩哪会想到黄蔚然对他有这种心思,黄蔚然打扮虽入时,身段也不错,但模样不过是一般往上,跟年轻活泼又靓丽的梅馨比起来,可差远了,秦浩见的美女多了去了,且不说艺术类院校本身就是美女的集中地,只说他现在身边的这几位,路璐桑榆和梅馨,拿出门来哪个不是个儿顶个儿?男人看女人,多是先看样貌,年轻男人更是如此,所以黄蔚然在秦浩眼里,除了是个潜在的未来客户,再无其他。秦浩早已认定梅馨才是陪他走完一生的伴侣,两人从大学到创业,一直在一起,从未分开过,酸甜苦辣一起尝,真正做到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梅馨知道再好的男人也少不得沾花惹草的毛病,所以在注重自我修养的同时,也潜心研究了情趣之术,每每都能把秦浩迷得死去活来,有梅馨整天在他身边晃悠,他当然不会对其他女人有什么出格的想法。只是天意弄人,他对别人没想法,不等于别人对他也没想法,跟整个家族都是干部,整天在政府上班,擅长玩心计搞权术的黄蔚然比起来,秦浩还是太嫩了些。宴会进行到这一刻,上帝总算能闭上一只眼来休息休息,至少,目前,西线无战事。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