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被凌嘉拉到五楼休息室的阳台,那里被大大的盆栽遮掩,灯光昏暗,也没有人,适合两人谈话,可真面对面了,又不知该说些什么。刚才两人只顾怒视对方的脸,现在才有心思彼此打量。凌嘉看着路璐,一袭白色斜肩礼服把她衬得越发清雅,路璐看着凌嘉,一身黑色无肩礼服把她衬得越发妖娆。对视一会,凌嘉走到窗帘后边,小声问:“你和桑榆和好了么?”路璐跟过去,站在她身后,“只是朋友,你呢?和狗熊。”“你走后我们就分手了。”这一时刻,还有什么是比听到她和狗熊分手更加让人愉悦的事么?路璐心里大喜,脸上却还摆谱,她说:“刚和男人分手接着又找个女人,你厉害啊!”凌嘉一怔,知道路璐是误会了她和周静,心里发恼,我是随便找人谈恋爱的人吗!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个样子吗!气恼的凌嘉转过头,一口咬在了路璐的嘴上,揪着她的下唇死命的咬,路璐疼的冒冷汗,刚想推开她,凌嘉却自动离开了,她摸着路璐的下唇,问:“疼不疼?”夜色下,穿着黑色礼服的凌嘉格外诱惑人,路璐看的呆了,轻轻摇头,说:“你试试就知道了。”说完,路璐攥住凌嘉的两只手腕,把她的胳膊扭到身后,凌嘉的身体被迫往前弓起,挺拔的酥胸正贴在路璐的胸口,优美的□□在礼服的束缚下深不见底,风光绮丽。路璐顺势吻下去,吻的激烈又缠绵,凌嘉闻到日思夜想的气息,几乎站立不住,她贴在墙上,想借墙的依靠,来稳住身子。路璐脑袋昏昏的,她想这个女人,想了一天又一天,想了一遍又一遍,她把对她的思念化作一个个吻,只有吻,才能表达她现在的心情。凌嘉的手不知何时已被路璐松开,她环住路璐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久不相见又互相思念的两个人,一旦燃起了火花,只会形成燎原。路璐一只手揽着凌嘉的腰,另一只手从优雅的蝴蝶骨,滑到柔软挺立的山峰,轻轻揉捏,直到感觉出那里的坚实,才顺着细腻的柔滑曲线往下抚去,越过紧致的小腹,撩起丝滑的裙摆,轻轻抬起凌嘉的腿,让它贴到自己腰侧,手背穿过障碍,手掌盖住丛林,手指就在那方纤软柔美的桃花源边抚弄起来。凌嘉用仅存的一丝理智按住路璐的手,“会有人来。”“没关系”,路璐吻住凌嘉,不让她说话,好一会儿,路璐抵着凌嘉的额头,哑声问:“想过我么?”凌嘉轻笑,“不想,你很想我?”“不想”,路璐赌气的吮住凌嘉的唇,指上的动作也越来越大。凌嘉的腰身不知不觉的向上挺起,想逃避,又想迎合,她紧张的不敢出声,心脏咚咚直跳,可这类似偷情的行为又带给她层层刺激,终于在远处的脚步声传来的那一刻,凌嘉爬上了云端。脚步声越走越近,又越走越远,想来是路过的服务生吧。浑身无力的凌嘉软绵绵的趴在路璐肩上,路璐故意一顿一挫慢腾腾的抽出手指,惹得凌嘉又发出一声低吟,路璐抬起湿漉漉的手,在凌嘉唇上轻轻触摸,带着得意,沉声说:“明明很想,还说不想,口是心非的家伙。”凌嘉张嘴,一下咬住路璐的指头,路璐疼的差点喊出来,凌嘉得意的瞪她,“你不也一样么?乌鸦落到猪身上,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你是猪?”“你才是猪。”“呵”,路璐从包里拿出湿巾,帮她清理干净,再帮她把裙摆抚平,凌嘉使坏,右手猛地掀起路璐的衣服,往她身下摸去,她咬着路璐的耳朵,调笑道:“都湿了呢。”“别胡闹!万一有人进来可惨了”,路璐拍掉凌嘉的手,难得的脸红一片。“这下你知道害怕了?”凌嘉咯咯笑,笑过后又一口咬在路璐的脖子上,咬完后又问:“你和桑榆真的只是朋友?”“嗯。”“没上过床?”“上你个头!”路璐生气的捏住凌嘉的鼻子,满脑子里都是她,怎么可能再跟桑榆亲热?凌嘉继续问:“吻过没有?”路璐怔住了,吻过么?吻过,桑榆找她的第一晚就吻过,凌嘉见路璐犹豫不答,心里有了数,她怒气蒸腾的问:“你吻过她?”“是她吻过我,我没动”,路璐为自己辩解,她对天发誓,她当时真的没动,转而又问凌嘉:“你呢?”凌嘉低下头,咬下嘴唇,复又抬起,“我吻过周静,刚刚。”“你们……”凌嘉打断路璐,“刚才只是不小心跟她的嘴碰到一起,算不得吻,再说我也想证实我对其他女人有没有感觉。”“那你……有没有感觉?”“没有。”“你怎么总是胡乱吻人?”“你不也是胡乱被人吻?”“好吧,我们扯平了”,路璐心里难过,可也不想再这个话题上绕,她问:“你和狗熊为什么分手?”凌嘉挑挑眉,说:“我不喜欢人兽恋。”路璐噗嗤笑了出来,笑的前仰后合,凌嘉掐她的脸,气道:“笑什么!你厉害啊,周静都中意你了!你都勾搭了多少人!”“周静中意我?怎么可能?你不提周静我差点忘掉,她怎么能随便让你吻?她喜欢女人?可她不是结婚了吗?”“她以前追过我,再说,谁规定的结了婚就不能喜欢女人了?”“这倒也是,真没想到你以前也被女人追过,你都祸害了多少人?”想到周静,又想到桑榆,路璐直叹气,桃花来了,真是挡都挡不住,都怪自己这张脸太招人了。凌嘉带着醋意,回道:“哪能跟你比?你看你,时刻不忘跟女人搞搞暧昧,那天在酒吧,你旁边还有个叫……叫小牛的,对,是小牛,连动物你都不放过!现在更离谱,身边一个桑榆,远处一个周静,明的暗的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你还好意思说我祸害人?”路璐正色道:“你别恶人先告状,老拿污水泼人,桑榆来找我,我总不能视而不见吧?这么多年的相处,怎么可能说不理就不理?你少胡说八道的,小牛是个人,不是动物,人家有男朋友,你以为是个人都跟你一样没事就勾搭着我玩啊?至于周静,周静喜欢的是你吧?看你们刚才那个亲热劲,恶心死了!”“你胡扯!”凌嘉刚想开骂,手机响了起来,是周静的,问她在哪儿,凌嘉说她马上过去,挂了电话,对路璐说:“我们该下去了。”“等等”,路璐拿出护垫,递给凌嘉,“先去洗手间吧,内裤刚才都湿了,垫上这个,会舒服点。”“一起去吧”,凌嘉脸上一热,接过护垫,心里暗叹果然还是女人心细,她说:“常用护垫对身体不好,你常用么?”“平时不用,感觉快来好事了,才以防万一备用的。”“嗯,走吧。”从洗手间出来,凌嘉帮路璐擦掉了沾在脸上的口红,又恶狠狠的警告:“女人,你要守住牌坊,别乱勾搭!”从五楼下来前,路璐帮凌嘉整理好稍显凌乱的头发,又凶巴巴的提示:“女人,你要洁身自爱,别乱调情!”两人的眼睛穷凶极恶的瞪视,两人的心却神怿气愉的靠在了一起。谁也没说喜欢,谁也没说爱,但她们却都明白,这一次相聚,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变了质,变得不可收拾,也不想收拾。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