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嘉找到周静,问她有什么事,周静看似打趣的说:“看你和路璐好像有仇的样子,担心你会欺负人家。”凌嘉撇嘴,她和路璐确实有仇,这个仇还不小,说不定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报仇。周静追问:“你和路璐怎么了?”凌嘉耸肩,一副无所谓的姿态,“没怎么,仇人而已。”周静见凌嘉不想说,也很识趣的打住,转而聊其他。聊了一会,周静提议去路璐那边,凌嘉自是没有异议,随着周静奔向路璐。路璐回到桑榆他们身边,桑榆担心的问:“你没事吧?”“呵,没事。”梅馨问:“凌嘉没欺负你吧?”“还好。”桑榆看到路璐脖子上那红红的一块,心里响起了警鸣,她眉头紧锁,问:“这里是怎么弄的?”路璐一惊,伸手捂住脖子,心里埋怨凌嘉咬哪不好咬脖子?可她也知道现在还不到对朋友说出她和凌嘉关系的时候,再说她和凌嘉现在到底是什么关系,她也不太敢确定,只能打哈哈:“啊,刚才差点和凌嘉打起来,她掐的!”“啊!”秦浩做悲恸装,“好好一根鸭脖子被她掐成这样,没想到凌嘉还真狠呀!”“去你的,你才鸭脖子!”路璐踢秦浩一脚,又瞄眼看看梅馨和桑榆,还好,貌似都信了。桑榆撤掉了警鸣,又开始心疼路璐,这个孩子,为了自己到底受过多少苦啊。这会一个老外溜达过来,跟路璐等人搭讪,一般来说,老中去外国,多是能讲一口外语,但老外来中国,会讲汉语的却一向少的可怜,此老外很荣幸的占了大多数,同他交流也只能用英语,秦浩梅馨口语都不怎么样,为了少浪费点脑细胞,俩人逮个空子跑了,留下桑榆和路璐同那老外叽里呱啦。周静和凌嘉到达路璐跟前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路璐和老外交谈的这一幕,凌嘉听着路璐一嘴美音说的煞是标准,心里有点小骄傲,凌嘉心想,看看,我凌嘉看上的人绝对不会是败类!周静听到路璐把英语说得如此流利,更是对路璐中意了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路璐顺眼。老外见到主人周静,极为热情的邀请她加入聊天行列,周静不好推辞,只能过去,倒是路璐一看周静来了,找个借口就溜了出来,留下桑榆和周静俩人应付老外。凌嘉拉着路璐找个相对人少点的角落,凌嘉赞道:“我一直以为学美术的英语都不怎么样,没想到你竟会这么好。”“学美术的英语的确大都不怎么样,我妈教英语,所以我英语相对好点。”“过了几级?”“六级。”“考过雅思或托福么?”“没有,考那干嘛?又没打算出国。”“呵,也是”,凌嘉拿起一块糕点放到路璐嘴里,路璐故意伸出舌头舔了她的手指一下,凌嘉心神一荡,慢慢收回手指,放到自己嘴里含了含,顺便向路璐抛个媚眼,惹得路璐眼睛发直,凌嘉知道人来人往的不能调情调过火,于是便继续刚才的话题:“刚才听你跟老外聊天,口语很流利,跟谁学的?”“也没跟谁学”,路璐耸耸肩,说:“小时候我妈常在我耳边念叨英语,后来大一点,她让我看原声美剧,像是《成长的烦恼》之类,好练习语感。上了大学以后学校里有外教,你知道的,学美术的英语大多不怎么样,稍微好点的在外教眼里就成了宝,我和桑榆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很荣幸的都当了宝,没事就跟外教一对一的实战演习,还有我的朋友袁圆,你也认识她,她是英语专业,现在正读博,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也常教我英语。再后来桑榆出国,桑榆英语一直很好的,我当时想,出国后的桑榆英语一定会更加流利,我这辈子可能也没什么机会出国,但为了跟她能站到一起,好配得上她,便在工作之余反复练习口语,反复看美剧,跟着电影学说话,有时一部电影能来回看七八遍,直到把台词都能背下来才算完,桑榆在国外读书那三年,也常用英语跟我聊天,这样一天天一年年的下来,对英语虽然说不上精通,但跟老外对话基本已经不成问题了。”“你现在跟桑榆真的没什么?”凌嘉听到路璐说起桑榆,心里很吃味,路璐的过去桑榆都有参与,路璐能有现在的才华,桑榆有一半的功劳,这让凌嘉很不舒服,尽管她知道路璐对桑榆不可能百分百的绝情,毕竟那么些年的感情不是说没就没的,她自己在淡忘初恋的过程中不也是这样一路牵牵绊绊的么?可凌嘉就是不舒服,她只想让路璐眼里只看她一个人,只想她一个人。“我和她,只是朋友,你知道的,我们相识近十年,分手不过一年……你也有过初恋的,这种感觉,一定也有体会的吧……何况,我对感情,从不会玩弄,更从不说谎”,路璐看出凌嘉眼底的醋意,语气极为恳切,转而又坏笑,反问:“难道你希望我和桑榆有点什么?”“去你的”,凌嘉叹口气,决定不再从这个问题上计较,“我以前只发现你会画画,会跳舞,会调情,会弹吉他,会装愤青,会拍马屁,会假清高,会嬉皮笑脸,会油嘴滑舌,我今天才发现你会说一嘴美式英语,路家小姐,您还会些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会的你基本都说出来了,但还漏了一点。”“漏了什么?”“我还会……”路璐往凌嘉嘴里塞块桔瓣,嘻嘻一笑,舔舔唇角,凑到凌嘉耳边,抑扬顿挫的拉长声调,暧昧至极的说:“教——你——做——爱。”“你混蛋!”凌嘉咬牙切齿,她见过脸皮厚的,但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想到刚才的种种,脸一下红的能拧出血来。路璐见调戏凌嘉成功,得意的很,本想哈哈大笑,但碍于场合不便,只好憋着,掩口胡卢。桑榆和周静一边同老外聊天一边寻找路璐的影子,搜了好一会,才发现藏在角落里正在调笑的路璐和凌嘉,桑榆周静同时起了疑问:她们二人不是有仇么?怎么还能对着笑出来?她们这个样子看起来可不像有仇的。路璐凌嘉说笑片刻后,重新回到人群,时间不早了,该是各回各家的时候了,这时吕楠正好走来,她看到路璐,先是一番惊艳,后又笑道:“你是路璐吧,我叫吕楠,你一定不记得我了。”路璐看着吕楠,确实想不起她何时认识过这样一个人,吕楠提醒道:“几个月前,在马路边,我曾经问你看的是什么书,你说是《菜根谭》。”“啊,我想起来了,呵呵,不好意思啊”,事隔那么久,路璐其实根本没了印象,压根一点也没想起来,但她看到吕楠如此热情的记住她,为了不让吕楠失望,也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她只好假装自己记了起来。忘了就忘了,还装记得,凌嘉在一边看的想笑,随后在心里补了一条,路璐这人,还很会耍花腔。吕楠一双眼睛晶莹剔透,她也多少看出了路璐的心思,越发觉得路璐有趣,同路璐聊了几句后,她拉拉凌嘉的手,说:“凌嘉,我在这里呆腻了,想回去,你呢?”“你先回吧,我过会再走。”“好,那我先走了,拜。”“拜拜。”吕楠在下楼之前拐了一个弯,她转到了桑榆身边,刚才她与桑榆聊到服装,发现桑榆在服装设计上很有见地,为了交上桑榆这个朋友,吕楠便邀桑榆过两天一起去看服装秀,桑榆笑着答应,吕楠这才下楼回家。吕楠走后,凌嘉看似不经心的问路璐:“你今晚和桑榆一起回去?”路璐明了凌嘉问话里的含义,摇头道:“我们不住在一起。”“呵”,还好,没住一起,凌嘉暗自舒了口气,“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或者,你去我那里?”路璐摸摸脖子,故作为难状:“你……你刚才还没‘咬够’么?”咬够的谐音,恰是要够,路璐在咬够二字上加了重音,直叫凌嘉又是一阵脸红,她悻悻的扭头,今晚连续被路璐调戏,日后无论如何也要还回去。路璐见好就收,正经下来,说:“明天我还得赶着去做墙画,要回家收拾一些用具,等会我和秦浩他们一起坐桑榆的车回去就好。”凌嘉有些不快的问:“你和桑榆一起来的?”“我们四个一起来的”,路璐解释道:“来的时候一起来,走的时候也一起走才过得去啊。”“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嗯。”凌嘉转身而走,路璐在后边望着她的背影发呆,没过多久,路璐的手机震动起来,拿来一看,是凌嘉的短信,凌嘉说:“你今晚很漂亮。”路璐笑,回:“你也很漂亮。”灯光琉璃,五彩缤纷,花团锦簇,云蒸霞蔚。收起手机,路璐心里一阵甜蜜,时间好似停滞在了温润里。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