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和凌嘉的电话,的确是打住了,可心却没打住,路璐想凌嘉想的越发厉害,而凌嘉那边,越是生气,也越是想路璐。人人都会赌气,凌嘉是人,她也会赌气,而天下人,赌气的方式,多是半斤八两。凌嘉想既然路璐不在乎她,她也不要在乎路璐,这会正好张硕追她追的紧,凌嘉一赌气,就偶尔和张硕一起出入,想借他人的殷勤来忽略路璐的冷漠。 张硕是蒋建国的表侄子,在电视台工作,除了脑袋大些,整体来说,人长得还算不错,文质彬彬,模样要比向云天好的多,以前碍于向云天的关系,张硕对凌嘉表现的并不积极,现在得知他们二人已分手,张硕想钻个空子,他认为这是他的一次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凌嘉有洁癖,在感情上也有洁癖,尽管她现在和路璐莫名其妙的在冷战,但她心里早就认定了路璐,所以她与张硕之间,只维持在朋友这一层面上,彼此间除了举止有礼的吃个饭,聊个天,再无其他。何况凌嘉在工作上难免要与张硕接触一二,再加上蒋建国这层人情关系,互相做个表面上的好友,也是人之常情。路璐触动了周静那根年轻的心弦,周静自是不会轻易放过她,每天给路璐打一个电话,几乎是不会少的,每隔两天也会请路璐吃顿饭,好培养感情。路璐从凌嘉那里得知周静对她有意,便对周静刻意疏远起来,有时难拒盛情相邀,路璐会身不由己的陪周静吃点东西,但在一起聊天时,路璐会有意说自己现在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个疼爱自己的老公,有个可爱的孩子。周静一直都是个颇懂礼数的人,见路璐对她无意,也只好压住心底那根乱跳的神经,转而以朋友的身份祝福路璐能早日实现她的愿望。路璐感激周静的善解人意,见周静对她再无其他想法,也诚心诚意的与周静做起了朋友。周静微笑,做个朋友也好,毕竟,有很多时候,朋友要比情人来的更长久些。那天张硕去找凌嘉,正好碰到向云天,向云天对凌嘉可是一直没有死心过的,两个男人撞到一起,天雷地火也随之而来,他们大眼瞪小眼,直想把对方瞪趴下。张硕想,人家凌嘉都不要你了,你怎么还厚着脸皮来找人家呀?看你身板比城墙还厚实,脸皮估计也薄不到哪里去,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羞耻啊?向云天想,凌嘉现在心里那位难道就是他?这小子为了她吃了三个月的萝卜?吃什么不好你学兔子吃萝卜,看你长一副兔子样,你到底脑残不脑残呀?凌嘉冷冷看着这一幕,心里讥笑,有个热闹看倒也好,至少不用去想那个该死的女人,乍想到路璐,凌嘉又是一阵气愤,这个混蛋,整整十三天过去了,竟然一个电话也没打来过,难道真的把她给忘了?但当凌嘉冷静下来,把前因后果想一想,却突地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她与桑榆在工作上不时要打交道,与桑榆聊天时,她婉转的提及路璐,顺便仔细观察桑榆的神情,她发现桑榆提到路璐时,尽管神色会变的温柔许多,却带着怎么都挥不掉的一丝失落,这让凌嘉知晓,路璐和桑榆之间,尽管还有牵连,但她们的关系,应该也只是比朋友要好一点的好朋友。路璐的性格凌嘉是知道的,她知道路璐尽管比她年纪小,可对待感情上却也从不会玩闹,而路璐看向她的眼神,那遮都遮不住的爱意她也是能感受到的,那为什么路璐会突然与她中断了联系?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者受了什么刺激?想到路璐曾为桑榆而与家人闹翻,之后桑榆却对她提出分手,凌嘉心里多少有了点数,路璐应该是怕了吧?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伤过一次,自然会怕再受伤。凌嘉决定放下面子,等到周末,亲自找到路璐去问个清楚,她错过一次初恋,而路璐身为女人,对凌嘉来讲,也算是一次女人间的初恋,这次初恋,显然要比上次初恋来的更深刻些,她不想再错过。凌嘉在思考的同时,桑榆也在思考,她与路璐重新接触的时间不能算短了,路璐对她也一早就像以往那样自然相处了,可路璐还是依然与她保持着很大一段的距离,路璐虽然没有明说,但她能感受的到,桑榆敏感的察觉,路璐心里有个人,可那个人是谁,桑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她想直接去问路璐,可又怕得到肯定的答案,心里纠结不已。好在这段时间有吕楠帮着桑榆分心,桑榆的情绪有时倒也能及时翻转过来。桑榆和吕楠,自打那次在周静公司周年庆上相识以后,便熟络起来,吕楠看到桑榆的作品后,极为欣赏,所以她公司里的一些大型广告或宣传册,现在基本上全部经由桑榆接手来做,工作上的接触一多,自然而然的会渗透至生活,两人在空闲时,常常一起喝个下午茶,或一起去逛逛街。吕楠依然像蝴蝶一样在帅哥美男堆里打转,桑榆见后也只是一笑,从不说其他,对吕楠的私生活也从不过问,吕楠很喜欢桑榆的这种沉静性格,很喜欢桑榆那双从不多说话,却处处透着了然于胸又似是能藏川纳海的眼睛。只是桑榆身上有时散发出来的忧伤却被吕楠看了个透彻,与桑榆相识的这些日子,吕楠得知她并没有男朋友,依着桑榆的家庭条件,也不该会有什么太伤心的事,那桑榆身上的忧伤从何而来?她又是在为谁而忧伤?吕楠对此产生了浓重的兴趣,天生直爽热情的她,很想为桑榆排忧解难。于是,吕楠找桑榆的频率越发多了起来,也时常说点笑话之类逗桑榆开心,桑榆亦能看清吕楠的良苦用心,对她也越来越亲切,偶尔也会劝劝吕楠别这么一直玩下去,岁月经不起玩,该是找个心仪的对象定下来了。吕楠对这类劝说听的太多了,父母劝过她,她爸为这还差点揍过她,要不是她妈拦着,要不是她家公司还很需要吕楠这个人才,吕老爷子那厚重的一巴掌恐怕就真要落下去了;朋友凌嘉黄蔚然劝过她,凌嘉甚至为她树立起了洁身自爱的典范,间或以身作则的请她多向朋友学习;就连陪她一起玩的男友们也曾劝过她,但她都不曾听入耳过,吕楠觉得,为什么男人能玩,女人就不能玩了?她很不服气。可奇怪的是,桑榆对她偶尔或是无意的一两句劝说,她却一点一点的听了进去,吕楠想,年纪不小了,也的确该定下来了,她翻出手机,想找一个心仪的人,可翻来翻去,男人们的号码不少,就是没一个称心的,吕楠很是灰心丧气,她突然发现自己很失败,活了一把年纪,疯了一段岁月,竟然从没全心投入的爱过一次,真是失败啊。吕楠决定收起玩心,改邪归正,她决定要在35岁之前,轰轰烈烈的爱上一场,只是天不随人愿,她想爱,可她没人爱,不过吕楠倒也不着急,她知道爱情这事,可遇不可求,她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一手抓生活作风问题,一手搜寻心仪对象,玩惯了的吕楠突然正经了起来,让熟知她的一堆酒肉朋友都禁不住的头皮发麻,大家都以为她得了羊癫疯,都以为她癫过这一阵会继续疯。只有吕楠自己清楚,这次,她真是要痛改前非了,吕楠愤愤的想,你们都不信是不是?那就让老娘做给你们看!吕楠说到做到了,她手机上男人们的号码少了起来,一些酒色场合少了她的身影,颇有浪子回头的架势,她把一切都交给了时间,她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她能像凌嘉一样给人留下“正经女人”的优秀印象,她也希望老天看在她努力的份上,能赐给她一位不仅她爱,且也爱她的人。张硕在的电视台在录制一位作曲家的相关栏目,凌嘉也正想写写这位作曲家的专题,便通过张硕,把那位作曲家邀请到了瑞风,一番畅谈后,作曲家赶去了广播电台,他在那里还有一个节目,时间太紧,无法与凌嘉二人吃晚饭。凌嘉为了表达谢意,主动邀请张硕吃饭,张硕自是屁颠屁颠的跟上。傍晚时分,路璐忙完了活儿,出了地铁,路过瑞风,正看到凌嘉和张硕双双出门,心里霎时一阵抽痛,凌嘉转头时,也正看到路璐,看到路璐独自一人站在那里,眼睛里带着明显的痛楚,当下心里一紧:她果然还是在乎我的吧。凌嘉尽管已经决定周末就去找路璐,把该说的话都说清楚,可现在她却并不想让路璐看扁,她故意跟张硕有说有笑,眼睛再扫过路璐站的地方,却不见了她的踪影,是幻觉么?怎可能?路璐想着凌嘉对那个男人开心的笑,失魂落魄的走在马路上,她从没对我那样笑过,她最终也会选择男人,她和自己果然只是玩玩而已吧?唉,真是胸闷啊。路璐想着自己从小到大的经历,想着自己陷入过的两份感情,不禁仰头哀叹:谁,可葬吾怆,笑天地虚妄,吾心狂;谁,可倾我心,寸土恰似虚弥;谁,可明我意,使我此生无憾;谁,可助我臂,纵横万载无双;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轹;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远远的,桑榆透过车窗,看到了路璐愈显孤寂的背影,她心里一阵阵的酸涩,你的孤寂,又是为谁?桑榆调整好情绪,把车停到路璐身边,打开车门,让路璐上来,笑着说:“今晚一起在外边吃饭吧。”路璐看着桑榆眼睛里带着哀郁的微笑,忽地呼吸困难起来,自己的犹豫和逃避,到底害苦了多少人?路璐点点头,说:“好,我们一起吃饭。”她有些疲惫的靠在车座上,闭上眼睛,下了狠心,把该说的都说开,把该断的都断了去吧,没什么大不了,一个人,同样可以笑傲江湖,笑享孤独。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