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时分,街上车水马龙,行人来去匆匆,如此繁华的一幕,却让忧伤的人,尽觉清冷。来到一家高级西餐厅,桑榆点好了菜,然后与路璐默默对视。路璐环顾餐厅的环境,不由咋舌,这家餐厅分上下两层,占地面积颇大,是以欧洲传统室内装饰为主的设计风格,暗红色樱桃木的餐桌,琉璃溢彩的吊灯,简约明了的玻璃酒架,蓝光点点的LED灯,由细绳组起散而不乱的布艺窗帘,富于浓郁自然韵味的装饰,一切的一切,都诠释着这里的华贵格调。路璐笑道:“我以前常常路过这里,可从没进来过,在这里吃一顿饭,够我工作一个礼拜了吧。”“我也不常来”,桑榆也笑道:“该享受的时候就要享受一下,不要总想钱。”“只有不缺钱的人,才会说不要总想钱。”“你也不缺钱。”路璐自嘲:“谁说不缺啊,都说三十而立,我看我是立不起来了,工作这么久,在这个城市,我那点钱还不够买套房子的。”桑榆别有他意的说:“我有房子,你不用买。”“呵”,路璐苦笑,她何德何能,认识的女人竟都是小富婆,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啊,可偏偏她没有做小白脸的嗜好,宁可自己过的拘谨些,也不愿要他人的一分一毛。沉思片刻,路璐轻声问桑榆:“你以后会结婚么?”桑榆愣了,结婚么?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想和路璐在一起,可结婚……桑榆答不上来,父母已经开始催她赶快找男朋友了,看着把一腔心血都倾注到自己身上的父母,她不愿去让父母接受打击,也不敢冒着风险去出柜。路璐见桑榆沉默不语,心里有了数,思量一会,她说:“桑榆,找个男朋友吧,不要让父母失望,也别学我,我当年对父母坦白,是因为年少狂妄,若放到现在,我也会跟你一样犹豫。你知道的,这条路不会好走,有多少人爱到最后,都是被迫结了婚,爱情的保质期,也总在浮动,明明想着可能会一辈子,可它偏偏只维持一阵子,当年相爱的我们不也是分手了么?呵,现在我们都年轻,可以为所欲为,可再过两年,等我们到30了,那些压力,那些指责,会让你压抑的直不起身。”桑榆幽幽地问:“你会结婚么?”“不会。”“你不会,我也不会!”桑榆望着路璐,眼神坚定起来,“只要你能和我重新再在一起,你能为我出柜,我同样也能为你出柜,你尝过的苦,我为什么不能尝?”路璐感受着桑榆的坚定,阵阵心酸的苦楚涌入喉头,这些话,为什么不早点说?为什么等我心里有了别人以后,你才回来?她暗自握握拳,对桑榆说:“傻瓜,我不会,是因为跟家里已经闹僵了,四年多没回过家,没和父母见过面,这些你能忍受么?我爸当时气得差点生病,我妈也哭的死去活来,现在想想,我当时真的是很不孝啊,若放到现在,打死我也不可能做到那么决绝的。”“你后悔为我出柜么?”“不后悔,从来没后悔过,只是觉得遗憾,人这辈子,可能会有很多遗憾,但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眼看着父母越来越老,当子女的却不能尽孝,呵,桑榆,多想想父母,多想想以后吧。”桑榆知道,随着年龄越来越大,这些事是到该考虑的时候了,只是她一直刻意的去忽略着,似乎只要她不去看,这些事就不会存在,但所有的一切,和眼前的路璐比起来,竟轻似尘埃,桑榆抬起头,眼睛里闪着泪花,她说:“那些我都不理会,我只想和你在一起。”路璐艰涩的呼口气,与桑榆相处过的片段一点一滴的浮现,桑榆不想失去她,她又何尝想失去桑榆,毕竟是曾经深爱过的人儿啊。路璐握住桑榆的手,说:“你不会失去我,我们是朋友啊,好朋友,比好朋友还要好的好朋友。”“我不要只做朋友,你明明知道的”,桑榆明白,路璐对她说这些话,只是想与她保持距离的借口,可她不敢问路璐心里究竟是否还有其他人,她怕,真的很怕,想着这些,桑榆的泪顺颊而落。“我知道,我都知道,不说这了,我们不说这了,别哭”,桑榆的泪灼伤了路璐的心,她伸手拂去她的泪,再也不忍心从这个话题上绕,她逗道:“再哭就成小花猫了,真难看,你明知道我最不想见你流泪,还流起来没个完,是不是故意为难我啊?你若再哭,我也要跟着哭了啊,我们对着哭,把这家餐厅淹没好不好?”桑榆破涕而笑,路璐始终还是在意她的,这就够了。这会凌嘉和张硕也来到了这家餐厅,他们本该要早桑榆和路璐一步到达这里的,可张硕的车开到半路竟短路了,两人不得已,只能把车拖走后,再打车过来。凌嘉眼睁睁的看着路璐帮桑榆擦泪,眼睁睁的看着桑榆哭后又甜蜜的笑,心头的苦涩一阵阵的涌出,不跟我联系,不与我相见,不是因为你怕跟我在一起后会再受伤,而是因为你们又重归于好了么?是啊,毕竟你们是初恋呢,我算什么?似是感到被人盯着一般,路璐转身向后看去,恰与凌嘉失落的眼神碰到一起,路璐的心脏猛然一跳,像石头一样僵在那里,不再动弹。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