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愣了好一会,才回过神,看到凌嘉身边的男人,心里又一阵抽痛。桑榆也看到了凌嘉,出于礼貌,她起身招呼,凌嘉极为失望,路璐那晚明明说她和桑榆只是朋友,可她们这对朋友却在像情人一样风花雪月,凌嘉感觉自己被骗了,怒意无形而出。凌嘉走过来,也不看路璐,同桑榆打过招呼后,介绍道:“这是张硕”,转而又对张硕介绍了桑榆,唯独忽略了路璐。桑榆知道凌嘉和路璐有过节,看看凌嘉含怒的脸,也没说什么,简单的向张硕介绍过路璐后,得体的笑道:“在这里碰到,真巧。”“是啊,真巧”,凌嘉也笑着说:“你们也刚刚开始吃饭吧?难得碰到,大家一起用餐好了。”桑榆不好拒绝,只能点头说好。路璐一直低着头,谁也没看,凌嘉故意坐在她身边,跟桑榆和张硕谈笑风生。张硕很健谈,他以前也学过一点广告设计,所以对桑榆的工作很有兴趣,他逮住桑榆问东问西,凌嘉正好趁机沉默下来,斜眼瞥向路璐,见她一直低头不语,只一点点切着牛排往嘴里送,又慢慢的嚼,脑袋里发出一个信号:路璐不快乐。是因为自己的到来才不快乐么?凌嘉苦笑。路璐头也不抬的低声问:“最近还好么?”路璐是在问她么?凌嘉以为自己听错了,转头去看她,见她还是跟刚才一样吃东西,心里又有了气,你对我说话能不能抬起头来?对着桑榆,你连看都不敢看我一眼吗?混账!凌嘉不回答,转而又兴致勃勃的加入桑榆和张硕的话题,路璐见凌嘉不理她,心里发堵,也没再说话。这种微妙的压抑气氛让路璐受不了,她以去洗手间为由逃离出去,逃吧,逃吧,像鸵鸟一样逃吧,只要能不再看到凌嘉那张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的脸,只要能不再听到凌嘉和张硕打情骂俏一般的聊天,能逃得一时算一时,能逃得一刻算一刻。从洗手间的内门出来,路璐低头洗手,看着哗哗的水流,一阵黯然。抬起头,路璐从镜子里看到了凌嘉的脸,凌嘉倚在被关的紧紧的门上,环着双臂冷冷的看她。路璐对着镜子里的凌嘉笑一笑,说:“你来了?”凌嘉望着镜子里的路璐,走上前,站在她身后,“给我一个解释。”路璐咬着唇,好一会,才有些艰难的吐出四个字:“你要结婚。”我要结婚?凌嘉一时没弄明白路璐话里的含义,随口问:“跟谁?”今天把话跟桑榆说开了,也对凌嘉说开了吧,从今以后,大家一拍两散,各走各路,再无牵扯。路璐叹口气,转身,直视凌嘉,“你总要结婚的不是么?”凌嘉一怔,路璐是因为担心这个才不跟她联系的么?心里泛起了浓浓的喜悦,她板着脸反问:“我结不结婚什么时候由你做主了?”“早晚的事,总要结的。”凌嘉冷笑,“你对我可真好,连婚事都帮我操心。”“过讲了,应该的。”凌嘉看着路璐无所谓的脸,气不打一处来,她猛地抱住路璐,逮住她的嘴唇就狠狠的咬,路璐也没挣扎,由着她咬,直到尝到血腥,凌嘉才松口,她松开路璐,说:“还没有人敢对我的未来指手画脚,这是对你自不量力的惩罚!”自不量力么?好像是有点了,路璐看着镜子里血丝隐现的嘴唇,无奈的摇摇头,打开水管,将血迹冲掉。凌嘉这会才觉得自己咬的似乎是有点狠了,她拿出手帕,抬起路璐的下巴,轻轻帮她擦掉水珠,看着那张红艳艳的唇,一时心动,又吻了上去。路璐以为凌嘉又要咬她,条件反射一样往后退了一步,正贴在洗手台上,无路可退下,路璐下了狠心,咬就咬吧,顶多咬个豁口当兔子,没什么大不了!可出乎她意料的,凌嘉这次并没咬她,反是轻轻**唇上的伤口,路璐想说别舔了,越舔越疼,但就在她刚刚张开嘴的那一刻,凌嘉的舌溜了进去,路璐蒙了,可还没等她蒙完,凌嘉的右手已经灵巧的解开路璐的裤扣,蛇一样滑了进去,接着便是一阵撩人的拨弄。路璐想推开凌嘉,她想对凌嘉说“小姐你这是干吗?请你别这么心急,这里会随时有人进来,虽然是洗手间,但也是危险区好不好!”但凌嘉根本不给路璐说话的机会,吻的愈发激缠,左手拨开路璐的衣服,微微低头,隔着内衣咬舔路璐山峰上的樱桃,路璐倒吸一口凉气,抬起双手不自觉的搂住了凌嘉的脖子。凌嘉手下感觉到那里的湿意,立刻将指探入了温泉的源头,她气恼路璐,气恼路璐怎么能说不联系就不联系,气恼路璐怎么能和桑榆又重新走到一起,更气恼路璐怎么能如此影响她的情绪,她把所有的气恼都汇聚到手上,动作越来越大,冲力也越来越猛。路璐还没有完全进入状态,身体感到些许不适,潜意识里往后退去,可她退一点,凌嘉就往前挪一点,直退到无路可退,路璐才大义凛然的一甩头,忍了!慢慢的,路璐渐渐适应了凌嘉的莽撞。凌嘉咬住路璐的锁骨,狠狠的说:“你骗我!”路璐意识模糊的问:“我骗你什么?”“你和桑榆!”“朋友,只是……朋友。”凌嘉知道,路璐这人虽然不羁,可她不会对自己说谎,当下吃了一颗定心丸,手上的动作渐渐放缓下来,路璐有些着急,该缓的时候你猛,该猛的时候你又缓,有你这么折磨人的吗?凌嘉看出路璐的难受,故意调笑:“想不想继续?”路璐满脸通红,她咬牙道:“你混蛋!会有人来!”“没关系,我在里面锁门了。”“你有预谋,真阴险!”“你住嘴!”凌嘉重新吻住路璐,有意加速了手上的动作,凌嘉自己也说不清楚,一向对性事淡漠的她,为什么每次见到路璐都有股想拥抱她抚摸她的冲动,后来经过仔细分析,凌嘉确定她爱路璐,她不清楚这种爱是否是由好奇而生,但她很肯定,在她这29年的岁月里,路璐是第一个挑起她热情的人,而这份爱,也早已磨蚀到了她的心骨,放不下,撇不开。 凌嘉的动作有些生涩,也谈不上技巧,可在那样的刺激下路璐依然沉迷下去,到达顶峰的那一刻,路璐死命的抓住凌嘉的背,一口咬在她的肩上。凌嘉疼的皱眉,她甩甩头,自我安慰,就当被狗咬了!路璐顾不得浑身酸软,不敢有一刻迟疑,赶快自己整理好衣服,她嗔怒道:“你也太大胆了!”凌嘉无所谓的摇头,“跟你学的。”“不学好!”凌嘉真是个好学生,把她曾经在酒店里的那次举动,毫无保留的又重新还给了她,路璐一再直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她问凌嘉:“张硕是你新男友?”凌嘉笑问:“你吃醋?”“鬼才吃你的醋!”路璐说完怒冲冲的走出了洗手间,可刚刚激情过,脚底发软,没走两步就靠在墙上歇息,这时正有一个女人往洗手间走去,路璐拍着胸口后怕万分,直骂凌嘉是衣冠禽兽。凌嘉走到她身边,搀扶起她,说:“一起回去,我没护垫,你难受的话先忍着点吧。”路璐懒得再搭话,只把半个身体的重量交给凌嘉,轻飘飘的往回走,凌嘉想掐路璐,有这么累吗?我也很累好不好!走到半路,凌嘉突然说:“从今天起,我们开始交往。”凌嘉说的是肯定句,压根没有询问路璐有什么意见的意思,听到路璐耳朵里,简直与命令无异,路璐停下脚,怀疑自己听错了,看向凌嘉的眼神里带着无数个问号。凌嘉扬眉挑眼,又说道:“你寻个时间,把我们的关系告诉桑榆,后天周五,晚上我们去看电影,手机不许关机,时刻开着,睡觉的时候把它放的离你远一些就好。”凌嘉这一堆话,绕的路璐的脑袋嗡嗡作响,她很想学着范伟被赵本山忽悠时的迷茫状说一句:这是怎么个情况?怎么一眨眼的工夫,天都变了呢?还没等路璐把凌嘉的话完全消化掉,就被凌嘉拖着往前走去。凌嘉做事一向果断,她跟路璐牵绊了这么久,本就违背了她的性格,现在她可不想再跟路璐拖拖拉拉了,看桑榆跟路璐极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她怕自己再晚一步,路璐那墙头草一样的德行真的会随着桑榆而去,将她彻底抛在脑后,毕竟人家俩人有着近十年的感情。凌嘉看的出来,桑榆对路璐爱的也是极深的,若她是局外者,她也定会希望她们能破镜重圆,重续前缘,可惜她是剧中人,她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所爱投向他人,感情的世界里,本就是有人哭,有人笑,何况这是一幕活生生的三角恋,凌嘉没有那么多同情心去同情桑榆,谁让当时桑榆放手了呢?即使去哭又能怪谁?凌嘉想,如若路璐对自己无爱也就罢了,既然路璐对她有爱,她就要抓住她不放,没什么好说的。凌嘉也真切的体会到了,路璐这个人,死要面子活受罪,她若不先提出交往,这辈子也别想指望从路璐嘴里能听到类似“我们恋爱吧”这样的话,凌嘉承认,在这方面,她比不上路璐,她没人家要脸!想到这里,凌嘉咬着牙死命掐了路璐的胳膊一把,路璐本是一直晕晕乎乎,被凌嘉这一掐,倒是立刻清醒不少。桑榆见路璐被凌嘉搀扶着过来,赶忙起身问:“你怎么了?”路璐胡乱找着借口:“胃里有些难受。”凌嘉接话道:“她刚刚在洗手间一直吐。”张硕别有深意的看看路璐的肚子,又贼贼的笑,他说:“难怪你去洗手间这么久,以后用食要小心些啊。”桑榆也怀疑的看看路璐的腹部,难怪她刚才对自己扯些什么找男朋友,多想想父母的鬼话,难道她已经……有了?可从没听秦浩梅馨提起过她有男朋友啊!路璐直想把凌嘉的嘴巴给撕碎,她尴尬的坐下来,生闷气。凌嘉这会叫来服务生,她指指路璐,春光满面的吩咐道:“给这位小姐再上一份鱼酸汤。”这个女人,太可恶了!路璐在凌嘉话音落地的那一刻,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