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后,凌嘉和张硕分别打车回家,路璐坐着桑榆的车回去,走前凌嘉瞥路璐一眼,似是在警告她不许跟桑榆走的太近,路璐扭头,当没看到,她急需回去好好冲个澡,好好放松一下,好好消化消化凌嘉刚才对她说过的话。路上,桑榆犹豫了好一会,终于忐忑着问路璐:“你怀孕了么?”路璐右眼皮猛的一阵跳,她无奈的摇头,“我跟谁怀孕去啊?你别听凌嘉胡扯,我只是胃不舒服,可能凉到了。”听到路璐的话,桑榆松缓了一口气,“你以后要注意些,现在天气凉,要及时添加衣服啊。”“嗯。”等回到家,冲完澡,路璐的脑子依然有些迷糊,她倒在床上,想着凌嘉刚刚说过的话,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凌嘉说从今天起,她们就开始交往,可凌嘉身边的那个叫张硕的男人算怎么回事?可凌嘉的样子,又不像在跟她开玩笑,路璐忍不住拿起手机,翻到凌嘉的号码,给她发了一条短信,问:“张硕是你的谁?”床头手机震动,凌嘉伸手拿了过来,一看竟是路璐,心里不禁暗喜,这可是自打路璐离开瑞风后,第一次主动发短信给她啊,真是进步不小!凌嘉看着短信,笑了起来,快速回道:“朋友。”路璐望着手机屏幕,眼睛在朋友二字上打转,本是极为平常的一个词,这时也被她想出两三层含义来,朋友?什么朋友?普通朋友还是男朋友?凌嘉说话怎么老这么拐弯抹角暧暧昧昧的?路璐不满这个回答,继续问:“什么样的朋友?”凌嘉知道这个时候,路璐脑子里一定是一团浆糊,有些话在短信里根本说不清楚,她索性一个电话打了过去,路璐接到凌嘉的电话,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她小心翼翼的按下接听键,屏住呼吸,微颤着抬手把手机放到耳边,软绵绵的“喂”了一声。凌嘉听到路璐那声似是含着无限春情的“喂”,扑哧笑了出来,她说着路璐曾经对她说过的话:“你刚才还没‘咬够’么?”路璐脸红脑热,从牙缝里撕出两个字:“够了!”凌嘉又是一阵笑,路璐发恼,怒道:“你别笑!我有话问你!”“你问。”路璐重复刚在在短信里的问句:“张硕是你谁?”“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朋友。”“那……”路璐犹疑两秒,终是问道:“我……是你的谁?”凌嘉反问:“你希望你是我的谁?”路璐开始头疼,“是我在问你好不好?”凌嘉决定不再绕,她说:“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之后,我再回答你的问题。”“你问。”“情人,恋人或爱人,这三个词你比较喜欢哪一个?”路璐急于想弄清楚答案,便想也不想的答道:“爱人。”凌嘉笑,“那好,你是我的爱人。”路璐突然想晕过去,她们还没怎么谈过恋爱,就先升级到爱人了?这速度都快赶上神州七号了吧?路璐爬起来,靠在床头,“这也……太快了吧?”凌嘉没好气的说:“你还想慢到什么时候?想跟我纠缠到死吗?你有那工夫,我还没那精力呢!”“那你怎么突然想跟我交往起来了?”什么叫突然?她前思后想的考虑了这么长时间,这也叫突然吗?凌嘉气呼呼的说:“我喜欢你不行啊?爱上你了不行啊?别告诉我说你对我没感觉,想骗鬼也得先看看对象!”路璐心里一阵巨涛翻天,凌嘉刚刚说什么?她说的是喜欢是爱吧?她难言激动,哆里哆嗦的问:“你爱我?”凌嘉正后悔刚刚一冲动把爱字说出口,她本来是想引着路璐先说出来的,这下可好,自己先曝光了,真没面子,她尴尬道:“好话不说二遍,没听到就算了!”“呀!真不凑巧!我听到了!”路璐可不是呆瓜,她知道能从凌嘉嘴里对她先吐出“爱”这个字有多不容易,她兴奋的几乎要从床上跳起来,可兴奋过后,又一阵担忧,她问:“你确定你不只是玩玩?你知道两个女人在一起……有多难么?”“阿姆斯特朗都能在月亮上逛圈玩了,小小地球上还能有什么困难的事?”凌嘉叹口气,说:“我不是在玩,感情这东西,我也不会玩,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伤过一次,怕伤第二次,这很正常,可总不能因为怕,就不去面对自己的心啊,这些日子,你就没在纠结么?你纠结的还不够么?很想纠结一辈子么?多看看自己的心,多问问自己的心,别因为一些客观因素就把你自己给丢到大海喂鲨鱼,我既然决定跟你交往,就不会去结婚,就不会让父母成为绊脚石,就不跟你闹着玩,所以你也别跟我闹着玩,桑榆那边你快点解决好,你们这么暧昧下去对谁都不好。”路璐撅着嘴小声嘟囔:“我们哪有暧昧了?明明是你眼睛有问题嘛。”“我眼睛哪里有问题了?今晚你们也哭也笑的让谁看了都会觉得暧昧”,凌嘉稍稍一顿,又说:“我问你,你爱我么?”真是的,怎么能问的这么直接啊?路璐脸红,细不可闻的挤出一个字:“嗯。”“呵”,凌嘉不指望此刻的路璐能对她说出多露骨的话来,她们之间的感情,还是需要时间来继续升华的,现在能听到一个“嗯”字已经很满意了,她说:“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得去画画吧?早点休息吧。”“你觉得我能睡得着吗?”“睡不着也得睡!挂了!”凌嘉说挂就挂了,路璐握着手机发愣,真挂了?真挂了!这人怎么这样?连句晚安都不带说的!太小气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