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放下手机,拉过被子,蒙住头,想想今天的经历,怎么想怎么都像做了一场梦,没缘由的,就是觉得特不真实,她很怕一觉醒来,一睁眼,这真的是一场梦。她在床上东想西想,翻来覆去,无论怎样都睡不着,无耐之下,只好打开台灯,拿过速写本,想画会儿画。刚拿起笔,门铃响了起来,路璐皱眉,看看时间,快11点了,这么晚了会是谁来?下床,穿上拖鞋去开门,打开一看,竟是凌嘉。气温不过十度左右,凌嘉身上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羊绒衫,尽管她在外边披了一件中长款狐狸毛领风衣,但那风衣看起来,也暖和不到哪里去。路璐看到凌嘉,先是一怔,接着让她快进屋,尽管屋里暖气够足,但她还是又倒了一杯热水,让凌嘉暖手。凌嘉第二次来到路璐这里,见房里的摆设依然像以前一样干净整洁,心里一阵阵的感叹,自己真是找了一个良家妇女啊!再看路璐穿着黑色丝质吊带睡裙的娇慵模样,心里又是一阵砰砰跳,这个人!怎么能这么光明正大的勾引自己?不过,明天还要上班,一定要忍住!路璐问:“你怎么过来了?”凌嘉白她一眼,说:“你不是睡不着吗?”路璐心里一甜,说:“幸好咱们住的地方离得不远,要不只凭你穿的这点衣服,真能冻死你,大半夜的,气温又这么低,你也不说多穿点衣服。”“衣服穿的那么多,显得多臃肿?不好看。”“大半夜的,除了色狼,谁没事看你啊!真是要风度不要温度!再说你这个穿法,最容易招色狼!”凌嘉见路璐以她独特的方式关心自己,浑身上下暖暖的,她问:“色狼看我你吃醋啊?”“色狼见了你都害怕,我吃哪门子醋?”凌嘉憋气,“你就不能对我说点好话?”“好话,说完了。”“什么?”“你让我说‘好话’,我刚刚不是把这俩字说完了么?”“你……”凌嘉又无语了,路璐的思维太敏捷,也太跳跃,有时难免让她找不着北,凌嘉拿下墙上挂的吉他,随手拨根弦,说:“弹首曲子来听吧。”“好,我弹给你听。”路璐的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两圈,先嘟囔了一句让凌嘉根本没听懂的什么“打到底,哟嘛艾朱澳滴”,接着抱起吉他就弹了起了来。凌嘉听到路璐弹的曲子差点没一拳揍到她鼻子上,因为路璐弹的是《鬼子进村》,她一边弹还一边应着节奏对着凌嘉说:“坏蛋!要你当汉奸!”大晚上的她对着自己弹鬼子进村,还说自己是汉奸,凌嘉气结,她捏住路璐的嘴,没好气的说:“别弹了!”路璐很听话,她放下吉他,意犹未尽的说:“要有个鼓和小军号效果就更好了,咦,你把手机铃声改成鬼子进村吧,多适合你!哟西!”“八嘎!”凌嘉呲牙回了一句,懒得再听路璐胡说八道,她走到床边,坐下,说:“我今晚住你这儿了。”“哦”,见到凌嘉的那一刻,路璐就猜到她今晚八成是要住下了,她走到衣柜边,拿出自己的一件睡衣,递给凌嘉,“你先穿这件吧。”凌嘉摇头,说:“我不喜欢穿睡衣。”“啊!”路璐的嘴巴长的大大的,说话也不由的结巴起来,“你、你你别告诉我你一直裸、裸睡的。”“难道没人告诉过你,裸睡有益身体健康么?”凌嘉说完,大大方方的褪下衣物,拽过被子,躺在床上,又冲路璐招招手,说:“时间不早了,快过来睡觉。”路璐眼睛直直的看着凌嘉一系列的动作,磨磨蹭蹭的走到床沿,犹犹豫豫的动动被子,心里暗发埋怨,你里头光光的,可让我怎么睡啊?还真把我当柳下惠了不成?凌嘉看到路璐一副窘样,暗暗发笑,她掀开被子的一角,说:“你想磨蹭到天亮么?”路璐一咬牙,闭着眼钻到被子里,放平身体,再也不敢动弹,凌嘉挠挠她的腰,笑着建议:“要不你也把睡衣脱下来吧。”路璐侧头看她,“你是在考验我的定力么?”凌嘉挑衅道:“是又怎样?你不敢脱?”“怕你啊?”路璐被凌嘉一激,抬手就把睡衣脱了下来。“呵,这才对嘛”,凌嘉靠近路璐,顺手将她抱到怀里,关上台灯,吻吻她的额头,“睡吧,晚安。”路璐瞬间感到整个人无比踏实起来,她吻吻凌嘉的唇角,说:“晚安。”“凌嘉,你睡了么?”过了好一会后,路璐小声问道。“还没有,怎么了?”“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不知道”,凌嘉想了想,轻轻的说:“在公司,第一个吻,我心跳;在你家,第二个吻,我心动;在山洞,第三个吻,我心疼;在我家,我们的第一次,我销魂;在酒店,我们的第二次,我沉沦;在餐厅,我们的第三次,我覆没。你一点一点的走到我心里,我也说不清楚,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才爱上你的,我只知道,在前些日子,我在上海的时候,一个人走在热闹的马路上,想你想的不可遏止,那时我想,既然思念,又何必去固执一些有的没的?商机会一瞬即逝,人也会一闪而过,既然遇到了,本该好好抓住才是。我说完了,该你了。”“呵,我跟你基本上是差不多的,只是我一直不敢确定你对我的感觉,也不敢去牵你的手,为了桑榆,我没了家,我不知道真的跟你在一起后,我还能再去丢些什么,我本就很怕,再看到你和张硕那么亲密,更怕了。”“现在还怕么?”“现在不怕了,想想我其实也没什么好失去的,除了这条命,该丢的都丢完了,其余的,也没什么值钱的了。不过,你以后不能对他们那样笑,太有损视觉神经了。”“就知道你吃醋了,还不承认。”“我明明是为大众的眼睛着想嘛,哪里是吃醋了?啊,看到我和桑榆在一起,你今天也吃醋了吧?”“吃你的鬼醋!不早了,睡吧。”“嗯。”路璐闭上眼,心想这次总算能睡个好觉了,可两位互相爱慕的人儿刚刚表完心迹,两具光滑滑的身体还紧紧抱在一起,又怎能不让人想入非非?路璐难耐的动动身子,凌嘉小声斥道:“别动!”路璐委屈的说:“可我难受。”“你以为我好受?”既然都难受,那干嘛不好受点?路璐什么都不管了,她反身压倒凌嘉身上,寻到她的唇,辗转的吻着,凌嘉被她吻出了火,抱住路璐的背,陪她一起燃烧。夜色的厚重,助长了情欲的火焰。那连绵不断的□□,那情真意切的交缠,那浓墨重彩的喘吸,直□□头的闹钟,也忍不住窒息起来,那轻飘飘的嘀嘀嗒嗒声,仿佛是在呐喊,爆发吧,小宇宙,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