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欲的后果,就是让凌嘉和路璐两人,在一整天的工作中皆是手脚发软,哈欠连连。凌嘉窝在转椅上直打瞌睡,路璐画画时力不从心,两人几乎同时咬牙切齿的发誓,以后一定要克制!黄蔚然自从认识秦浩后,对他越发上心起来,不时以给秦浩介绍客户的名义,给他打个电话,或发个短信,要不就和秦浩吃顿饭,好培养感情。秦浩对黄蔚然的热情,倒也没往别处想,只觉得这个姐姐挺热心,每当黄蔚然给他介绍过客户后,他还兴致勃勃的给梅馨和路璐桑榆说说这个大姐有多好多好。桑榆对黄蔚然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她提醒秦浩要注意些,顺便提示梅馨要对黄蔚然留点意。通常,男人的心思,总是没有女人来的细,梅馨预感到黄蔚然不怀好意,所以每次当秦浩出门会晤黄蔚然,她都会耳提面命的叮嘱秦浩要守妇道,秦浩直以为梅馨是吃醋,高兴的不得了。不管男女,当看到恋人为自己吃醋,总是开心的。秦浩着实装模作样的哀叹了一番,人长的帅,果然让人不放心啊!可人家不只脸帅,心更帅好不好?花花公子那套咱可学不来!周五下午的工作结束以后,凌嘉给路璐去了电话,约她一起去看电影。路璐忙完,把用具往秦浩身边一丢,放下一句“你帮我收拾,我有事先走了”,接着屁股后面像安装了火箭一样,飞速跑到了影院门口去找凌嘉。秦浩很哀怨,为什么路璐梅馨这两个雌性,总把他这个妇男当成妇女用?凌嘉见路璐从远处跑来,心情雀跃无比,路璐的衣着依然休闲,米色的带帽毛毛卫衣,外罩一件墨绿色羽绒小马甲,怀旧色的微喇牛仔裤,黑色的磨砂小靴子,若仔细看,会发现她的袖口处沾有几滴不小心弄上去的颜料,她长长的头发随着跑动而向后撩起,整个人就像是一位还没出校门的大学生,青春张扬的不像话。凌嘉笑了起来,为了与路璐相称,她特地回家换了一身休闲装才过来,看样子这个决定是正确的。一整天没见面,就好像隔了一年那么久,凌嘉从来没有这么相思过。路璐刚下公交车,就见到了站在人群中,显得格外醒目的凌嘉,这一天,凌嘉的影子一直在她眼前晃,就不曾消停过。但在这种公众场合,两个早已不是小孩子的女人还是都懂得不能太招摇的,相视一笑后,牵起彼此的手,先去吃了晚饭,然后买盒爆米花,两杯可乐,边走边聊,准备进场入座。凌嘉勾着路璐的小指,说:“周末我想去做头发,你陪我去吧。”“好,你有专门的发型师吧?男的女的?”“男的,到时你的头发也修理一下吧。”“不用了”,路璐得意的说:“我也有个御用发型师。”“男的女的?”“女的,我同学毕业后就和她男友弄了一间造型室,起初只有一层,现在都扩成上下两层了,我和梅馨秦浩他俩都是去她那里弄头发。”“你们倒方便。”“当然,不只方便,还免费。”“你们还真会占同学的便宜。”“还好还好”,路璐伸手比划一下,说:“她那造型室里有三个大大的时尚女郎墙画,都是我们在她开张之前帮着去画的,到时我领你去看,你一定也很喜欢。”“路璐!”路璐正说在兴头上,肩就被人猛地拍了一下,她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着对面穿着一身黑色皮衣皮裤,留着一头大黑波浪卷的长发女孩,不由感慨,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她把可乐全丢到凌嘉手里,兴奋的和女孩抱着跳,等跳完了,才对凌嘉介绍说:“这就是我的发型师,孔箜,俗称孔二!”凌嘉差点没笑出来,孔箜对路璐这番介绍倒是毫不介意,她很热情的与凌嘉握手聊天,转而拧着路璐的耳朵说:“你和梅馨这群没良心的,除了做头发的时候去我那儿,平时都没个影的,电话都不打一个,还真把老娘当仆人用了!”路璐嬉笑道:“我们是怕到了你那儿耽误你挣钱。”“你借口总是一堆一堆的!听说桑榆去年就回国了,这些年她一直没参加过同学聚会,这次应该参加了吧?”“应该会吧”,路璐敏感的看凌嘉一眼,见她并无其他表情,松了口气,说:“同学聚会是在大年初六,离过年还早呢。”“是啊,现在看着还早,不过你看这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快,一不留神咱们就老了。”“呵,别感叹了,程子呢?”路璐问道,程子是孔箜的男友,小两口平时总是公不离婆秤不离砣,这下没见到程子,路璐不禁有点诧异。“他去买东西了”,孔箜看看时间,说:“你们先进去吧,我得等等程子,“好,我们先进了,拜拜。”“拜。”路璐和凌嘉进入影院,找到位子坐了下来,凌嘉突然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对桑榆说出我们的关系?”路璐心里一跳,低头沉默,她怕桑榆伤心,怕桑榆流泪,她不知道该怎么对桑榆去说。凌嘉叹口气,踢踢路璐的脚,说:“别这么垂头丧气的,我又没逼你现在就去说,更没逼你从此与桑榆形同陌路。但你如果不说清楚的话,对桑榆对我们都不好。”“嗯”,路璐转着可乐杯,说:“其实我怕桑榆难过……桑榆……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我们上学那会,学校周边有个卖报纸为生的老太太,老太太患了眼疾,看不清东西,买报纸的人会自己拿份报纸,再主动把钱放到她身前的铁盒里,有个小痞子,他见老太太眼睛不好使,就以买报纸的名义把铁盒里的那几十块钱偷了去,正好被桑榆和我还有秦浩看到,桑榆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往痞子身上砸去,我怕痞子会跳起来揍她,吓的也从地上抓起一块石头以防万一,不过还好,痞子被砸趴下了,秦浩紧跑过去又揍了他一顿,把钱重新放到老太太盒子里,这才算完。后来老太太找到我们班向桑榆和秦浩道谢,这件事当时立刻在我们系都传开了,我这什么都没帮过老太太的,还跟着极不光彩的受了次表扬,打那以后,桑榆每天都会拉着我去买老太太一份报纸……她看起来很文静,可内心很炽烈,也太善良……但我们的关系,我会告诉她的。”凌嘉明白,路璐对自己说这些,是想让自己给她一点时间,她想了想,说:“我给你两个月时间,这段时间里,你把我们的关系告诉桑榆,好么?”“嗯。”“好了,别想这些了,吃点爆米花吧,我好久没吃过这东西了,你喂我。”“咦,你怎么不喂我?”“好!我喂你!”凌嘉坏笑着,抓起一把爆米花就塞到了路璐嘴里,看着路璐目瞪口呆的模样,她捂着嘴哈哈笑了起来,路璐死命咽下爆米花,喝口可乐顺一顺,又不服气的抓了一把爆米花塞到了凌嘉嘴里,两人像孩子一般闹了起来,直到电影开始播放了,才总算告一段落。很多时候,一对情人去看电影,影片在讲些什么往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适合调情的气氛。路璐和凌嘉坐在后边,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不时做点小动作,你揉揉我的脸,我戳戳你的腰,一个多小时影片,人家都在前边看的老泪横流,她俩在后边乐的笑逐颜开,让老天爷也忍不住想弄个霹雳下来,好雷焦她俩,以便配合众人的哀伤气氛。散场后,路璐凌嘉手牵手走在马路上,凌嘉问:“你刚看懂那个电影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吗?”“当然看懂了”,路璐点头装懂,大言不惭的说道:“不就是一男一女为了革命事业最后被枪毙的悲惨命运么?唉,那枪声啊,听着真凄惨!”凌嘉斜眼看她,提示道:“如果我没看错,被枪毙的应该是汉奸吧。”“啊!那我可能看花眼了,都怪主角跟汉奸长的太像了。”“主角叫什么?”“叫……”路璐答不上来,她觉得凌嘉刚才一直在跟她玩,一定也不知道影片里讲的是些什么,想想革命年代里的英雄们,便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董存瑞!”“女主角呢?”路璐挠挠脸,说:“□□吧……”凌嘉再也顾不得维持形象,放声大笑,她捏着路璐的脸,上气不接下气的夸道:“你太神勇了!我都不知道□□还找过对象!那对象还是董存瑞!”路璐想想自己胡扯的这两个人名也的确太离谱,一时也跟着笑了起来。凌嘉很开心,因为路璐总能让她开心起来,刚刚虽然一直在跟路璐调情,但电影里讲了些什么,她还是知道的,本以为路璐会谦虚的问她影片内容,却不想她竟打肿了脸充胖子,还把董存瑞和□□搞到一起,她真想劈开路璐的脑子,看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构造。等笑够了,凌嘉似是不经意般的问:“你租的房子什么时候到期?”“还早呢,要等明年三月份才到期。”“你喜欢住大房子还是小房子?”“不太喜欢大的,只一个人住,房子却那么大,空落落的,不好。”“呵,你说出了我的心里话啊”,凌嘉抬头看看夜幕,叹口气,说:“我那边房子那么大,一个人住就总觉得空落落的。”路璐这才明白凌嘉的意思,凌嘉绕着弯的问了她一堆话,意思就是想让自己搬到她那里去,可两人刚刚决定交往,这么快就住到一起么?最重要的,是路璐一想到搬到凌嘉家里,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她喜欢在口头上占凌嘉的便宜,可不喜欢在物质上也占她的便宜啊。凌嘉早已料到路璐会有这种想法,她笑着说:“既然决定在一起,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你的,有些地方不能想的太多,我不急着让你搬过去,你什么时候想搬了再搬,不过你总该知道,两个人,只有住在同一间房里,才叫一个家。难道你不想有个家么?不想有个人天天在家里等你回去,为你做饭么?我的名字里有个嘉字,呵,我是真的很想有个家的啊。”家,多么诱惑人的一个字,凌嘉始终是善于摸人心理的,更善于摸路璐的心脉。听着凌嘉一遍又一遍的把“家”字真切的说出来,路璐心动了,可又总觉的在哪里有些不妥,便对凌嘉说:“我也想有个家的,可一直以来,我都是想自己买套房子,自己给自己一个家,还从没想过要去住到谁那里,凌嘉,我想有个嘉,也想有个家,给我点时间,让我先调整一下心理,然后再搬,好么?”“好。”路璐既然答应了住到一起,既然说她想有个嘉,也想有个家,就说明她做好了要与自己携手走下去的准备,凌嘉放下心来,又不怀好意的笑,至于心理么,可不能让你调整太久,谁知道你调整来调整去的又调整出些什么花儿草儿妖蛾子来?还是放在自己眼皮底下比较保险些。马路似乎没有尽头,路璐和凌嘉相互依偎着往前走,身靠着身,心贴着心。“凌嘉,唱首歌吧,我还从没听过你唱歌呢。”“想听什么?”“你想唱什么,我就想听什么。”“好。”凌嘉轻轻唱了起来,曲调柔和,音色柔和。If I walk,would you run? 如果我要走,你会相随吗?If I stop, would you come? 如果我要留,你会相伴吗?If I sayyou’re the one 若我说你就是我的另一半would you believe me? 你又会相信吗?If I ask you to stay若我请你留下would you show me the way? 你愿意指引我吗?Tell me what to say告诉我该说什么话so you don’t Ieave me 才能你把你留下The world is catching up to you 世界牵绊你的脚步while you’re running away 而你努力狂奔To chase your dreams 追逐你的梦想It’s time for us to make a move 这一次我们该迈出脚步Cause we are asking one another to change 争取这一次改变的机会And maybe I’m not ready即便我仍未准确好But I’ll try for your love 但我要争取你的爱I can hide up above 我可以假装不在乎I will try for your love 我要争取你的爱We’ve been hiding enough 我们已经逃避了太久……路璐听着歌,握紧了凌嘉的手,深不可测的心海里,有种情绪,在身上蔓延,有种感觉,在血管奔腾。那种情绪,叫感动,那种感觉,叫爱。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