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儿凄鸣,树儿凄叫,好像这个世界,突然之间变乱了,好像这本就是一个乱糟糟的世界。桑榆眼看着路璐在梅馨的质问下,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她急忙跪坐到地上,摇路璐的肩,她怎么能忘掉,这段时间,她不好过,路璐同样也不好过啊,桑榆的泪一串串的落到路璐的脸上,额上,路璐就算在昏迷中,也不忘对她说:“别哭,你哭的我心痛”,桑榆紧紧抱着路璐,哭声再也无法遏制,倾泻而出。秦浩和梅馨也吓坏了,梅馨急忙让桑榆快松开路璐,好让她呼吸通畅,然后掐她的人中,希望能起点效果。只有秦浩,在起初的慌乱之后,立刻冷静下来,他让桑榆快别哭了,赶快去取车去医院,又弯下身,抱起路璐,大步向楼下冲去。有些时候,不能不让人去感叹,男人比起女人来,更容易做到冷静和理性。吕楠心情不好,凌嘉正陪吕楠在酒吧里发泄,凌嘉问吕楠:“你又怎么了?是不是又跟哪个小帅哥分手了?”“哪有?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改邪归正了嘛,我心情不好,是因为我翻来翻去,竟没翻到一个我正儿八经喜欢的人,真是让人灰心丧气。”“你还真改邪归正了?我没听错吧?”凌嘉调侃道:“看样子太阳真有从西边出来的时候,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突然这么坚定的要改邪归正了?”吕楠趴到吧台上,指尖一圈圈的划着桌面,说:“没受什么刺激,只是突然觉得年纪大了,该定下来了,对了,你应该认识桑榆吧?听说你们两家公司一直合作。”“认识啊,怎么了?”“没什么,就觉得这女孩子挺好。”凌嘉心里一喜,又看似调笑般的问:“你不是转性了吧?又喜欢女人了?”“去你的,我还没跟女人玩过。”“那你觉得,两个女人在一起过日子,怎么样?”凌嘉不在意的转着酒杯,余光却紧紧盯着吕楠。吕楠无所谓的耸耸肩,“挺好的啊,就是不容易要小孩。”“要小孩干吗?”“一般家庭不都有个小孩的吗?蔚然要不离婚,估计现在孩子都会喊咱们阿姨了。”“我怎么从没看出来,你还喜欢孩子?”“我要喜欢孩子,一早就结婚了。”“你玩了这么久,要是从男人那里找不到感觉,我劝你从女人那里找找看”,凌嘉的模样像极了开玩笑,“你刚才提到桑榆,莫非已经对她动心了?”凌嘉这是想套话还是想当红娘?姐姐我可没喝多!吕楠诡笑着看向凌嘉,说:“凌嘉,咱们俩认识这么多年,你那套在我这里不好使,看你春光满面的掩都掩不住,说吧,你又跟谁谈上了?”唉,怎么能忘掉吕楠肚子里的歪歪肠子不在自己之下啊?应该等她喝多之后再套话才对,真是失策了,凌嘉哀叹一声,无奈的坦白:“你认识的,路璐。”“啊?”吕楠听到这个回答,用震撼来形容并不为过,震撼过后,她立刻起了八婆的兴致,“我就知道你最近一定有问题,没想到你还真跟女人好上了,你怎么能比我还前卫赶时髦?成心打击我的吧?你们怎么搞到一起去的?还有在床上,怎么运动的?”“你很想知道?”“当然!”“你自己找个女人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可提醒你,桑榆是个好姑娘,你要想玩的话,别找她”,凌嘉的眼睛放电似的冲吕楠眨了又眨,眨的吕楠一阵眼晕。吕楠不明白,怎么自己只说了桑榆一句好话,凌嘉就一直把人家往自己身上扯,话里话外都透着想牵线的味道,她跟桑榆只是普通朋友好不好?难道凌嘉自己落了水,也想拽下她一起游泳好做个伴?这也太黑了吧!交朋友能交成这样,吕楠直想捶胸顿足。报复一般,吕楠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咱们平时不提结婚这茬儿,已经够让老爷子老太太着火了,你倒好,又招了一个女人,你家那俩门神万一知道了,那火苗旺的还不得直接把自己给烧死啊?”凌嘉笑容可掬,无谓的说道:“我家那俩主儿,吃嘛嘛香,身体好着呢,就是三昧真火对他们也无可奈何。”“你这意思……”吕楠思索一二,又惊讶的问:“你还真打算把你和路璐的事告诉他们啊?”凌嘉忽地敛起笑容,说:“纸包不住火,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行!”吕楠豪爽的拍拍凌嘉的肩,“到时你家老爷子要揍你,我过去帮你挡着,反正我差点被揍过好几次,有经验,到时我教你。”“我要是你爸,我也揍你,看你整天胡闹了些什么东西,你爸现在还想揍你吗?”“他现在看了我就烦,都懒得管我,要不是公司里的事都是我顶着,他八成得跟我断了父女关系,再说他想揍我,我妈也不干呀,这么漂亮的闺女,谁舍得揍啊?”“你还真自恋。”“彼此彼此”,吕楠一口气把酒喝完,从凌嘉包里掏出了她的手机。凌嘉问:“你拿我手机做什么?”“给你那小对象打电话啊,让她过来一起玩。”凌嘉一笑,没有拒绝,让路璐过来也好,她和路璐之间,彼此的朋友总是难免要接触一二的,再说吕楠这人凌嘉也放心,除了爱玩,性格还是很好的,就是蔚然……凌嘉想到黄蔚然,再想想路璐,一阵头疼,这样两个人若放到一起,想让她们互相看顺眼,一定要比让老天下黄金还为难吧?吕楠拨打路璐的电话,没人接听,她把凌嘉的手机放到吧台,说:“没人接,我等会再打一遍试试。”凌嘉笑着点头。十五分钟后,吕楠又摸起了手机,铃声响了好一会,对方才终于接听,吕楠不等对方说话,上来就先抢着说:“路璐吧?我是吕楠,你还没忘了我吧?干吗呢?刚才不接电话?”电话那边带着些许鼻音的话传来:“我是桑榆。”“啊?桑榆?我打错电话了?不会吧?”凌嘉一听是桑榆接的路璐的电话,心脏一下收紧了,仔细听着,生怕错漏一个字。“呵,没有”,桑榆说:“你没打错,只是她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你和路璐在一起啊?过来一起玩吧。”“我们不能过去了,现在在医院。”“医院?你怎么了?”“我没事,是路璐晕倒了。”“那家医院?”桑榆告诉了吕楠她们现在在那家医院,等挂掉电话后,吕楠站起身,对凌嘉说:“走吧,路璐晕倒了,桑榆和她同学都在医院陪着,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吧。”凌嘉听到路璐晕倒了,一阵慌乱,不知道路璐出了什么事,她急匆匆的往外走,却忘了问吕楠是哪家医院。一向沉稳的凌嘉,现在竟慌乱的不像话,吕楠看着凌嘉着急的样子,知道她是真的陷进去了。吕楠从吧台上抓起凌嘉的包,紧走两步追上凌嘉,拉住她的手,说:“你别急,坐我的车过去吧,你这个样子,还是别开车了。”来到医院,找到病房,凌嘉打起精神,先向秦浩等人打了招呼,然后走到病床旁边,看着路璐那张毫无血色的脸,眼眶只觉越来越热,要不是吕楠在身边捏了她的胳膊一把,她险些掉下泪来。那个曾经活蹦乱跳的女孩,怎么能在转眼间就变的像薄薄的瓷器一般,一戳就碎?凌嘉很后悔自己忽略了路璐的感受,她已经没了父母的关爱,她把自己的爱几乎全部倾注在身边这几位一起与她同甘共苦的朋友身上,她已经让父母失望透顶,她不想再让朋友去失望,谁也不忍去伤害,明知道她这段时间难熬,压力大,却只让她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是是非非,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感情之外也该两个人一起承担才对啊。凌嘉定定心神,抬头问不远处的秦浩:“路璐怎么了?”“医生说她劳累过度,营养不良,轻度贫血,再加上一受刺激,情绪起伏太大,等输完这两瓶点滴,休息两天就好了。”受刺激?凌嘉转头看向眼睛红肿的桑榆,心里有了底,看样子,今晚路璐是把她们的关系告诉桑榆了。桑榆看到凌嘉,一层又一层说不出来的愁绪堵到心口,压在那里,吐不出来,咽不下去,极为难受。她尽管预料到路璐和凌嘉一定有些什么,但当她真的从路璐嘴里得到肯定答案后,还是很难去接受,可看到病床上的路璐,桑榆眼里又重新泛起了泪,只能叹一口气,垂头沉默。凌嘉一进来,梅馨就只低着头不曾看她,人心都是长偏的,梅馨并不讨厌凌嘉,相反倒是欣赏她的干练,可把凌嘉和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桑榆比起来,梅馨自然而然的会偏向桑榆,她一直以为路璐和桑榆能够重归于好,她满心欢喜的期盼已经不再是孩子的两个好友能够破镜重圆,她为桑榆心痛,也为路璐心痛,她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如此深爱的两人竟会走到这一步。吕楠这个事外人,颇有兴致的观赏他们几人的表情,她看看桑榆,看看凌嘉,再看看双目紧闭的路璐,精明的她,心里猜了个七七八八。吕楠很佩服路璐,看路璐不止得到了自己的正视,还把凌嘉和桑榆给同时俘虏,我们仨拿出去哪个不是迷倒一片啊?您可真是个了不得的大人物啊!再看桑榆,以前总觉的桑榆忧伤,又说不出忧伤在哪里,看样子一定是为路璐忧伤了!至于我亲爱的朋友凌嘉,你果然是比我赶时髦啊,跟女人搞对象不说,还整了一套三角恋,难怪你极力向我推销桑榆,这一石二鸟的,你那颗心果真是比碳还黑啊!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