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璐一直没有转醒的迹象,她的眉头紧锁着,似是一只想努力挣扎出笼子的鸟儿。普通病房里的环境,并算不上好,凌嘉出面,把路璐转到了高级病房,坐了一会后,她觉得有些话,该说开的总要去说开,她寻到路璐的手,轻握一下,又转头看看桑榆梅馨和秦浩,决定一次性解决问题,便问他们:“路璐一时醒不了,我想和你们聊聊,可以么?”桑榆等人点头答应,聊聊吧,也该聊聊了。凌嘉让吕楠守在这里照看路璐,然后和桑榆他们走出了病房,吕楠一阵哀怨,我也很想听听你们聊些什么好不好?来到医院对面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凌嘉要了四杯咖啡,坐下来,准备进入正题。咖啡馆里音乐悠扬,环境静雅,人并不多,是个放松的好去处,也是个聊天谈话的好地方。凌嘉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摆弄了几个键,皱皱眉,又把手机放到了身边。秦浩梅馨和桑榆都低着头,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凌嘉只能先开口,她问:“我和路璐的关系,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桑榆梅馨没动静,只有秦浩点了点头,凌嘉也并不计较,她端起咖啡,喝一小口,整理好思路,一边认真观察着他们的神情,一边说道:“我和路璐,是从你们在瑞风做墙画开始认识的,秦浩梅馨,你们两个应该知道,我和路璐在一开始的时候,互相都看不顺眼,整天对着干,桑榆,当时我为了报复路璐,拿知道你的隐私为由,逼她吃萝卜剩饭,没想到她真的吃了,一吃就是三个月,你一定不知道,那时我看到你能被这样一个人爱着,我有多羡慕。若不是路璐的嘴巴太损人,我一定会劝她无数次低下头来去找你。有时想想也挺戏剧化,我和她,感情竟然是吵嘴吵出来,斗嘴斗出来的,路璐离开瑞风以后,我以为能忘掉她,她也以为能忘掉我,可我们竟然谁也没能忘得了谁,一次又一次偶然的见面,就像冥冥中有缘份在牵着线,我知道两个女人的路有多难走,也想过不短的日子,是否要牵起路璐的手,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们,我和路璐不是在玩,不是图新鲜,而是真的做好了一路走下去的打算。桑榆,别怪路璐,你在她心里的地位,永远都是特别的,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你和她那么多年的感情,不管让谁看了都会动容,何况我和你都是女人,你的心情我能体会。有时我也在想,如果没有我,你和路璐一定会重续前缘的吧?可这个世上没有如果,有的只是现实,是真相。桑榆,我知道你很爱路璐,爱的甚至要比我重上许多,沉上许多,路璐同样也很在意你,可你有没有想过,路璐现在对你的爱,已经变成了无法割舍的亲情?她怕你哭,怕你流泪,怕你难过,她就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呵护着你,听不得别人说你一句坏话,见不得别人对你有一句指责,所以,桑榆,请你别怪路璐。有些时候,很多很多的人,都是因为错过一时,从而错过一世,更多的时候,破镜虽能重圆,但镜面上那些浅浅深深的裂缝,是永远也变不平滑了。”桑榆用力忍着泪,不让它掉下来,错过么?就这样错过么?谁又能甘心呢?梅馨和秦浩安静的听着,从去瑞风到现在,足足已经大半年,他们没想到,路璐和凌嘉竟然已经偷偷摸摸了这么久,路璐还隐藏的那么严实,她若不是晕过去,真想再捶她两拳,再踢她两脚啊!凌嘉把秦浩三人的表情仔细的看到眼里,她对梅馨笑一笑,又说道:“梅馨,秦浩,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担心我和路璐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适应不了彼此,也担心我会不会只是玩玩,进而伤害到路璐。感情这东西,说出来是没用的,只能靠时间去证实它是否能持久,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一句话,我对路璐是认真的。你们别怪路璐,她不对你说我们的关系,不是刻意隐瞒,而是我们当时也一直不太确定,那些日子,我们一边暧昧,一边受煎熬,那种心理,真的是上不来也下不去,整天吊着一颗心,提着一根弦,这种关系,毕竟是很难说清的。你们和路璐都是多年的好朋友,说句实在话,我打心眼里羡慕你们的友情,因为现在很多人一辈子也没能有一个知己,我整天在职场上摸爬滚打,见惯了尔虞我诈,你们的友谊真的让我从心里肃然起敬。所以,也请你们别怪路璐,你们都知道,她和家里闹翻了,能撑到现在,都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朋友再她身后支持着,鼓励着,你们若真的心有闷气,真的想怪的话,就怪我吧,因为路璐不能没有你们。”梅馨沉默很久之后,终是叹了一口气,她从凌嘉的话里,听出了她看似温和言谈底下的毫不让步,作为朋友,梅馨只能希望路璐别再走错路,做错选择,她摇头说:“罢了,能怪谁?谁也不怪了吧。我今天问了路璐一堆话,没想到竟然把她问晕了,凌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她的安全感还不够,她承受的压力,也比我们所有人大许多,路璐很倔,倔到为了一个人可以放弃一切,她当年被她爸打了两巴掌都没晕倒,今天却晕了……你若真的想和她携手共生,以后的路,还需要你们一起去同心协力。”凌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梅馨说的有道理,路璐对她,还没有对当年的桑榆来的安心,她们两个,若想走的久远,的确还需要同心协力。一直没有开口过的秦浩,看向桑榆,说:“桑榆,你还记得吗,当年你对路璐提分手的时候,我和梅馨只是劝了几句,并没多说话,因为我们都知道你的分手只是赌气,早晚有一天你会想开,重新回来,可出人预料的是,你竟又找了秦怡,路璐知道你和秦怡在一起的时候,简直绝望的要死,她甚至见了我也想踹上几脚,只是因为我跟秦怡一样,都是姓秦。后来你回来找她,我们打心眼里为你们祝福……唉,现在不管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我和梅馨只希望你们两个都能好好的,你要想发泄,就一定要发泄出来,千万别憋着,你最了解路璐,你也该知道,不管她跟谁在一起,都会牵挂你的,不是么?”“我知道,我错在先……为了路璐,我甚至想对父母出柜……可现在……”桑榆脸色惨白,她紧紧咬着下唇,合上眼睛,眼泪缓缓流落。听着桑榆的话,凌嘉一阵心酸,这个女孩对路璐的爱,到底有多深?凌嘉握住桑榆的手,轻轻拭去了她脸上的泪。梅馨也是一阵心酸,她擦擦眼角,问凌嘉:“凌嘉,万一你父母知道了你们的关系,你能顶住压力吗?”“能”,凌嘉松开桑榆的手,凝神微笑,“我今年29,马上就要30了,你们看我年纪这么大,就知道我父母在我耳边唠叨过多少年多少遍的婚事,可我现在不是一直没有结婚么?呵,要结婚的话,我一早就结了,那些压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当然,我和路璐的关系,对我父母来说,能瞒就瞒,相信你们也一定会帮我守住秘密的,对吧?即使真的瞒不住了,我也有办法去应付他们,这一点你们不用担心。”看到凌嘉一说起父母来如此轻松的表情,着实让梅馨桑榆和秦浩同时愣了神,一时间竟都没了话说。桑榆三人,对凌嘉本就不讨厌,现在凌嘉如此恳切的对他们说话,他们倒也都能听的下去,凌嘉见谈话效果还不错,便起了身,说:“聊了这么久,该回去看看路璐了。”梅馨秦浩跟着起身,只有桑榆还坐在那里,梅馨问:“你不过去么?”桑榆极为疲惫的倚在沙发上,说:“我等会过去,你们先去吧。”“要不我留下来陪你?”“不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梅馨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和秦浩低头走了出去。现在的桑榆,也确实需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凌嘉闪到一边,拿出手机,给吕楠去了电话,吕楠问:“你聊完了?聊的什么?”“路璐醒了么?”“睡着呢,你还没说你们聊的什么。”凌嘉看看挂着一身沉痛的桑榆,对吕楠小声说:“你快来医院对面的这家咖啡厅,过来陪陪桑榆,快点!”吕楠头上开始冒烟,她极不乐意的嚷道:“你黑不黑呀?就这节骨眼上,你怎么还时刻不忘推销人家呀?你怎么就认准我一个了?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你少废话,谁让你是局外人的?你当看热闹不用交税啊?再说你过来陪她最合适,你让她把该发泄的都发泄出来,省得她钻到牛角尖里想不开。”“你们三个画三角形,事里事外都没我的事,人家凭什么对我发泄呀?你到底知不知道‘厚道’俩字怎么写啊?”“你要连让人发泄的本事都没有,你那个公司也快倒闭了!你少跟我扯,快点过来!我挂了!”这是什么人啊!吕楠直想把手机往凌嘉头上使劲砸,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让她这辈子交上凌嘉这么一个朋友?吕楠想想桑榆也的确怪可怜的,即使凌嘉没说什么,她也会去安慰桑榆几句的,吕楠一阵又一阵的叹气,也不知道是在叹桑榆,还是在叹她自己。吕楠惯性的拿出小镜子,左照照右照照,看看妆容还精致,又捏一把路璐的脸,气道:“你年纪不大,折腾的人倒不少,你心眼倒挺多,俩眼一闭什么都不管了,到头来还得用姐姐帮你收拾烂摊子,命也太好了吧!”热闹不是那么好看的,浑水不是那么好趟的,这年头,不管干点什么都得付出一把代价啊!吕楠穿上外套,带着怨念,雍容雅步的向咖啡馆走去。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