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分钟后,桑榆从卧室来到了客厅,身上穿着吕楠为她准备的衣服,正在做午饭的吕楠看到她,心里也忍不住的一动,都说出水芙蓉,真是没错呢,看桑榆那湿漉漉的长发,水嫩嫩的眼,白里透红的脸,不管让谁看了,都会心神为之一荡的吧?吕楠挥挥锅铲,对桑榆说:“你先等一会,午饭马上就好。”现在的桑榆在吕楠面前,总是有些别扭的,但见到吕楠如此自然的表情,她也只能先把别扭压到心底,故作自然的说道:“我从来没想到过,你也会做饭。”“我会做饭都是被凌嘉逼着学的,凌嘉喜欢没事的时候做做饭,那会我很闲,凌嘉看不过去,便整天凑我家里,逼着我跟她学,慢慢的我也喜欢上了做饭,一来自己做饭吃着放心,二来做饭也可以调节心情。你会做饭吗?”“会一点。”“我猜,路璐一定会做饭的吧?”“嗯。”“呵,你这么爱哭的个性,一定是以前被路璐惯出来的。”是吧,被路璐惯出来的,那时的路璐,对自己真的好的不像话,桑榆心里泛起了层层陈涩,她没再说话,转而打量吕楠的房子,房间很大,很整洁,装饰简约,并无太多饰物,颜色过渡和缓,不繁缀,浅棕色的长毛地毯软软的,踩上去就像飘在云端一样,客厅和厨房互通着,几株盆栽放在阳台,阳光透过大大的落地窗散射进来,直叫人心生暖意。清清爽爽的摆设,简简单单的色调,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是一个成年人的家。沙发上摆着几本服装杂志,桑榆走过去拿起一本随意翻看,可不管翻到那一页,书上或冷艳或妩媚的模特,都恍恍然的变成了路璐的喜怒哀乐,桑榆把书合上,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吕楠做好了饭,招呼桑榆过去吃,桑榆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在餐桌前坐了下来,看着吕楠做的香喷喷的菜,拿起筷子吃了一点,竟是食不知味,桑榆苦笑,这个时候,真的是没有心情吃饭的啊。吕楠了然笑道:“吃不下也要努力多吃一点,否则身子会垮掉的,再说我平时难得做次饭,你总该给我点面子才对吧,难道我做的不好吃?”“没有,很好吃”,桑榆忙夹起一点菜,放到嘴里慢慢嚼,她并不清楚,在经历过昨晚之后,吕楠怎么还能像平日一样那么自然的对她,可不管吕楠表现的有多自然,她对吕楠的愧疚,始终是抹不掉了。吕楠毕竟比桑榆大些,经历过的人也比桑榆多了许多,常在商场打滚的她懂得摸人心思,她知道这个时候,她对桑榆若是表现的极不自然,凭着桑榆现在的状态,非要钻进牛角尖里去不可,做人不能火上浇油啊,吕楠不管再怎么爱玩爱疯,她的心终是善良的,何况同是女人,容易起共鸣,更容易起恻隐之心,所以吕楠不去计较桑榆的举动,反倒一再的照顾桑榆的情绪。路璐醒来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了,秦浩梅馨和凌嘉一直守在她身边,整整守了一夜,凌嘉本想让秦浩和梅馨回去休息的,可他们两个却放不下心,固执的摇头,不管说什么,就是不回去,凌嘉不由感叹,得友如此,夫复何求?见路璐睁开了眼,凌嘉三人都急忙围了过去,梅馨急急的问:“你感觉哪里还不舒服?”路璐揉揉眼,问:“我怎么了吗?你怎么没去画画?”“你被我骂晕了,我哪还有心情画画?”梅馨拿起一瓶水,打开后递给路璐:“先喝点水,肚子一定饿了吧?医院里的饭不好吃,等会我下去给你买点,想吃什么?”“不饿,喝点水就好了”,路璐想到昨晚的种种,叹起气来,看到凌嘉,鼻子一酸,就想哭,她低下头,快速收拾好情绪,问:“桑榆呢?她还好吗?”凌嘉见路璐醒了之后不先问她,反倒先问桑榆,心里发起堵来,她看路璐一眼,说:“吕楠现在陪着桑榆,应该没事的,别担心。”“嗯”,路璐还是放心不下,昨天桑榆受了那么大的刺激,现在一定在哭吧?秦浩周到的顾及到路璐的情绪,给桑榆去了电话,挂了电话后,他对路璐说:“桑榆一会就过来,等她来了,你们再好好谈谈。”“嗯,你们都在这里守了一夜吧?秦浩,快带着梅馨回去睡一会吧,我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是啊”,凌嘉随着说:“你们两个也累了,快回去睡一觉吧,路璐这边,我守在这里就好。”“好吧”,秦浩拉起梅馨的手,说:“我们先下去买点吃的上来,然后再回去。”等秦浩和梅馨出去,凌嘉坐到路璐身边,把她抱在怀里,“你昨天可吓坏我了,这两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吧,先别画画去了。”“我没事的”,路璐摸着凌嘉的脸,说:“你昨天也一宿没睡么?都有黑眼圈了,真不美丽。”“跟你像鬼一样苍白的脸比起来,我可美丽多了。”“呵”,路璐惨淡的笑笑,说:“凌嘉,我昨天对桑榆都说了,她哭了……哭的很伤心,从没见她那样哭过,好像心碎了一样……一定也是心碎了吧。”“所以你就很心疼?”“嗯,心很疼”,路璐在凌嘉怀里点点头,说:“我不想骗你,你怪我么?”“看在你坦诚的份上,我不怪你”,凌嘉捏捏路璐的鼻头,松开她,“我想去趟洗手间,你要去吗?”“嗯”,路璐下了床,站起身来,脑袋依然发晕,身体不由自主的又坐回到床上。凌嘉赶忙搀住她的胳膊,说:“我扶你。”“好。”秦浩和梅馨出了医院后,梅馨问秦浩:“你觉得路璐和凌嘉……合适吗?”“不管合适不合适,我们说了不算啊”,秦浩低头吻吻梅馨的额头,说:“感情的事,我们做朋友的,除了提点意见,除了尊重,除了祝福,别的也帮不上什么,梅馨,路璐不是小孩子,她的心思有时比你还要细,凌嘉看起来也不像随便玩玩的人,别太担心了,嗯?”“只是桑榆……”秦浩劝慰道:“我跟你一样,也想看到路璐和桑榆在一起,想想以前,我们和她们两个一起说笑的日子,真的让人感到可惜,毕竟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恋人啊,她们即使分手,谁又真的能忘得了谁?可事已至此,又能怎样?有多少人,相爱一阵子,怀念一辈子,桑榆会有她自己的归宿,且走且看吧。”“嗯,秦浩,我们一定不能像路璐她们两个一样,太折磨人了,我都替她们心疼心痛,更何况她们自己了。”“呵,不会的,我们一定不会的,我可是个好男人呢。”“那还不是我教导的好?”“当然,全是你的功劳,我不跟你抢功。”“真是乖孩子,前边那家店看起来还不错,我们去给路璐凌嘉买点吃的吧。”“嗯。”两人去饭店要了两份菜和一份皮蛋瘦肉粥,打好包后送到了路璐那里,透过病房的玻璃窗,秦浩梅馨看到路璐和凌嘉坐在床上静静相拥着,两人对望一眼,同时叹了口气,无奈一笑,敲敲门后才进去。秦浩把饭放到病床旁边的桌子上,说:“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吃饭,你们两个都吃点吧。”路璐说:“你和梅馨呢?一起过来吃吧。”“不了,我们只买了你们两个人的饭,等会我和秦浩回去吃”,梅馨走到路璐身边,俯身握住她的手,严肃说道:“等会桑榆来了,你们可别再哭了,你最怕桑榆哭,我可最怕你们俩同时哭。唉,不管你和桑榆最后到底怎样,你们都不要把彼此当成陌生人,好么?我真的受够了在你跟前不敢提到桑榆,在桑榆面前不敢提到你的那些日子,我这辈子朋友不多,只有你和桑榆两个,你们一定都要好好的啊,都是大人了,别像孩子一样说不理谁就不理谁。”“嗯”,路璐抱住梅馨,在她肩头蹭蹭险些又要流出泪来的眼睛,“梅馨,我也只有你们这几个朋友而已,你怪我么?一定怪我的吧。”“傻孩子,只要你和桑榆都好好的,我谁也不怪,你们这样下去,折磨的又岂是你们自己?我们这些跟你们一起长大,整□□夕相处的朋友,也跟着受折磨啊”,梅馨拍拍路璐的背,说:“我和秦浩先走了,你和桑榆等会好好聊聊,嗯?”“嗯。”秦浩和梅馨又走了,路璐虚弱的靠在床头,久久沉默,凌嘉陪着她沉默,她知道这个时候的路璐,需要安静。过了一会,路璐望向凌嘉,突然问:“凌嘉,我是不是很坏?”凌嘉一怔,问:“怎么突然这么问?”路璐绞着手指,低声说:“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坏,以前做事想的少,结果伤了父母的心,现在做事想的多了,却伤了桑榆的心,还让你跟着纠结,你们都是好人,可都被我伤害,我不想让你们难过,却让你们一再难过,若没有我……”“你少给我胡思乱想!”凌嘉打断路璐,捏住她的脸,恨恨地说:“你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可也坏不到哪里去,感情本身就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你自责些什么?我是为你纠结过,可从没为你和桑榆纠结过,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少牵牵绊绊,只要你的心在我这里就好,我让你处理好你和桑榆之间的问题,可从没要求过你们谁也不理谁,你摆出一张哭丧脸来给谁看?即使你是个大坏蛋,即使你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我和桑榆看上你,也是因为我们自己眼瞎了,关你什么事?”路璐心里一热,又撅嘴嘟囔:“哪有这么骂人的?我哪里畜生了?鱼找鱼,虾找虾,我要是畜生,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凌嘉见路璐没有钻进死胡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说:“昨天晚上,我也找桑榆和秦浩梅馨谈过了。”“啊?”路璐忙问:“谈的什么?”“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他们。想不想听我和他们说了些什么?”路璐急忙点头。凌嘉笑笑,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说:“我从没用手机录过音,当时匆匆的摆弄,还急出一身汗来,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就知道你会急着问我和他们聊了些什么,还好我多长了个心眼,省得今天又要浪费口水对你复述。”凌嘉把手机放到床上,里面传出了凌嘉昨晚说过的话,路璐听着听着,眼圈红了起来,待她听完,她窝进凌嘉的怀里,小声说:“凌嘉,我能对你说声谢谢吗?”“当然,随便你说多少,我全部接受。”“可我说不出来怎么办?”“凉拌或法办,随你选。”“我能不能选不办?”“看在你营养不良的份上,可以。以后你真的要注意些了,中午不能只吃面包喝牛奶,以后再去画画,中午就和秦浩他们出来好好吃饭,耽误点时间怕什么?总好过自己受活罪。”“呵”,路璐抬起头,吻着凌嘉的唇角,喃喃说道:“凌嘉,你真是个大好人呢,你能看上我,说明我也很好吧?”凌嘉眼里笑意浓浓,“你刚才不是觉得自己很坏么?怎么一下落差这么大?”“我的确很坏啊,但跟你一比,我突然觉得自己好的不得了。”“都这模样了,还不忘占点口头便宜,你跟我斗嘴是不是很有成就感?”“恭喜你答对了,加十分!”路璐拿起凌嘉的手机,轻轻吻一下屏幕,“凌嘉,我们的关系一定不能让你父母知道,他们承受不了这种打击的。”“我知道的,即使他们真的知道了,也没什么关系,相信我,嗯?”“嗯,你说你有办法对付你父母,是什么办法?不会也跟我一样被他们赶出家门吧?”“我可没你那么死心眼,硬碰硬的方式我可不要”,凌嘉拿起梳子,帮路璐梳理头发,“我对我父母都很了解,万一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好好应付他们的,别杞人忧天了,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别总想些有的没的无端给自己添堵,快吃点饭吧,我都饿了。”“嗯。”放下梳子,凌嘉端起粥来,问:“你自己吃还是我喂你?”路璐想也不想的就张开了嘴,凌嘉无奈,只能一勺一勺的喂她,喂了几勺后,路璐拿过勺子,舀起粥来,送到凌嘉嘴边,“我也喂你吃。”凌嘉一笑,张开嘴,粥入了口,落到胃里,变成了蜜。吕楠和桑榆到的时候,看到的,正是她们为彼此喂饭的这一幕,桑榆看了一眼,心脏被刺的辣辣的疼,迅速低下头,不敢再看。吕楠又叹了一口她这两天来的第N次气,握住了桑榆的手,好人做到底,就姑且让我给桑榆一点力量吧,尽管这力量不管用,可有总比没有好!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