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吃完晚饭后,凌嘉抱着路璐躺在床上,凌嘉寻思,桑榆和吕楠的事情,是时候对路璐说了。凌嘉问路璐:“你对吕楠印象很坏么?”“以前不觉得好,也不觉得坏,不过,今晚……”路璐犹豫着没敢往下说,吕楠是凌嘉的朋友,她若说今晚对吕楠的感觉糟糕透顶,凌嘉也一定会难过的吧?“呵,我知道,我要对你说一件事。”“嗯,你说。”凌嘉看着路璐,握住她的手,小指轻轻画着圈,“昨晚桑榆没有被人怎样,吕楠一直在照顾她,她喝多了,把吕楠当成了你,然后……床上那些事,我就不说了。”“啊?”路璐猛地抬起头,趴到凌嘉身上,问:“桑榆把吕楠那样了?”“嗯,但只做了一半,桑榆喝了太多酒,都吐到吕楠身上了。”“我……我……”路璐张口结舌,在“我”字上我住了,说不出话来。“你什么?”“我天啊!吕楠受委屈啦!”凌嘉抱住路璐闷声笑了起来,本以为她要发点脾气什么的,不想却来了这样一句感叹。路璐消化了好一会,才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她有些纠结的问凌嘉:“我今晚还真的把吕楠误会了,可该怎么办?”“没事,别担心,吕楠脾气挺好的,除了爱玩,人也挺好”,凌嘉摆弄着路璐的头发,说:“吕楠已经决定改邪归正了,她对桑榆也挺有好感的,我倒挺看好她俩。”路璐可不这么认为,她说:“吕楠平时花花惯了,这些东西,就像吸毒一样,是有瘾的,即使戒掉一段时间,再看到毒品,还是忍不住想去尝尝。桑榆可不一样,她不会玩,更不会疯,跟吕楠直接是两个世界的人啊,把吕楠和桑榆放到一起,我总觉的……不太放心。”“说的就好像你真吸毒过一样”,凌嘉掐着路璐的脸,醋意浓浓的说道:“我看不管把桑榆跟谁放到一起,你都不放心!”“哪有,我只是希望跟桑榆在一起的人,能靠得住,她从小都被人护着长大,就像一朵温室里的小花,其实很单纯的,吕楠那种又太不单纯,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啊”,路璐咬咬凌嘉的唇,说:“要是吕楠像你一样,我就放心。”“呵,我不介意纳个妾。”路璐翻身压到凌嘉身上,眯起眼,说:“真没想到凌嘉大小姐还是个多情种啊,你想纳妾?妾还是桑榆?”凌嘉见路璐吃醋的模样,一阵甜甜蜜蜜,她扬起眉眼,说:“只要桑榆同意,我一点意见也没有,你敢对我有意见?”路璐也扬起眉眼,“我高兴还来不及,哪敢对你有意见?你要把娶桑榆进门,我敢对你发誓,她一定会冷落你,天天往我房里跑!”路璐说完便从凌嘉身上滚下来,抱着被子哈哈大笑,嘴里还嚷着:“你快纳妾吧快纳妾吧!把桑榆快纳进来吧!佛祖都会感激你的!”凌嘉这才发觉被路璐算计了,她扑上去打路璐,两人闹成了一团。闹了一会,路璐问凌嘉:“吕楠家里就她一个孩子吗?”“不是,她还有个弟弟,叫吕林,今年才24,一直在国外读书呢。”“她弟弟也跟她一样花心么?”“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跟吕林不熟,不过看起来吕林要比她好些,好像有一个固定的女友。”“唉,她跟她弟弟一定都搞错性别了,吕楠该是个哥哥,吕林该是个妹妹,你们的父母也一定都认识的吧?”“嗯”,凌嘉打个哈欠,说:“都认识,我的朋友有两个,还有一个黄蔚然,父母也都认识。”“我认识黄蔚然,没你和吕楠好看,她对秦浩好像有意思。”“呵,她是有些缺点,不过对朋友还是不错的,我和吕楠若需要她帮忙,她一定会尽力去帮。”“嗯”,路璐想了一会,说:“等抽个时间,我得找吕楠道歉了,你说我找她的时候,该说什么才好?你教教我吧。”凌嘉没说话,路璐等了一会,凌嘉还是没说话,转头一看,原来凌嘉睡着了。两天没合眼,一定很累吧?路璐熄了灯,把凌嘉抱在怀里,吻吻她的额头,说了一声晚安,陪她一起入眠。吕楠拉着桑榆从医院出去后,吕楠问桑榆想吃什么,桑榆说什么也不想吃,吕楠想想桑榆也的确应该没什么胃口,便对桑榆说:“今晚你去我那边吧,吃不下东西的话,我给你熬点粥好了,再说,我也有些话想对你说。”桑榆本来想听完吕楠的话后,直接回自己家的,她现在不管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只想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的看天花板。但现在听吕楠这么说,她也只有点头答应,桑榆觉得经过昨晚那夜之后,自己在吕楠面前就很被动,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要碰酒了。到了吕楠那里,吕楠先去厨房把粥熬上,然后帮桑榆倒了一杯果汁,又坐到她对面,若有所思的说:“桑榆,从现在起,我对你说实话,你也对我说实话,好么?”桑榆没说话,只点了点头。吕楠说:“我要对你说的实话就是,今晚你和路璐的聊天,我和凌嘉都听到了,我没想到我给路璐的印象会这么坏,你对我的印象也是那样的么?”桑榆急忙摇头,又忍不住的为路璐辩解:“路璐对你的印象,其实没那么差的,她只是误会了你把我……若没有我的因素,她不会那样对你,有时候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莽撞,你别怪她,可以么?”“呵,我说过我要怪她了么?”吕楠似是而非的盯着桑榆,懒洋洋的说:“再说,我要怪路璐,也得先过凌嘉那关啊,凌嘉那么疼她,我可不想没事得罪凌嘉,这个女人可要命的狠,众所周知的笑面虎。”桑榆低头,又抬起,看着吕楠,颇有大义凛然的味道,她说:“你刚刚说你有话说,我听着。”“呵,我的话其实今天中午也对你说过,昨晚的事,我不跟你计较,你也别难过,再就是”,吕楠顿一顿,视线在桑榆的脸上扫了一圈之后,说道:“关于我和你的关系问题,你觉得该怎么定位我们的关系?”桑榆不明白吕楠话里的含义,既然不跟她计较昨晚,又何必再问她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吕楠起身帮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慢慢摇晃一下,抿一口,“啤酒可以大口灌,红酒却要慢慢品,你昨天那种喝法,显然错了。都说女人像酒,我觉得这话,说的太概括,女人可以像白酒佳酿,越放越香,越喝越有味道,女人也可以像陈年红酒,优雅高贵,喝起来爽滑舒口,但女人永远不会像啤酒,或者说,像啤酒的女人,辜负了她的性别。桑榆,我很了解女人,比你要了解的多,但跟女人相处,我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昨晚你是我的第一个,我不跟你计较昨天的事,但很计较自己的第一个和第一次。我今晚要对你说的话很简单,你一定要听好,从现在起,我,吕楠,开始正式追求你。”桑榆猛地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盯着吕楠,似乎想从她脸上找到一丝开玩笑的表情,但很可惜,吕楠的样子很严肃,根本没有一点说笑的样子。桑榆这种反应,吕楠已经想到了,转而自嘲,也是,脑子不缺筋的人,都能想象的到桑榆会做出这种反应。过了一会,吕楠问桑榆:“你想知道我为什么对你说那句话吗?”桑榆点头。吕楠一笑,走向厨房,“粥应该熬好了,先来喝点粥。”桑榆紧跟在她身后,不确定的问:“你刚刚一定是开玩笑的吧?”“当然不是”,吕楠把粥盛到碗里,放到餐桌上,“你要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说,就先把这碗粥喝完,我晚上也没吃饭,真是饿了,现在没力气说话,你过来陪我一起吃,你若不吃,我便不说,当然,你也可以生气的摔门而去,只要你心里觉得对昨晚过意的去,随便你挑。”桑榆本就对吕楠一直心存愧疚,又怎么可能摔门跑出去?她坐下来,拿起勺子,一点点的喝粥,桑榆是骄傲的,骄傲的桑榆从来没有这样被人随意摆布过,她知道吕楠爱玩,可她没想到吕楠会趁火打劫玩自己,她越想越恼,眼泪又要夺眶而出,桑榆却硬挺着将泪逼了回去。这才对嘛!真是个倔强的姑娘啊!吕楠得意起来,看样子若想让桑榆吃点东西听点话,用威胁的手段着实不错!省时又省力,简直太棒了!等把粥喝完,吕楠让桑榆去客厅,她清理餐具。从厨房出来,吕楠拿点护手霜涂到手上,她坐下来,一边轻轻揉着手,一边对桑榆说:“桑榆,我和你认识的时间不短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也多少该有些了解,以前我常玩,对感情总抱着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有不少人劝我,让我认真一次,可我根本听不下去,直到认识你以后,你本是不经意的偶尔一两句劝说,却让我听了进去。我来回翻着电话号码,却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我想认真爱,更想用心去爱的人,我觉得自己很失败。昨天晚上你那样对我,我却没有拼命挣扎开,反是心疼你当时流出的泪和说出的话,这让我知道我对你的在意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交往过的那些男人。凌嘉说找个能让自己动心的人不容易,而像我们这种年近三十,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的人来说,更不容易。我确定自己对你有感觉,但这种感觉远远没有达到爱的程度,我也知道你心里只有路璐一个,可路璐现在跟凌嘉在一起,她很幸福,今天晚上,不管你怎么说都没能按下路璐的怒气,凌嘉短短两三句话却让她安静下来,你还分不清楚你在她心里的份量么?她心里确实有你,也很关心你,为了你也可以去找人拼命,但她对你爱已经变了质,你和凌嘉,对路璐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爱,她对你,友爱的成份更大一些,或者说是百分百的友爱也不为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经历过今晚,你应该能弄得清楚才对。桑榆,我说我要追求你,不是因为爱你,而是因为我想认真一次,现在能让我想认真的,只有你一个,我想我这么做对你对我都有好处,你需要赶快走出路璐的阴影,走出来的最快方式就是投入一段新的感情,至于我嘛,还是那句话,我想认真一回,所以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我这么突然的说出追求,不过是因为我不喜欢遮遮掩掩拖泥带水。我也知道你一时半刻放不下路璐,正好我也能趁这段时间理清自己对你的感觉,你也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只说我追你,没说要你做我女朋友,你完全可以对我的追求不理不问,买卖不成仁义在,到时如果你真的对我爱不起来,我也对你真的没有感觉的话,我们完全可以退回好朋友的位置,你就把它当成一笔交易就好。当然,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追别人,更是第一次追女人,要是哪里做的过火了,你可得帮我改过来。好了,我说完了。”桑榆听完吕楠的话,一阵阵的晕头转向,她看向吕楠,摇头说:“吕楠,别在我身上浪费心思,当时我找了秦怡,已经错了一次,我不想再错第二次。除了路璐,我谁也不想爱,也爱不起来,昨天的事真的很抱歉。”“都说是我追你,你可以对我不理不问了,你怎么还这么别扭?”吕楠轻柔的笑一笑,说:“千万别有太大的心理负担,当然,你也不能认为我这次只是在玩。时间不早了,你今晚住我这吧,我只帮你请了一天假,明天你还得去上班,我也得去上班。”“我想回去。”“都这个点了,深更半夜的,你来回跑着不累啊?你可别这么别扭,我们以前怎么相处的,以后继续怎么相处就好,你放心,我不跟你睡一间房一张床”,吕楠拉着桑榆走入卧室,说:“你快去洗澡,好好泡一泡,今天也哭也叫的,一定很累吧?等会快点睡吧。”桑榆只能留下来,她现在很乱,也很累,心沉沉的,头重重的,在浴缸里,竟纠结着睡了过去。吕楠等了好一会没见桑榆出来,担心起来,怕她钻进牛角尖就做出什么割腕自杀之类的举动,赶快去敲浴室的门,敲了两声,没动静,吕楠更是担心起来,赶快推门,看到只是睡着的桑榆,一颗心总算落到了肚子里,看桑榆即便睡着也紧紧皱着眉,吕楠长长叹息了一声,抬手想将她的眉头抚平,想了想,又垂了下来,算了,该伤心的,总要去伤心,这女孩,还是需要时间的吧。吕楠看着桑榆白皙柔滑,曲线完美的身体,毫无由来的一阵心跳,就想伸手去摸一摸,吕楠赶快止住自己这种想法,暗暗自责,想摸人也不分分对象看看时候,真是的!桑榆即使睡着,模样看上去也是累到了极点,吕楠不忍叫醒她,她咬紧牙关,用尽这辈子积攒下来的力气,从浴缸里捞起了桑榆,指尖触到桑榆身体的那一刻,吕楠突然脸红起来。把桑榆安放到床上,帮她盖上被子,吕楠自己再去洗澡,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只匆匆冲了五分钟,从浴室出来,本想去另一个房间睡,但看看睡得正沉的桑榆,吕楠忽地改了主意。吕楠爬到床上,靠着桑榆静静躺下,侧身看她,恰巧桑榆翻身,正翻到她怀里。这可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我可不是柳下惠!吕楠坏坏的想,伸手把桑榆揽到了怀里,连连感叹,真是个软软的人儿啊,以前自己怎么从没想到过女人呢?不过,现在想也不晚,可惜,这次没想玩,唉,真是可惜呢。发香溜过鼻端,绕一个圈,又飞走。心底滑过一丝异样的情愫,吕楠记下了这种感觉。原来,对一个人的心动,只在那一瞬。下雨了,雨水冲去了尘埃,直叫万物魂灵坦露,细雨被风吹落到窗上,啪啪地响,揪着人心,却也动听。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