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和的晨光绕过窗帘的缝隙撒了进来。一大早,路璐被闹钟叫醒,她按掉消音键,迷迷糊糊的望着这间稍感陌生的卧室,这才想起她和凌嘉已经正式同居了。扭过头,凌嘉还在香甜的睡着,路璐吻吻她的鼻尖,套上睡裙,悄悄下了床。简单的冲浴过后,路璐煮了点麦片,以做早餐。这么久了,她一直单身住在自己租来的小窝里,突地搬进这间宽敞的大房子,她感到有点不适应。总该去努力适应的吧,路璐想,因为这里有个嘉,这里是个家呢。麦片刚煮好,凌嘉披着睡袍,神色有些慌张的从卧室走了出来,她见到路璐站立在厨房的身影,一个跨步扑上前,拥住了路璐,还带着睡意的脸在路璐的肩头蹭一蹭,含糊说着:“还好不是梦,我以为你不在呢。”“在呢,一直都在,不是梦,嗯?”再强的女人,也总有她脆弱的一面,也总是需要被呵护的吧?路璐的心微微疼了起来,她关掉煤气,转身抱住凌嘉,轻吻她的额头,似是安慰。“嗯,刚刚身边凉凉的,怕你又发神经跑出去。”“咦,你才发神经,你上班还早呢,要不要回去再睡会,还是跟我一起吃麦片?”“不去睡了,我去冲浴,早餐要吃好,你再做两个三明治吧,只吃麦片没营养。”“你毛病真多!”路璐的早餐一向简单,她突然觉得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三明治刚做好,凌嘉也冲浴完了,她坐在路璐对面,不知从哪里摸出了一串钥匙,她把钥匙放到路璐手里,说:“这是家里和车库的钥匙,除了我,你是第一个拥有它们的人,快谢恩吧。”路璐翻了翻眼皮,随口问:“你车库里有几辆车?”“四辆。”四辆?路璐打了个寒战,“你自己买的?”“只有那辆跑车是自己买的,其余三辆都是我爸我哥和我叔叔送的,怎么?”“不怎么”,路璐挠挠脸,鬼头鬼脑的打趣:“其实我一直想问问你,你爸到底贪了多少啊?”凌嘉脸黑,“你仇富仇到我头上来了?”“哪有,你真会给我扣黑帽子”,路璐决定不再开这个没有丝毫营养的玩笑,她把三明治和麦片往凌嘉面前一推,讨好的笑道:“我做的早餐,你谢恩吧。”凌嘉盯了路璐足足五秒钟之后,方才拿起三明治吃了一口,“我爸到底有多少钱,我也不太清楚,但你总该知道,有些钱即使我爸不要,也会落到其他人手里,这个其他人,是其他某一个人,不是某一大群人,其实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不只中国如此,你总要想开些的,不是么?”“我真的只是问问……而已”,路璐见自己本是开玩笑的一句话却被凌嘉当了真,略感不适,“凌嘉,我突然发现我们之间还需要继续了解对方,继续适应彼此。”凌嘉莞尔,了然笑道:“我知道你刚刚只是玩笑,不过你说的也对,我们的确还需要继续了解对方,继续适应彼此,万物都是在变化的啊,这需要我们一起努力一辈子,但前提条件是心里有话必须要好好说出来,懂么?”“如果我说我懂,会不会有奖励?”“当然。”“什么奖励?”“一个吻。”“我懂!”“先吃饭!”“食言而肥的家伙!”恋爱中的人,总是觉得世界是无比美好的,而一旦分开,也总是觉得时间是无比难熬的。路璐去画画,凌嘉去上班,两人无法再面对面的斗嘴吵闹,只能在工作的间隙发条短信或打个不足半分钟的电话来慰藉自己的相思之苦,凌嘉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分,但上天却不给她立刻回家的机会,因为她有饭局。工作上的应酬是不能免的,凌嘉给路璐打去了电话,让路璐自己做晚饭吃,不用等她。路璐自己一人在家,了无乐趣,也没了做晚饭的兴致,索性一边抱着饼干,一边打开了电脑。晚上九点半,凌嘉回到家时,看到的正是吃着饼干,盯着电脑屏幕抹眼泪的路璐,她皱起了眉头,“怎么哭了?你没吃晚饭?”路璐抬头,见到凌嘉,把饼干丢下,揉一下眼,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了她,“看电视感动的哭了。你没在,我也不饿,随便吃点饼干就饱啦。”“真是混蛋啊!你这样的吃饭法,难怪会营养不良,我再去给你做点吧,想吃什么?”“吃了一盒饼干,都饱了呢,你摸摸肚子都快圆起来了”,路璐拿着凌嘉的手在自己肚子上摸了一下。凌嘉顺手掐一把,轻责道:“以后三餐都要好好吃,否则你就睡沙发!”“知道了,你要不要去冲澡?我去帮你放水。”“不急”,凌嘉走到电脑跟前,问:“你看的什么?”“《东京爱情故事》。”“这么老掉牙的电视你还看,真是难为你了,难得你这么爱国的人还能看日本人的电视剧。”“还好了,日本人还是有很多长处的,好的东西总要去欣赏,我又不盲目排外,韩国除外”,路璐歪歪脑袋,“凌嘉,所有的电视或电影中,你最喜欢的爱情故事是哪个?”“《乱世佳人》。”“咦”,路璐上下打量凌嘉,瞪着眼说:“你还真有点像郝思嘉,要命!”“小时候郝思嘉可是我的偶像,我也曾一度把费雯丽和郝思嘉的身影重叠”,凌嘉斜眼瞥向路璐,“别告诉我你最喜欢的是《东京爱情故事》。”“你真聪明,日本人所有的电影里我最喜欢黑泽明的《罗生门》,电视剧最喜欢东爱”,路璐拉着凌嘉一起坐下,又把鼠标往前拉一点,赤名莉香扬起的笑脸立时浮现于电脑屏幕上,“我跟你一样,小时候也常把赤名莉香和铃木保奈美的身影重叠,一直以来,我都喜欢莉香的笑,不管伤心还是开心,她都努力的用心去笑,她笑的尽管令人心痛,可真的很美啊,美的直让人想去哭。小时候看东爱,总也弄不明白完治为什么不选莉香,后来一遍遍的看,一遍遍的懂,或许每个人心里都存有一个里美吧?为了一个早已不再的影子而去伤害眼前的人,人总是在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想珍惜时却又已失去……完治很善良,也很懦弱,更是犹豫不决,俨如当初的我……凌嘉,真的很谢谢你呢。”凌嘉心里的热度直线上升,嘴上却不屑道:“谢我什么?你又不是完治,完治整天徘徊犹豫,你可从没想过要再回到初恋身边去,再说桑榆也不是里美,她比里美可要好的多,至于我嘛,更不是莉香,我可没那个毅力整天去笑,该揍人的时候我还是会揍人的。好好的你煽情做什么?不是得病了吧?有病啊?”路璐发根直竖,“你你你怎么一点情趣也没有的?你是石头做的吧?我好不容易谢你一回,你还不领情,你知不知道‘感恩’二字是什么意思啊?难怪你喜欢《乱世佳人》,你简直像极了郝思嘉那种跟猫一般让人一想就头皮发麻的女人。”凌嘉闷笑,“少说废话了,帮我放水去,我要泡澡!”“你是祖宗!”路璐碎碎念着,摇摇摆摆的走向了浴室。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