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鹿儿依然不停的跑着,水里的鱼儿依然不停的游着,而家里的日子,也依然继续往前过着。太阳东升西落,大海涛声依旧,世间万物都在按着自己的生存轨道来回奔驰。眨眼间,一周已过。这七天里,路璐一直没有与桑榆见过面,甚至电话也没打一个,只发了一条“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短信,她知道桑榆需要一段清净的时间,这种关口,她只能把关心和担忧压到心底。路璐依然每天和秦浩梅馨一起去画墙画,秦浩梅馨接受了路璐与凌嘉在一起的现实,叹息之后,感慨之后,与路璐的相处又回到了从前,几个人常常聊点时政,说点笑话。但与路璐不同的是,秦浩梅馨每天都会给桑榆打去一两个电话,问候一下,他们知道这个时候的桑榆就像当初刚分手时的路璐,需要感到朋友在身边环绕,否则会很容易陷入忧伤而不可自拔。桑榆感激着秦浩梅馨的细心,思念着路璐的一点一滴,她发了疯一般的工作,通宵达旦的透支体力,希望借助忙碌以让自己解脱,可忙碌之后的夜深人静,陪伴她的,却只有层层的空虚与伤叹。但桑榆也明白,若能将美好永驻心中,即便错过,也没什么可惋惜。好在吕楠时常去“骚扰”桑榆,能让桑榆在感伤的情绪里及时调整到相对平静的状态,不至于拥着回忆去彻夜的流泪,所以桑榆也感谢着吕楠,不管吕楠是否只是在玩,她都在感谢吕楠的青睐。只是桑榆曾经错误的选择了一次秦怡,错了一次的她,不会轻易去犯第二次错误,害人害己的事,桑榆不会再去做。桑榆觉得自己在一夜之间突然变的成熟了许多,现在的桑榆,跟当时的路璐一样,做好了孤独终老的打算,在公司对桑榆有好感的人并不少,追求她的人一直以来也很多,她直截了当的拒绝了所有人,她把自己的心封闭了起来,只留下一个路璐。桑榆只想等自己真正能平静下来之后,可以跟路璐继续做朋友,只想远远的站在一边,默默的为路璐祝福,哪怕心会痛也没关系,爱一个人就是要她去幸福,不是么?你不忍心看我流泪,我又怎忍心惹你难过?桑榆像迦叶尊者一般地笑了,只是不舍这滚滚红尘的那颗玲珑心,即便拈起了花,却无论如何也微笑不起来。毕竟,人人都有佛性,却并非人人都能成佛。凌嘉有时也会去路璐他们的工作室坐一坐,她本就是交际高手,善于察言观色,能说会道,秦浩梅馨在凌嘉有意的接触下,慢慢对她越来越喜欢了起来,有时甚至会“嫉妒”路璐,凌嘉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看上她了呢?老天真是没长眼啊!路璐见凌嘉与自己的朋友能够和谐相处,心里感动,想到自己误会了吕楠,便想对吕楠说声抱歉,她给凌嘉要来了吕楠的电话号码,想请吕楠吃顿饭,以便道歉。凌嘉对路璐这种有错就改的好孩子行为很是欢喜,她也不掺和,给路璐号码后让她自己去解决问题,只告诉路璐吕楠不太喜欢吃辣,让她点菜的时候要注意些。不喜欢吃辣么?路璐贼贼的笑了起来,真没想到,吕楠那种热辣辣的个性,竟然不喜欢吃辣。吕楠接到路璐的电话,着实诧异了一番,她本以为凭着路璐那种驴脾气,对她会一直敌对下去的,现在听到路璐要请自己吃饭好向她道歉,吕楠哪会放过这种免费的晚餐?当下打扮的花枝招展,前去赴约。吕楠到达地点后,忍不住的对路璐怒目而视,因为路璐带她来的,是家川菜馆。川菜馆算不上太大,也称不上豪华,但这里的老板很厚道,菜也很地道,因此生意一直很兴隆,常常人满为患,每到饭点,找不到座位的只好先在一旁等待,或是带着遗憾离去。菜馆里布置的很有地方特色,人工制造的小桥流水,汇上缠绵悠扬的民歌小调,别有一番风趣。路璐是无意中发现这里的,桑榆爱吃川菜,曾经她为了满足桑榆的口欲,带着桑榆将这个城市的川菜几乎吃了一个遍,最终两人只对这家菜馆情有独钟。路璐装作没看到吕楠的怒气,对着服务员就点了一串菜名,什么最辣她点什么,然后还把菜谱递给吕楠,好心的说:“你也点几个吧,这里的老板是正宗的四川人,菜也很正宗,也很好吃,你等会一定要多吃点啊。”吕楠见路璐那张带着诚意的脸,只以为她是不知道自己不喜欢吃辣,怒气消了下去,对路璐说道:“不用再点了,你点的那些就够了。”“不够的”,路璐摇摇头,对服务员说:“再来一份水煮鱼,记得多放些辣椒,还有拿两瓶青啤,就这些吧。”水煮鱼已经够辣了,还要多放辣椒?吕楠禁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服务员走后,路璐殷勤地帮吕楠倒上茶,说:“上次我误会了你,这次是专门来向你道歉的,你不原谅我没关系,但请你别去怪桑榆,好么?”吕楠转着茶杯,问:“你还是放不下桑榆么?”“放下了,但忘不了,也不想忘”,路璐笑一笑,说:“桑榆从小到大,一直顺风顺水的,一路走来,几乎没有什么坎坷,可能老天看着太眼红了吧,让她在我这里受尽了委屈,受尽了伤害,她若不是太伤心,喝了太多酒,一定不会对你那样的,你能原谅她么?”“我若怪她,那天就不会陪她一起去医院,今天也不会来接受你的道歉了”,吕楠望向窗外闪烁的霓虹,说道:“路璐,你现在和凌嘉在一起,就要好好把握住你们的感情,那晚你要找我拼命,凌嘉生气了,跟她相识这么久,我从没见她为谁生过那么大的气,你做到了,足见她有多在乎你,你既然也爱着她,就要彻底把桑榆放下才对,否则对谁都不好。还有,我得告诉你一件事,我正在追桑榆,这事连凌嘉我也没来得及告诉,你帮我转达一下好了,所以,你一定不能成为我的绊脚石。”“什么?”路璐直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捏捏耳朵,瞪着眼问:“你刚才说什么?”“我说我正在追桑榆”,吕楠好笑的看路璐一眼,“至于这么大反应么?你这模样跟桑榆还真像。”“你……你……你怎么能追桑榆?”“我怎么不能追?你自己找了凌嘉,还想让桑榆为你守一辈子活寡?”“胡扯!你那么爱玩,桑榆怎么可能受得了?她不是会玩的人,你放了她吧。”“你怎么知道我这次是在玩?”吕楠想哭,以前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听别人提到自己爱玩,心里真是不好受啊,她说:“我这次是认真的,没有在玩,我能理解你的担心,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认真。”“真的……不是玩?”“真的。”路璐盯着吕楠看了很久,直到菜都上全之后,才叹气说道:“好吧,我信你一回,不过,你一定要对桑榆很好才行,不能惹她生气,不能让她伤心。”“我不用你来嘱咐我这些”,吕楠挥挥手,说:“你只要跟凌嘉好好过日子就够了,桑榆那边有我呢,你可别再操心了,说说桑榆都喜欢些什么吧。”路璐微微苦笑,想也不想的答道:“桑榆喜欢画画,喜欢看书,喜欢跳舞,喜欢玫瑰,喜欢安静,喜欢逛街,喜欢干净,心情不好了,喜欢耍耍小脾气,心情好了,喜欢吃点冰激凌,她喜欢冲一杯咖啡,坐在阳台慢慢的喝,她喜欢做一个梦,梦里她和……我……白发苍苍的坐在海边看夕阳,她喜欢善良的人,可她常常分不清人心的好坏,她喜欢热心的去帮助人,曾为了一个有眼疾的老太太打过一个小痞子,她的外表很冷清,可她的心很火热……呵,她喜欢很多很多东西,吕楠,你若真的喜欢她,就一点一点的自己去发掘,别再让我告诉你,她究竟喜欢些什么,你知道的,有些人可能不会忘,但有些喜欢,是会变的。”吕楠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轻轻说:“桑榆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一个,凌嘉说她没想过让你忘记桑榆,所以我也不会强求桑榆会忘掉你,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草草忘掉,也算是种对人生的不负责。其实我常想,人这辈子,若没了回忆,若没什么值得去回忆,是件挺悲哀的事。我理解你们之间的感情,还是那句话,我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认真,这段时间,你暂时先别与桑榆见面好么?等桑榆能平静下来,你们再见面也不晚。”“嗯,好”,吕楠真的是认真的吧?路璐微笑起来,真的很想让桑榆能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啊,自己没能做到,但愿,吕楠能做到。路璐拿起吕楠的杯子,倒入啤酒,又往她盘里夹了好大一筷子菜,说:“别光顾着说话了,快点吃吧,这里的菜很好吃的,你一定要多吃些。”吕楠头大起来,她夹起一点来往嘴里送,等吃下去,又赶紧拿起茶水来喝一口,还要努力保持着风度,让人看着就怪累。路璐窃笑,她把水煮鱼往吕楠跟前推一推,极为真诚的说:“这个好吃,你吃这个,多吃点,我忘了对你说,桑榆喜欢吃川菜!”她是故意的吧?凌嘉那么细心的人,难道真的没有告诉她我不喜欢吃辣?吕楠斜眼瞟向路璐,一门心思只想端起那盆水煮鱼扣到她那脑袋瓜子上。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