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楠陪了一会黄蔚然后,把她送了回去,吕楠本想直接回自己家休息,但想了想,又将车子转了一个弯,去了桑榆那里。吕楠觉得秦浩和黄蔚然的事,由她告诉桑榆比较好些,想想秦黄二人是在昨天刚刚上了床,桑榆应该还不知道,不由的加快了车速。人们去评判一个人,常会拿他身边的朋友去作为衡量尺度,桑榆对黄蔚然印象不好,吕楠作为黄蔚然的好友,又有“花花公主”的美称,她自然而然的会受些影响,由她在第一时间亲口告诉桑榆,一来可以表明自己的态度,二来可以看看桑榆的反应,以便算出下一步该采取何种策略,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去桑榆那里一趟。吕楠按响门铃时,桑榆还没睡,她正站在窗前望着夜色发呆,从可视对讲门铃里见到吕楠的脸,桑榆略感意外,时间已经不早了,她怎么会来?桑榆打开了门,吕楠看到桑榆,眼睛发亮,桑榆显然是刚刚沐浴不久,头发半湿着,脸蛋还透着娇红,粉色的吊带睡裙外,披着一件粉色的真丝夹棉中长款睡袍,为那起伏的流畅曲线增添了层层粉色的诱惑,吕楠看直了眼,一步步走向桑榆,把她拥到了怀里,天知道自己有多想吻她,可现在还不行,吕楠极力克制着,她不知道是女人可以如此的诱惑女人,还是只有桑榆可以如此的诱惑她。桑榆被吕楠的动作弄的愣了神,她呆呆的站着,问:“你怎么了?”吕楠装出一副疲惫样,“很累,让我抱抱,抱一下就好。”女人多是心软的,而在静静的夜里,女人更是容易心软。桑榆听到吕楠的话,心立刻软了下来,她轻轻伸出手,回以拥抱,似是慰抚。吕楠窃喜,把头埋在桑榆的发里,一边嗅着淡淡的发香,一边偷偷的,似有似无的亲吻桑榆的脖颈,渐渐的,吕楠觉得有些不满足,索性伸出了粉粉嫩嫩的小舌,猫儿一般舔了起来。桑榆起初以为吕楠是不小心蹭到了自己,并没在意,后来觉得不对劲,干脆使劲在吕楠的腰上掐了一把,“你老实点!”吕楠吃痛,撅起了嘴巴,“我哪有不老实了?”桑榆推开吕楠,擦擦吕楠留在脖颈上的口水,转身帮她倒杯红茶,淡淡的问:“这么晚过来了,有事么?”“非要有事才能找你么?绝情的家伙”,吕楠不客气的端起红茶喝了一口,“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好消息。”“想听?”“嗯。”吕楠忽地凑到桑榆脸前,“让我亲一下我就说。”桑榆拨开吕楠的脑袋,“不说就算了。”我的路啊,还要走很长啊,吕楠为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重重的坐在沙发上,“好消息就是,我按着你的吩咐,今晚劝过蔚然了。”“谢谢”,劝过了,以后梅馨就不用担心了吧?桑榆有点小开心,“坏消息呢?”“坏消息就是……”吕楠拉长了声调,“可惜我劝晚了,蔚然和秦浩昨晚已经上床了。”“什么?”桑榆想晕倒,她目瞪口呆了好一会,终是怒冲冲的给秦浩打去了电话,可惜秦浩为了哄梅馨,一回到家就把手机关了,桑榆气得把手机一下扔到了沙发上,忿忿的说:“秦浩!畜生!梅馨一定在哭!一定是黄蔚然勾引的秦浩,一定是的!”人心果然都是长偏的啊!这下好了,蔚然给桑榆的印象算是彻底覆灭了,我也不能再帮她说什么好话了,吕楠撇了撇嘴,说:“这种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不管怎样都是已经发生了,你也别太计较了,以后让秦浩注意些就好。”桑榆点了点头,渐渐平静了下来,“不过,总还是要谢谢你的。”“不客气。”已经深夜了,桑榆见吕楠坐在沙发上没有想走的意思,起了疑问,她难道想住在这里不成?吕楠看出了桑榆的心思,笑道:“我今晚很累了,想从你这里借宿,你不会赶我出去吧?”碰到这么一个厚脸皮的人,桑榆也着实无奈,“好吧,你睡客房。”吕楠想跟桑榆睡一张床,她有些不满足,被桑榆瞪了一眼后,才极不情愿的向客房走去,转念一想桑榆能让自己住下,也算是个进步,吕楠又开心的笑了起来,她觉得前景一片光明。吕楠突然很感谢秦浩,若不是秦浩出了那么一档子事,若不是桑榆为表谢意才让她留宿,她又怎可能跟桑榆睡在一个屋檐下?总算同居了,吕楠□□的,一厢情愿的摸着肚皮做美梦,下一步,该同床了吧?凌嘉回到家,轻轻的打开门,唇角不由的弯起了弧度。电视里的广告一个接着一个的跳,路璐正穿着睡裙,抱着小熊抱枕靠在沙发上睡着,恬静的模样像极了童话里的睡美人。她那么喜欢讲坏蛋大狗熊的故事,却偏偏喜欢小熊玩具,每次回到家里,只要坐在沙发上,若凌嘉不在身边,她一定会抱起那个小熊抱枕,真是个矛盾透顶又可爱至极的人啊。凌嘉走到路璐身边,吻吻她的唇,路璐慢慢的睁开眼,看到凌嘉,把小熊抱枕丢到一边,伸手搂住了凌嘉的脖子,“总算回来了呢。”“呵,想我了?”“嗯,有点。”“才一点啊?”“一大点。”“才一大点啊?”“大大的一点”,路璐把手放下,瞪着凌嘉,说:“你要戒烟!我看到你收集的烟盒了,那么好的烟都被你糟蹋掉,以后不准再吸了!”“好,你跟我一起戒。”路璐歪头想了一会,“好吧,我跟你一起戒掉。”“呵”,凌嘉放下包,一边去卧室换下睡袍,一边问:“吃晚饭了吗?”“吃过了,和梅馨一起吃的”,路璐随着走过去,等凌嘉换好衣服,亲亲她的脸,似是抱怨一般的说:“你那个好朋友,黄蔚然,勾搭着秦浩上床了。”“嗯,我已经知道了,放心吧,蔚然那边没事,她做了安全措施,不会有意外。”“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啊!”路璐双手合十闭眼嘟囔了一句。路璐憨憨的模样,惹的凌嘉一阵阵的笑,“蔚然干出这种事,梅馨那边,抽空我得找她聊聊了,否则她对我也一定多少会有些看法。”“梅馨可不是是非不清的人,你又不是黄蔚然,梅馨对你能有什么看法?”“我不是蔚然,可蔚然是我朋友啊,该说的总该去说,你和梅馨是好友,还天天在一起工作,梅馨若对我有了看法,会直接影响到我们的关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考虑周到点总是没错的”,凌嘉坐到梳妆台前,慢慢卸妆,“还有一件事,你阿弥陀佛了,最好先别让秦浩去阿弥陀佛,蔚然有安全措施这件事,你先别告诉秦浩了,他随便跟蔚然上床,总该受些惩罚,就让他先担心着点吧,残身悲不过伤心,让他心里受煎熬是对他最佳的惩罚。”路璐本想立刻就告诉秦浩的,她已拿起了手机,听凌嘉这么一说,想想有道理,便把手机又放了下去,转而又斜瞥凌嘉,这个女人,怎能如此心狠又心黑?看来自己以后要小心些了。“好,听你的,我不告诉他”,路璐拿起梳子,梳理凌嘉的头发,“唉,可怜的梅馨,伤透心了,饭也只吃了一点点。为什么你的朋友总会跟我的朋友有牵扯?吕楠追桑榆,黄蔚然勾搭秦浩,想想真滑稽,啊,真见鬼了。”“这说明我和你的缘份深嘛,我问你,你若是梅馨的话,你会怎么做?”“应该……会分手吧……可那么多年的感情……又说不好”,路璐沉思有顷,“反正,情人出轨,我是容不下的,你呢?”“跟你一样,也容不下,所以你一定要守好妇道。”“咦,你才应该守好妇道才对”,路璐放下梳子,一手叉腰,一手捏住凌嘉的鼻子,“当初你跟我上床的时候,你跟狗熊可还好着呢,你害我当了一回缺德的小三,让我的精神受到严重伤害,姓凌的,你若再敢出轨,我就死给你看!”“你就这点本事啊?我还以为你会杀了我”,凌嘉大笑,她拍掉路璐的手,恨恨的咬牙,“你还让我背负了沉重的道德枷锁呢!你少哪壶不开提哪壶!再提我杀了你这个小三!”“你就只会欺负我,过份!”“谁让你欠欺负了?活该!”凌嘉去浴室洗漱过后,坐到床头上,拉过路璐,抱住她,问:“今晚干嘛挂我电话?”“不知道,一听到你和黄蔚然在一起,我就想到梅馨那双哭的肿肿的眼,不知怎的就很生气。”“现在还气?”“现在不气了,唉,秦浩那么好的人也会出轨,真是悲剧。”“男人嘛,想开点就好了,反正与我们无关,管他们呢,只要我们自己不这样就好。”路璐大叹:“小龙女易得,杨过只是个传说。”凌嘉也叹:“小龙女易得,黄蓉难求,世间尽是李莫愁。”“李莫愁受到伤害,于是成了灭绝师太。”“灭绝师太一生心冷,修身成为东方不败。”“东方不败特立独行,真心爱上独孤求败。”“独孤求败授业杨过,杨过成了一个传说。”“哈哈,女人的悲哀啊,凌嘉,你真可爱。”“现在才发现啊?”“你不可爱的时候也很可爱,不管他们了,我只要凌嘉”,路璐亲亲凌嘉的眼睛,“你该庆幸找了我,至少我不会出轨,除了你,我谁都不会碰。”“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凌嘉勾勒着路璐的锁骨,说:“你劝劝梅馨,别让她对秦浩太失望,你这当朋友的,即使再生气,也应该劝和不劝分,再说这件事,不只是秦浩一个人的错,嗯?”“劝过了”,路璐摆弄着凌嘉的手,说:“可我对黄蔚然喜欢不起来,她又是你的好朋友,怎么办?”“不怎么办,你们两个平时又不怎么见面,喜欢不喜欢的都无所谓”,凌嘉吻吻路璐的额头,说:“只要你喜欢我就好,至于其他人,你爱喜欢就喜欢,爱讨厌就讨厌,别多想了。”“嗯,其实我也挺喜欢你朋友的,比如吕楠,我就挺喜欢的,黄蔚然就算了,这女人貌似人品有问题,咦,你怎么会找黄蔚然做朋友的?”“呵,蔚然有时做事说话是挺不招人喜欢的,不过她也坏不到哪里去,至少对朋友很好,我跟她认识了这么多年,工作上也有时需要她的帮助,做个朋友,也在情理之中。”“好吧”,路璐爬起来,认真看着凌嘉的眼睛,说:“为了你,我以后见了黄蔚然,能忍就忍,实在忍不住了揍她一顿,你可别怪我。”“你会揍人么?”“当然会”,路璐洋洋自得,“今天我就把秦浩揍了好一顿,都揍出血来了,还踢了他下边一脚,太爽了!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最让男人骄傲的地方也正是他们最软弱的地方,以后要想收拾谁,别的地方不用揍,只冲着他们下边狠踹就行!”凌嘉放声笑,她刮刮路璐的鼻子,说:“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暴力份子。”“岂止是暴力份子,我还很擅长暴力兵法呢。”“暴力也有兵法?是什么?” “想知道?”“当然!”“我教你!”路璐阴森森的笑,把凌嘉压在身下,手一下伸到凌嘉的睡袍底下,凌嘉不由的往后退了退身子,路璐的手紧跟上去,得意说道:“兵法有云,敌退我追!”凌嘉的眼睛猛然发出了一道绿光,她勾起笑,主动环住路璐的肩,深深吻住她,直到马上就要意乱情迷时,她突地放开手,魅惑说道:“兵法有云,诱敌深入!”人家都开始诱了,即使明知是陷阱,路璐也决定闭上眼往里跳了,她一遍又一遍的吻着凌嘉的眼,凌嘉的唇,手也一遍又一遍的抚着凌嘉的脸,凌嘉的胸,嘴里还嘟囔着:“兵法有云,敌驻我扰。”凌嘉瞬间泛起一股美妙的激湍,下腹有股特别的暖意,她脱下自己的睡袍,路璐的睡裙,身体紧紧和她贴到了一起,山峰对着山峰,柔软贴着柔软,温泉汇入温泉,让那火焰,肆意的在一片汪洋里燃烧。谁说水与火天生相克?谁说水与火不能相容?女人间的爱,分明是水与火经你冷我热的摩擦后,而孕育出的电。路璐微微睁开眼,迷离的凝望着凌嘉,仅存的一点意识提醒着自己,明明是我给她讲兵法的,怎么自己又沦陷了?凌嘉见路璐停了下来,她也停下来,路璐迷迷糊糊的问:“怎么了?”凌嘉的双腿紧紧贴着路璐的腰,嘴上却不服输的说:“兵法有云,敌不动我不动!”路璐的脸,红的就像刚刚煮熟的虾子,她咬咬牙,从牙缝里硬撕出三个字:“一起动!”灵感如瀑布般奔涌,烈焰般蔓延。婉转的□□,醇厚的呼吸,藤蔓般交缠着的两个人儿,在水与火的对抗中,同时飘向了那耸立在九霄云外的极乐世界。激烈的交融总算告一段路,路璐趴在凌嘉身上,呼呼的喘气,凌嘉咬着路璐的锁骨,问:“累么?”“嗯。”“正好”,凌嘉的手往路璐的身下滑去,轻巧的一个翻转,又将路璐半压在身下,她吻着路璐的胸口,轻咬着红艳艳的果实,诡秘一笑,说道:“兵法有云,敌疲我打!”明明是我教你兵法的好不好!你怎么能擅自出山?路璐哀号一声,不可抑制的,又随着凌嘉跌入那一片被湖光山色掩映下的火海中。沉睡前的那一刻,路璐愤恨的想,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该死的!明天又要洗床单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