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为了配合众人的休息,周日这天,它给了大家一个好天气,苍穹蓝蓝,云儿白白,气温维持在十三度左右,说不上多暖,但也说不上多冷。惯于早起的老人们,早已在朝阳的陪伴下耍起了太极,或是吆喝三两老友,沐着阳光,于石桌石凳前下起了象棋。临近晌午时分,大批睡足觉的上班族们走出了家门,以利用周末去买些日用品,亦或只是随意走走逛逛。麦当劳或肯德基里坐满了喜笑颜开的情侣或一家人,小朋友们不怕冷的吃着冰激凌,牵着父母的手,一蹦一跳的,用他们那双纯真的眼睛感受这个繁华的都市。吕楠像个跟屁虫一样,无赖的在桑榆家里又蹭了一晚,桑榆对吕楠的厚脸皮表示了由衷的敬仰,她的神经有点麻木了。吕楠在桑榆家里住没问题,但她在这没有换洗的衣服,这很是个问题,一早醒来,吕楠冲浴过后,裹着浴巾走入了桑榆的卧室。含波双眸,美颈香肩,吕楠早起后的慵懒,沐浴后的水嫩,不管对谁,都引入了一层诱惑的味道。这女人想□□么?□□也不知道看看对象是谁么?桑榆瞥了吕楠一眼,懒懒的转个身,不再看她。吕楠努力发挥自己的身体魅力,优雅十足的坐到桑榆对面,“我没换洗的内衣,想穿你的,你不会拒绝我吧?”这人的脸皮是用城墙做成的吗?桑榆把被子蒙过头顶,装没听到。“你没拒绝,我当你是默认啦!”吕楠不再客气,打开桑榆的衣柜,找到内衣,又拿出桑榆的几件衣服,当着人家的面就换了下来。女人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落,是一种羞涩的美,女人将橱柜的衣服一件件穿起,是一种含蓄的美,女人的美,总表现于随时随地。桑榆抱着被子,直愣愣的看着吕楠的一举一动,不得不说,吕楠换衣服的姿势,真的美极了,你到底用这招勾引过多少人?把这些用在别人身上的招数又用到我头上,你觉得很得意吗?桑榆突地有了些生气。吕楠换完衣服,瞟瞟闷声生气的桑榆,似是无所谓的说:“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这样穿衣服,你是不是觉得很不雅?不雅也没关系,我只想让你从里到外都能看清我,也只想告诉你,我对你并不只是新鲜,我去做早饭,你也快起床吧,等会我们出去走走。”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换衣服么?桑榆的气无端地消无踪迹,可这里到底是我家还是你家?你怎么能这么毫无顾忌的说干嘛就干嘛?桑榆又突地有了一股气,她颓丧的穿好衣服,一直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能被吕楠这块狗皮膏药给缠上,真是一场酒醉千古恨啊!路璐和凌嘉起床后已经十点多了,二人简单的吃了点早饭,又一起携手去逛街。凌嘉出门前换了一双高跟鞋,路璐见了,不满道:“我都懒得说你,你都这么高了,还穿这么高跟的鞋,不怕崴脚啊?”凌嘉故意跟路璐站到一起,伸手比一比,说:“你嫉妒我比你高,我不跟你计较。”“不就比我高了那么一点么,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路璐拍掉凌嘉的手,说:“逛街是个体力活,你穿这么高的鞋,等会要是累了,可别让我背你!”“只要你别喊累就够了!”不管有钱没钱,但凡是女人,多是喜爱逛街的。马路一条接着一条的压,商店一家接着一家的逛,衣服一件接着一件的试,路璐看着凌嘉那副刷卡不眨眼的模样,凉气吸了一遍又一遍,尽管她已经做好了今天凌嘉会血拼的思想准备,可这会还是忍不住的想去骂娘,我到底找了个什么东西?这个败家女啊,我真的败给她了!凌嘉不心疼花钱,可路璐很心疼,凌嘉每把卡拿出一次,路璐的心脏就颤抖一次,路璐决定以后不能随便陪凌嘉逛街了,否则非得心脏病不可。趁着凌嘉试换衣服的工夫,路璐跑去了对面不远处的一家精品店,在那里她看到一个钥匙扣,便喜气洋洋的买了下来,回来后立刻放到凌嘉手里,说:“这钥匙扣上挂着一个奔驰标志,正好你的车是奔驰,送你啦!”“同志!请你看清楚!”凌嘉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钥匙扣,在路璐眼前晃一晃,“这是三菱,不是奔驰!”“啊!”路璐抓过钥匙扣,满脸失望,“明明看着是奔驰,怎么回来就成三菱了?不过也没关系,这年头流行包装,等回去我让三菱瘦瘦身,再披个马甲,就是奔驰啦!”凌嘉哭笑不得,过会儿,她问:“你想要车吗?”“不想,我习惯坐公交和地铁了。”“方便吗?整天来来回回的,总不如自己有车方便吧?”“你想给我买车吗?”“嗯。”“呵”,路璐拉着凌嘉的手,慢慢往前走,走到站牌处,停了下来,她指指在站牌下等车的人群,说:“凌嘉,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坐公交和地铁么?因为坐上它们,每天都能看到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不同面孔,每次坐在里面,我就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像我一样的人,正在像我一样在为生活努力奋斗,跟他们坐在一起,我觉得自己并不孤单。在一辆又一辆的公交车上,能看到无数种喜怒哀乐的表情,在他们的表情里,我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我想这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所以啊,给我买车就不必了,你还是把钱省下来,为你自己多添一些衣服或饰品吧,再说我也不会开车,即使以后学会了,你车库里也有三四辆,我若想开,开你的就是了,没必要再买,对吧?”路璐以这种方式来拒绝凌嘉的好意,无疑是让凌嘉完全可以去接受的,面对如此善解人意的人儿,凌嘉暖暖地笑了。两人边走边聊,路过酒店,巧遇向云天。向云天对凌嘉可是一直未曾死心过的,现在见到凌嘉那张被爱情滋润过后,愈显风情的脸,食指不由大动,春心也不由四溢。路璐看到向云天那副似是马上就要流下哈喇子的模样,一阵反胃,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她悄悄的握住了凌嘉的手,握的死紧。凌嘉感受着路璐的动作,大为欢悦,她对向云天简单介绍过路璐,又说:“我们还要去逛街,你也去忙你的吧,拜拜。”向云天冲路璐一笑后,满含深情的凝视凌嘉,“今晚若有空,一起吃饭吧。”“呵,晚上我有约,不好意思啊,我们先走了,拜。”凌嘉牵着路璐的手,飘然离去,向云天一直等凌嘉的身影没入人海后,方才悻悻地走入酒店,他带有不甘的想,这个女人,曾经是我的,怎么能说走就走呢?狼多肉少的,往哪再寻这样一个人去?真是烦啊,去他妈的爱情!路璐勾着凌嘉的小指,回头凝望一下向云天的背影,突生感慨:“狗熊挺可怜的,以前觉得第三者很讨厌,觉得那种人离自己很遥远,谁知我竟在不知不觉中充当了那种角色,小时候总觉得对和错之间有很分明的界限,长大后却琢磨不透这种界限究竟摆放在哪里,凌嘉,我做的,真的对了么?”“是是非非很难辨清啊”,十字路口前,凌嘉停下来,看着路璐的双眼,“人之初,性本善,可做人有时不能太善良。有多少爱情,就是牺牲在善良的名义下,有时你以为你是为她好,其实你所谓的好,对她来说,不过是一把锋利的刀。有多少人打着为对方好的名义而挥剑斩情丝,殊不知这是恰是他最自私的表现,为了自己的心安理得,便去放弃辛苦得来的情感,直到物是人非后,才悔不当初。若真的爱上了,又能有什么事是两个人携手并肩之后而不能挺过的?别多想了,不管你是对是错,我这辈子,只要你一个。”“嗯。”路璐拥住了凌嘉,两只花儿在十字路口前悄然静拥,清风吹来,青丝飞扬,行人含笑驻足,懂得的,知她们是缱绻情深,不懂的,知她们是姐妹情浓,无论懂或不懂,于她们来说,早已无足轻重。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