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灯亮,斑马线上落满了脚印。“这辈子打死我也不会再做小三了”,路璐踩着白色的线条,摇晃着凌嘉的手,“狗熊对你还没死心呢。”“那是他的事。”“他还在骚扰你吗?”“电话比以前少多了。”“呵,时间啊,埋没了多少狗熊的志气。”“你若觉得可怜,我可以让他再重新燃起志气。”“不要,不说这了,逛街啦。”午饭之后,桑榆被吕楠缠着去逛街,吕楠穿着桑榆的衣服,心情舒畅的不像话,她眉飞色舞的想,同居了,也穿上人家的衣服了,进步真是大大的有啊!桑榆本身就爱逛街,这次被吕楠缠着来,倒也没多少怨言,逛街二字,让二人臭味相投,吕楠身在服装公司,对服装自是有她的一套见解,桑榆专搞商业设计,对服装的款型也有她的一套观念,吕楠不时对桑榆说说服装的成本,桑榆不时对吕楠说说当前流行的颜色,两人有说有笑,看上去倒也开心。内衣店里,桑榆买了两件内衣,见吕楠只来回转悠,便问:“你不买么?”“我穿你的就好”,吕楠赖皮的笑。桑榆无语,老天不长眼,让她碰到这样一个无赖,她还能说些什么?买罢内衣,吕楠笑呵呵的帮桑榆拎着衣袋,说:“其实我平时逛商场,经常看,但不经常买,平日穿的衣服,多是公司内的,或是我自己设计好图样,让设计师调整好后再定做出来,一来服装面料都是上好的,二来顺便做做活广告,三来可以让别人感受到我对公司的忠诚,这可是一箭三雕的事。”“呵,只看不买,你还真是个商人。”“在商言商嘛,你也帮我做做广告怎样?”桑榆打趣:“若衣服是免费的,可以考虑。”“自是免费,你想给我钱我还不想要呢,凌嘉她们有时也会在我那里定做衣服,我可是分文不取的。”桑榆话里有话的说:“我不是凌嘉。”“所以我才更不会向你要钱”,吕楠同样话里有话。“值么?”桑榆幽幽叹。吕楠直视桑榆,“这要分对谁,对我来说,值,很值。”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桑榆望着穿梭不息的人流,突地有了些茫然,吕楠的用心,若说她一点也感受不到,那是骗人的,但她不想再因为感动而随便答应与谁交往,那种事,真的是害人害己啊,尽管路璐终将成为历史,但能将那段历史好好保留一生,应该也是件不错的事吧?只是,心里真的很疼,也很空啊。桑榆空洞的眼神,让吕楠莫名心疼,她轻握桑榆的手,说:“桑榆,该放下的总要去放下,我知道,这种事,劝别人的时候总是很容易,但自己做起来却是很难,但道理不会错到哪里去,珍惜你现在拥有的一切,珍惜你现在身边的人,这才是你现在最应该去做的,每个人的耐力和毅力都是有限的,千万不要等你大悟之后,已一无所有。”桑榆略带不羁的笑,“你是说我该珍惜你么?你是说你对我的耐力,是有时间限制的么?”“是的,你确实应该珍惜我,我的耐力也确是有限的,我给了自己五年时间,这段时间,我会让你爱上我。”“若这段时间我爱不上你呢?”“那是不可能的事,五年之后,你只会离不开我”,吕楠自信的笑。桑榆颔首,淡然道:“那就拭目以待吧。”“好,或许……用不了五年,两年就差不多”,吕楠思付有顷,忽地烂笑不已,直让桑榆看的打了一个哆嗦。“不说这些了”,吕楠转了话题,问:“有个剧组要拍大型古装剧,需要在我公司定制一批服装,你对服装设计也不陌生吧?”“不陌生,上学的时候我选修过。”“正好,你帮我设计几款吧。”“我设计的可不专业。”“哪有那么多专业可讲?宜家的家具不也有很多是不够专业的人设计的么?越是不专业,越容易给专业的人带来灵感,这一点,你该是懂的。”“好吧,等回去我给你画几幅效果图,你若喜欢,尽管拿去。”“呀!真是天恩浩荡呀!”吕楠兴奋的猛地抱住桑榆,冲着她的脸就亲了一口。这人怎么随时随刻不忘贪占一点自己的小便宜?桑榆闭上眼,深吸两口气,努力忍着要将吕楠一脚踹到雅鲁藏布江的冲动,警告道:“你若再随便吃我豆腐,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不认人没关系,认我就好!”吕楠亲昵的挽起桑榆的胳膊,“走啦,天气这么好,咱们去公园转转。”桑榆面对油水不进的吕楠,直觉自己很悲剧,还没等她悲剧完,又被吕楠拽着向公园走去,吕楠之所以去公园,是因她打好了主意,公园嘛,杨柳依依的,适合谈情说爱!风儿微微飘荡,午后的阳光极尽地散发它的魅力,直把万物都温和的暖洋洋。凌嘉领着路璐去了一家大型商场,乘着电梯,上了二楼。商场里的衣服琳琅满目,各种品牌交互错杂,直让人看得眼花缭乱,老板们多是身居幕后,不会轻易露面,店员们为了生计,对客人皆是笑脸相迎,不管有没有做成生意,又接着笑脸相送,这些真诚的笑意里,带有多少生活的辛酸?总归起来,也不过是为了口中的那点饭吧?凌嘉选好一件黑色斗篷型翻领中袖毛呢大衣,让路璐去更衣室里换,路璐一看衣服上那高高的标价,立刻摇头,说:“我不太喜欢这件衣服,你还是买你自己的吧。”凌嘉会意一笑,说道:“又没说买它,你先去试一试,看看好不好看,嗯?”试试还是可以接受的,想以前路璐和梅馨她们一起逛街,也常常试着玩,店员一见她们兴致勃勃的样子,便会热热情情的对她们极力推销商品,谁知道她们把衣服都试了一个遍之后,对着镜子美了好几把之后,竟再脱下来一件不买的扭头走人,直把人家店员气得牙痒。逛街这东西,穷人穷逛,买不起总试的起。路璐对这件大衣还是很中意的,可总不能因为一时中意,就毁了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血汗钱,路璐不似凌嘉,凌嘉从小就不愁钱花,花起钱来一早就培养成了大手大脚的性格,可路璐却是对钱有多难挣深有体会,不会因为脑袋一热,就把自己的口粮给挥霍掉。从更衣室出来,路璐站在大镜子前照来照去,嬉笑着问凌嘉好不好看,凌嘉只觉眼前一亮,果然是人靠衣装啊,路璐穿上那件衣服,愣是为她清雅的小脸增了几分高贵。趁着路璐还在自我陶醉,凌嘉想也没想,就悄悄的把卡递给了店员,小声说:“帮我包起那件衣服。”等路璐从镜子前美完,脱下衣服交给店员,刚想拉着凌嘉走人时,店员把纸袋送给了凌嘉,说:“小姐,这是你的衣服,这是发票。”路璐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问:“你把那件衣服买下来了?”凌嘉答非所问:“快三点了,咱们先去吃饭。”路上,路璐一直低着头,不曾说话,凌嘉由着她沉默,直到走入餐厅,饭菜都上来,路璐才抬起头,对凌嘉说:“以后别再给我买这么贵的衣服了,好么?如果你想买,就去买那些几百块钱一件的,我穿惯了便宜衣服,乍一穿这么贵的,不习惯。再说我整天画画,那些颜色一不小心就会弄到身上,洗都洗不掉,穿这么好的衣服,真是糟蹋啊。”“好,听你的”,凌嘉握住路璐的手,说:“不过偶尔买一两件总还是可以的吧?要不,这样好了,以后我不给你买这么贵的衣服了,换你给我买好不好?”路璐眼皮一阵抽搐,她抖着嗓子问:“你想穿什么样的衣服?”“嗯……就像我给你买的这件一样就可以了,不用太好。”“这、这还不算好?”凌嘉逗道:“你这么紧张干吗?你钱虽不多,可你卡里好歹也有个二十来万,总够给我买几件衣服吧?”“我挣了五年的钱,就给你买‘几件’衣服,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狠啊!”路璐心里算计,自己那点钱,可不就刚够给凌嘉买‘几件’衣服的么,忽地,她又大笑,说:“凌姐姐,人家都说,女大三,抱金砖,你刚好大我三岁,我还真是抱了一块大金砖啊!”凌嘉满头黑线,她怒斥:“你再拿年龄说事我杀了你!”路璐正色道:“那你以后也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这哪里像过日子的模样?我知道你挣钱多,花钱也大意惯了,可这个毛病不好,能改就改过来吧。我不指望你能改的像我一样好,只希望你以后买东西的时候,动动脑子,真正需要的,你花多少钱都没关系,不需要的,就没必要去花那份钱,你看你今天买的这一堆衣服,你平时能穿到的有几件?家里还有很多衣服,你连标签都没撕下来过,现在又买这么多,简直让人神共愤嘛,我说这些话,可不是想让你有多节省,再说你也不是会节省的那块料,你只要能稍微长那么一点点脑子,我就高兴的要舞蹈了。”路璐这一番一边夸自己一边损凌嘉的话,让凌嘉哭笑不得,她刮刮路璐的鼻子,说:“知道了,管家婆,以后我花钱注意些就是了,要不我把钱都交给你,你帮我保管好不好?”“不好,你不是会节省的人,我也不是会理财的那块料,你那些什么股票基金房产的,我可看不懂。”“嗯,好吧,那以后我们都学着对方的长处点好了,等有空了我教你怎么理财,教你怎么让钱生钱。”“不要学,我一看那些曲线就头大,不过只把钱存到银行里,是可惜了”,路璐想了想,把自己的卡掏出来递给凌嘉,说:“我的钱都在这张卡里,你帮我理财好了。”“好”,路璐肯把自己五年来辛辛苦苦挣下的钱交到自己手里,是否说明两人的关系,在亲密的基础上又更加亲密了一层?两个人过日子,本该就是如此亲密无间的啊,凌嘉微笑着收起路璐的卡,说:“快吃饭吧,等吃完饭你想去哪儿?看电影?”“你想看电影?我硬盘上有的是。”“都有什么片子?”“你想看什么就有什么。”“吹的吧?”“吹牛的是小狗。”“好吧,等吃完饭就回家看看你到底有什么宝贝,再过两周就元旦了,到时我放三天假,你呢?”“我没假期呢。”“呵,到时我若没事,就去陪你画画,或者在家给你做饭伺候你。”“咦,真是好孩子”,路璐满足的抓起筷子吃饭,边吃边问:“凌嘉,你这辈子最大梦想是什么?”“跟你过日子。”“除了这呢?”“把工作做好。”“真没趣啊。”“没趣?你倒说说你的梦想是如何有趣。”路璐贼兮兮的瞟瞟四周,一本正经的说:“曾几何时,寡人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去抢回银行!”“真有志气!”凌嘉无限崇敬的俯视路璐,“等你去抢银行了,我一定送你一双臭袜子。”“送我袜子干吗?”“你抢银行的时候不戴头套啊?”路璐张了张嘴,憋了好一会,终是含辛茹苦的咬出三个字:“吃饭吧!”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