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风了,风很冷,夜色妖魅地在世间晃动,垂地的枯枝小小的打着漩涡,画出一道道毫无规矩的曲线。桑榆小心的把吕楠扶到车上,关上车门,启动车子,说:“去医院看看吧。”吕楠额头冷汗直冒,秦怡那一脚,真的把她踹疼了,她努力笑笑,说:“不用了,送我回家吧。”“不行,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桑榆开车便往医院驶去,吕楠见桑榆关心自己,心里一热,倒是减少了不少痛楚。车行于半路,黄蔚然给吕楠来了电话,这段时间,在凌嘉和吕楠的劝说下,黄蔚然对秦浩多少的已经死了一点心,身边若没男友,自然会想到女友,略感空虚的黄蔚然想让吕楠和凌嘉在元旦一起出去玩玩,好散散心,吕楠应了下来,又说:“蔚然,我刚被人踹了一脚,你得帮我报仇啊!”黄蔚然侃道:“谁啊?这么胆儿肥敢踹你?”“我可没跟你开玩笑,她叫秦怡,像个小混混,到时你帮我查查她吧。”“行!到时我帮你出气!”黄蔚然很豪爽。吕楠挂了电话后,问桑榆:“秦怡现在是做什么的?”“动画,应该还在她舅舅的公司。”“公司大么?”“不算大”,桑榆沉了沉,问:“你想报复她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吕楠无所谓的笑,心里却补了一句,我只会去斩根除草,“元旦我得去陪陪蔚然,不能跟你过了呢。”“没关系。”吕楠沉思着点头,接着又给凌嘉去了电话,凌嘉这时正跟路璐一起坐在书房的地毯上聊天,几本杂志散落在四周,凌嘉靠着书架,双腿交叠,娇懒的半坐着,路璐抱着吉它,偎在凌嘉身边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琴弦,红木矮桌上放着两杯红茶和一碟点心,这两人倒也懂得享受。凌嘉接到吕楠的电话后,站了起来。吕楠说:“蔚然想约我和你在元旦出去走走,你答应了吧?”“答应了,咱们三个挺久没在一起了,正好路璐这边元旦也不能休息,趁着元旦聚聚也好。”“好,凌嘉,你或你哥在一些大型动画公司有认识的人吗?”“我有,我哥也应该有,怎么了?”“没怎么,到时我需要你们帮点忙,我刚刚被人揍了。”凌嘉一惊,“不是吧?谁吃了豹子胆啊?敢在太岁奶奶头上动土!”“秦怡!”“以前追桑榆的那个秦怡?”“可不是么。”吕楠简单的对凌嘉说了说过程,凌嘉叹道:“楠楠,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你节哀吧!”“去你的!少灭自己志气长别人威风!我从小到大哪受过这种踹?我爸都没打到过我好不好!”“好吧,到时需要帮忙的话,我会尽力。”“这才像话!”吕楠被人打,黄蔚然和凌嘉的态度略有不同,黄蔚然直接痛快的说“行!到时我帮你出气”,凌嘉却说“我会尽力”,这让吕楠恨的牙痒,她决定到时一定要让凌嘉和她哥凌睿尽全力,否则也太对不起她的“尽力”了。凌嘉诡笑着挂了电话,对正在抱着吉他玩的路璐说:“吕楠被秦怡打了。”“啊?”路璐甚惊,问:“被谁打的?”“秦怡。”凌嘉又简单的对路璐复述了一遍吕楠挨打的过程,路璐听后,大大吐出一口气,“还好桑榆没事。”凌嘉吃醋,“是吕楠挨打好不好?你就会关心桑榆。”“咦,你这醋吃的可真邪门”,路璐勾住凌嘉脖子,小狗一样乱添凌嘉的脸,撒娇道:“我就喜欢看你吃醋。”“去你的”,凌嘉揉揉路璐的头发,“刘海都遮住眼了,抽空去修一下,嗯?”“嗯,我跟孔箜约好了,元旦中午我和梅馨一起过去。”“顺便给头发做做保养。”“我发质挺好的,不用做吧?”“发质再好也得注意保养啊。”“好吧。”凌嘉稍稍抿一下嘴,问:“你对秦怡了解多少?”“了解不多,只知道她在她舅的动画公司。”“哦,难怪吕楠会问我在动画公司有没有认识的人。”“问这怎么了?”“没怎么”,凌嘉若有所思的摇了摇头,“桑榆当时是怎么看上秦怡的?”“桑榆那会跟我赌气,可能一时被猪油蒙了心,唉,我就知道秦怡不像是好人,吕楠准备怎么还击了么?”“应该是准备了,秦怡这一脚,未尝是件坏事”,凌嘉笑意莫明,“看来这次,楠楠要动真格的了。”“去揍秦怡啊?”“揍人可不是一个成年人能做出来的事,你先弹支曲子来听吧。”“好啊。”路璐抱着吉它,弹了起来,弹得是欢快的Catch a falling star,路璐一边弹着,一边俏皮的绕着凌嘉唱着:“Catch a falling star an' put it in your pocket,Never let it fade away,Catch a falling star an' put it in your pocket,Save it for a rainy day,For love may come an' tap you on the shoulder,Some star-less night,Just in case you feel you wanna' hold her,You'll have a pocketful of starlight……”凌嘉笑了,随着路璐的节奏也唱了起来,窗外的星星似是听到了她们的歌声,欢快的跃出了云层,一闪一闪的跳起了舞。吕楠收起手机后,桑榆微微蹙眉,问:“你真的要报复秦怡么?”“我说过我要报复她了么?”吕楠不置可否,“你到现在还对秦怡有感情么?”“不是”,桑榆想了想,说:“秦怡的狐朋狗友一大堆,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我怕你把她惹急了,她会对你不利。”“你是在关心我么?”吕楠大大的笑开了脸。“我只是分析问题。”“你还是欲盖弥彰。”桑榆无奈,脚踩油门,往前冲去。吕楠在医院做了检查,并无大碍,桑榆放下心来,又把吕楠送回了家。这一来一往的,吕楠的肚子也没那么痛了,桑榆见她能直起身自己走路,便想回到自己家去。吕楠见状,立刻又弯下腰,捂着肚子装可怜,“桑榆,我肚子还很疼呢,你今晚在这里陪我好不好?刚才我也没吃多少饭,突然觉得有些饿,怎么办?”桑榆叹口气,刚刚吕楠是为了她才挨踹的,于情于理,她都不能在这时拒绝吕楠的要求,她说:“我只会熬粥,只吃粥行吗?”“嗯”,吕楠连连点头。“那你去冲澡,我来熬粥。”“好。”等吕楠冲澡出来,粥香已经溢满了整个房间,吕楠走到厨房,倚在门口微笑着看桑榆的背影,那纤细柔弱的身子,真的很像一位贤妻良母啊。桑榆扭头,看到吕楠,随意问:“冲好了?”“嗯,怕你一不小心跑回家,草草冲了一下就出来了。”桑榆沉一沉,说:“今晚我陪你,粥马上就好了,你先坐下吧。”“好”,吕楠溜到桑榆身边,上下打量她,“刚才我一捏你,你突然笑了,那地方是你的痒处吧?”“呵,你真能明察秋毫。”“还好啦,这些年的社会可不是白混的。”“把碗拿来,粥好了。”“嗯。”吃完粥,桑榆去冲澡,等桑榆从浴室出来,吕楠又死皮赖脸的非要跟桑榆睡一张床,桑榆拧不过狗皮膏药一样的吕楠,只能随她的意。吕楠揉着肚子,嘟囔:“那个秦怡踹的还真狠,我肚子都青了,不信你看看。”吕楠说着,就掀起了睡裙,成熟白皙的身体立时显现在桑榆眼前,桑榆看了一眼,红了脸,不过那块青却是生生的印到了她眼里,她忽然觉得有些心疼,这样一个娇贵的人,突然挨了那样一脚,该承受多大的痛?桑榆撇过头,说:“今天……真是抱歉了。”“你要觉得抱歉,你就帮我揉揉。”吕楠拿起桑榆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轻轻揉动,桑榆想抽出手,又怕弄疼了吕楠,矛盾重重。桑榆的手带着些微凉,放在小腹上格外舒服,吕楠像猫儿一般哼出了一口气,可没多久,她的身体又燥热起来,吕楠抬眼偷看桑榆,只见她微微闭着眼,就像一只刚出水不久的睡莲。吕楠屏住气,一点一点的把桑榆的手往上挪,直到覆盖住那傲人的挺立,才停下来,她小心的抬起头,试探一般轻轻吻了一下桑榆的唇,见她没动静,又大胆起来,索性把舌头也伸了进去。桑榆刚才一直在是否要抽出手这个问题上矛盾着,也一直在想吕楠会对秦怡怎样怎样,会不会惹的秦怡狗急跳墙,反而会对吕楠不利。吕楠的动作,她几乎没有怎么意识到,现在感到自己被吻了,而手上的感觉也越来越软了,她总算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可吕楠那高超的吻技实在太让人经不起诱惑,桑榆只觉得自己的脑袋晕晕的,她被动的吻着,手却毫无意识的在那团柔软上抚弄起来。零零散散的光线,有些混乱,有些暧昧,有些漂泊,也有些跳荡。吕楠不再满足这种亲吻,她脱掉自己和桑榆的睡裙,把桑榆压到了身下,一边紧紧贴着桑榆的身体,一边不住的微微磨蹭,曲起的膝盖顶住了萋萋芳草,乍触滑腻,如鱼得水,一声腻人的娇叹不可抑制的□□而出,为这夜色涂抹了一层浓浓的销魂荡魄。有湿意淡淡泛起,附在交缠的腿边,漾成了露。桑榆几欲失控,她紧紧闭着眼睛,清晰又模糊的感受着吕楠的动作,混沌之中,路璐的影子划过了漆黑的视野,她突然意识到这样做不对,赶快推开吕楠,连在两人唇角的那一线银丝荡了一荡后,终是断落。桑榆轻轻喘息着坐起来,伸手将被子慢慢上拽,遮住了胸,“吕楠,我们不能这样,我和秦怡当时是因为赌气才交往,我不想因为自己现在伤心寂寞,就跟你交往,这样会害了你。”“你跟秦怡交往时从不让她碰,现在能让我碰,明显说明我和秦怡在你心里的地位是不同的嘛”,吕楠努力控制住心里的火,把桑榆拉下来,抱住她,说:“不急,我不急,等你什么时候真正安下心来了,我们再开始,睡吧,嗯?”“嗯。”吕楠熄了灯,心脏在扑腾扑腾跳了好一会后,总算平静下来。桑榆被吕楠抱在怀里,肌肤相贴,心脏乱跳,别扭了好一阵。但别扭敌不过睡魔,渐渐的,她的呼吸有了节奏,人也去找周公下棋了。桑榆睡着了,吕楠可没睡着,她止不住的怨怨念,这辈子就从没这样当过柳下惠!吕楠突然理解起秦浩来,坐怀不乱这种事,对男人是种考验,对女人也是种考验啊!唉,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柳兄,您可真是辛苦了!可老娘真的很难受好不好!吕楠一遍又一遍的翻着白眼,很哀怨。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