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楠接到路璐的电话后,便赶在凌嘉之前先行回到了自己的客房。吕楠觉得自己今天收获颇多,且不说看到桑榆总算为她吃醋了,只说路璐不让凌嘉再做按摩时,桑榆对她说的那四个字“你也一样”,就足以让吕楠的心乐开了花,这么久的努力,总算看到了一丁点的希望,怎能不让人兴奋?吕楠到来时,桑榆刚好冲浴完毕,朦朦胧胧的一团水汽围绕着一位娇娇羞羞的人儿,吕楠看着桑榆的眼睛开始发直,桑榆乍见吕楠,有些尴尬,她不觉的紧了一紧浴巾,对吕楠说:“你今天累了一天,先去洗个澡吧。”“好”,吕楠清清嗓子,俏皮的说:“我今天看到你一直盯着我看了,呵,我去洗澡了。”桑榆脸红一片,路璐说自己一直在盯着吕楠看,吕楠自己也这么说,难道还真的盯着她看了?可为什么一点也没察觉?桑榆不愿再想这个头疼的问题,她既然决定放下路璐,就会给自己和吕楠一次机会,毕竟吕楠这些日子的努力,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吕楠从浴室出来,桑榆已经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始看了,吕楠站到她身边,也不说话,桑榆抬头看她一眼,不忍再看,迅速移开了视线。吕楠裹得浴巾松松垮垮,湿软的卷发披于裸肩,完美无暇的身体欲遮还羞,柔媚的眼波里泛着□□,简直就是在有意诱人犯罪。而吕楠也确实是故意的,这么美好的夜色,她觉得总该去发生点什么,才算完美,从来都是别人围着吕楠打转,吕楠也一早养成了不费吹灰之力便手到擒来的习惯,故而□□这东西,于吕楠来说是陌生的,她心里很为拘谨,脸上却是一派天真的无畏。“广告了,换个台吧”,吕楠故意贴着桑榆坐下,膝盖有意无意碰碰桑榆的腿,随手拿起遥控随便换台。两人挨得很近,有暗香在鼻底乱蹿,桑榆的心脏不受控地乱跳个没完,她故作平静的站起身,说:“我去倒点喝的。”“去吧。”“你想喝什么?”“这里在每间客房都放了一瓶苏格兰威士忌,你找找,帮我倒点过来吧。”“嗯。”桑榆找到酒,刚想倒进杯子,手却被随后跟来的吕楠握住了,吕楠笑道:“不要倒太多,三分之一满就好。”吕楠握着桑榆的手,把酒倒上,又加了几块冰块,她斜靠在桌子上,深深的眸子凝视着一直低着头的桑榆,轻声问:“你要不要喝一点?”“不要了,我不太会喝酒。”“呵,真是个好姑娘。”吕楠喝一小口酒,缓缓咽下去,大着胆子凑近桑榆,轻轻舔了一下她的唇,见桑榆并无躲闪,胆从心生,索性把酒放下,双手环住桑榆的腰,辗转反侧的吻了下去。桑榆的身体绷得紧紧的,她不否认,吕楠的吻对她来说,有种魔力,这种魔力让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两人的浴巾不知不觉的掉落在地,两人的身体不知不觉的移入到床,吕楠既开心又紧张,桑榆没有拒绝自己的吻,这让她开心,桑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推开自己,这让她紧张,她能做的,只能是用心的吻住桑榆,紧紧的抱住桑榆,努力的贴近桑榆,希望能通过身体的靠近,以加深心的吸引。桑榆有些迷乱了,就在她险些沉沦的那一刻,路璐的影子又倏地从脑海划过,桑榆又立刻清醒起来,但她并没推开吕楠,只是按住了那双正在她身上游移的手。吕楠的担忧变成了现实,但她并不沮丧,因为桑榆没有推开她,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大进步。桑榆稍微平息一下呼吸,看着吕楠,说:“吕楠,我不想把你当成路璐的替身,不想惹你伤心。”吕楠微笑,“你没有把我当成路璐的替身,我也不会伤心,因为你现在清楚的知道,刚刚吻你的人是我,不是路璐。”“可我……还没爱上你。”吕楠问:“你讨厌我么?”桑榆摇头。吕楠又问:“你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我么?”喜欢么?应该是有点吧,桑榆点头。“呵,这不就好了,你不讨厌我,还很喜欢我,若想爱上,也是很容易的”,吕楠说的大言不惭。桑榆哧哧笑了起来,这个人脸皮还真厚,明明上句问的是一点点喜欢,下句说的就成了很喜欢,着实让人无奈。桑榆脸上的红潮还未褪尽,突地又发自内心的笑出,直叫吕楠看傻了眼,她想,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吧?桑榆看着吕楠的傻样,又笑了起来,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笑过了,真的很久了。“笑什么笑什么?”吕楠撅起嘴,不满的趴到桑榆身上,“我刚才的样子很傻吗?”“嗯,简直傻透了!”“啊,傻人有傻福,我这傻人能不能要点奖励?”“你想要什么?”“要你一个吻。”桑榆怔了一怔,笑着抬头在她唇间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吕楠皱眉,“这也算吻啊?应该这样才对。”吕楠说着,俯首又吻了下去,桑榆一时间又被吕楠吻没了思路。“桑榆,我知道,你还没爱上我,不过我会让你爱上我的”,吕楠的唇贴着桑榆的耳朵,不时噬咬她的耳垂,她轻轻握住桑榆的手,引导着它来到自己的双腿间,哑声说:“爱是做出来,从我说我要追你那天起,我就无数次对自己起誓,你是个好女孩,我的大门永远只为你一个人敞开。”桑榆心生感动,她很了解自己,若没有一些突破,她不可能将路璐轻易放下,既然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谁,既然爱是做出来的,那就让自己从“做”开始吧,只是吕楠啊,请原谅我的利用,请原谅我的自私。桑榆抛开一切与吕楠无关的东西,第一次主动向吕楠献了一个深深的吻,手也随着吻的深入,试探般地探进了她曾在酒醉之时,到访过的地方。吕楠的身体不断的燃烧起来,她不停的吻着桑榆,手也像长了眼睛一般,摸索进了那方她渴望已久的圣地,那里已满是一片温润润的湿暖,吕楠的手闯入的那一刻,桑榆的动作停滞一瞬,进而迸发的,是久违的热情与恣意。或许吧,或许,自己真的能爱上这个除了路璐以外,第一个触碰自己的女人,桑榆贴紧吕楠,感受着彼此间身体的热切,抛弃了一切桎梏般的喧嚣。吕楠突然想流泪,因为她第一次感到,心与身的**,竟是如此动人心魄。可一个小时后,吕楠更想流泪,因为她毕竟是第一次与女人尽心缠绵,尽管她理论丰富,但跟不止理论丰富且实战经验颇足的桑榆比起来,就差远了,吕楠在起初的半小时内欢了那么一阵后,后来的所有时间,她除了有招架之功,再也没了还手之力。吕楠在累的半死的那一刹,立刻决定,明天一定要向凌嘉取取经,问问她是怎么收拾路璐的,网上那些女子ML常识简直就是胡说八道,白白害了老娘认真背了一遍又一遍,结果一点也用不上,太丧气了!清晨八点,路璐睁开了眼,看看旁边还睡着的凌嘉,一阵偷笑,昨晚她一定累坏了吧?活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肆意对着你那人模狗样的初恋笑!凌嘉睡的这么香,自己若是不做点什么,是不是太浪费资源了?路璐眼珠轱辘转一圈,想也不想的又钻到被子里,对着凌嘉又是一番折腾。凌嘉一直香香的睡着,她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春梦,渐渐的,她觉得这梦有些不对劲,梦哪有这么现实的?凌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身体稍微一动,才突地发觉,这哪里是梦?凌嘉想一脚把路璐踢下去,可身体跟她做对,非但没踢路璐,反是更要命的抱紧了她。凌嘉认命了,她含恨咬牙,等着!混账!早晚给你还回去!直到10点,太阳爬上了半山腰,凌嘉才懒洋洋的起床洗浴,她对着镜子看自己的身体,一阵哀叹,在室内没法只穿裙装了,看来要赶快回家了。十点半,黄蔚然已先行离开,凌嘉和路璐出了客房,吕楠和桑榆这会已在一楼大厅里等她们了。吕楠昨晚累的够呛,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好好回家睡一觉,她跟凌嘉一样,捂上了大衣,严严实实的,没敢露出一点肉。见凌嘉二人下楼,吕楠说:“吃点东西再走吧。”“好”,凌嘉点头道:“随便点些东西吃吧。”四人要了早点,边吃边聊,凌嘉一见吕楠捂着大衣就知道她昨晚一定发生了问题,她诡笑,看来桑榆比她想象的要强悍的多。吕楠看着凌嘉没好意的笑,气恼的踢了凌嘉一脚,心想笑什么笑?你还不是一样跟我一个德行!路璐吃完早餐,想去洗手间,正好桑榆也想去,两人携手同行。路上,路璐嘻嘻笑着,问桑榆:“你昨晚把吕楠折腾坏了吧?我看她没精神呢。”桑榆不说话,脸红的发紫,不知怎地,这会面对路璐,她心里就像做贼一般发虚的紧。路璐握住桑榆的手,诚恳说道:“榆,我希望能看到你重新爱,吕楠值得你去爱的。”“嗯,我知道,会努力的。”“呵,不用努力,顺其自然就好,顺着自己的心走就好。”“璐”,桑榆拉拉路璐的衣袖,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带着懊恼说:“今早一醒来,我就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一样,总想着身边的人……若是你该多好,我是不是很欠揍?”“傻瓜”,路璐心疼的拍拍桑榆的脸,说:“慢慢来吧,放下一个人总是需要时间的,别难为自己,也别对吕楠感到有歉意,相信她能理解的,嗯?”“嗯。”趁着桑榆路璐不在,吕楠赶快问凌嘉:“你平时跟路璐都是怎样的?”凌嘉装傻:“什么怎样的?”吕楠斥道:“别装!”“那你先说,昨晚你跟桑榆怎么了?”吕楠无奈,为了取经,只好把她毫无还手之力的事简要的说了一下,凌嘉听的嘎嘎笑,她拍拍吕楠的肩,损道:“真没想到啊,做事一向彪悍的吕楠也有今天!”“我也奇怪呢,谁知道桑榆竟会整天干些出人预料的事”,吕楠满脸怨念,像极了怨妇。“这有什么奇怪的?”凌嘉端起身板,俨如一位正经至极的教书先生,“桑榆和路璐从大二开始相爱,我听路璐说,她们两人之间,以前除了忙功课就是忙恋爱,没事就互相研究对方身体,大学课程那么松,寒暑假她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回家,两人整日整日的朝夕相处,你想她们得把多少时间放到了研究事业上?在这方面,桑榆跟你比,她能当你祖师爷,哦,不对,是祖师奶,你有个经验这么丰富的老师,以后可要学着点!”吕楠不可思议的问:“你也都是跟路璐学的?”“嗯”,凌嘉大方的承认。“我看桑榆和路璐……都够彪的!凌嘉,你说她们两个在一起时……谁掌握的主动权多?”吕楠睁着大眼,看上去就像个好奇心勃发的3岁小女娃。凌嘉的脸立时黑了一片,“你想找揍啊!竟然问我这种问题!我可不是圣母,还没大方到一点也不去计较路璐的过去!”“我也很计较的好不好!好吧好吧,我不问这个啦,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嘛”,吕楠压低声音,继续问:“两个女人那回事,你看没看过网上的那些东西?”“看过一点,没多大用”,凌嘉倚在软皮沙发上,说:“毒药放在那里,大家都知道它是毒药,但一般人都不会去喝它,只有你喝过了,经历过一次死的滋味,你才能理解毒药为什么会被称作毒药。”“毒药……”吕楠面带难色,“毒药我喝过了,也死过了,你得给我点解药啊!”“你跟我要解药不白搭?想要解药找桑榆要去!你啊,就先乖乖做个好学生吧,养精蓄锐,等你把桑榆那套都学到手了,都掌握透了,你再厚积薄发!”凌嘉看到路璐桑榆从转角走过来,忙坐正身子,一瞬之间又回归了一副职业女性的干练模样,“她们回来了,不说这了!”吕楠哀怨,经没取来,反倒被凌嘉奚落了一阵,这事办的,太不符合老娘的风格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