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准备归家时,已近正午,寒季的太阳竟是光芒万丈,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桑榆知道吕楠累,便让她好好休息,自己来开车,凌嘉看着眼红,捏着路璐的耳朵死命要她去学车,路璐撅着嘴死活不答应,大有士可杀不可辱的精神,学开车?开玩笑!她可不想再撞上一只小狗,尽管当年她撞上的狗体格很小,也没撞死,可那也是一条狗命啊!凌嘉也没跟路璐当真,路璐不想学开车,正合她意,路璐这性子,万一发起飙来,还指不定会把车开成什么样,她可不想整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桑榆把吕楠送回家,吕楠看看桑榆,提心吊胆的问:“你搬来我家住,好么?”桑榆想了又想,犹豫了好一阵,终是点了点头,既然决定交往,总该有个交往的样子吧。吕楠兴奋的差点晕倒在地上,桑榆笑笑,担着心问:“我……还是放不下路璐,你……你能谅解么?”“能”,吕楠开心的松口气,“放心吧,听凌嘉说,她和路璐交往前也纠结过好一阵子,路璐也很难放下你,总归是需要时间的吧,我能理解你,对你也没什么要求,只要你能正视我就好,嗯?”“嗯”,桑榆抱住吕楠,泪水差点湿了眼眶,这个总是带给自己感动的人,果然是值得去爱的吧?桑榆说:“明天初六,我们有个同学聚会,你要去吗?”“当然要”,吕楠立刻点头,“你能陪我去见我的朋友,我也能陪你去见你的朋友,再说我也想看看你的同学都是什么样的。”“跟你的朋友完全不一样,也不会有人没事找事,到时你见了就知道了,初六以后我再搬过来好么?”“好,等会吃了晚饭,我先送你回去,你只收拾几件衣服过来就好,我这里该有的都有,牙膏牙刷都帮你准备好了。”桑榆很为诧异,“你是不是早就预谋想让我过来了?”“当然!”吕楠得意极了,“我吕楠做事,从来说一不二,既然说要追你,就一定要把你追到手才是。”“自大的家伙。”“嗯,只要能让你感受到我的存在就好。”吕楠吻住桑榆,满满的都是腻腻的甜。凌嘉和路璐回到家,凌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快速脱掉衣服,把自己甩到了床上,被路璐折腾了一宿加一个早上,她累,她困,她要做的就是睡觉!路璐呵呵笑着翘起腿趴到她身边,问:“我明天同学聚会呢,你想去吗?”凌嘉闭着眼说:“想去,需要带礼物吗?”“嗯,礼物得带点,我等会出去买。”“好,你们会去多少人啊?地点是在哪?”“二十个左右吧,都是我们同校同级的同学,也都很好说话,有时丁老也会去,地点是在班长的爷爷家里,我们每年都去那里聚会。”“这么多人,怎么不找家酒店啊?”“大家都不太喜欢酒店”,路璐拿着自己的头发扫弄凌嘉的鼻头,“班长的爷爷退休后就住在农村,在那里盖了两层小楼,可宽敞了,老人家也喜欢我们过去热闹热闹,每年都会把他自己酿的葡萄酒搬出来给我们喝。”凌嘉伸个懒腰,说:“你这一说我更好奇了,明天一定随你去。”路璐满心欢喜,“明天不用穿的太好,休闲点的就可以了。”“嗯,明天你帮我找衣服。”“好”,路璐跳下床,“你先睡会,我给秦浩梅馨打个电话,然后去买件礼物,还要买点菜,今晚想吃什么?”“你做什么我吃什么。”“好吧,我给你做好吃的。”“嗯,你身上没钱,从我皮包里自己拿。”“哦。”路璐先给秦浩梅馨打了电话,秦浩梅馨在今天上午刚刚返回,路璐约他们明天一起去聚会,秦浩二人点头应允。打完电话后,路璐去了超市,选了礼物,又买了一些蔬菜肉类和调味品,好回家做饭。从超市回来,路璐把自己关进了厨房,闷头认真的去做她想要做的菜,不觉的,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天色也暗淡下来,路璐终于做出了一份首炖排骨,一份滑炒甲鱼,一份荔枝炒丝瓜,和一份黄花瘦肉粥。路璐叫醒凌嘉,让她起床吃饭,凌嘉懒洋洋的不愿起身,路璐无奈,只好把饭都端到了卧室,撑开一张折叠桌,铺上餐布,把饭菜摆好,为她穿好睡袍,又拿块湿毛巾帮她擦手擦脸,这才把筷子递给凌嘉。凌嘉一天没吃什么饭,闻到菜香,不由食指大动,路璐得意的介绍道:“这是首炖排骨,帮你乌发的,这是滑炒甲鱼,帮你滋阴的,这是荔枝炒丝瓜,帮你补脑的,这是黄花瘦肉粥,帮你美容的,都很好吃的,你不用夸。”凌嘉心里一热,还是忍不住的夸道:“我找对人了,你真适合做个贤惠的小媳妇!”路璐翻翻白眼,“吃你的吧,都说不用你夸了!”凌嘉左手托腮,打量路璐,突然问道:“你算T还是算P?”“踢你个屁!从哪看的这些东西?”“网上。”路璐往凌嘉嘴里塞口菜,说:“不T不P,女人罢了,你的女人,你也是我的女人。”凌嘉很满意路璐的话,她细细的嚼着菜,又问:“网上还说有L酒吧,我还从没去过,你去过吗?”“我也从没去过,以前跟桑榆在一起时她也没去过,后来跟桑榆分手,她去了酒吧,认识了秦怡,结果乱了套”,路璐严肃起来,她说:“我和你,两个人彼此相知相爱就足够了,认识的同类越少,对自身的安全越大,也更能维持感情的稳定,何况你也算个有头有脸的人,更该保持低调才对,枪打出头鸟啊,别告诉我你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凌嘉略感惊讶,“我只是问问而已,怎么这么大反应?”路璐一边打量凌嘉一边翻白眼,“你当时因为好奇吻了我,结果以身相许了,你要再因为好奇干出些什么荒唐事,我真的不想让你活了!一想到你的好奇心我就吓的直哆嗦,以后你若想好奇,只准好奇我一个人,其他的,不许好奇。”凌嘉咯咯笑道:“我可是很感谢我的好奇心的,当初若不是因为好奇,又怎会俘获到你?”“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金子值钱,贴的越多越好!”吃罢饭后,路璐刚想起身收拾碗筷,却被凌嘉一把拉了过去,凌嘉抱住路璐,脸颊贴在她的肩头,喃喃说道:“路璐,有你真好,没有谁有资格用自己的价值观去评判一个人,除了我,别人也没有资格去评判你,你是我的路璐,做事不论对错,我都会喜欢,我这辈子最感谢的事,就是蒋建国让你们去瑞风做墙画,让我认识了你,爱上了你。”“呵,我也是”,路璐侧头吻吻凌嘉的脸,说:“我先收拾碗筷,等会过来陪你,嗯?”“我还没碗筷重要?”“碗筷跟你一样重要”,路璐训道:“碗筷现在不清理出来,等会就难清理了,你也一样,现在不把你隐隐冒出来的好奇心压住,等真蹿上来,就难办了!”凌嘉撅嘴,“我哪有好奇了?”“咦,你以为我不了解你啊?”路璐把凌嘉撅起的嘴又用手按回去,耷拉着脸说:“你们这些整天围着商场打转的,一闻到新鲜味都会向前去嗅一嗅,两个人牵起手来是过日子,它不是商场,更不是战场,也不需要刻意去寻找商机或战机,它有它自己的固定轨道,只要我们按着自己的轨道走下去就好,其余的那些花花世界我们可以观看,但不能参与。在商场上我没法跟你比,在为人处事上也没法跟你比,但在一些琐碎生活上你可要多听我的,毕竟两个女人怎么往前走,我有过经验,也有过教训,多少总比你有点脑子,其他的可以开玩笑,但对感情我开不起玩笑,生活里有太多意外会发生,意外永远比明天到来的快,不管将来会发生什么,凌嘉,永远也不要说分手,我们一直走到老好不好?我有缺点,我会努力改,你也不要不管对错都一味让着我,我若哪里做的不对了,不管大小,你都要指出来,好么?”“好,听你的,你可以去刷碗了!”凌嘉笑着捏捏路璐的脸,又凑上去响亮的亲了一口,她真的爱极了路璐这位看上去无所畏忌却又心思缜密的小女人。初六上午七点,路璐早早醒来,先帮凌嘉找了一件牛仔裤和一件黑色高领毛衣,外套一件白色羽绒服,拿到卧室让她穿好,待凌嘉穿好后,路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终于说道:“这么普通的搭配也能让你穿出点味道来,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凌嘉不可一世的自夸:“人长的漂亮,穿什么都有味道,唉,我也没办法!”路璐快速跑出卧室,她很怕自己的耳膜会被凌嘉的话震碎。凌嘉和路璐收拾妥当后,简单的吃了块蛋糕当早点,然后先开车去接桑榆,见桑榆和吕楠一起出门,路璐得知吕楠也会跟着一起去,她有些犯难,凌嘉的车子也就只能坐五六个人,等会还要去接秦浩梅馨,这可怎么办?凌嘉倒是一点犯难的表情都没有,她对吕楠说:“开你那辆越野去吧,等会还要去接秦浩梅馨,你那车宽敞。”吕楠无异议,即刻上楼拿下钥匙,把一辆黑色路虎越野开了来,路璐看到车,眼睛发亮,她对凌嘉说:“这辆车真帅!跟老虎一样有劲!”凌嘉笑道:“你这不学开车的,还挺懂车。”路璐随口说道:“我只是喜欢看车,就像喜欢看美人一样。”凌嘉凑近路璐,半眯着眼问:“你觉得谁美?”路璐忙说:“你美,你最美!美的不像话!”凌嘉眼皮抽搐,她反应倒怪快!四人上车,接了秦浩梅馨后,往郊区农村驶去。经历了一个年的洗礼,又长了一岁,秦浩看上去似是比年前多了些成熟稳重。凌嘉问秦浩:“你和梅馨决定好什么时候结婚了吗?”“日子都订好了,五一订婚,八月初八结婚。”桑榆问:“房子呢?”梅馨说:“过两天再去看看,争取这个月定下来。”路璐扭头问秦浩:“钱够吗?”“够了”,秦浩抓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和梅馨的父母都给我们出了一些钱,这样一来,我们就宽松多了,这么大年纪的人了还啃老,真是……”“呵,别多想了,咱们都是啃着老过来的”,凌嘉劝慰道:“儿女结婚成家,做父母的都高兴,也都会使出他们能使出的全部力气,等你以后有了家有了孩子,就会明白做父母的苦心了。”“是啊”,吕楠接口道:“以后你们多给家里去几个电话,多看看他们,这就是最能让他们高兴的事。”凌嘉凑到吕楠耳边,小声损道:“你会说别人,怎么就不会说说自己呀?你多久没给你家老爷子打电话了?”吕楠瞥凌嘉一眼,小声回击:“你也少说我,你多久没给你家那俩门神打电话了?”“我们年初一刚见的面。”吕楠一呲牙,说:“不好意思,我也跟我家老爷子年初一刚见过。”凌嘉诡笑,“没挨巴掌吧?”吕楠瞪眼,“巴你个鬼!回你位上坐着去!少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凌嘉成功的触到了吕楠的软骨,满意的坐回座位,差点哼出《小二郎》的歌来。今天的天气完美的不像话,尽管气温只有六七度,却也风和日丽,算不上冷。路璐他们要去的地方,正是班长的爷爷家,约是两个半小时的路程。班长姓李,名字很大众,叫李明,路璐他们习惯了叫他班长,所以这个称呼一直保留了下来,很有一直保持到老的趋势。李明是个很精壮的小伙子,单眼皮,中等个头,毕业后几经沉浮,最后总算在一家装饰公司立稳了脚,从最初试用期每月底薪一千八百元的收入,涨到了现在的八千有余,若接的单子多,拿的提成多,有时也会突破万元大关,前年他结了婚,妻子是父母介绍的,与他同姓,也姓李,在某事业单位上班,月薪不足三千,但工作稳定,她待人实在,脾性温和,被路璐他们亲热的称呼为李嫂。李明的爷爷已经七十九岁了,但身板依然健朗,他生在国企,长在国企,一辈子在国企里面工作,不过,不是干部,只是普通的工人,同时也是位民间手工艺人,做出的手工活很得大家的喜欢,就连老丁也曾专门向他请教过。李老爷子祖籍陕西,只是他从没在陕西定居过,当时由于战乱,他还在娘肚子里的时候便被父母带到了这个城市来谋生,那时生活艰难,很多人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挨饿就是家常便饭,李老爷子的母亲因为偷了一点米而被日本人杀害,鬼子杀人往往都会“连坐”,李老爷子的父亲带他逃到了郊区农村,单手将他抚养长大,一生未再续娶。李老爷子可谓经历了一系列的历史事件,也对日本人恨之入骨,他把所有的恨意都埋到了心里,憋出一口努力识字看书的劲,由于家里穷,李老爷子上不起学,小小年纪的他便卯上了一位村里的算命先生,没事就去先生那里请教一二,顺便学俩字,一心只盼着自己快点长出息,好为母亲报仇雪恨,那会他每看到一个八路,都会不由自主抬起小手的向他们敬个礼,因为他知道,这群干瘪瘦黄浑身上下打满补丁的八路跟他一样,都是穷苦人,也都背负着血海深仇。可惜,就在小小的李老爷子觉得自己学有所成的那一天,日本人投降了,他不能操刀杀鬼子了,鬼子投降那天,李老爷子哭的痛彻心扉,他是在哭,是在为逝去的母亲哀悼,也是在为这好不容易争来的胜利欢喜,这个胜利,是众多的农民吃着野菜扛着步枪争来的,胜利不容易啊,死了那么多的善良百姓,舍下那么多的孤儿寡母,的确该为这胜利痛哭,也该为这胜利欢喜。谁知还没欢喜够,内战又爆发了,那时李老爷子总是弄不明白,刚被别人欺负完了,怎么又被自家人欺负?还让不让老百姓过日子了?老百姓要的并不多,只要能有块地种,有口饭吃,有个房住,就大大的满足了,可就这么点要求都不能实现,真真儿是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啊!城市解放后,李老爷子当了一名工人,那会儿的工人可比当下工人的地位高的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李老爷子也算有出息了,他一口与生俱来的陕北辽阔嗓音,吼出的秦腔颇具地方特色,受父亲的影响,他弹得一手好三弦,吹得一口好唢呐,再配上那朴实粗犷又高亢激昂的唱腔,惹得街坊邻里没事便来他这里过一把秦腔瘾。也正是因为李老爷子的多才多艺,才造就了班长李明的多才多艺,李明之所以能在国内最好的美院当成班长,手绘功夫与自身品格皆是不能小觑,这也与李老爷子从小对他的培养有关。退休后李老爷子和老伴一起返回了农村老家,在这里盖了一座二层小楼,老两口本想和和乐乐的安度晚年,可惜天不随人愿,老伴在他们迁来的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从此李老爷子就一个人孤单单的过着,李明不忍爷爷孤单,从他上大二那年起,每年的初六,都会招上一伙同学好友来爷爷家里聚聚,好给爷爷增点喜庆和热闹,老丁若有空了,有时也会来凑凑热闹,这样一年年的下来,李老爷子的家,便成了他们每年同学聚会的地点。李老爷子喜欢这些年轻的孩子,喜欢听他们肆无忌惮的玩闹和吵笑,对很多人来说,年纪越大,越喜欢看到晚辈们围在自己身边转。路璐他们聚会时,李老爷子往往不会多说话,任由他们闹,也从不以长辈的身份来教导他们应该怎样,或者不应该怎样,凡是认识班长李明的,凡是喜欢班长李明的,无一的不去喜欢他的爷爷——可敬的长辈。他们对李老爷子的称呼,也由起初的李爷爷,简化成了李爷,李老爷子很爱听这个称呼,这让他有种依然年轻的感觉。一路上,路璐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凌嘉和吕楠说着李老爷子的故事,听的凌嘉吕楠时而悲伤,时而兴奋,时而又无限的感叹——现在的自己是多么幸福。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路璐等人终于到达了村口,凌嘉和吕楠这辈子也没怎么来过农村,初来乍到的,不由好奇,放慢了车速,东望望西望望,只觉新鲜的不得了。绕过一个弯,吕楠突地指着一头骡子,大喊道:“那是马吧?”凌嘉也凑过头去看了看,犹豫说着:“应该是吧。”桑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秦浩梅馨目瞪口呆,打死他们也没想到凌嘉吕楠这两个人精,竟然区分不出骡子跟马。路璐捂着脸使劲偷笑,等笑够了,她说:“你们说对了一半,那是马骡。”凌嘉谦虚的问:“什么是马骡?”吕楠也忽闪着大眼问:“马骡是什么?”谁能想到精明干练又美丽大方的凌嘉吕楠竟然都不知何为马骡?路璐嘴角抽筋,“简单的说,就是母马和公驴的混血儿,老话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骡子和马长的是挺像,等会我再告诉你它们的区别。” 车子往前走了没两步,前方又冒出一头刚出生没多久的小驴,吕楠又喊道:“我又看到一匹小马!还是马骡?”这次不止路璐没忍住,就连秦浩梅馨和桑榆也没忍住,都哈哈大笑出来。凌嘉仔细看了看,说:“那是驴吧?”“驴?”吕楠晃晃脑袋,说:“怎么长的那么像小马呀!”凌嘉怕再闹出笑话,索性不再说话,这些动物,她和吕楠从小多是从图画书或照片里看到的,即使是在动物园,也极少有普通的骡子或驴等等这些家禽家畜的存在,也难怪她们猛然一见到活生生的类似生物就看花了眼。与凌嘉吕楠相比,路璐桑榆等人要好的多,他们从大一开始,每个学期都会不固定的去农村写生,也常与村里人拉呱聊天,认识的动物家禽自然要比凌嘉吕楠多的多,甚至还能区分出不同的野菜和药草,面对此种状况,也只能叫人感叹一句,学习和生活环境的不同,致使人们有了在生活常识上的某些差异,谁也怪不得。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