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下午三点五十分,已处于西半天的夕阳吻住了高昂的树梢,懒懒地撒下一地光辉。众人挥手道别,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大家相聚的时间,却只有三百六十五分之一。李明李嫂和李老爷子,目送着一张张年轻又挂着沧桑的脸离去,李明不停的挥手说再见,脸上带着笑,眼里透着隐约又湿润的光。对于已经习惯了聚散的众人来说,这次的分离,有伤感,却无悲戚,大家匆匆的而来,只为这一刻的相聚,大家不舍的分离,只为这一年的征途。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聚。不知是谁的手机,扬起了的《启程》的曲调,那歌里在唱着,别害怕现在的离别啊,微笑着挥挥手说再见吧,明天就等在下一个路口,再远的风景啊,我们会到达。就在启程的时刻,让我为你唱首歌,不知以后你能否再见到我,等到相遇的时刻,我们再唱这首歌,就像我们从未曾离别过……凌嘉和吕楠听着这简单的旋律,感概万分。四眼深深凝望路璐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徒留一尾孤绝的背影,对四眼来说,只要每年能见路璐一面已足够,他从来不会奢望太多。追求过桑榆的那位男同学,一边慨叹着当年的初恋情怀,一边追随上了四眼的影子。有太多扯不清的情愫在分离的这一刻刹那而生,只是人不再年少,再也不能无所顾忌。岁月长了人的心智,也竖了太多圈框,心的张扬与不羁,随着年岁的流逝而生出了度。吕楠刚打开车门,就听到一声声“哼哼”的声音,定睛望去,竟是一只跑出猪圈的白色小猪,吕楠兴奋的大喊:“凌嘉凌嘉!整天吃猪肉,我今天终于看到小猪了!”凡是听到的人都哈哈大笑,凌嘉也好奇的弯着腰往前凑着看,嘟嘴说:“这只猪可以用来烤乳猪的吧?”路璐捂住眼,对桑榆说:“这年头竟然真有吃过猪肉没见过猪跑的人!丢人丢到猪姥姥家了!我不认识这俩人!”桑榆的情绪本来还稍显低落,被路璐一逗,也放声大笑起来,心情立刻好了不少。路璐见桑榆恢复情绪,多少松了口气,她小声对桑榆说:“榆,打起精神,往前看,嗯?”“嗯。”桑榆心里暖暖的热了起来,往前看吧,至少这一辈子,总要往前看的,桑榆走到吕楠身边,悄悄握住她的手,柔声说:“回家了。”吕楠稍稍一怔,随即妩媚莞尔,回家了,总算有个家了。回家的路途再远,也只会让人感觉到近。路璐和凌嘉回家后,二人一起去泡澡,好冲去一身的烟酒味。凌嘉问:“你知道四眼的玩笑,其实不是开玩笑吧?”“嗯,知道。”“什么时候知道的?”路璐轻轻笑道:“桑榆出国后的第一年,那一年聚会分离后,四眼把手机放到桌上忘了拿,我想追上去送给他,不小心按了一个键,却在他的手机屏幕上看到了我的单人照,呵,那之前我一直以为四眼是开玩笑的,桑榆为这也吃过好大的醋,直到那天我才明白,四眼不是开玩笑。”“也难为他了”,凌嘉轻撩着水,问:“你和桑榆跳完舞,说什么了吗?”“嗯”,路璐点头道:“她说她很想当年的我,我说我也是,她说她会一直爱我,只愿下一世,彼此不要再错过,当时不知怎的,我突然很伤感,我了解她,知道她已经决定和吕楠正式交往了。”“你们跳完舞之后,你一直心不在焉的”,凌嘉垂头思量片刻,又问:“桑榆当时说下一世的时候,你想了些什么?”“我在想很多如果,如果真有下一世,我希望自己和桑榆能够永远忠贞于一份感情。”凌嘉僵硬又肯定的问:“你把你的下辈子许给了桑榆?”“啊,小嘉嘉又吃醋了”,路璐把凌嘉揽到怀里,吻着她的眼睛,反问:“凌嘉,你相信有下一世么?”“不信。”“我也不信,所以那些假设都不成立”,路璐幽幽地说:“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放下了,可真正面对起来,却又觉得还没放下,我是不是很混账啊?我和桑榆分手只有一年多,很多的回忆还太过清晰,这次聚会之后,我和她还是少点见面比较好些。一辈子不管两辈子的事,我很现实的,我只关心这一辈子,跟桑榆比起来,我更希望和你能白头偕老不离不弃,你才是我现在和将来最该去珍惜的人,我从来都是知道的。”凌嘉叹道:“我放下初恋的时候,也是反反复复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懂你的心情。”“呵,你越是懂得,越让我感到无地自容呢,能拥有你,是我祖坟上冒青烟了啊”,路璐摆弄着凌嘉的手,恳切的说:“凌嘉,真的很爱你,有些事你若不喜欢,你可以打我骂我惩罚我,但永远不要对我说分手,好吗?我承担不起第二次分手,如果你倦了,累了,我们可以分开一段时间,但永远不要分手,好么?”“好,永远不分手,让时间证明给我们看,嗯?”“嗯,凌嘉,我想买辆自行车。”“买自行车做什么?”“再过些日子我就要整天画画了,路上整天堵车,堵的人胃疼,骑自行车方便,再说也可以骑车带你出去玩啊。”“好吧,去买吧。”路璐吭哧着说:“卡在你那里,我没钱……”凌嘉扑哧一笑:“过会儿我拿给你,要多少?”“三百就够了。”“这么便宜?”“去二手市场买啦,三百块钱能卖辆很好的车子,能省就省嘛”,路璐想了想,又讨好道:“省下的钱给你买衣服。”“咦”,凌嘉伸手摸摸的路璐的额头,“没发烧啊!你不是不让我乱买衣服的吗?怎么又这么大方了?不是吃了呛药坏了脑子吧?受内伤了?”路璐拍掉凌嘉的手,又违心的奉承:“你这么好的衣服架子,不多添点衣服多可惜。”“好吧,等过两天我们再去逛街买衣服。”“你你你还真买啊?”路璐想到凌嘉刷卡时的模样,腿肚子开始抽筋,省着省着,窟窿里等着,她后悔为拍马屁口不择言了。“当然!”路璐难得这么大方,凌嘉极为不客气,“我把你和桑榆跳的舞拍下来了,要看么?”“要。”“你等等,我先去拿手机。”凌嘉站起来,沾着白色泡沫的身体越发显得盈盈可人,她刚迈出一条腿,便惹得路璐心神一荡,路璐快速直起腰按住了凌嘉的还留在浴缸里的腿,抬起头便在那方半隐半露的神秘园里探索了起来。凌嘉被路璐闹的差点摔倒在地上,她不由的往前寻找支点,恰好抱住了路璐的头,一个冲力下去,恰好又加深了路璐的探入,凌嘉倒吸一口凉气,想离开,腿被路璐紧紧按着,想停留,这个姿势又极其不雅,凌嘉一咬牙,闭上了眼,该见的都见过了,哪里还有什么雅不雅?路璐这几天还真是长出息了,等会一定还回去!凌嘉实现了她的诺言,这个晚上,吃罢晚饭,养足精神后,凌嘉把路璐摆弄的死过去又活过来,简称死去活来,路璐在昏睡前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三十岁的女人真可怕!凌嘉这位劳动者当然也好不到哪儿去,她趴在路璐身上呼呼的喘气,停留在路璐身体里的手指也懒得再拿出来,两人抱成一团,合眼睡去。隔天,凌嘉起了一个大早去了公司,路璐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也没能缓过劲来,连老天爷也忍不住的帮她打了一个哈欠,路璐腰酸背疼的碎碎念,摊上凌嘉,我就是矮子骑大马,上下两难!简短的年假过后,上班族们又开始上班了,桑榆在初六聚会之后便搬到了吕楠那里,与吕楠一起有板有眼的过起了小日子,吕楠在努力,桑榆也在努力,两人都在努力些什么,彼此心照不宣,三两天的适应期一过,默契开始在二人之间淡淡产生,吕楠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路璐的工作室一般多是等过了正月十五才正式开始忙活,正月十五之前只需做些图稿就好,十五之后,时节就到了立春后的雨水期,天气会渐渐变暖,调起颜色或往墙上画起画来都会相对轻松很多。所以这些日子,路璐梅馨秦浩三人也相对很是轻闲,图稿在年前就被路璐做的差不多了,现在只等十五之后去挥开胳膊大开工了,路璐偷起了懒,为十五以后的忙碌养精蓄锐,毕竟对他们这种没有周末的个体户来说,能有个假期不容易,一年到头也就只能在春节休息休息,工作室有秦浩梅馨坐镇,小牛也已提前归来,路璐溜达了一圈后干脆也不去了,只在家像个幽灵一般游荡,看看书做做饭听听音乐,过的像个神仙。凌嘉怕路璐自己在家呆的无聊,便建议路璐跟她一起去瑞风,路璐自是欢快的答应,对热恋中的人来说,一分钟不见,都会如隔三秋,路璐在家整天像个怨妇一样等凌嘉下班,也还真有点无聊。两人在家一番打扮后,携手同行,路璐见凌嘉穿了一件白色毛呢大衣,她为了跟凌嘉穿出点情侣的味道来,就拿了自己那件白色的小羽绒服穿上,羽绒服上还画着一个小米奇,结果情侣的味道没嗅到,走出去倒更像个姐姐牵着个妹妹。走前路璐把DV放到了包里,她决定要偷偷拍下凌嘉工作时的样子,以便没事时好好观赏。凌嘉带着路璐来到自己办公室,刚进门没多久,就收到了两束红玫瑰,其中一束是向云天送来的,另一束是另一位姓房的年轻先生。路璐有点吃味,凌嘉笑着看路璐一眼,直接把花丢入了垃圾桶,路璐高兴的差点搂住凌嘉的脖子大亲特亲。凌嘉忙工作,她把自己的笔记本丢给路璐,让她自己玩电脑,路璐不会玩游戏,也没玩游戏的嗜好,她仅会的游戏,也不过是斗地主或连连看之类连小孩子都不屑一顾的东西,网络对路璐来说,主要用途不过是用来做图或查询资料或查看新闻的一件工具,连玩具都算不上。再说她现在整天和凌嘉在一起,网络对她更是没了吸引力。凌嘉微微扭转一下身体,上半身扭成了一个十分优雅且和谐的螺旋式上升体态,她瞄一眼正跟电脑看对眼的路璐,接着低头工作,扬起的唇角挂满了阳光。路璐随便浏览了几个网站的新闻后,看看凌嘉,只见她一直两眼聚光的盯着电脑看,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着,这是凌嘉认真工作时的御用表情,在路璐来瑞风做墙画那会她就已经发现了,路璐不敢打扰凌嘉,心里小小的抱怨了一下,刚刚工作没多久就这么忙,瑞风这活还真不是人干的,唉,高薪还是得让高人去拿啊,我家凌嘉是高人!个头很高的女人!趁着凌嘉聚精会神的工作,路璐把DV拿了起来,对着凌嘉安静的拍,一边偷拍一边偷笑,凌嘉工作的样子还真不丑!路璐不禁去想,到底是工作中的女人最美丽,还是床上的女人最美丽?想来想去路璐想不出答案,最后只能用“都美丽”三个字给糊弄过去,一时间竟欢喜不已。路璐斜楞着眼欣赏凌嘉,凌嘉的美丽尽数落到她的眼底,路璐禁不住的被震撼了,没事长这么好看做什么?火鸡都能被你气成鹌鹑!转眼间,路璐又摸着肚皮大叹,今天的心情格外动人啊!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