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完澡,凌嘉帮路璐裹上浴巾,又把她的头发吹到半干后,让她去床上等着,自己好去做饭。经过这场分手风波,凌嘉突地想起了珍惜二字,也起了桑榆对她说过的话,桑榆说“路璐是个很容易知足的人”,果真如此吧,如果当初桑榆在说分手之后立刻去找路璐的话,路璐也一定会与她重归于好吧?爱情容易冲昏人的头脑,陷在爱情中的人啊,必须要懂得及时知错,及时纠正,否则定会悔恨终生,凌嘉感叹着。打了两瓶点滴,洗了一个澡,路璐觉得整个人要比刚才轻松多了,她在床上躺了一会,觉得有些无聊,便拿出睡衣睡裤穿上,一个人溜达下床,想去厨房找凌嘉。路过客房,路璐从半掩的房门里看到了正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吕楠,路璐本想帮她关好门,但想了想,索性自己进了去。她走到吕楠身边,弯腰看着吕楠的脸,笑了一笑,吕楠在睡着时要比她醒着时看起来清纯多了,一点也不像花蝴蝶,反倒更像个天真的小姑娘,她应该是真的很爱桑榆吧?要不怎会为了桑榆付出那么多,还心甘情愿的?路璐走回卧室,拿出相机,又来到客房,拍下了吕楠的睡颜,路璐想把照片送给桑榆,因为她突然间觉得,这个世上,只有吕楠才会给桑榆长久的幸福。放下相机,路璐又走到吕楠身边,伸手在她头上晃一晃,见吕楠没有动静,便蹲下来,一手放在床边支起脑袋,一边小声说:“小驴,趁着你没醒,我对你说几句话,这些话,我也就敢在你睡着的时候说一说。你这头驴,明明很好,以前干吗总那么花花呢?你真的不怕得病啊?我都替你担心……”“混账!哪有你这么骂人的!”吕楠突然睁开了眼。路璐吓了好大一跳,“你醒了啊!”“被你骂醒的!看样子你好多了”,吕楠用力揉揉路璐的脸,问:“你想对我说什么?”路璐讪讪的笑,“没什么,没什么。”“你就当我睡着就好了,说吧,不管说什么我都不怪你。”“真的没什么”,路璐抓抓脸,不太好意思的说:“其实我就想告诉你,桑榆是个好姑娘,我以前很爱她,爱到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那时我整个世界里只有桑榆一个人,不管有多难过,只要一想起她,心情就会好很多……”“现在也这样?”吕楠打断了路璐。“不了,我移情别恋了,现在总想凌嘉了”,路璐盘腿坐到地毯上,“在山上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凌嘉人好,凌嘉的朋友也不会差,包括黄蔚然,应该也差不到哪去,我和她有冲突,不过是我不能理解她,她也不能理解我而已。这样看开一点,突然觉得一切都简单了很多,反倒没以前那么麻烦那么累了。吕楠,你也是个好人,桑榆现在还没把我完全放下,你一定要有耐心去等她,好么?她既然决定跟你交往,就一定会努力把我放下,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待她,一定要保护好她,一定要把你最好的东西都拿给她,我得承认,我现在还很在乎桑榆,不愿看到她在感情上再受折磨,你能做到的,不是么?”吕楠酸酸地叹道:“如果我没有爱上桑榆,我还真希望你们能破镜重圆,问你个很俗的问题,如果桑榆和凌嘉同时掉到大海里,你会先去救谁?”“如果她们真的掉到海里,我会先去救凌嘉,也会同时让你去救桑榆”,路璐像哄孩子一样对吕楠说:“这种假设其实是很不负责的,你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爱人往海里跑?你要时刻站在她身边,做好一切安全措施,把一切危险都拒之于外,在她掉入大海之前就先送给她一个救生圈才对。我有了凌嘉,这是事实,桑榆心里有了你,这也是事实,我们不可能再回去了,你也不用醋意浓浓的做出这种假设来。”吕楠嘴硬,“我可没吃醋。”“好吧,你没吃醋”,路璐释然而笑,“放心吧,在桑榆没有把我彻底放下之前,我和她是不会常见面的。以前是小鹿围着小鱼转,后来小鹿有了家,不能天天围着小鱼转了。现在要变成小驴围着小鱼转了,小驴一定要耐心的和小鱼一起建立好你们的家,好么?你这头花花惯了的美驴要对她不好,我一定会阉了你,哦,不对,你是母驴,没法阉,还真难办,等我想想再说吧。”吕楠翻翻眼皮,“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我不怪你,你以后要再驴啊驴的叫个没完,不管你是公的母的,我都会阉了你!”“那我趁着我病还没好,就多叫几声吧”,路璐嬉皮笑脸的说:“驴啊,笨驴啊,赵高会指鹿为马,你竟然也会指骡为马,还会指驴为马,唉,你和凌嘉都是从小锦衣玉食,到了农村竟然什么也不知道,生活里会少掉多少乐趣?真是可怜的两个孩子。越是幸福的,越是普通的,你们的眼睛都要懂得偶尔往下看看才好啊,桑榆以前很喜欢挖野菜,我也常把野菜做好了喂给她吃,等有空了我告诉你野菜的做法,她若心情不好了,你可以用野菜来哄她开心。”“桑榆喜欢吃野菜?你不说我还真的不知道。你都会做什么野菜?”“这可多啦,等以后我都告诉你吧。”“好吧,明天你就把野菜的做法都发到我邮箱里。”“你用不着这么急吧?”“你和凌嘉是没事了,我可还路途遥远呢,能不急吗?”“你也快走到头啦。”“谢你吉言。”“不客气。”吕路两人正聊着天,吕楠的手机响了,是黄蔚然打给她的,黄蔚然迫切的想知道凌嘉找到了路璐没有,吕楠说找到了,黄蔚然多少的放下了心,她不想和凌嘉闹僵,既然找到了路璐,就有缓和的余地,她说想请凌嘉路璐吃顿饭,以便冰释前嫌。黄蔚然能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也着实不易。吕楠不敢轻易做主,只说这事等先问问凌嘉再说。挂断电话,吕楠对路璐说:“蔚然想请你和凌嘉吃饭,想跟你们和好,你怎么看?”路璐垂下头,想了一会,说:“黄蔚然只是想跟凌嘉和好,凌嘉去吧,你在旁边周旋一下,我就不去了。”“你觉得凌嘉会去吗?”“应该会吧,你们三个是多年的朋友,有什么话都可以直说,我去了反而不便”,路璐望着窗外渐渐暗淡的天,说:“黄蔚然不是廉颇,我也不是蔺相如,黄蔚然不可能真心实意的向我负荆请罪,我也不可能真心实意的向她布衣左袒,既然这样,那些应付就没必要了,但凌嘉有必要,她工作上需要黄蔚然,现在黄蔚然给了凌嘉台阶下,凌嘉直接就坡下驴便可。”“你就这么轻易的让凌嘉原谅蔚然?”“我又不是菩萨,哪有这么大的心胸,你和凌嘉对黄蔚然都有了看法,但你们的工作又多少都有些牵扯,我不过是不愿看你们为难罢了。”“你可真能受委屈。”“那得看我为谁受委屈”,路璐揉揉有些发麻的腿,浅笑道:“司马迁评价范雎时说他‘一饭之德必偿,睚眦之怨必报’,这评语用到我身上倒也贴切,特别是前半句,我很喜欢。凌嘉为我付出了很多,两个女人在一起,需要瞒着父母同事朋友,需要处处小心谨慎,凌嘉在瑞风处在那种位置,她更得需要小心谨慎。万一她和黄蔚然闹僵了,万一黄蔚然没能保住理智四处乱说,我是没什么,可凌嘉就不行了,我刚才也说了,在对方掉入大海之前就要先送给她一个救生圈,不管救生圈能否用得到,做好安全措施总是有必要的。”“这倒也是,放心吧,蔚然虽然有时不招人待见,可她不坏,嘴巴也一向是很严的”,吕楠打个哈欠,说:“连范雎都能搬出来,你还真是个通读史书的贤妻良母。”“过奖啦,读史明智,退一步海阔天空而已,可惜我常常纸上谈兵,远远比不得你和凌嘉。你再睡会吧,我出去了。”“嗯”,吕楠很听话的又闭上了眼。“说睡就睡啊?”路璐嘟着嘴悻悻的起身往外走,自言自语道:“这么能睡,难怪会被桑榆压的死去活来,真好!嘿嘿。”吕楠想了想路璐刚刚对她说过的话,笑意无法遏制,她拿起手机,迅速给桑榆发了一条短信,说:“路璐已经好多了,我想你了。”两分钟后,吕楠收到了短信,桑榆说:“看完路璐,我们晚上一起回家。”吕楠的笑,愈加明媚动人起来。路璐走到厨房,站在门口,看到凌嘉忙里忙外忙着做菜的样子,浓浓的幸福感溢满全身,似乎前两天的争吵,不过是场梦一样。凌嘉看到路璐,皱眉问:“不是让你在床上的等的吗?怎么下来了?”“床上没你,无聊。”凌嘉冲路璐招招手,说:“过来。”路璐过去,凌嘉凑到路璐脸上大大的亲了一口,“还是洗完澡之后比较香,坐在那边陪我说话吧。”“嗯,刚刚黄蔚然给吕楠打了电话,想请你和我去吃饭,顺便道歉。”“不去!”凌嘉拒绝的很果断。“我不去,你去吧,你答应过我不跟黄蔚然闹僵的。”“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凌嘉拿起盐往锅里洒一点,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即使去也要等蔚然邀请我三次之后再说,今天勉强算是第一次,等着看吧,往后两天她一定还会给我来电话,也一定会亲自跑来找我,到时就我一个人去,你在家里就好,这事你别担心,嗯?”“好吧,过两天我也该忙了,反正你心里有数就行。你做的什么?”“你感冒还没好,做几个清淡的菜,熬点粥就好了。”路璐看看时间,快五点了,她说:“桑榆快下班了,她等会还过来,你多做几个吧,等她来了,咱们一起吃饭。”“知道的,正一起做着呢。桑榆喜欢吃什么?”“喜欢吃辣,你等会做个辣的。”凌嘉瞄路璐一眼,问:“我爱吃什么?”这也吃醋?路璐白凌嘉一眼,没好气的说:“你爱吃我!”凌嘉一愣,放声大笑。厨房里飘满了菜香,连续几天没怎么吃过东西的路璐,突然之间饿的不得了。路璐贪嘴的先夹了点菜吃,问凌嘉:“你明天去上班么?”“明天一天陪你,你要能好的话,我后天再去。”“我已经好了。”“好什么好?额头还有点烧呢。你手机坏了,明天我去帮你买一个,喜欢什么款式和型号的?或者跟我用的完全一样?”“跟你用一样的,你的是白色,我要黑色的吧,黑白情侣配。”“咦,我还以为你会去让我买个山寨。”“电子产品和绘画用具我一般只用牌子的,比如电脑只用苹果,手机只用诺机。其他的是不是牌子就无所谓啦,衣服能穿就行,食物能吃就行,不用非是牌子不可。”凌嘉想到梅馨对她说过的话,看路璐一眼,问:“刚办工作室那会儿,受了很多苦吧?”路璐迷糊了一会,方才明白凌嘉问话里的意思,她摇了摇头,说:“不苦,那些是财富,用钱买不来的,再说跟非洲难民一比,我不知道要幸福多少倍呢,咦,别光顾着说话,看着你的锅点。”“啊!”凌嘉迅速把火关的小一点,“都怪你让我分神,等会要不好吃不许怪我!”“主观不努力,客观找原因。”“我乐意,你管着啊?”“当然!有钱难买乐意,没钱照样管着!”6点,桑榆到了,吕楠凌嘉和桑榆打了声招呼后,吕楠拉着凌嘉去了厨房,她觉得该让桑榆和路璐好好说会话了,她也想让凌嘉管管路璐,别让路璐整天驴啊驴啊的叫自己,太难听了!桑榆看着路璐瘦了一圈的脸,心疼不已,路璐笑笑,说:“别担心,你看我现在不是挺好的么?”“哪里好了?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桑榆叹口气,拉起路璐的手,说:“璐,你去向黄蔚然低头,本意是为了凌嘉,可事实上有一半原因是为了我,你知道我有多不情愿吗?我宁可被黄蔚然算计的体无完肤,也不愿看到你丢掉一丝骄傲。以后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的,我们都要好好的,好么?”“嗯”,路璐点点头,说:“榆,在山洞的时候,我发了高烧,浑身没有力气,躺在草丛上就睡着了,那晚我想,如果我白天就那样死去,会有人为我哭吗?一定会有的,但我能想到的人,只有父母,你和凌嘉,还有秦浩梅馨和袁圆,除了你们,其他人不会去为我哭的,为了不让你们哭,我也会好好的,所以为了不让我去哭,你们也要好好的,跪下去很容易再站起来,但人死后却不能复生,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好好的活着,既然活着,就少不了受委屈,你别把那事放到心上,我也不会放在心上,只要以后不再见黄蔚然就是了,嗯?”“嗯,我已经告诉秦浩梅馨你回来了,他们明天过来看你。”“好,凌嘉刚才就做好饭了,咱们过去吃饭吧。”“嗯。”四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时间过的倒也快,只是路璐饿了那么一小会后,依然没有太大食欲,吃的比较少,但还是努力多吃了些,她想赶快好起来,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她不喜欢。饭后,吕楠和桑榆一起回去,不知何故,一路上桑榆一直盯着吕楠的侧脸看,似乎在想些什么,吕楠并没打扰桑榆,只安静的开车。直到红灯闪烁,车子在十字路口前停下,桑榆方才幽幽一叹:“吕楠,我们都要好好的。”简短的一句话,却似是带有沉甸甸的重量,吕楠只觉得无比踏实。绿灯亮起的那一刻,吕楠说:“会的,会好好的。”桑榆微笑,倾身在吕楠唇边落下一吻,“回家吧。”“嗯,回家。”车子在长龙一般的车流中缓缓向前驶去,驶去了那一个叫做家的地方。车水马龙的城市,燃起了万家灯火。晚上十点,凌嘉拿出温度计为路璐测了测体温,还是有些低烧,她让路璐吃了药,如果明天一早还不能恢复正常温度,看来只有再打两瓶点滴了。很不幸的,第二天路璐的体温依然没有回归正常,只能再打两瓶点滴,凌嘉一边削苹果一边说:“我等会就去买个跑步机回来,你以后没事就在上边跑吧。”路璐撅嘴,说:“我白天站着画墙画,已经够锻炼的了,晚上在床上滚,也够锻炼的了,你还忍心让我跑?”“那也得跑,跑是为了更好的滚”,凌嘉说的理直气壮。“歪理邪说,你怎么一点也不脸红啊?”“跟你有什么好脸红的?”凌嘉晃晃水果刀,说:“你要不喜欢跑,我就买个动感单车好了,那东西你应该喜欢。”“你自己怎么不锻炼?”“谁说我不锻炼?跟你交往之前,我每周都去健身房的好吧。”“那交往之后干吗不去了?”“交往之后整天想着你了,就不想健身房了,再说没完没了的滚床单,也够我健身的了。”“不管,你买了之后要跟我一起跑,你要不跑我也不跑。”“连这你也要跟我讲价?真是混蛋!”凌嘉把苹果递给路璐,说:“吃吧,都吃完。”门铃响了,凌嘉出去开门,来客是秦浩梅馨。秦浩梅馨第一次来凌嘉这里,进门后不由四处打量,两人皆是感叹,自己要买这么一套房子,至少还要奋斗个一二十年吧?二人来到卧室,梅馨看到路璐,泪珠存在眼眶里,直想往下掉,路璐笑一笑,对梅馨招招手,说:“梅馨,过来坐,我没事的。”梅馨坐到床边,摸摸路璐的脸,说:“以后别再玩失踪了,不管去哪儿,总要留个信才好啊。”“嗯,知道了。”凌嘉见秦浩两人来了,她正好出去给路璐买手机,她对梅馨说:“你们在这陪陪她,路璐手机坏了,我趁这个空去给她买个手机回来。”路璐嘟囔:“手机又不急。”“你不急我急!再找不到你了怎么办?你以为我这颗心脏还能经得住你几回失踪?走了!”凌嘉说走就走了,像阵风一样,秦浩不禁揉了揉眼,心想霹雳火也不过如此吧。凌嘉走的快,回来的也快,前后不过一个小时,她便提着一个大袋子进了屋,来不及放下,直接拎着袋子去了卧室,秦浩梅馨正跟路璐说话,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几个人皆是笑的前仰后合。梅馨见凌嘉回来了,便拉着秦浩起了身,说:“你回来了,我们也该走了。”凌嘉挽留道:“吃过午饭再走吧,我都买来菜了。”秦浩说:“不用了,下午我们还要去看看房子,只要看到路璐没事,我们就放心了。”凌嘉不好再挽留,只能送客。梅馨走前,对凌嘉说:“好好待她,你比桑榆更有主心骨,路璐跟着你,相信她会幸福的,只是别再轻易说分手了,好么?”凌嘉点了点头,得友如此,何其之幸?想到黄蔚然,凌嘉小叹了一口,走到玻璃架前,把她和吕楠还有黄蔚然的合影,拿了下来,又换了一张她和吕楠的合影,放了上去。重新回到卧室,凌嘉从大袋里拿出手机,拆开包装,安放上路璐的卡,开机后递给路璐,说:“看看喜不喜欢,除了颜色,跟我的完全一样。”路璐笑眯眯的摆弄着手机,爱不释手,她随口说:“这机子不便宜,为了跟你凑成对,我也只好败回家了。”“败你个鬼!”凌嘉伸手弹了路璐的脑袋一下,说:“一分钱一分货,这机子摔都摔不烂,唉,这才多大功夫,今天一去竟然一下降价这么多,我还觉得我买亏了呢!”路璐惊异的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大叹:“凌嘉,你终于会在买东西的时候比较一下价格了!还知道吃亏!妈呀!太神奇了!”“你不知道臭味相投啊?整天跟你在一起,我多少总会沾点臭味。中午想吃什么?”“还不饿呢。”“不饿也得吃,我这就去做。”路璐连续输了两天点滴后终于退烧了,凌嘉也该去上班了。隔天凌嘉去上班,她让路璐待在家里,感冒刚好,哪都不能去,路璐撅着嘴点头答应。上午路璐在书房看了会书,中午11点半,凌嘉打来电话,嘱咐她吃药吃午饭。路璐挂上电话后,觉得无聊,想了想,便穿上衣服,出去散步。路边低矮的冬青上挂着一片不知从哪里飘来的**,**已经枯了,被冷风一吹,不停的抖动身子,路璐弯腰捡起,看了看,将**角边的褶皱小心抚平,接着放入口袋,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路璐对自己说。路璐抬手招来一辆出租,快速向瑞风驶去。小周见到路璐,赶忙起身,小声问她好点了没有,路璐说好多了,又和小周聊了几句,便进了凌嘉的办公室。连续几天没在公司,凌嘉积累了不少工作,她草草的吃了一点午饭,继续接着忙,忙的连路璐进门她也没察觉。路璐也没吵她,只悄悄的落下百叶窗,然后半躺在沙发上小憩,没凌嘉在身边,她即使有事做也会觉得无聊,有凌嘉在身边,她即使没事做也会觉得有聊,她只想安静的守在凌嘉身边,哪怕不说话也可以。凌嘉感觉渴了,便端起杯子来喝水,眼皮一抬,看到了正躺在沙发上的路璐,凌嘉以为看错了,她揉揉眼,再看看,确实是路璐。凌嘉放下水,走到路璐身边,摸摸她的额头,还算不错,没有再发烧。路璐被凌嘉一碰就醒了,她抱住凌嘉,轻声说:“在家无聊,就来找你了。”凌嘉问:“吃午饭了吗?”“嗯。”“药呢?”“也吃了。”“感冒刚好就来回跑,你还真不听话。”“想你了。”“呵,下午你在这陪我工作,晚上一起回家,嗯?”“嗯。”“你再睡会,我还得接着忙。”“好。”凌嘉接着工作,路璐接着睡,十分钟后,路璐睡不着了,她溜达到凌嘉身边,趴到桌子上看凌嘉的脸。凌嘉头也不抬的问:“很好看么?”“好看,你工作的样子比在床上还好看。”凌嘉无语。路璐哧哧笑,一时心动,掰过凌嘉的脸吻了又吻,凌嘉瞥眼窗子,还好,百叶窗已经落下来了,安下心来,任路璐索吻,感受路璐对她的眷恋。路璐吻的不舒服,便拉过转椅,坐在凌嘉腿上,一边吻一边把手伸到凌嘉的衣服里,似是而非的挑逗她的胸。凌嘉躲开路璐的吻,按住路璐的手,小声说:“你还真是个色鬼,感冒刚好,就想胡闹么?想要回家再要去,这里可是办公室。”“办公室才有情调嘛。”“情你个鬼调,躺沙发上睡觉去!”“不要,再亲亲。”凌嘉看着路璐的可爱模样,心神一荡,顺着路璐的意,又亲了上去,亲就亲吧,亲亲应该没什么问题。凌嘉是没什么问题,可路璐有问题。路璐的吻越来越热,竟一路往下俯趴到了凌嘉腿上,等凌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架起了凌嘉的一条腿,把头埋入她的裙子,在那片温柔乡里游览起来。凌嘉恨得咬牙,在办公室做这种事,她连想都不曾想过,可身体又被路璐撩拨的反应连连,想叫不敢叫,想踹不愿踹,只能紧张的一边紧紧抓住转椅的扶手,一边不时瞄门一眼,心里祈祷着,这会儿可千万别有人进来。路璐感觉出了凌嘉的紧张,她在埋头作业的同时,伸直了右臂,手指摸索到凌嘉的唇,含糊不清的说:“午休时间,不会有人进来,即使想进也进不来,我锁门了。”凌嘉这才稍稍放松下来,她吮住路璐的指,紧紧闭上了眼睛,她发誓,以后打死也不能让路璐再来陪她工作了!路璐一来,不是吵架就是冒险,一般人哪里能受得了?路璐很敬业,她打定主意要让凌嘉绽放到极致,尽管场合不对,可路璐管不了那么多了。天知道路璐在洞里那几天,她有多想凌嘉,她在绝望中,每时每分每秒都在想着凌嘉的一切,那时她才真正明白,她的整个情感世界里,除了凌嘉,只有凌嘉,再无其他。路璐唇手并用,直让那宛若花儿一般的温柔乡,被滚滚而来的春潮覆没后,方才罢休。凌嘉身体酸软,她的眼睛还在紧紧闭着,似是在回味刚刚的余韵。路璐起身轻轻吻她的脸,吻她的唇,又拿出湿巾帮凌嘉清理干净,然后帮她整理好衣服,附在她耳边,悄声问:“舒服吗?”凌嘉缓缓睁开眼,捏住路璐的脸,狠狠的说:“你要再这样胡闹,就给我滚回家去!”路璐扁扁嘴,继续问:“不舒服吗?”凌嘉懒得理她,转过转椅,继续工作。路璐讨了个没趣,不过她倒也并不灰心,她拉开百叶窗,帮凌嘉冲了一杯咖啡,像小仆人一样恭敬的放到凌嘉身边,接着随便拿起桌子上的纸笔和杂志,坐到凌嘉对面边看边画。路璐突然想起了一首老歌,歌名叫《同桌的你》,还真像两个小学生呢,路璐叹着拿出那片**,放到凌嘉的笔筒旁边,没多大工夫,白色的A4纸上已经画满了不同的图案。正中央的图案是两个胖乎乎的可爱的卡通长发小女孩,趴在课桌上头对头的说悄悄话,课桌上放着三角尺铅笔和橡皮,头发稍长的女孩对头发稍短的女孩说:“我很喜欢同桌的你!”头发稍短的女孩酷酷地说:“白痴!ME TOO!”这人真是时刻也不忘自娱自乐的画画啊,凌嘉瞟到路璐乖巧又俏皮的模样,摇了摇头,笑了。**轻晃两下,也笑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