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几天,凌嘉没让路璐再去瑞风,路璐的不分场合不识好歹她算是彻底见识到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安全问题,她再也不敢让路璐陪她工作了。路璐倒也能体谅凌嘉,这几天她不是拎着菜篮子去买菜,就是闷在厨房做饭,要么就洗洗衣服,逛逛街,画会画,看看书,像极了无所事事的家庭妇女。凌嘉每天晚上回来都能吃上香喷喷的饭菜,满意极了,她甚至想让路璐就这么当一辈子家庭妇女算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大街小巷又开始纷纷嚷嚷的热闹起来。凌父凌母本想让凌嘉回家过节,凌嘉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大年三十没能陪路璐一起过,正月十五总要陪她过。两人一起在街上逛了一圈,买了一堆吃的用的东西回来,凌嘉不喜欢吃元宵,路璐索性给她包了饺子,凌嘉会做饭,但不会包饺子,路璐让她和面,结果她和出的面要么加水太少不成个儿,要么加水太多成了面汤;路璐让她擀皮,结果她擀出的皮要么带棱带角,要么在中间破个洞。凌嘉气急败坏的为自己四处找借口:“包饺子不算做饭。”路璐笑嘻嘻的回了一句孔乙己的名言:“窃书不能算偷。”凌嘉脸黑,路璐大悦。既然凌嘉不会包饺子,那么包饺子的活儿只能由路璐一人操持。路璐包的饺子皮薄馅多,圆滚滚的像个不倒翁,打眼一看上去甚是乐呵,凌嘉拿起一个放在手心,问:“跟谁学的包饺子?”“我妈妈。”“你的性子随你爸还是随你妈?”“随我爸的多些。”“你爸和你妈怎么认识的?”“在大学认识的,他们是同学,我妈是校花,我爸是校草,校草用了两年工夫追上校花,然后过了一辈子,他们是初恋呢”,路璐每次提到父母,脸上总是掩饰不住的挂着自豪。“难怪你这么重视初恋”,凌嘉有点泛酸。“这是哪儿跟哪儿?不要围着瓢说碗啊。”“那我围着瓢说瓢”,凌嘉问路璐:“你父母平日说家乡话还是普通话?”“以前他们除了去上课,其他时候都说家乡话,我妈怀了我之后都改成了普通话,他们说要从胎教做起,从小就要教育好我,不能让我输在起跑线上,那会他们突然改了乡音,邻居朋友的都还听不太惯,但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路璐得意洋洋的问:“我爸妈很伟大吧?”“是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很伟大”,凌嘉本来还寻思,若是路璐的父母都说家乡话,那她有必要去学一学路璐的乡音了,毕竟用乡音与长辈们说话,会让他们感到更亲切些,这样一来,就不用了。凌嘉叹道:“想想前些时候的人们还多是很踏实,找一个人大多都能过上一辈子,现在的就很少了。”路璐耸肩,“人们越来越浮躁,是因为地球越来越高温。”“呵,这倒也对”,凌嘉想了想,说:“等再过些日子,抽个时间,我陪你回家去看一看吧。”路璐拿着饺子皮的手顿了一顿,低声说:“我怕回去又惹他们生气。”“这么多年下去,该生的气他们早就生完了,放心吧,有我在,他们不会生气的。”“咦,这么自信?”“当然!”“好吧,到时看看你的本事。”父母的年纪越来越大了,也都到了要退休的年龄,的确该回家看看了,等再过些日子,找个机会,就和凌嘉一起回家去吧,路璐想。正月十五一过,路璐终于结束了游手好闲的日子,她和秦浩梅馨一起,又忙了起来,小牛这段时间课业不多,四个人常常一起出入工作室,要么忙里偷闲,要么忙中作乐,累总是难免,却也充实。凌嘉在经过黄蔚然接连五六次的邀请后,终于通过吕楠,婉转的答应了与黄蔚然一起吃饭,黄蔚然见路璐没来,多少有些失望,但只要凌嘉能来也就够了。昔日的三位好友在高档餐厅里第一次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沉默,黄蔚然想道歉,可现在真的面对凌嘉了,她反而说不出话来。这种时候不能多说话,吕楠不好擅自开口,她瞅瞅凌嘉,再瞅瞅黄蔚然,掂量了好几掂量,紧紧闭上了嘴。最终还是凌嘉打破沉默,她含着笑,主动说:“蔚然,道歉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对吧?你能体会到路璐给你道歉的时候,她经历了多少心理挣扎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吃了这顿饭,我们还是好朋友,但我有一个要求,以后你不能再为难路璐了,怎样?”“呵”,黄蔚然略显尴尬,“你觉得我还能再去为难她么?不会了。”“这就好了嘛,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伤了和气”,吕楠逮住空子,举酒圆场道:“酒往肚里倒,恩怨全抛掉,咱们三个还是跟以前一样,多好啊。”三只酒杯相碰了,三杯红酒落肚了,至于心结能否打的开,且看老天了。三个能说会道的人凑在一起,经历了初始微妙的一点沉默后,竟接着又像以往那般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饭吃到中途,黄蔚然说:“楠楠和桑榆,不管从哪方面看多少都还能配到一起,但你,凌嘉,作为朋友,不管你愿不愿意听,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实在话,你和路璐究竟合不合适,你要想清楚才好。”“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凌嘉切一小块牛排放到嘴里,细细的嚼。多说无益,黄蔚然颇为明智的转了话题,气氛极为和谐,只是三人之间绝口不再提路璐和桑榆。树梢枝头不知不觉的冒起了嫩绿的新芽,天气一天天的转暖了。秦浩梅馨几经考察后,终于交了首付,把房子买了下来,他们在工作之余亲手为新家装饰设计,忙的好不乐乎。日子一旦上了轨,过的总是很快的,转眼,又是人间四月天,春暖花开,莺歌燕舞,万物复苏,天地间皆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生机勃勃。凌嘉的生日到了,以往她过生日,总会弄个party,但今天,她只想在家和路璐一起过。路璐这天没去工作,她买来材料,为凌嘉做了她平日爱吃的西餐,也亲手为她做了一个蛋糕,蛋糕上画着一只梅花鹿,还有一个小房子,房顶上写有四个字,是“我爱我嘉”,凌嘉下班回来后,看着被路璐布置的颇有情调的餐厅,激动的差点晕过去。路璐在蛋糕上插了一根蜡烛,点燃,对凌嘉说:“许个愿吧。”凌嘉闭上眼睛,双手合十,许愿,待许完了愿,吹灭了蜡烛,路璐笑呵呵的切开蛋糕,问:“许的什么愿?”“不告诉你。”“小气,尝尝我做的蛋糕。”凌嘉吃一口,连连点头,说:“还不错,什么时候学的做蛋糕?我以前没见你做过。”“今天刚学的,这是第一次做,我把第一次给了你啊!你感动不感动?”“感动极了,第一次做就能做成这样,你不去当厨师还真屈才。”“不屈才,我只当你的厨师。”“今天怎么说话这么甜?”“你是寿星啊”,路璐打开红酒,倒入杯子,又忍不住问凌嘉:“你刚才许的什么愿啊?这么神神秘秘的,你若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生日礼物,说不说?”凌嘉喝口酒,瞥路璐一眼,说:“你先把礼物拿出来,我再告诉你。”“好”,路璐跑回卧室,拿出一个包装好的小盒子,放到凌嘉眼前,说:“你先说,然后才能拆包装。”凌嘉看看盒子,凑近路璐,坏坏笑着,问:“里面不会是戒指吧?”“咦!”路璐瞪大眼,这也能猜的到?她为了不让凌嘉猜到,还特地在外边裹了一层包装纸,还真是画蛇添足啊!凌嘉见自己猜中了,笑眯眯的拆开包装,拿出了戒指,戒指是铂金的,造型很是简练大方,凌嘉自己戴到了手上,左看右看,叹道:“很好,大小正合适,我很喜欢。”路璐傻呼呼的笑了一会,突然间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嚷道:“哪有自己戴的?应该是我给你戴才对嘛,你快摘下来,我再给你戴。”“我不过是想看看合不合适嘛”,凌嘉摘下戒指,重新放到盒里,然后把手伸到路璐眼皮底下,说:“你给我戴。”路璐很郑重的拿起戒指,又很郑重的把戒指套到凌嘉的无名指上,这才满意的说:“好了!”“呵”,凌嘉亲一口路璐的脸,问:“怎么突然想到送戒指给我?是想把我永远拴住么?”“嗯”,路璐点头,“我没钱,买不了大钻戒,只能买个小的,你以后会天天戴着么?”“当然会,现在起天天戴!”路璐傻笑起来,傻笑完了,又说:“你明天从我卡里给取八万块钱,转到梅馨的账户上吧,我等会把她的账号拿给你。”“怎么?”“戒指七万八,我拿梅馨的卡买的,总得还给人家。”“好,明天给你取七万八。”路璐嘴角抽搐了一下,她说:“要取八万。”“戒指不是七万八么,你要八万做什么?”“我总得有点零花啊!”“好吧,给你取七万八千五!”路璐嘴角又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她突地发现把凌嘉教导成会过日子的好孩子,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凌嘉看着路璐的表情暗自发笑,她自打与路璐交往以后,猛地发现与路璐一起精打细算着过日子,会给自己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乐趣,这种乐趣,在以往那些大手大脚胡乱挥霍的生活中是找寻不到的,这种乐趣,只有和路璐在一起时才能找到。路璐的自制力很强,她并没有因为凌嘉有钱就随便提高自己的生活标准,就像李嘉诚尽管是个大富翁,但他依然会在脚上穿布鞋会在餐厅打个包一样,这与骄傲或自尊都无关,不过是一种日积月累的惯性而已。路璐对凌嘉买来的东西会坦然接受,但她自己去买衣服时依然对一千块钱以上的视若无睹,她自己去吃东西时依然只去那些干净又实惠的小店,她从没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她一直把自己放在草民的行列,而除去凌嘉的因素,她也确实只是一个正为生活而奋斗的小民,况且路父路母从小就教育她,做人要正直,生活要简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第一任老师说出的那些话总是格外有影响力,路父路母的生活态度直接传达给了路璐,路父路母认为骄奢淫逸是一种罪,是一种对自己和他人的价值毫不负责的罪。路璐自然也是这么认为。凌嘉很感激路璐,因为路璐教会了她什么是过日子,如何去过日子,因为路璐让她彻底明白,再豪华的家,若没有爱,也只是一间空空的房子;再简陋的房子,只要有爱,它就是一个豪华的家。二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凌嘉突然感慨道:“真快,我还记得去年我生日之后没多久,你就去了瑞风,一转眼,我跟你已经认识一年了。”“是啊”,路璐也很是慨然,“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还冲我拽,还穿着高跟鞋跟我比个头,你也真好意思比。”“干吗不好意思?我即使不穿高跟鞋也比你高,我知道你嫉妒我高,我不跟你计较。”“你就比我高那么一点点,你也好意思整天拿出来说,真难为你了”,路璐突地嘿嘿笑,她坐到凌嘉腿上,搂住凌嘉的脖子,喝口酒,又渡到凌嘉的嘴里,甜腻腻的说:“小嘉嘉,过了今天,你就正儿八经的迈入三十了呢,有什么感想吗?”“你不提年龄会死啊!”凌嘉狠狠的掐了路璐的腿一把,她发誓等路璐过30岁生日的时候,她一定要拼命拿年龄来说话!“干吗这么狠?”路璐揉揉腿,又吻吻凌嘉的唇,说:“三十的女人最美丽,最有风韵,最诱惑人,就像你一样,不管你三十四十还是五十六十,在我眼里都是最美最好的。”“你也是”,凌嘉得意的说:“知道我刚才许的什么愿吗?我刚才许的愿,是我欺负路璐一辈子,路璐被我欺负一辈子。”“咦,就知道你没许个好愿,你戴了我的戒指,必须跟我一辈子。”“等明天我再买一个,也给你戴手上,你也跟我一辈子。”“最好别买太贵的,整天坐公交,我怕被贼惦记上,万一他们见财眼开,把我手指头剁下去,你的性福可没啦!”“不说人话!”凌嘉抱着路璐笑了起来,她吻住路璐,心里来回涌动的,满满的全是爱,而手也伸向了那方最能体现爱,最能制造爱的芬芳花径。路璐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她觉得自己以后很可能没好日子过了,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她怎么能忘记,三十的女人也是只狼啊!凌嘉生日过后,立刻请人为她订做了一只戒指和一副耳坠,戒指依然是铂金的,外形与路璐送她的那个相差无几,上边刻有她的名字,小小的一个“嘉”,耳坠带有些许复古倾向,莹润的碧玺上发着葡糖紫光,典雅又大方。路璐收到礼物后高兴的直跳脚,当下就把耳钉摘下来,把耳坠带了上去,又把左手伸到凌嘉眼前,让她为自己戴戒指,凌嘉笑着为她戴上,拍拍她的手,说:“从今以后,你就姓凌了!”路璐只顾对着镜子美了又美,压根没听到凌嘉的话,等美够了,方才大悟一般,问道:“你干吗不姓路?”“凌路璐多好听。”“路凌嘉也不难听。”“少废话,赐予你凌姓是你的荣幸!古有凌统凌蒙初,今有凌昌焕凌则民,姓凌多好!”“咦,姓路的也不差啊,古有大画家路皋,今有大作家路遥,还是姓路好!”“你不跟我对着干你心里就发痒是吧?”路璐嘿嘿笑,“这样好啦,我是凌氏,你是路氏,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多好。”凌嘉懒得再计较,翻了翻白眼,拉着路璐一起去做饭,毕竟只有吃饱了,才有精神继续斗嘴。路璐和凌嘉的感情在稳定中前行,吕楠和桑榆的感情也在稳定中上升。自打与桑榆同居开始,吕楠彻底变成了一个三好青年,按时上班,准时下班,早上叫桑榆起床,晚上为桑榆做晚饭,若有应酬,每隔半小时她必会给桑榆去个电话,无形之中,“家”字在吕楠心里扎下了根,不管做什么,她第一位想到的,总是自己的家,和家里的那个人。桑榆对家倒并不陌生,毕竟她和路璐曾经有过一个“家”,但吕楠在桑榆心里的份量,却越来越重了,她和吕楠一起,把两人的家打扮的有模有样,工作上遇到不顺心的事,只要往家里的沙发上一躺,被家里的那个人一抱,那些不顺心立刻烟消云散,桑榆喜欢这种感觉,平淡又踏实,就像连绵不断的涓涓流水,柔韧细腻。四月一过,五月初来。路璐等人接的活越来越多了,即使有小牛的参与,也忙不过来,无奈之下,只好再给老丁要人,老丁看着自己的爱徒把工作室办的越来越大气,满心欢喜,他想了想,把一个马上毕业的大四男生介绍给了他们,男生叫冯凯,一米八三的个头,皮肤很白净,是个长相颇为秀气性格有些腼腆的小伙子。冯凯在一月份考过研,可惜卡到了英语上,他为考研辛苦准备了整整十个月,其中大部分时间都拿来学英语,结果还是被英语卡住了,卡住就卡住吧,大不了往B区C区调,可谁知道调剂比应付初试更难熬,调剂这东西,是要看运气的,调剂那会儿,冯凯电话打了无数个,受了无数老师的冷言冷语,但他还是带着希望去调,每隔48小时就在研招网上换上两个学校,结果运气不佳,竟硬是没有一个名额能落到他头上,研招网上那两句雷打不动的“调剂志愿已能被招生单位查询”或是“调剂志愿已被招生单位查询”,看的冯凯心灰意冷。冯凯很灰心,也很气恼,他想不明白,他这分数放到BC两区也不低啊,怎么就是没人要呢?他永远也忘记不了调剂的辛苦,他觉得作为一个考研人,若是第一志愿录取不了,就成了四处乞讨要饭的孩子,调剂中的黑幕无处不在,学校也并不是一方净土,那种感觉并不比在社会上被人歧视要好,冯凯将这权作为积累社会经验。冯凯觉得自己就是没有当研究生的命,发誓这辈子也不要再考研了,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真不是人受的啊!他转而做好了简历,公司一家接着一家的去投递,但结果却与调剂一样,大部分都是石沉大海。冯凯明白,随着毕业生越来越多,工作也越来越难找了,正好老丁把他介绍给了路璐等人,他第一次来到工作室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里,这里不算大,但室内所有的摆设都有艺术情调,暖意融融的,就像个家一样,再看秦浩梅馨路璐和小牛都是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年轻人,且热情诚恳,大方友好,冯凯要随着他们一起创业的豪情油然而生,他决定要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一个家,他希望自己能成为这个家的一份子。路璐等人对冯凯的到来自是很为欢迎,因为他们都知道,丁老识人很准,他介绍过来的人,都不会差。冯凯为了出入方便,想租一间房子,秦浩梅馨的房子早已装修完毕,等月底就能入住了,秦浩让冯凯等过几天直接搬到他那里就好,他的房租一直交到七月份,冯凯还没毕业,也刚刚开始工作,身上的钱有限,作为日后要整日朝夕相处的朋友,能行个方便就行个方便吧。冯凯想到在调剂中和在招聘会上受过的漠视,为秦浩等人的热心感激不已,这个还没完全走出校门的单纯小伙子,感动的竟是差点掉下泪来。到此为止,路璐等人的工作室经过四年多的成长积累期,从起初的三人组,变成了现在的五人组,几个年轻人稳稳的向前迈着步,带着希望在人生之路上奔跑,现在的路璐常说,活着很难,但活着真好。是啊,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活着真好。且看个人如何去理解“活着”两字罢了。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