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很浓烈,似是能照透人间一切昏暗低靡的无底洞。凌嘉随着众人去了一个干净宽敞的餐馆,路璐牵着凌嘉的手,来回摇,微微笑。一个人的天空,有着自由的美丽,两个人的天空,有着依偎的痕迹。从青涩到成熟,只是一种不得已的成长历程。到了餐馆,点好菜后,看大家都在聊天,凌嘉寻个空子,凑到路璐耳根底下,小声说:“你以后若是再不好好吃午饭,你就睡沙发吧,三个月内不准进卧室!”路璐小声笑侃:“不进卧室正好,省的总被你吃。”“你还真好意思说,昨晚是谁吃的谁?”凌嘉狠狠掐了路璐的大腿一把,痛的路璐差点叫出来。冯凯悄声问小牛:“凌嘉是做什么的?有男朋友么?”小牛看看凌嘉手上带的戒指,说:“应该有吧,她是瑞风总编,跟咱们不是一类人。”瑞风总编?冯凯失望了,确实不是一类人,看凌嘉身上穿的衣服,再看凌嘉手上带的戒指,尽管看起来朴素,可拿出去哪件不是成千上万的?冯凯识货,更有自知之明,他觉得凌嘉这种千金他追不起,可别因为追个人就把老本给赔进去,还是实在点,找个跟自己差不多的才能过日子,就像秦浩和梅馨一样,那样的一对情侣才是自己真正向往的,想到此,冯凯刚刚摇晃的春心立刻又稳了下来。工作室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由于近期接的活儿很多,固定客户也有了一把,曾经有好几个人问过秦浩他们还要不要人,结果都被秦浩婉拒了,秦浩拒绝的理由很简单,一来工作室不是公司,没必要让那么多人进来,二来人一多,分到个人手里的钱就少了,不划算,三来他们要人的话多是直接向老丁要,那些手绘水平不高又不知底细的人他们不敢要,怕砸了这块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牌子。秦浩梅馨和路璐算计过,工作室在十年之内最多只能扩展到十个人,现在接的活儿他们五个完全能忙的过来,日后若忙不过来的话再说,这样走的虽然累些,但一步一个脚印的让人觉得踏实。冯凯没想到这半大庙里还能跟凌嘉这尊大佛打上交道,他又问小牛:“你们是怎么认识她的?”“我跟她不熟,听说是秦浩他们在瑞风做墙画的时候认识的”,小牛瞄瞄冯凯,奸诈的笑,“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吧?一见钟情?”冯凯被小牛说中心思,闹了一个红脸,吭吭哧哧的说不出话。小牛贼兮兮的说:“你要真看上她,就多跟路璐套套近乎,路璐跟她可好着呢,趁着凌嘉没结婚,让她多给你牵牵线,说不定你还有点机会。”冯凯闷声道:“人家能看上我这穷小子?我还是别遭人嫌了。”秦浩见冯凯和小牛咬耳朵,随口问:“你俩叽叽咕咕什么呢?”小牛指指凌嘉,又指指冯凯,神神道道的笑。秦浩恍然大悟,接着又大笑,冯凯眼光还真好,可惜郎有情,妾无意啊。路璐把小牛的动作都看到了眼底,她瞅瞅冯凯红扑扑的脸,心里有了数,她附在凌嘉耳边,说:“你怎么不管走到哪都能搅起一片春情荡漾?真是个祸害!”凌嘉无视路璐身上发出来的醋味,只兴致勃勃的跟秦浩等人大谈大聊,她像个姐姐一样问冯凯:“你马上毕业了,毕业作品和毕业论文都做好了吧?”“毕业作品早就弄好了,直接留校了”,冯凯腼腆的挠挠头,“就是毕业论文……被老师打回来三次了。”路璐大大咧咧的说:“写论文嘛,这个最容易,论文都有现成的模版,你去中国知网下载一些文章,揉碎了掺和到一起,就是一篇好论文。天下论文一大抄,你抄就行!”凌嘉惊讶的看路璐一眼,问:“你当年的毕业论文就是这么抄的?”抄个论文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啊,路璐尴尬的干咳一声,没再说话。梅馨哈哈笑,她说:“当年路璐可是我们系有名的‘抄家’,她抄的特有水平,连丁老看了都乐。”凌嘉好奇的问:“怎么有水平法?”“我告诉你什么叫有水平”,秦浩掰着指头,大笑道:“比如原文说一加一等于二,路璐就说五减三等于二,八除四也等于二,形式不一样,也算不上侵犯专利,她换着花样挪用人家的果实,不明就里的,都以为是她自己发明创造的,当时我们都让路璐帮着写论文,冯凯,你要改论文的话,找路璐准没错。”冯凯激动起来,他忙拱手奉承:“路姐,我论文被打回来三次了,太受伤了!我天生不是写论文的料,要在六月五号之前我论文还不行,我可完啦!你千万要帮帮我啊!”路璐见无端的给自己招来了事做,有些不情愿,看看冯凯那可怜的小模样,又不好拒绝,只能咬咬牙,点头答应:“今晚把你的论文发到我邮箱里吧,我帮你改改,我这么多年没写过论文了,手生,要是再被打回来,你可别怪我。”“不怪不怪,一定不怪!”小牛拍拍冯凯的肩,笑侃道:“一篇论文都能让你抓耳挠腮,真是难为你这考过研的了,咦,当时你做政治的时候,你都是怎么胡说八道的?”“别提了,一提政治我就上火”,冯凯叹气连连,“为了政治,我还报了一个冲刺班,结果押的题一个也没中,白白浪费那些钱,牛姐,我打心眼里佩服你们这些能考上的,太不容易了!”秦浩问:“你各科都考了多少分?”“两门专业都130多,英语40,差一点过线,政治才56,唉,十个月的努力付诸东流,没一点回报,一提考研我就伤心太平洋。”“政治才考56,你这刁民平时一定不看新闻联播”,路璐摆出一副学者风范,说:“想当年我也想过考研,还专门研究了为考研政治编书的那伙人,猛然发现‘红宝书’后边的那群编写者,什么杨光戴家干赵亮宏徐维凡,大部分都是处级干部,一群官僚,他们当然要讲官话,所以政治课本上那些东西,说出来的都是官方观点,你平时只要看新闻联播,政治考个七八十分绝对没什么问题,你还花钱去报班,真是有钱烧的!”凌嘉睁大了眼,人家考研都是死命研究真题死命背诵条款,路璐考研竟然还有心思去研究编书者,说她不是怪胎谁会信?她还真适合去当特务,她也幸亏当年没考研,否则考上了也一定是个让党国头疼的反动份子。几人聊了一会,秦浩说:“我和梅馨搬到了新家,离工作室远了,想买辆车,诸位有什么推荐没有?先说好啊,不许推荐那些豪华型的,咱现在还买不起,家用的就行。”“QQ”,路璐立刻说:“家用的开QQ的不少,多便宜呀。”梅馨说:“便宜是便宜,可听说QQ容易坏啊。”“奥……”路璐想了想名字,“奥拓?”梅馨擦把冷汗,“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说奥迪。”“一字之差,千里之别啊”,路璐嘿嘿笑,“要不你就买日产车吧,什么丰田本田的,都行,小日本人品不行,可做出来的活都是精品,我爸那辆就是丰田,省油。”“可以考虑。”“家用车的话,什么比亚迪啊马自达啊都行吧”,小牛说:“我有个同学也买了车,是现代,不过我不喜欢韩产车。”“现代就算了吧”,冯凯摇摇头,说:“要买现代,不如买日产车,同样的价格,日本的可比韩国的精到多了。”秦浩点头道:“棒子车不予考虑,现在我和梅馨每天晚上都在汽车网上看这些车,只想挑一款家用实惠的,谁知道竟挑的眼花缭乱的。”“我有个朋友是汽车商”,凌嘉从包里翻出一张名片,递给秦浩,“你要想买车,就去找他吧,到时我再帮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你推荐一款,价格上也尽可能的给你比普通卖价再低一些。”秦浩接过名片,煞是感激,“凌嘉,你一直帮我们,我们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了。”“呵,朋友嘛,能帮就帮”,凌嘉大方地笑笑,“快点吃饭吧,你们下午可要赶时间画画的,你也别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举手之劳?冯凯凝望凌嘉,浓黑的剑眉拧成了一团,保本要紧,这样的女人,还是看看就算了吧。晚上回去后,路璐打开邮箱,收到了冯凯给她发来的论文,路璐仔细看过一遍,又找出自己上学那会儿存下的一些优秀论文,再从知网上搜出几篇,接着放在空白文档里删删减减,等删减完了,接着又敲着键盘噼里啪啦一阵改。凌嘉端着红茶坐到她身边,看着路璐的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竟不觉的入了神。两个小时过去,路璐伸个懒腰,倚到凌嘉身上,懒洋洋的说:“改完了,真累。”“这就改完了?还是抄完了?”凌嘉很不可思议。“抄?好吧,我当你在说胡话”,路璐得意洋洋,“自打我学会抄论文,我就知道国内专家们的科研成果都是怎么孕育出来的了,我是不是很有当专家的潜质?”“你很有当间谍的潜质”,凌嘉吻吻路璐的脸,说:“快去洗洗澡吧,我看看你抄的怎么样。”“你呢?不去洗澡吗?”“我刚刚洗过了。”“再洗一次不可以啊?”“不可以!”凌嘉瞥路璐一眼,“别想动歪脑筋,我今天刚来好事。”“唉,真可惜”,路璐大叹一口气,“你一来,我也快来了,咱俩时间差不多。”“嗯,等明天我得去超市,买点卫生巾回来,这段时间少吃辣,你快去洗澡吧。”“好吧”,路璐站起来,又突然说:“你以后不能老去找我了,我看冯凯对你有意思呢。”“对我有意思的人多了,顾忌这个顾忌那个的,我趁早躲在家里算了。”“咦,金屋藏娇,正合我意。”“少贫嘴,你放心吧,冯凯那孩子看起来挺腼腆的,对我不会动什么心思,我看人可一向准的很”,凌嘉捏捏路璐的手,说:“下周我还得去深圳和上海一趟,现在趁着假期,能多陪你就多陪你一会吧。”“啊!你要去深圳上海多长时间?”“先去深圳两天,再去上海四五天,大概一个礼拜吧。”“这么久?”路璐撅嘴抱紧凌嘉,“那你明天还是陪我去画画吧。”“嗯,慧慧怀孕好几个月了,明天上午我先去看看她,顺便看看父母,下午再去陪你。”“你父母知道我和你住在一起吗?”“暂时还不知道,以后可不好说了,纸包不住火呢”,凌嘉问:“你怕他们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吗?”路璐摇头,“父母年纪都大了,经不住打击,就像我父母一样……我只怕你会有压力。”“呵,不会的,放心吧,我父母这边不会有事,你父母那边也会慢慢变好,我有数的很”,凌嘉不可一世的说:“你人不大心思倒不少,没事别吃饱了撑的瞎操心,跟着我走就行啦。”路璐一愣,气呼呼的哼哼,“好心当成驴肝肺,就你能!”隔天凌嘉看过父母,接着给她那位汽车商朋友去了电话,秦浩梅馨以低价买了一辆崭新的大众,小两口刚搬进新家,又有了新车,乐的像是中了六合彩,直向凌嘉道谢。秦浩一早就有了驾照,梅馨自己学开车,觉得孤单,没事便拉着路璐一起练,路璐偶感新鲜,也摇摇晃晃的开着车跑了几圈,她把车开的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直让梅馨震撼了好几把,再也不敢让她陪了,谁知路璐新鲜劲一上来,非要跟着梅馨一起玩,甚至还叫上冯凯小牛一起当陪练,结果又把冯凯小牛震撼了好几把,两人打死也不敢再当路璐的陪练了。梅馨执拗不过路璐的“好学”,只能向凌嘉告状,凌嘉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她狠狠捏着路璐的脸,训道:“当初我让你学车你不学,这下不让你学了你非学,你生下来就是跟我对着干的是不是?”“哪有”,路璐揉揉脸,为自己说好话:“我只是觉得好玩嘛,其实我车技很好的,那是故意吓梅馨他们的。”“你车技那么好还能把车开成醉汉?还能让人家都震撼的都想死?鬼才信你!”凌嘉把一堆衣服丢到路璐怀里,“去洗衣服!后天我就去深圳了,你自己在家少给我猴子称霸王!以后想学车就跟我学,没我在身边你不能动车!”“知道啦。”路璐嘴上应着,心里嘀咕,你那车那么贵,万一玩坏了还得自己掏钱修,多不划算,还是梅馨的车比较有安全感,大众嘛,我就喜欢大众脸,好欺负!想到梅馨,路璐扼腕长叹,唉,这年头的人,动不动就来个震撼,还是心灵的,太经不起风吹雨打了!转而路璐看着那堆衣服又垂头丧气,凌嘉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哪有这么狠心的?你和吕楠是朋友吧?你怎么就不能学学吕楠那种甘愿做牛做马的孺子牛精神?人家来好事了需要静养补血好不好!临走了还不忘欺负老娘!路璐以手当刀,对着凌嘉的背影做了一个下劈的动作,该杀!路璐猛然觉得凌嘉就是那种“此女不应人间有,天上也难几度闻”的货,她一边跟那堆衣服玩命,一边在嘴里碎碎念着,上边头可断,下边血可流,洗你的衣服当报仇,天杀的,谁怕谁啊!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