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常说,天黑之后,天亮之前,是小鬼最爱出没的时刻。

凌嘉做梦了,梦的乱七八糟,睁开眼的那一刹,却通通全部忘掉。

路璐似是感觉到凌嘉的不安稳,她随之睁开了眼,看看时间,凌晨四点,起身帮凌嘉倒杯温水,递给她,问:“你做梦了?”

“嗯”,凌嘉接过水,咕嘟咕嘟一口喝光,“梦到什么,突然都忘了,只记得梦里很乱。”

“梦而已,不用管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凌嘉被凌母催婚的事路璐一直都是知道的,若在以前凌嘉可能毫不在意,但现在凌嘉有了她,对那些事就不可能做到毫不理会,毕竟做贼心虚啊。凌嘉尽管没说什么,但路璐能感觉到凌嘉在为她的父母担忧,路璐抱住凌嘉,像母亲一样拍着她的脊背,“天还没亮,再睡一会吧。”

“睡不着了呢。”

“那我陪你说会话”,路璐有意岔开了凌嘉的注意力,“凌嘉,你最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喜欢外化内不化的,比如我。”

“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真自恋。”

“举贤不避亲,是自信。”

“很多人都喜欢纯情的姑娘,你不喜欢么?”

“我跟太纯情的小娃娃有代沟,找不到话题,我只喜欢大智若愚。”

“咦”,路璐纠结,“这下不好办了,人家都说我很纯情呢。”

“你纯情?该是□吧”凌嘉不屑,“你把你看的那些书都挪用到床事上,这可不是一位单纯的姑娘能做出来的好事,你要纯情,我去撞墙”

学以致用也有错?路璐很郁闷。

凌嘉见路璐郁闷,心情大好,情绪立时从那个梦里抽离,她窝到路璐怀里,俩眼一闭又睡了过去。

路璐的手一直在像哄婴儿一样轻拍着,这种轻巧细腻的动作让凌嘉感到安心,这次她没再做梦,一觉睡到天大亮。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天气也越来越热了。

冯凯在早已在六月份顺利毕业,毕业后的冯凯,不用再为学校里的一些碎事绕心,他一门心思放到了工作上,希望自己能跟秦浩一样,奋斗几年以后,也能买上房买上车。

秦浩有意培养冯凯,常常带着冯凯一起去会见客户,与客户打交道这东西,还是男人去比较有安全感,秦浩不忍心让梅馨路璐去抛头露面,他一肩挑起了所有的应酬工作,应酬的时候常常喝酒喝到吐,但秦浩再苦再累也毫无怨言,只因他觉得这本是身为一个男人应该去做的事。

小牛也顺利的结束了研二课程,即将迈入研三的大门,马上研三了,大多学生都开始为工作奔波了,比如小牛的男友在研三毕业之后就选择在一所大专院校当起了美术老师。小牛没有找工作的意思,她觉得这个工作室很好,路璐等人这几年的经营,人脉积累了一大把,背后还有老丁撑着,大佛凌嘉吕楠周静之类还不时介绍客户过来,很有发展前途,看自己的师哥师姐拼了老命找到的那些看起来相对稳定的工作,一个月的薪水福利加起来,还没她在这里一两个礼拜拿到的钱多,小牛打算在工作室常干下去。

秦浩得知小牛的意愿后,笑着调侃:“你是咱们当中学历最高的人,我们是不是都该尊称一声牛姐?”

“牛什么姐呀,这年头硕士满街走,博士也不能抖的,我都后悔当年考研了。”

冯凯立刻说:“你这话太能安慰我的心了,让我真庆幸今年没考上你就当我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

几人哈哈大笑。

七月盛暑,连续五天的高温天气,老天爷吝啬的不肯降下一丝雨滴,直叫人受不了的大喊要命。

路璐等人这段时间,恰在一个小区外围不大不小的广场上做以梅兰竹菊为主题的壁画,这个活是老丁交给他们的,让他们务必要做的精致完美,因为如果这个活做好了,相应的会接到更多的预约。

室外作业,没有空调,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毒辣辣的阳光射到皮肤上,火辣辣的疼,仅仅两天工夫,路璐等人便晒黑了一圈,路璐打趣说梦寐以求的小麦色健康肌肤终于降临到我们头上了,秦浩打趣说再晒两天他能去客串演包公了,冯凯打趣说晚上去作案不用穿夜行衣了,几人有说有笑的,引得路过的行人也不由的跟着笑。

常被太阳直射的后果,就是让身上的皮肤呈现出两种颜色,被衣服遮住的,很白皙,没被衣服遮住的,很阴暗。

晚上洗澡的时候,凌嘉看着路璐胳膊上那道黑白分明的交界线,心疼的不得了,她想让路璐推掉这个活,路璐却笑着摇头,说若是连这点苦都承受不住,工作室也不会有今天的模样了。凌嘉知道路璐的性子,只能一再叮嘱她要预防中暑,多喝水,路璐点头答应。

凌嘉有段时间没回家看看了,她抽了一个空,回去看了看父母,顺便看了看大嫂慧慧,慧慧肚里的宝宝快要腾空而出了,这位准妈妈已经了开始休假,凌父凌母没事就乐呵呵的围着儿媳妇打转,一心等着抱孙子,倒也闲不着。

凌嘉陪父母和慧慧吃罢午饭后,回来的路上,想了想,又拐了一个弯,去了大哥凌睿的公司。

凌睿早已晋升为高级主管,他自身的能力,再加上老爹的人脉关系,让他在这家大型国企里树大根深,凌睿年少得志,自是风光无限,他长的又英俊潇洒,嘴巴又甜,做事还活,颇受领导和同事的喜爱,在国企里,人际关系是否成功直接影响着仕途如何,凌睿和凌嘉兄妹俩,似乎天生就是交际高手,他们从不明确自己会站到哪一方,整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看起来很真诚,实则让人摸不着头脑,一不小心就落到他们设下的陷阱里去,玩阴谋的手段深得他们老爹的遗传,弄的凌父每听到自家孩子说出一句话,都得好好琢磨一下话里的真假成份。

凌嘉走到凌睿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恰巧有位面带潮红,颇有风情的女人从凌睿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女人大概三十三四岁,约是一米六五的个头,身穿一身职业装,想来该是这里的员工。凌嘉眼尖的发现女人的脖子上有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吻痕,她皱起了眉,也没敲门,直接走进了凌睿的办公室,看看凌睿有些松散的领带,看看落下的百叶窗,再看看时间一点半,正好是午休,凌嘉心里有了数,她没想到自己亲爱的哥哥竟然也像自己敬爱的父亲一样,都是一个风流种。

凌睿见凌嘉悄无声息的进来,先是一愣,接着笑道:“你怎么来了?外边那么热,我这里有冰水,快喝一杯。”

凌嘉没说话,只转身把门关上,走到凌睿身边,擦掉他唇角的一丝口红,帮他把领带系好,把衬衫抚平,再把百叶窗拉开,这才问:“哥,那个女人是谁?”

凌睿装傻,“哪个女人?”

“你跟我有必要装吗?”凌嘉眼笑眉飞,“放心吧,我不会告诉慧慧,你坦白吧。”

凌睿了解凌嘉,知道这个妹妹偏心的很,不会因为自己打次野食就把他给卖了,思索片刻后,坦言相告:“她是我的一个同学,以前我们谈过一阵子,今年春节后她调到了总部这边,一来二去的……就这样了。”

“她结婚了吧?”

“结了。”

“孩子呢?”

“快三岁了吧……”

凌嘉叹息,“你们这样,又对得起谁?她有自己的家庭,慧慧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眼看着就要生了,你们乱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家,自己的责任?”

凌睿也长长叹息,他说:“嘉嘉,有时候女人并不了解男人,男人的心可以永远放在一个女人身上,但男人的身体却总会因为种种原因去偶尔出一次轨,不管我在外边如何,我的家庭里只会有一个慧慧,其他女人,我不会让她走进来。”

凌嘉了然的点头,凌睿的这番言论,她并不感到奇怪,或者说,她已经看的麻木了,因为像凌睿这样的男人太多了,他们并不坏,对家庭看起来也够负责,只是身体常开小差,凌嘉不想弄明白为什么男人这么没有自控力,因为她现在不需要男人。

凌嘉想了想,说:“哥,你的事我帮你保密,但你以后别这么玩了,慧慧正在孕期,万一不小心被她知道了,你伤害的可是她们母子俩啊,慧慧的性子你最了解不过,很执拗,你当时能追上她,那是因为她以为你这个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花花公子不会沾花惹草,只会对她一个人一心一意的好下去,谁知道你竟会在她怀孕期间出轨,你就不能忍忍吗?算了,我也懒得再说你,反正你自己心里有数就是了。”

“我就知道你会帮我保密”,凌睿高兴起来,“其实我也是婚后第一次出轨……”

“算啦,我对你第几次出轨没兴趣知道”,凌嘉打断凌睿,又鬼鬼的笑,“哥,我帮你保密了,到时我要有事需要你帮忙的话,你可一定要帮我”

“好啊,什么事?”

“现在不好说,等事发了再说吧。”

凌睿看着凌嘉神神道道的模样,一下警惕起来,平时宠她归宠她,但凌睿很明白他这个妹妹有多吃人不吐骨头,凌睿拧起眉,问:“你是不是摊上什么大事了?”

“哪有什么大事,有没有这事我还吃不准呢”,凌嘉转着眼珠子耸耸肩,皱皱鼻头,“我今天也只是想来看看你,你都是快当爸爸的人了,少惹些风流债,给自己的孩子赶快做个好榜样吧,还有,你跟那女人玩归玩,但她不是凌家的人,凌家的钱你也不能给她一分一毫,你打野食也不先看看对象,那种有家有孩子还搞外遇的女人跟慧慧比起来差远啦,这种人你也能看上眼,我可真服了你”

“知道啦”,凌睿啼笑皆非,“你怎么比咱妈还能啰嗦,我以后跟她断了就是了。”

“好了,我下午还得上班,先走了啊。”

“等等”凌睿拿出一张卡,放到凌嘉手里,说:“别人送我的,你拿去花好了,密码跟我以前送你的那些一样,没变,到时你自己再换一个。”

“好”,凌嘉不客气的接过卡,又嘱咐道:“哥,你以后收东西可得注意点,这阵子查的正严呢。”

“我有数,别担心。”

“那我走了”,凌嘉走到门口,又突地转身,煞是郑重的对凌睿说:“你晚上回家以前先冲个澡,可别让慧慧闻出什么异味来,她现在一点刺激都不能受。”

凌睿哑然失笑,这个妹妹,想的倒怪周全。

凌嘉乐滋滋的把卡放到钱包里,喜气洋洋的开车回去,她觉得她今天收获很大,不仅有了老哥给的零花钱,还捏住了老哥的小尾巴,所谓好事成双,不过就是如此。

凌嘉一向是无比大方又无比自私的,她没多余的心思去为凌睿的家庭操什么心,凌睿吃不吃野食,在凌嘉看来,那跟她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跟她有关系的只有一个路璐,她和路璐的未来才是凌嘉最关心的事。

看来以后可以少做些乱七八糟的梦了,凌嘉只觉得浑身清爽无比,她忍不住的长叹,啊,今天火辣辣的太阳真是火辣辣的美呢

日落西山暮,好心情的凌嘉去接路璐,路璐买了一个冰激凌,俩人你咬一口我舔一下的东啃西啃,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充斥在车内小小的空间里。

世界上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妇妻双双把家还,凌嘉突然想,同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种,差别怎么能这么大?不懂珍惜的凌睿,真是该自绝于人民啊。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