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弥漫,一弯月钩悄悄升到高空,城市打了一个哈欠。

终于结束了一周的高压,脱离苦海神经差点衰弱的路璐难得的睡了一个好觉。

与路璐相反,神经从未衰弱过的凌嘉难得的没能睡好觉,少了枕边人的存在,没了那人的呼吸,缺了那人的拥抱,想睡个囫囵觉,确为难事。

秋露薄凝,晨光初照。

一早醒来,路璐极为精神,她束起马尾,带上用具,抱着豆浆,啃着狗不理,和秦浩梅馨一同前去作业。

睁开眼来,凌嘉精神颓靡,她精心化妆,掩去疲乏,拿着牛奶,吃点小蛋糕,一人开车去瑞风准备工作。

路璐端着调色盘,猜着凌嘉昨晚一定没睡好,嘴巴一咧,呱呱笑,直把梅馨生生吓了一大跳。

凌嘉翻着文件夹,猜着路璐昨晚一定像头猪,牙齿一碰,崩崩响,唬的小周手脚不知往哪放。

中午,风和日丽,飒爽的风儿柔柔扫过,白杨垂柳随之摇曳。

路璐去瑞风找凌嘉,她把孩子得罪了,总得去哄好。

路璐在瑞风画过三个月的画,与这里的员工都混了一个脸熟,跟小周更是熟络,她去找凌嘉,基本上不用提前预报,直接上前敲门即可。

很不巧,路璐到的时候,凌嘉刚被张硕约了出去,张硕需要通过凌嘉接触一位珠宝商,那珠宝商正是凌嘉的朋友,做人做事,与人方便,也就是与己方便,张硕的请求,凌嘉自是会答应下来,当然,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需要张硕将瑞风的广告多加宣传。

张硕对凌嘉的追求,随着时日的加深,早已慢慢冷了下来,他看出了凌嘉对他的无意,他也不想做费力不讨好的人,当下与凌嘉以朋友身份相交,张硕想的很开,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这一支?

凌嘉的办公室里放着一束玫瑰花,路璐上前拿起花下的卡片来看,署名是向云天,路璐心想原来狗熊还一直未曾死心过啊,真是难为了他的痴情。

路璐把卡片撕成两半,丢到垃圾筒,把玫瑰整一整,插入花瓶。这么好看的花,丢了可惜,花无罪,人也无罪,还是坦然面对比较好。

路璐又一想,自打认识凌嘉以来,还从没给她买过花,真不浪漫啊,看来以后要向狗熊同志学习学习了。

路璐在凌嘉办公室等了好一会,一直等不到凌嘉回来,她下午还要去画画,不能耗的时间太久,便准备回去,不想她刚打开门,凌嘉却回来了。

凌嘉瞟路璐一眼,不说话,坐到转椅上小憩,昨天路璐不仗义的把她撇下,她心里还有点气呢。

路璐笑眯眯的走到她身后,揉着她的太阳穴,说:“现在不生气了吧?等你爸妈走后我立刻就回去中不中?你爸实在太好学,我也实在教不了他,我本事不到家,请你原谅我这无能之辈吧”

凌嘉闭着眼笑,“我爸就这么让你头疼?”

“岂止头疼,胃更疼”

“你啊,滑头”凌嘉看到花瓶里的花,问:“你弄的?”

“嗯,花养眼,等它枯了你再丢,狗熊这可怜的孩子,还在追你呢。”

“比以前冷淡多了,前两天我还见过他和一个女的手牵手的买衣服,男人啊,总爱贪心,不用管他。”

“其实男人女人都一样,都难免会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

“你倒想得开”,凌嘉伸个懒腰,“吃饭了吗?”

“吃了,你呢?”

“也吃了,跟张硕一起吃的,谈了些工作上的事。”

“嗯”,路璐亲亲凌嘉的脸,说:“我该回去画画了,你下班后早点回去陪你爸妈,别再赌气关机了,我晚上给你电话。”

“不要,我晚上先陪你再陪我爸妈。”

“咦,真不听话”

“谁让你也不听我话了”

“好吧,你下班先去找我,等吃完晚饭你再回家。”

自这天起,凌嘉下午下班后总会先去找路璐,两人一起吃了晚饭,会先在街上溜达溜达,又窝在车里你侬我侬缠缠绵绵好一会,凌嘉这才赶回家去看老子。

爱情就像四季,春天代表暧昧,夏天代表热恋,秋天代表平稳,冬天代表沉淀。路璐和凌嘉现在正处于夏季的三伏天,炽热的不得了,想让她们平稳或沉淀,那是不可能的事。

平日里两人几乎夜夜笙歌,现在又哪能忍受得了一时半刻的冷却?我党的传统一向是有条件要上,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正常人类都具有主观能动性,新闻里又整天大呼要与时俱进,创造个条件这点芝麻事,能难到哪去?

于是,凌嘉那辆小跑便成了凌路两人的第二爱巢,每到夜幕降临时分,凌嘉会把车开到某个隐蔽处,接下来就是你啃我咬的打野战,野战意味着刺激,刺激意味着欲念无限,欲念无限的后果就是让小跑受累了,亏得大奔的质量一向顶呱呱,否则非得坍架不可。

地震危害生命,车震有益健康,震吧,震吧,震出个未来当球踢。

地震完了会有余震,车震完了也得让人家喘喘气,一喘二喘的又喘到了一块去,三喘四喘的就喘到了大半夜,路璐在干吗梅馨秦浩心知肚明,凌嘉在干吗凌父凌母就不明所以了,由此可见,代沟的力量多么可怕。

凌嘉每天都到十一二点才回家,与上个礼拜的准时回家有了强烈差距,凌父凌母自然而然的会问她怎么回家这么晚,凌嘉以应酬或与朋友聚会为由胡乱应付过去,接着又明里暗里的问二老什么时候回去,凌父听了有点生气,都说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自家闺女还没嫁出去呢,怎么比嫁出去的那些还像泼出去的水?

吕楠瞒着父母亲友在郊区买的那套房子已经装修完毕,她下班后,惯性的摸出小镜子整整妆容,风情无限的去接了桑榆,然后载她前去验货。

郊区山清水秀,空气很好,由于距离市区并不太远,交通极为便利,故而这里的房价一直居高不下,有不少人前来购房,等它继续升值,好赚上一笔。

吕楠购置的房子是在第八层,房子很大,不算高也不算矮,这里是吕楠和桑榆的另一个家,桑榆围着房子转了两圈,来回仔细的看,室内装饰依旧是现下流行的简约,只是加了不少绿意,多了些田园味道,客厅朝阳的一面是整片玻璃,窗帘一拉开,阳光能覆盖任何一个角落,阳台有意拓宽,上边放有一把躺椅,可以让人安静欣赏窗外的景色,桑榆显然很是喜欢。

吕楠拥住桑榆,说:“这套房子算是我们的根据地,只有我和你两个人知道,最好别再让其他人知道了。”

桑榆问:“不告诉凌嘉吗?”

“等以后我去告诉她吧。”

“嗯,今晚要在这住下?”

“今晚不行,我们得回去,这里刚刚装修好,等晾晾才能住人”,吕楠孩子一般的踢着桑榆的脚,“我的小金库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数目,你为我骄傲吧”

“你还真好意思说”,桑榆故意板起脸,“数目再可观还不是从你爸妈那里忽悠来的钱?我有什么可为你骄傲的?”

“我自己也挣了许多好不好你当我这个干部只是摆设啊?坐到那个位子,没两把刷子可不行。”

“好好,就你本事”

“谢谢夸奖”吕楠邀功:“我送你一个秘密据点,你该送我什么酬劳?”

“这个嘛,等我想到之后再告诉你。”

“我帮你想吧”,吕楠咬口桑榆的耳垂,“酬劳不用太多,今晚让我吃你就好。”

“你想做梦也不要挑在白天呀”桑榆摸摸吕楠的额头,“还好,没发烧,弱肉强食,看能力”

吕楠一怔,索性撒泼:“你不让我吃我就不回去了”

“不回去拉倒,我可先走啦,拜拜”桑榆巧笑倩兮,径自走出了门,又站在门外一侧悄悄听动静。

说走就走了?都不带哄人的?人家也是位小女生好不好吕楠愣了好几愣,无奈之下只好跺着高跟鞋去追桑榆。

吕楠刚走到门口,桑榆突然冒出一嗓子凄厉尖叫:“鬼啊”

郊区本来就安静,静到落根针也能听到声音,桑榆这一嗓子鬼嚎,直把一身套装风姿卓越的吕楠吓的一屁股蹲到了地板上,腿脚打着哆嗦,直发软,那小心脏扑腾扑腾的,直想往嗓子眼里钻。

好巧不巧的,这会正有位五十来岁的清洁工大妈拿着扫帚从楼梯上下来,大妈一听到那句宛若平地一声雷的“鬼啊”,冷不丁的腿肚子直打转,差点瘫倒在台阶上。

桑榆一石二鸟的恶作剧成功落幕,乐的嘎嘎笑,她一溜烟的跑下楼,乖乖的缩到了车里,吕楠倒没什么,但她可怕那位大妈会来找她算账。

整日像妖精一样的吕楠终于被桑榆吓惨了,慧慧也终于出院了,凌父凌母也终于能够打道回府了,凌嘉心里热烈欢送,面上却摆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儿,那小模样弄的凌母差点感动的泪洒疆场,凌母直呼,都说闺女是贴心小棉袄,真真儿一点都对

凌父见了气的翘胡子,他斜瞥着凌嘉,腾腾冒火,老子在这的时候你赶着我回去,老子走了你又憋出一脸孝子样,你是我的种,我还能不知道你?你就装吧你这德性也就糊弄你妈,想糊弄你爹?你还太嫩你最好再拧出两滴泪来,那样装的更像

不就嫌我们在这碍你事了吗?谁不知道谁啊女大不中留,我算赔啦凌父一甩手,没好气的拽过凌母,赳赳而去。

章节目录

拉模拉样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完本小说只为原作者蓝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汐并收藏拉模拉样gl最新章节